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鬼匠师》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抓鬼匠师

抓鬼匠师

编辑:诸葛益林 2019-03-08 11:29:26

抓鬼匠师

《抓鬼匠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抓鬼匠师 即可阅读全文

《抓鬼匠师》小说简介

抓鬼匠师是由诸葛益林书写的一部灵异,在一次与朋友喝酒时,朋友给我讲了一个农村木匠害人的故事。我从小与爷爷生活,但是在我上初中时爷爷就失踪了。我不知该如何寻找,不过他留给了我一封信。所以在上到初中后就辍学打工赚钱养活自己。而现在我是一名苦逼的写手,每个月赚点稿酬养活自己。本以为朋友的故事就是故事。但是后来我偶然间发现了家中藏着的一本古书。上面写着《鲁班秘术》四个大字。﹉本以为得到此书会大赚一笔,可怎料我已经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阴谋当中。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瑟瑟,一阵秋风卷起落叶飘进了房屋。

此时房屋内一位穿着普通的男子坐在了电脑面前。

他就那样的坐着,并且还时不时的四处看看。

有时也会看看头上,然后像是在想着什么。

在想了一会后就在键盘上飞速的打着字。

...

而就在他打字时一阵秋风吹开了那没有关严的窗户。

“我去好冷。”哪位男子说着从座位上起来关上了窗户。

...

就在他将窗户关上后,他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并且还伴随着一阵一阵的震动声音。

...

他走到电脑桌旁拿起了那部杂牌的智能手机。

“喂,晚上八点老地方一起喝点。”电话的那一端传出了一个慵懒的男人声音。

“不了,马上到月末了,我稿子还没写完呢!”他说着。

“来吧,这次保证你会满载而归的,会让你有很多写小说的素材。”电话里面传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

“真的,行你等我,”他说完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

到了这里我们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我叫诸葛益林,同样我的写作的笔名也叫诸葛益林。

很多人都问我是不是诸葛亮的后代,而我也只能笑笑,不做回答,。

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呢!可以算是一名孤儿吧,从小与自己的爷爷相依为命,但是爷爷在我十三岁那年就消失不见了。

并且消失的还有家中的钱财,我没办法只能辍学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

而如今我已经十九岁了,我记得两年前我听朋友的建议我开始踏上了写作这条道路。

不过由于我天资愚笨并且文化素养也不是很深,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只能温饱一口饭。

而刚刚给我打电话的那位,是我的死党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叫郝仁,而小名我们都叫他郝能白话。

因为他很能说,并且也很能白话。

不过他却很合我的胃口,原因有几点。

第一:这个人与他的名字差不多是个好人。

第二:他这个人一肚子的故事并且还都是一下鬼怪乱神的故事。

这也间接性的成就了我的写作之路。

每次他叫我出去吃饭那就代表他又交了个女朋友然后就是喝酒喝兴奋的时候就开始给我讲一下鬼故事。

如果细算算的话他交的女朋友没有十五也有三十个了。

不过我却不关心他那些,我只关心他这一次会给我讲些什么。

毕竟现在我的那个短篇小说处于一个瓶颈期,很是希望有一些鬼故事来让我冲出这个瓶颈。

...

我有的时候也蛮佩服他的,他几乎是没有没有故事讲的时候,并且每次讲的故事还都不重样,最为主要的是他竟然能把每个故事里面的人物都记住,并且还不会忘记。

...

我在脑中回忆着与他相识这么久听得各种故事。

其中有几个故事我进行改编后写入小说里面还得到了编辑的一番刮奖。

这也导致我那个月的稿酬大幅度的增加。

我在脑中过着这些片段,在思考完后我看了一眼我的手机。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

“唉!这一天过得好快,一眨眼的时间距离月末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了,而我才写了一大半,还差很多没有写,希望今晚不会失望吧。”我在屋内喃喃自语着。

...

我呢喃过后看着那个有些老旧的笔记本电脑,看着那早已经磨得一点字迹都没有的键盘,看着那电脑桌一块一块破损的地方。

我不仅心中有些苦楚。

“没几个月又要过年了,过年!哼,不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吗?不还是与往常的生活没有任何区别。”我有些失落又有些愤愤的说着。

我记得有一次过年我是捧着一桶泡面看着那黑漆漆的外面渡过的。

...

