《古灵精怪侦查团》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古灵精怪侦查团

古灵精怪侦查团

编辑:修山 2019-03-08 11:29:54

古灵精怪侦查团

《古灵精怪侦查团》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古灵精怪侦查团 即可阅读全文

《古灵精怪侦查团》小说简介

古灵精怪侦查团是由修山书写的一部灵异,隔壁空了几十年的老房子突然开了家‘侦探社’?老板还是位身材超好的美女姐姐?别以为是什么好事,主人公在人家开业第一天就过去应聘了,从此便开始过上了被驱使、被奴役、被当枪使……万劫不复的日子。不用担心,他自己还乐在其中呢!这不,侦查团又再次出动了,主人公就是在后面背着两百公斤行李,手里还拎着俩大包的那个小伙子。

精彩章节试读:

忠良下午才出门,在家门前的小巷里穿过时,还觉得破旧社区内一切都跟往常一样:

阳光明媚,街道还是那么狭窄拥挤杂乱不堪,对面二楼的女人又开始在阳台上晾晒性感内衣,邻居家得脑血栓的刘奶奶坐在门前发呆傻笑,街边馄饨摊飘着诱人的香气,但这月生活费都花完了,只好忍住饿快步走出巷子往学校赶……

等傍晚放学回来,就觉得一切都不对劲儿了:

虽说路灯仍像往常那样一闪一闪发出昏暗的光芒,馄饨摊旁照例坐满了人,刘奶奶也已经早早熄灯睡觉去了,对面二楼开始灯火通明,那女人来了生意,屋里传出咿哇鬼叫的声音,吵的他心烦意乱……

一切看似照旧,可忠良就是觉得不对。

因为拥有绘画天赋,忠良五感都很敏锐,此时就明显感觉到空气比平时湿润,一个月没下雨,吹在身上的风竟然带有一丝清凉的潮气!

这还不算啥,兴许就是自己一时敏感。可刚一进巷口鞋带就断了怎么说:“真……真特么不吉利……”

嘟囔一句继续朝家走,莫名其妙连打好几个喷嚏:“谁……谁在骂我?”

又往前走两步,突然什么东西掉到头上,扯下来一看:“性感内衣?”仰头望向二楼,里面鬼叫声仍没停歇的势头。顺手将内衣揣口袋里继续前行……

“噗!”的一声,好像什么东西撞到自己脚上,吓他一跳,赶紧低头看,脚边竟然有只黑猫躺在地上。

“黑色的?晦气呀!”

黑猫的毛很长,好像也没受伤,但趴地上就是不起来。忠良蹲下去查看,见猫也正斜眼看他,于是担心地问:“活见鬼了!喂!你……没事吧?”

顺手摸了它两把,黑猫受惊,一骨碌蹦起身,嗖嗖两下就不知道钻哪儿去了。

忠良起身皱眉自语道:“一定有古怪,全是凶兆,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呀?”

赶紧走到自家门口,便惊奇的发现,隔壁一直空着的三层小楼,此时竟然灯火通明,所有窗户都亮着,下面的门还大敞四开……

“我就说哪不对吗!这户终于搬来人住了?”

正在纳闷,从门里走出个苗条身影,还没看清人长啥模样,两条大长腿便吸引了他全部注意……

青春期的男孩儿精力旺盛,当忠良见到这两条腿,马上失去理智,身体瞬间被荷尔蒙完全控制,着魔似的冲上前,一把抓起那人的手嚷道:“姐姐你好!我叫忠良,我就住在隔壁,欢……欢迎搬到勋望社区,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真……真是太好了……”

此刻他完全不去理会什么凶兆了,满眼满脑子都是长腿美女!

第一感觉就是:我靠!这女的不光腿好,胸也大!

再往上看:长得还贼特么好看!家边上竟然搬来如此极品美人儿,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呀?就是……挺成熟的,不知道结婚没?

美女一愣,刚要抄家伙反击,见来人只是个少年,也就放下心,使劲抽出双手,脸上挂着笑说:“啊!你好!我叫柯玲,从今天起搬到这来住,你先等我贴完东西的!”

