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轮境》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转轮境

转轮境

编辑:晒太阳自由人 2019-03-08 11:29:46

转轮境

《转轮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转轮境 即可阅读全文

《转轮境》小说简介

转轮境是由晒太阳自由人书写的一部灵异,转轮境,万物灵魂所归。这个地方还有好多别称。例如华夏说的地府,美国说的天堂等……然而,有些进入转轮境的灵魂却不甘寂寞。擅自闯到人间。在人间引发各种灵异事件。于是,转轮境便在世界各地成立辑灵组织,追捕逃离转轮境的灵魂……

精彩章节试读:

夏夜,夜幕如黑布一般铺满空中,一轮圆月散发着冷清的幽光。点点寂寥的星星稀稀拉拉。

南市,昭化街。一条南北的偏僻道路上。一个刚下班的男子拖着疲倦的身子在行走。

道路两旁的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路旁的树林中传出稀稀落落的鸟鸣声。伴随着不时响起的蟋蟀叫声,使得夜晚出了奇的安静。

随着一阵凉爽的夏风吹过。

男子好像恢复了点精神,嘴里喃喃自语:“什么破领导,放着我的计划不用,却偏偏用那个马屁精的。公司迟早有一天关门!”

路边的树林中,一双血红的眼睛一闪而逝。

男子骂骂咧咧的走着。

突然,他感觉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男子顿时一惊,身子颤颤巍巍,他忽然想起了在这条道路旁边的树林中发生的碎尸案。

这条路他走了两年了也没发现奇怪的事情。当时看到新闻的时候,他还嗤之以鼻,一点都不相信。

男子哆哆嗦嗦的回过头,当他看清后面的怪物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惊恐。

他想大声呼喊,却发现喉咙不知什么时候破开了。他感觉呼吸逐渐消失,他的视线也逐渐模糊……

翌日清晨,南市的一家小酒馆里。秦东坐在吧台前,吃着老板娘端来的食物,看着酒馆里的电视。

“今天早上在昭化街东边的树林里,警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与其余两具尸体相同,死者都是被凶手割破喉咙,且内脏与大腿肉都找不到了。而且身上出现明显的撕咬痕迹。本台记者为您跟踪报道。”

秦东收回看着电视的目光,低下头继续吃手中的食物。

“阿东,这几天有什么线索吗?”小酒馆的老板娘一手托着香腮,一手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秦东思索了一下。

“这几天对尸体的观察,可以判定,凶手并非人类。尸体身上不止一处有撕咬的痕迹。而且几具尸体共同的特点就是喉咙都被咬断。再加上在转轮境时项离说过,野兽攻击猎物时,都会率先咬断猎物的喉咙。大致上可以确定是兽人所为。”

老板娘放下手中的酒杯,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将身上的旗袍勾勒的淋漓尽致。

“总部得知这边的消息,特地发来一些物资。”

说着,老板娘从吧台下面拿出一个箱子。

“这是什么?”秦东从箱子里拿出一个手表,疑惑的问道。

“这是总部和转轮境联合研制的辑灵器。”说着,老板娘从秦东手里接过辑灵器。并将辑灵器调到了辑灵模式。

“诺,辑灵模式中,这个绿点代表你。而从转轮境逃出的灵魂会以红点的方式出现在辑灵器上。这样你就可以知道目标的方位了。”

老板娘顿了一下。“对了,以后和你一起行动的成员也会以绿点的方式出现在辑灵器上。方便你们行动。”

“这倒是个好东西。秦东把玩着手中的辑灵器。”

“这封信是谁的?”秦东指了指箱子里的信。

“这是项离对这件事的看法。”老板娘拆着信说到。

“项离怎么说。”秦东兴奋的盯着老板娘。

老板娘嗤笑一声。

“你们三个可是我们华夏辑灵组织送到转轮境的众多天才中最强的三位。怎么感觉你这么不靠谱,你该不会是假的吧!”老板娘打趣的说到。

秦东撇了撇嘴。

“我们三个各有各的长处,而项离的长处便是与野兽打交道。”

“哎呦,那你的长处是什么。”老板娘魅惑一笑,勾起秦东的下巴说到。

“任务要紧,任务要紧。”秦东脸上一阵尴尬。

“哈哈。”老板娘掩嘴轻笑。

大概扫了一遍眼信件。

老板娘正色说到。

“这次的目标应该是狼人。”

