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传说》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侦探传说

侦探传说

编辑:辰子.CS 2019-03-08 11:29:36

侦探传说

《侦探传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侦探传说 即可阅读全文

《侦探传说》小说简介

侦探传说是由辰子.CS书写的一部灵异,不管是下毒、割喉还是枪杀,所有的死亡都无法逃脱天眼的追踪。天才大学生在千奇百怪的罪恶中,以推理寻找真相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侦探X,一流私家侦探,收费贵得离谱,但遇到感兴趣的案件的时候也会免费。

只会在网络上接受案件委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她)的真面目,有人说是学生、有人说是退休警察、有人说是上班族白领。

可以确认的是,神探榜排名第三位,破案率99。9999%。

元旦都快过去一个月了,校园里依然充满着各种活力值过度的热情,不是新年让人的兴奋能持续多久,而是学生们的思想都非常单纯而直接,元旦都过了,寒假还远吗?

然而即使是青春满格的高中校园,今天却特别地安静,只听见笔尖与纸张摩擦而发出的沙沙声,高三寒假前的期末考试正在进行中。

安静之下其实有着另一个世界,作弊的世界。有在桌面刻了公式的,有把纸条放口袋里的,有在掌心或大腿等身体不同部位写了某些重要信息的。

两名监考老师分别站在教室的对角位置,这样能最大角度地监控着考生。

站在门口的年轻女老师心思都在手机上,正在为寒假期间的约会计划而烦恼,至于监考,发试卷,等两小时再回收试卷,结束。

而站在教室后面靠窗位置的办公室副主任则像红外线扫描仪一样扫描着整间教室。考试作弊?这种罪名除了判死刑之外,任何惩罚都不过分。

一前一后两个学生利用副主任的视线盲点进行着隔空传纸条,揉成一团的纸条,精湛的外旋转弧线投球手法确保纸团的飞行路线不偏差,隔了两个座位的另一个男生有着多年的反手接纸团经验,那纯熟的接球手法在班里绝对是出类拔萃。

在纸团飞行的瞬间,副主任多年的反作弊经验让他潜意识里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当视线正要抓住那飞行的纸团的时候,一声“呼噜!”打破了考场的宁静。

“呼噜……”

就在副主任还在诧异中寻找着打破宁静的原因的时候,第二声、第三声“呼噜”接踵而来。大家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笑声,整个考场就是一欢乐的海洋。

“洛枫!”副主任那一掌正要拍中熟睡中的洛风的后脑的时候,他突然就醒了,抬起头看着窗外。而副主任那一掌“惊梦掌”结实地拍在了坚硬的桌面上,眼角处抽动了一下,有点愤怒,有点疼。

“老师,我交卷。”

说完,洛枫直奔教室的窗户,他看见了那个窗外有一个气球,他飞身踩着窗沿,往窗外跳了下去,这里可是四楼啊。

尖叫声,桌椅被突然推拉摩擦地板发出的吱吱声,女老师手机掉地上啪的一声,数秒之内,考场内所有的人都挤在了窗口。

往下一看,想象中的脑浆横流,手脚畸形扭曲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洛风躺在一堆落叶中,微笑着向同考场的老师和同学挥手拜拜,那是清洁工的小货车,后面满满的一车都是落叶,就好像满满一车棉花。

小货车就这样载着满满一车的落叶和洛风离开了学校,扬长而去。

至于副主任的咒骂和女老师捧着摔碎屏幕的手机的痛哭,都听不见了。

一路上洛枫都没说话,他知道这小货车肯定是X的安排,但是他目前还不确定小货车司机是不是他要等的人,而那司机也是专心地开着车,丝毫没有搭理洛风。那司机把鸭舌帽压得很低,洛风无法看清对方的脸。

小货车在郊外的树林边停了下来,洛风跳下车,他看着那司机从驾驶座上下来,拿下压在脸上的鸭舌帽,飞甩的长发差点甩到了洛风的脸。

是个女孩子,年龄和自己差不多。

“你还真敢跳?”

“我得到的信息是往红色气球的方向跳。”

“凭一个气球你就确定是我?”

“刚才不是很确定,现在确定了。”

“为什么?”

“说是一个美女。”

或许是洛枫奉承的话说得太直接,那女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但她的脸上依然是毫无表情,既没有对洛风的花言巧语表示反感,也没有一般女孩子在外貌上受到称赞后的欣喜,也许是习惯了,也许是不在乎。

“这世界美女多的是了。”

“老头子对我很了解,他知道能获得我认可的美女真的不多。”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张嘴能把树上的小鸟都哄下来。”

黄昏,一对情侣坐着往返市郊的唯一小巴去沃夫古堡渡假,传说这座古堡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而从这座古堡里传出来的众多传说更让它弥漫着让人无法抗拒的神秘吸引力。

情侣两人并肩而坐,女朋友挽着男朋友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男朋友靠着车窗,眼睛不时地四处张望,似乎没有什么心情欣赏车窗外的美丽乡村风景。