“贴东西?贴什么东西?我帮你!”忠良这才看见美人姐姐手里拿着一张长方形不干胶,一把抢过来,走到门边:“姐姐要贴哪呀?”

再怎么说,忠良也是个17岁少年,发育正常,比那位叫柯玲的美女高出一头。

柯玲也没拒绝,顺便指挥起来:“贴门上方就行,你踩凳子贴,唉,对,再往左移一点,右边高了,往下一点,好好!这样正好!”

贴完不干胶,这才细看上面内容,是打印的几个蓝色黑体大字:【侦查中介】

他有点糊涂“这……到底是中介还是侦查呀?侦查?这女的是警察吗?太……太好了,真想看看她穿制服的模样!不过……侦探社怎么开到这来了?我们这又旧又破的,能有生意吗?”

想着从凳子上蹦下来,看见美女也在门边墙上贴着什么东西,忙凑过去看,原来是份电脑打印的招工简章,上面写着:

【招工啦!招工啦!想要紧张刺激的生活吗?赶紧加入我们吧!本中介现招聘助理一名,男女不限,年龄18岁以上,只要你精力旺盛,体力充沛,均可应聘,薪水还很诱人喔~】

见她贴完,忠良二话不说,上去一把就给撕下来:“我应聘!我体力充沛、我精力旺盛……”

…………

柯玲家一楼客厅内,忠良坐在沙发上,紧张的两条腿抖个不停:刚才见大姐姐长得漂亮,一冲动就说要应聘,可我除了画画啥也不会呀!就剩体力充沛了,人家能要我吗?

然后又想:不行就算了,反正她就住我隔壁,不在这工作也能经常见到,知足常乐……知足常乐吧!

这样想着心情平静不少,趁柯玲去别的屋拿东西,开始仔细观察美女居住的房间来:

“女人就是不一样,这屋真干净,不像刚搬来呀!昨天我记得还破破烂烂呢,一下午工夫就能全收拾好?也太速度了!嗯!不仅干净整洁,还很香,沐浴露和洗发精的味道,大姐姐看来刚洗过澡……”

正在幻想着美女洗澡,美女拿着纸和笔已经回到客厅:“这有一份简历表你先填一下,在我这工作,需要面试的!”

忠良赶紧答应着接过纸笔写起来——

姓名:忠良

性别:男

年龄:17

学历:中专在读

……

他也诚实,有啥写啥。写完递过去,柯玲接过来一看乐了:“你……没看我上面写的条件?18岁以上呀!你不合格……”

“我还差半年就18了,姐姐你就宽容一下,这月生活费早就被我花光,我两天没吃过饭,再找不到工作会死人的……”忠良拼命哭穷。

“你爸妈不管你吗?”

“他俩……都在国外工作,每月只给我寄生活费,这不是都花光了吗?”

“花了?怎么花的?”

“打游戏……氪……充值了……”

“活该!”美女明显被这男孩儿气着了,叹口气说:“要真是几天没吃饭……我这还剩一颗露露豆,吃吗?”

忠良猛点头!

“张嘴!”姐姐吩咐。

忠良乖乖把嘴张开,美女手指轻弹,一个东西就飞进嘴里。很小,他都没嚼,直接咽肚!

“好!七天之内都不用担心饿肚子!回去吧!”美女开始逐客。

“哎?姐姐你还没说要我呢!不能回去”忠良也够死皮赖脸,他这人向来滚刀肉脸皮厚:“你就收了我吧!只要能在姐姐这里工作,多苦多累我都不怕!”

可能是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美女无奈,转了个话题:“你不是还要上学吗?怎么帮我工作?”

“这没问题,我总旷课,我们学校是职高,管的不严,今天我就睡到中午才起来……”

“那也不行!你小子太好色,哼!一直盯着我胸看,别以为我不知道!”美女干脆直截了当地拒绝。

“谁让姐姐你长得好看呢?还有这么完美的身材,不看岂不是暴殄天物吗?而且……也间接说明我精力旺盛不是……”忠良狡辩。

“还怪上我了?”