“狼人?”秦东脸上漏出疑惑的神色。

“嗯。项离信中说,首先是这三起事故的发生时间。都是在月圆之夜,而且他发现死者的肩膀上有抓痕。且死者的脑袋都是向后转的。而狼是一种比较奸诈的动物。狼人的攻击方式便是悄无声息来到人的身后,并用前爪搭在人的肩膀上,在人回头的时候一口咬断人的咽喉。所以可以判定为是狼人所为。”

秦东点了点头,赞叹道。

“不愧是和野兽从小长大的人。”

老板娘微微一笑。

“你也回去休息吧,昨晚在外面找了一夜。今晚养足精神,带上辑灵器尽可能铲除它。”

“嗯。”

项离站起身子,朝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夜,如期而至。大街小巷车辆川流不息,灯火通明。

小酒馆门口悬挂的两个大红灯笼散发着柔和的光。

秦东将右手中七尺长的唐刀插进刀鞘,左手的长戟也卡在背后的卡扣里。

“你确定不和我一起去么?”秦东说着,用右手掸了掸身上黑色的皮风衣。

“不去了,我去了也是给你拖后腿。你倒是快点解决完,早点回来休息。”老板娘擦着酒馆里的木圆桌,头也不抬的说到。

“。那我就出发了。”秦东转过身,挥了挥手。离开了小酒馆……

一个小时后。秦东来到了昭化街路边的树林里。

他抬起手腕,看着手中辑灵模式的辑灵器。

“奇怪了,怎么会没有提示呢?难道是辑灵器坏了?”秦东拍了拍辑灵器。

“没道理啊,难道它没有出动?”秦东喃喃自语,朝着树林的南头走去。

秦东在树林中漫无目的的找了半个小时。

突然,辑灵器“滴”的响了一声。

秦东抬起手腕,看了看辑灵器显示的红点的方向。

抬脚便向东南方向走去……

片刻,秦东来到了一片乱葬岗。

“什么年代了,还有乱葬岗?”秦东脸上有着些许疑惑。

他轻声漫步的在乱葬岗中行走。

“呱。呱。呱。”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向空中。在空中打旋。

忽然,从东方吹来一股微风,夹杂着腐臭味道吹到秦东的身前。

秦东用手在鼻子前扇了几下,压制住心头的恶心。抬脚向乱葬岗的东方走去。

待秦东走过几个坟头。

忽然,其中一个坟头冒出一张脸,一双血红的眼睛闪烁着,盯着走过去的秦东。

“砰。”

一双枯瘦如柴的手从秦东左边的坟头破土而出。

坟中的尸体猛的坐了起来,耸立在坟头的土滑落在尸体身后。

“我去!”秦东一惊,差点爆口粗。

秦东看清坐起来的尸体。左手伸到背后,拿出长戟。

他左臂一挥,锋利的长戟从尸体的脖子处划过。

尸体的脑袋“咕噜咕噜”的顺着坟头滚到秦东的脚下。

“原来是尸变了,不过只是白毛僵。怪不得这么弱。”秦东自言自语。

掉落的脑袋里,一股黑气从口中,鼻子,耳朵,眼睛里窜出。消散在空中。

“生前倒也是个可怜人,死后也没有被好好安葬,这一口怨气既然散了,就该魂归转轮境了。”秦东喃喃自语。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辑灵器。

“小狼人还没走。”秦东说着,嘴角微微上扬。

他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砰。砰。砰。”又是几声。

五六双僵直的手伸出坟头。坐起的身体一跃而出。

越出坟头的僵尸嗅了嗅空气。

僵硬的身体跳向秦东。

“呵,都是有气的主。”秦东冷笑一声,有些怒意。

也是,他的目标是为非作歹的狼人。奈何这些僵尸好死不死的跳出来碍事。秦东自然有些怒意。

几只僵尸同时跳向秦东,他们本来离秦东也就八九米远。每跳一次都能跳两米远。

月光撒在僵尸的脸上,将本来就惨白的脸照的更胜了几分。嘴里小拇指长短的獠牙散发着寒光。

几只僵尸一同跳到秦东的身旁,枯瘦如柴的手上带着那长长的指甲刺向秦东。

秦东右手拔出长刀。向前一挥,长刀势如破竹的片开身前僵尸的胳膊。他身体一转,面向背后的四五只僵尸,欺进之前正面的僵尸的怀里。

右臂半曲,将刀斩向身后僵尸的口中。却被僵尸用牙咬住了刀面。

他左手的长戟在一转,横着一推。戟柄卡在众僵尸的虎口。

“吼。”一只僵尸怒吼了一声。卡着戟柄的虎口用力推向秦东。

另外几只僵尸仿佛受到命令一般,僵硬的胳膊力量大了几分。

“原来你这个黑毛僵就是他们的头领。”秦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左臂猛的一推,推开了身前的几只僵尸。