“跟美女谈恋爱这么难为你了?昨天都还像个小流氓,今天怎么就像快谢的花草。”说话的是那女朋友,她正是那天的小货车司机,名叫王小姗。

那位表情尴尬的男朋友则是洛枫,他们接受了一个侦探委托任务,目的地是沃夫古堡,为了掩人耳目假装是结伴旅游的情侣。

“从来没谈过恋爱吧。”王小姗那不屑的语气让洛枫脸颊瞬间因为充血而泛红。王小姗嘴角扬起微笑,果然是单纯可爱的高中生。

都让王小姗说中了,洛枫显得更加的尴尬,本来就没有恋爱经验不知道怎么演情侣,王小姗还不停地给他加讽刺。但他并不知道,其实王小姗也没有恋爱经验,只是她演技比较好。

经过一个星期的行程,洛风和王小姗终于到达沃夫古堡。

在群山之间,在众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下,那座年迈的城堡依然是满满的骄傲情绪,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如此之多,都快把窗子全包围了,有的甚至钻进了窗子里,透出几分阴森。

沃夫古堡孤单地矗立在山峰之巅,四面都是悬崖,只有一条吊桥连接着古堡与外面的世界。

过了吊桥便看见满眼的蔷薇,看着这些蔷薇,洛枫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一些吸血鬼的故事,但这座古堡的传说其实比所谓的吸血鬼故事更加的诡异和惊悚。

洛枫感到很庆幸,他这次的任务不是来调查什么吸血鬼的,他只是来寻找一条丢失的项链而已。

“比想象中更美。”看着眼前的沃夫古堡,洛枫忍不住发出赞叹。

“有点历史的城堡都差不多样子,有什么美不美的,老式的内部结构到处都是暗房什么的,简直是老鼠和蟑螂的天堂,都是国家文物又不能修改内部结构,用尽十八般武艺都抓不完那些老鼠。”

“切,说得好像这古堡是你的似得。这可是超级高人气的旅游景点啊,这次任务这么简单,简直就是公费旅游啊,我抛弃所有的负面情绪,要拥抱所有的美好!”

一边说着,站在沃夫古堡前面的洛风向着天空微笑着张开了双手。

但迎接他的并不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灿烂阳光,而是一片阴影,洛枫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那片黑影便啪的一声打在地上。

洛枫感觉脸上湿湿的,伸手在脸上摸了摸,还有一点粘稠,红色的,是血?

躺在洛枫身前的是一具脑浆四射的尸体,刚刚从天而降的阴影,就是这具尸体。

随着某中年妇女的一声尖叫,以及四周陆续爆发的“有人跳楼了!”的呼喊,尸体的周围很快便围了一群游客。凑热闹是人类千万年来深深烙印在大脑细胞中的强制指令,旅游是干什么的,看风景、看人、看热闹。

在人群围上来之前,王小姗已经近距离观察了一下尸体,然后迅速退出了看热闹的人群。

王小姗抬头看向古堡上尸体掉下的方向,已经有好多古堡里的游客将头伸出窗外看着下面的尸体。

突然王小姗好像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个人,洛枫去哪里了?

“都不知道今天是好运还是倒霉,差点就被他砸中了,被他压着至少都要脑震荡加半身不遂。”洛枫已经在第一时间冲进了厕所洗脸,脸上那带着腥味的红色不明物体,让他想反胃,但衣服上的血迹没办法洗掉。

远远地看着从厕所晃出来,王小姗并没有对洛枫的随意离开有任何的谩骂,只是那满带不屑与藐视的眼神,让洛枫觉得自己是不是在上辈子曾经发生过偷看她洗澡,而且还被她抓并毒打了一顿。

见王小姗阴沉着脸,洛枫赶紧上前缓解气氛:“只是有个人跳楼而已,干嘛那么紧张兮兮的。”

“就这点观察水平,也不知道老头子是怎么会让你入伙的。”

“你是想说那人并不是跳楼,而是之前已经死了,有人在古堡楼上抛尸?”

听着洛枫那满不在乎的语气,王小姗心里多少有一点惊讶,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傻头傻脑的小子还有点本事。但他是怎么判断出这人在之前便已经死了,而不是跳楼摔死的呢?当时我在第一时间便顿下来查看尸体,而那小子可是第一时间就跑去厕所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到高傲的王小姗女王终于忍不住向自己发问了,洛枫多少有点洋洋得意的样子,“请教问题说话语气能不能礼貌一点?”

“你不想及格了?”