“不是怪,是夸……”

“……”

一番‘争论’下来,那女人实在拿这孩子没辙,她也没想到眼前男孩儿竟如此执着,简直到了软硬不吃的地步。只好手拿长棍,在客厅里来回走动:“要是真把你打死,我还得吃官司,臭小子你见好就收行不?赶紧给我滚回去,趁现在老娘还压得住火……”

再看忠良,趴在地上浑身是血,虽然一副惨兮兮的德行,叫嚷起来仍中气十足:“那可不行……把我打成这样,你要赔我……”

“你要不非礼我,我会打你吗?”美女也急了。

“都说了好几遍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家地太滑,不小心摔了呢?”

忠良心里也委屈。平时的话真有可能是这家伙不检点,主动耍耍流氓什么的,反正这招数对学校女同学用过不止一次。

但这回的确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着地的瞬间还把大姐姐的迷你裙给扯了下来。他那一身血,其实是自己鼻子磕地上,流鼻血粘上去的。真正美女打到的地方只有肩膀上的几条紫色印子而已。

不过‘无缘无故’被打,他当然闹心,一股倔劲上来,心说“我也道过歉了,你还揍我,那老子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索性耍起泼来!

“行行行……我给你钱行了吧?你快走!”

“我不走!我也不要钱!我就要工作!要在你这打工呀!”忠良此时表现就是个无赖,或者说……更像小屁孩,满地打滚连喊再叫!

美女内心绝望“我怎么搬这来了?搬走吧也不现实,房子刚买完不能马上就卖吧?而且周围好不容易布下的装置,又费劲又费钱,此时搬家都赔到姥姥家了!唉?对呀……他说不要钱?”

转头正色说道:“好!我收你,不过先试用,跟你说清楚,试用期一分钱没有!”

“行!就这么说定了!”忠良马上停止了哭闹:“不过你要管饭,要不我会先饿死的!”

“没问题!保证饿不着你!”

晚上十点,忠良才美滋滋跑回家去洗澡。

他家也是小二层楼,二楼只有底层一半的面积,其他地方被爸妈改成了露天大阳台,还立了遮雨棚,原先种了不少菜,后来忠良自己住也懒得打理,这里就成了堆杂物的地方。

勋望社区是城里最老旧的一片居民区,有的房子都上百年历史。别看老,却生活方便,交通发达,再怎么说也算是市中心。听说市里很早就有规划,但拆迁成本太大,没有开发商愿意接盘,老区就一直保留到现在。人口住的也多,且杂。不过大部分还是老住户,以老人小孩为主。年轻的几乎都是外来人,环境虽然差,就图个便宜方便。

忠良家在这里不算旧,但绝对是最小的房子之一。别人家这几年纷纷重盖了三四层,甚至八九层的新楼房,方便出租。只有他家,一年前刚准备盖新楼时,老爸一纸调令,就跑非洲做工程去了。老妈怕老爸受苦,也辞职跟过去。忠良一直怀疑“难道我不是亲生的?你担心老爸受苦,就不怕儿子遭罪?”

好在这家伙从小独立自主,学习不太好吧,但从不依赖人,啥事都自己拿主意,所以这段时间反倒过得逍遥自在。除了学校开家长会,要请自己一位远房表姐过去,平常的日子快乐似神仙!

当然,钱花光饿肚子的时候,就从神仙一下变成了饿鬼……

这时候他一边洗澡,一边还在纳闷:“今天怎么没觉得饿?刚回来时都低血糖了,要不是看到美女,说不定就晕倒在自家门口……对!对了!刚才吃了大姐姐一粒……什么……什么露露豆,那一小颗难道能顶一顿饭?好神奇……”

洗完澡,心里还惦记着漂亮姐姐,顺便将浴室的窗帘拉开一条缝,往对面偷窥,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他知道那边就是柯玲家,此时惊喜的发现,半米外,对面的窗户也亮着灯,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窗子还打开条缝,有淡淡清香的水汽飘出,透过薄薄的窗帘,还能看到一个女性的美妙剪影,好像没穿衣服,应该也在洗澡?