接着秦东一个鹞子翻身,从身后的僵尸头顶翻了过去。

握着刀柄的右手向下转动,锋利的刀刃破开了僵尸的下颚。

秦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手腕。

“遭了!”他心头一紧。

“好奸诈的家伙,竟然趁这个时候逃跑了。”

原来,辑灵器上的红点离他越来越远。

“哼!没事间和你们浪费。”秦东冷哼一声。右手将长刀插入刀鞘,左手将长戟卡在背后的卡扣里。

“吼。”黑毛僵尸吼了一声。几只僵尸齐齐跳向秦东。

秦东疾步后退,手中结印的动作快若闪电。

“现身吧!吕布!”

说着,秦东结完最后一个手印。

“呼。”

在秦东的身后,一个血色的漩涡逐渐形成,一道伟岸的身影从漩涡里走了出来。

“吾乃三国第一人!”吕布倒拿方天画戟,戟柄末端“砰”的一声落在地上。

身着血红虎头甲,头戴冲天孔雀翎。手持方天画戟!脸上棱角分明,不怒自威。好一个三国第一人!

尽管秦东不是第一次见到吕布,但是还是忍不住心中赞叹。

“吕布,这几个家伙交给你,我还要去追从转轮境逃出的家伙。”

“某明白!”吕布说着,手中的方天画戟抡出一个圆。

“尔等,还不速速俯首受死!”

吕布吼了一声,身子一跃而出。方天画戟如同惊雷一般斩出。

秦东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辑灵器。一跃而出,向着狼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在与僵尸战斗的战场旁,一只倒挂在树上的蝙蝠睁开了眼睛。

“扑棱棱。”蝙蝠拍拍翅膀离开了战场。飞到一个别墅里。

蝙蝠飞进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个身穿红色晚礼服的中年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他手中端着一个高脚杯。高脚杯里是鲜红的血。

只听见“砰”的一声。蝙蝠变成了一个身着黑衣的中年人。

“家主,我们的培育基地发现了辑灵组织的成员。”黑衣中年人单膝跪地,低着头说到。

“哦?做掉不就行了?难道这个人有什么非比寻常的来历?”被称为家主的中年人自顾自的猜测着。

“是华夏辑灵组织的三大天才之一。”

家主狭长的眼睛微微一缩。接着他又轻松的笑到:“不碍事,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准备启程回家族吧。那些培育基地里的玩具就不用管了。”

“是。”黑衣中年人恭敬的说道。

片刻后,一辆马车停在别墅的门口。黑衣中年人为被称为家主的中年人掀起马车的帘子。

等到家主登上马车以后,黑衣中年人坐在前面赶着马车。

“叮铃铃,叮铃铃。”伴随着一阵阵铃声,马车消失在了黑暗中。

……

秦东皱起眉头,在乱坟岗中飞快的奔跑。黑色的皮风衣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前方的狼人时不时的回头看。它眼睁睁的看着秦东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眼中不仅浮现出焦急之色。

尽管狼的速度非常快,而且狼人的速度更胜一筹。但是跟秦东比还有有很大的差距。华夏辑灵组织送到转轮境众多天才中最出色的三位之一。可不是浪得虚名!

“砰。”秦东猛的一蹬脚下的土地,身子一个飞跃出现在狼人的背后。

他右手拔出长刀,左手将长戟握在手中。

右手中的长刀毫不留情的向狼人的后背砍去。

狼人回过头,咧着嘴呲着牙。将怀中的幼狼放在地上。长满黑毛的手臂一把抓住刀刃。

虽然锋利的刀刃将狼人的手掌划破,但是它还是死死的攥住刀身。

“哼,自不量力!”秦东冷哼一声。左手的长戟毫不留情的刺向狼人的心脏。

狼人伸出另外一只胳膊横放在胸口,戟尖扎进狼人的胳膊里,却无法在进一步刺透狼人的心脏。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擅自离开转轮境,并上了它的身。”

狼人忽然口吐人语,眼中流出眼泪。

“现在知道错了?”秦东冷哼一声。

“我……我从转轮境逃出来,而且遇见刚好生了孩子的它。它不但要逃避人们的追捕,还要寻找食物养活它的幼狼。我感觉它可怜,就上了它的身。只为了让它不受人们欺负,而且好找食物养活它的孩子。没……没想到……”

狼人忽然抽噎着说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