“别、别,我说,我说。”洛枫目前只是实习侦探,需要靠考官对他的完成委托任务情况进行评分,及格了才能成为正式的侦探,而王小姗则是这次的考官,“你看看我身上,总共才三滴血迹,这样摔下来,脑袋都稀巴烂了,近在咫尺的我才被溅了几滴血,说明他的血已经流得差不多了,肯定就是从上面摔下来之前已经死亡。”

听完洛枫的解释,王小姗并没有再说些什么,她在心里自我检讨着,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居然没发现,自己还蹲下去查看尸体的尸斑判断死亡时间,如果是凶杀案,这种与普通游客不相符的查看行为肯定会引起凶手的注意。

一般人死亡2到4小时后才会出现尸斑,这尸体已经有尸斑了,肯定不是刚刚才跳楼死亡的,尸体上还被人用血画了一个很奇怪的图腾,这一点让王小姗觉得似乎事情并不简单。

洛枫一脸讪笑,他估计王小姗一定是内心十分挣扎,或许还有之前一直看低了自己的愧疚。但其实他真的想多了,王小姗经过一番认真的自我检讨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以前从来没这么粗心大意,肯定是跟这个傻小子在一起后背他被拉低智商了,然后王小姗稍微拉远了一点和洛枫的距离。

“怎么回事?”一个身材瘦削的大叔带着两个保安分开了围观的游客。

“是二爷。”其中一个保安很快便认出了死者的身份。

“二哥……”那名身材瘦削的大叔也早已认出了死者身份,只是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吓的好一会都说不出话来。

听到这几个人的对话洛枫和王小姗立刻就知道了死者的身份,是这座古堡的拥有者家族四兄弟里的张志峰,那个身材瘦削的大叔就是老三张志鹏。

家族里的人都在古堡里,因为听到了外面奇怪的吵杂声,张志鹏便带着保安出来查看情况。

突然一个强烈的闪光让在场的人眼前迷茫了一下,然后便是连续的“咔擦、咔擦……”

居然有人拿着个单反在拍照,而且开着大功率的闪光灯,这个全民皆拍的时代,拿个手机偷拍几下就好了嘛,在场的游客都是这么干的,居然还有人这么明目张胆地开着大功率闪光灯,这不明摆着要挑起仇恨吗。

果然那两个保安把他作为重点处理对象围了上去。但刚靠近那个拍照的年轻人,那两个保安就停了下来,因为那个年轻人拿出了一个小本本,警察证。

知道对方是警察,张志峰的眉毛皱了起来,“你们警察工作效率还真高,这么快就到了?”完全没有一般受害者家属见到警察的那种求助的语气,看上去甚至还有一点不高兴,有一点慌张。

“我本来是正在休假的。”拍完照片那名警察附身下去查看尸体,很快他便发现了尸斑,推断出了死亡时间应该接近24小时了,确定了是有人抛尸,而不是有人跳楼。而且尸体上用血画的奇怪图腾让他很在意。

“先封锁现场吧,等本地的警察来到再开展全面的调查。”说着便指挥那两个保安开始疏散游客,以及设置好围栏保护尸体现场。

眼看着游客们都逐渐离开,洛枫立刻幽怨地看着王小姗,那眼神就是在询问,我们的委托任务怎么办?我们可是受了委托来古堡寻找项链的啊。

见王小姗始终都没怎么搭理他那幽怨的眼神,洛枫终于忍不住要开口问了,但嘴巴刚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王小姗就一脚踩在他的脚趾上。

洛枫才刚因为疼痛发出一声“咦……”音,王小姗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洛枫的小腹一下手刀。洛枫痛得“哦!”的一声叫了出来,连口水都因为疼痛飞溅而出。

“枫哥你怎么了?”王小姗立刻挽住洛枫的手,“我男朋友晕血了!能不能让我们进古堡休息一下?”

这回洛枫看着王小姗的眼神在幽怨中还带了一点狠毒,这仇,我肯定是要报的。不爽归不爽,王小姗这出戏,还是要陪她演的。洛枫赶紧抚着额头“我晕、我晕、晕……”

那年轻的警察都不好意思直视王小姗那楚楚可怜的眼神,转过头看着张志鹏,毕竟这古堡是他们家的还是要征询他的意见。

如果是平时的话张志鹏肯定让他们两个滚蛋,但是现在全场的人都看着自己,而这里又离市区非常远,实在是不好把这对可怜的小情侣赶走,只好点头同意。

虽然情况发生了预想不到的变化,但至少得找到委托人啊。这次的委托任务是寻找丢失的钻石项链“星泪”。

关于这条项链,传说当初是有人看见星星掉下了一滴眼泪,然后顺着眼泪掉下的方向寻找,找到一颗仿佛闪烁着泪光的钻石。钻石的发现者把它献给了当时的皇帝,皇帝则把这颗钻石制作成了一条项链,命名为“星泪”。

而这次任务的委托人是这古堡家族四兄弟里老四的女儿张弦。

“不好了!着火了!”

洛枫和王小姗还没走进古堡便听到身后有人在大叫。

转身一看,连接古堡和对面山的木质吊桥已经燃起了熊熊烈火。

“轰隆”一声,吊桥崩塌,还在燃烧的木材掉进了悬崖底。这是离开古堡唯一的出路,太阳已经下山了,所有的人都被困在了古堡。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