忠良看呆了……

…………

年轻人身体愈合的就是快,第二天起床时,伤口已经不觉得疼了!当然也因为他整宿都处于亢奋状态,一想到从今天开始,能和大美人天天待在一起工作,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他特意起了个大早,8点不到,就跑到隔壁去敲门。

柯玲开门放他进来后,这家伙第一句话就是:“美人姐姐早,我来上班了!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看着少年那张——有些稚气、又贼眉鼠目、还朝气蓬勃的脸,柯玲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小子昨天晚上偷看我洗澡,今天竟然还好意思来?脸皮怎么这么厚?”

忠良听到她说这话的第一反应,就是‘出溜’一下跑沙发后面躲起来,嘴里还哀求道:“姐姐别再打我了,我……昨晚……不是故意偷看……”

见他如此模样,柯玲反倒笑得前仰后合:“行了行了,有窗帘挡着你也看不着什么。就是……臭小子你也太胆大包天了吧?明知道我在洗澡,还敢伸手拉我窗户……很危险的,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昨天的伤好没?过来我看看。”说完向他招手。

“你用棍子打的快好了,脸上的伤估计没那么快……”忠良露出委屈的表情,同时也露出脸上的一个大红手印,油光锃亮特别显眼。

柯玲一边在他身上推拿,嘴里不忘数落:“谁让你偷看的,我这一巴掌还手下留情呢……呵呵……哈哈哈哈”一看到他脸上肿起来的印子,又忍不住笑出声来。

自己都不知道为啥“眼前的少年又不帅,还好色,应该是那种特招人烦的熊孩子呀?我怎么就烦不起来呢?”

这边忠良更惊奇:“姐姐你会法术吗?怎……怎么用手捏几下,伤就好了?也不疼了……我以后叫你神仙姐姐吧?”

“什么神仙?别乱叫,只是一种疗伤方法,通过刺激经脉,体内产生连锁反应,快速促进细胞愈合及生长。”

“嗯!不懂!反正伤全好了,是姐姐打的,也是姐姐治的,我是该谢你呢?还是该谢你呢?”

“哈!也不用谢我……以后别那么色就行!”柯玲突然知道为啥不烦他了,这孩子……好像很好玩!

“那……今天有啥事要做吗?干什么都行!”忠良再次问道。

柯玲犹豫一下:“没有!我昨天刚搬来,还没开工……你今天又不上学吗?”

“不上!今天没文化课,一天都是画画,去不去无所谓,在家也能画呀!”他把旷课说得大义凛然。

“那是你的事,我管不着!反正今天没事做,你要没地方去,就待在客厅休息,我回房间办事,不许乱窜!不许打扰我!更不能乱碰我东西!如有闪失,后果自负!”柯玲吩咐着,同时眼睛一瞪。

那小子浑身就是一激灵:“遵……遵命!”

…………

然后美女姐姐上了楼再没下来,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睡觉去了?”

忠良一个人坐沙发上无聊之极,先发了会儿呆,又掏出手机打游戏,再发呆,用手机聊天,发呆,看看娱乐八卦,发呆……

终于坐不住了,看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起来上厕所。尿尿时还陶醉呢“真香……女人的房间就是不一样,连厕所都这么好闻……”

突然好奇心大起,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昨晚美女在哪儿洗的澡?赶紧找找……为以后偷看做准备……”马上从洗手间出来,蹑手蹑脚上了二楼。

一上来就开始发懵:首先是楼梯特别长,还拐了几个弯。然后整个二层楼都没开灯,楼梯正对着小厅,也不靠墙,没窗,所以上来后就直接走进黑暗里。

等眼睛适应了才看清楚,小厅呈正方形,包括楼梯在内,一共有五条通道。那四条全是走廊,也不知道多长,反正都黑洞洞的。

忠良按照印象走到最右侧走廊的入口,里面啥也看不到,他在墙边也没摸着灯闸,只好拿出手机打开手电。不照还好,借着亮光一看:“哎呀我的妈呀!墙上都画的什么玩意?这么瘆人呢?”

两旁墙壁,包括天花板,都被画上了神秘古老的图案,自己只在历史书上见过:“不……不对,在电影里也看过,好像都是……盗墓电影?”可好吗?所有图案都跟他在电影电视上见到的墓室里的壁画装饰差不多!

“这女的啥毛病?把自己家弄得跟个大墓似的?”

还不止这些,用手机往远照,前面竟然看不到头!

“我的天,这楼怎么回事?最多十来米宽?怎么能有这么长的走廊?”再结合两旁的图案:“墓道?”忠良一下喊出声来!然后在‘墓道’口站半天,愣是没敢进。

“我……还是看看别的走廊吧!”

想着又换了条走廊,一看还是墓道风格,所有口都照一遍,整个二楼宛然是个春秋时期的大墓,四条墓道呀!比天子的规格还高!

在方厅内转了好几圈,没胆量进任何一条通道,只好悻悻地往回走。手机光亮扫过小厅中心时,发现连地面也画着图。赶忙细瞅,图案整体轮廓呈圆形,由两层圆圈组成。里面的圈明显是个阴阳鱼……的变种,和以前看过的阴阳鱼有点不同,具体哪儿不同还真说不清楚。外圈则画着五种不同风格的画,图案与图案之间泾渭分明。分别是……小人儿……怪兽……星星?那啥……和那啥……

所有图案都很抽象,忠良能认出小人和怪兽已经很不错了,其余……真不知道画的是什么!

再次回到客厅,忠良满腹狐疑:“管她多漂亮……这女的绝对有病,啊不,有问题……”

嘀咕一句干脆躺沙发上:“沙发真好,比我家床都舒服……嗯……大姐姐难道是盗墓的?开侦探社其实是个掩护?在我们小区地下发现了一座春秋时期的古墓……”

一边胡思乱想,眼皮也开始打架,实在支持不住,闭上了眼睛……

周围突然传来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自己不是躺在大姐姐家,而是在……草地上?也不像,身子下面湿漉漉的,周围空气潮乎乎的,有水声,还有虫鸣……

“虫子叫?或者……是什么鸟叫?”马上就精神了,睁开眼,刚才的所有感觉便立刻消失。愣了几秒钟,摇摇头想继续睡,再次闭眼,不一会,那些感觉又都涌上来。

他困惑了“幻觉?老子竟然产生幻觉了?”

赶紧起身向四周看:“都正常呀!沙发电视书架……怎么闭上眼睛就不一样呢?尤其那叫声,很尖,像虫像鸟又像老鼠……说不好是什么东西!”

反复睁眼闭眼,在两组感觉之间来回切换,心里愈发迷糊……

再次闭眼,心说这回老子要是再听到声,就不睁眼了。果然,没一会儿功夫,那种诡异感觉又出现在除视觉外的其他感官里。

忠良闭着眼站起身,潮湿的触感仍在,看来真是只要不睁眼就不会消失,不仅没消失,此时他又新增加很多不同的感受。

有花香,虽说是从没闻过的香味,但他确定是花,食物不会发出这种清新自然的气息。有滴水声,像在钟乳洞里,是石笋上水珠落在水洼里的动静,一滴一滴很有规律。有风吹,潮湿的风刮在身上,连皮肤都觉得黏糊糊的。

“虫鸣……对!虫鸣怎么听不到了?”正在合计,左前方突然一声鸣叫传来,忠良赶紧朝那方向摸过去。

说来也怪,自己跟瞎子似的闭着眼乱走,路上竟没撞到任何东西。走到刚才叫声处,声音已然消失,他在原地等着那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心里却一直犹豫“我会不会睡着了?在做梦?一定是!不过这梦真实的有点过分呀……”

“吱!”

一声尖鸣突然在耳边响起,可把忠良吓坏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同时睁开眼睛……

“我去!这特么是哪儿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