我将刚刚码好的字保存好后关闭了电脑。

然后打开了那已经要掉下来柜门的衣柜,看着里面只有两套衣服。

一套早已经是补着各种补丁,而另一套则是焕然一新的韩版休闲装。

我记得这一套衣服还是我的那位死党郝仁送给我的。

可能是他每次叫我出去吃饭叫我给他称称场面吧。

我从衣柜内拿出了那套衣服,并且将身上的衣物脱了下来换上了这一套衣服。

接着我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并且用那我不知道用了多久的发胶胡乱的抓了抓头发。

...

看着房间,这是我的家人留给我最后的东西,这是一个位于城市边缘的一栋二层的小楼房。

周围没有几家人家,而这栋小楼房也是有些年头的了,据说是新中国成立后多少年我的家人建的。

比较准确的说是国家给建造的,因为我家的祖上是军人出身,并且还参加过抗美援朝等等的战争。

...

不过自那以后祖上传下来一个家规:“凡我子孙以后不得参军,不得参与任何与政治相关的事务,无论什么事情都不可以触碰,违者赶出家族。”

不过这家规对我来说一点卵用没有,现在就老哥自己了,谁能管我啊。

不过对于当兵什么的我却是很不感冒,可以说我是受不了那些约束和那份罪吧。

不过我却一直崇拜和尊敬着当兵的那些人。

...

我看着家中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的房间,我摇了摇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然后锁好房门,骑上了我那辆有些破旧的自行车向着城内赶去。

...

城市,少不了繁华少不了灯红酒绿。

那喧哗那种生活我很向往。

我居住在吉林高官春市,虽然不是一级城市,不过城市内却也是藏龙卧虎。

由于我家距离市内很远,在一个钱我是真的舍不得花,所以我只能骑着自行车去了,由于骑自行车所以我只能提前前往市区内。

...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在我家前往市区内的路上有一处坟场。

说乱葬岗会更亲切一些吧。

而这个乱葬岗我听说到了晚上很恐怖,比如什么鬼火追人,或者有一些奇怪的声响,再就是迷失方向,直到第二天天亮才能出来。

不过大部分在天亮出来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而我也是一直都是在太阳没有落山时前往市里,然后第二天才会回来。

...

我骑着自行车飞速的穿过了这一大片的乱葬岗,穿过乱葬岗后已经隐约的看见了城市。

可能有人会说你家住在城市的边缘为什么穿过乱葬岗才看到边缘,这不是很矛盾吗。

其实并不是,走乱葬岗这条路是去市内最近的路,也是距离我与郝仁约定吃饭的地方最近的一条路。

寂静的夜晚来临,不过对于城市生活的人来说这才是一天最快乐的生活的来临。

夜晚的城市闪耀着霓虹灯,男男女女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

...

我满身大汗的骑着自行车来到了我与郝仁每次吃饭的地方。

这里是一家不算高档装修也不豪华的烧烤大排档。

虽然这里的大排档不算豪华不算高档,但是这里烧烤的味道可以说是一绝。

这里也有很多身份显贵的人来这里吃饭。

甚至有些时候没有位置了,他们还会在一旁等着。

...

不过现在的大排档已经可以提前预约几点的位置了,而由于我与郝仁每次都来也和这里的老板熟悉了。

所以我们二人每次预定位置,老板都会给我们安排在一个小雅间内。

我将自行车停在一旁,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纸巾,边擦着脸上的汗水边往里面走去。

...

很快我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我们订的小雅间。

而此时郝仁也是早已在里面坐着点完烧烤了。

而在郝仁的身边坐着一位身材苗条,而且那双眼睛也很大,眨一眨眼睛那长长的眼睫毛就会映入你的眼中。

不过当仔细的去看他时你会感觉他长得有些像卡通人物。

“我去,你可来了,我都快等睡着了。”郝仁对我说道。

我听后掏出手机看来看手机,发现现在才七点三十分。

“老哥,不是八点吗,现在在七点半,谁叫你提前来了,怪我喽。”我笑着对着郝仁说着。

“算了不和你计较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郝仁的话还没有说完。

他的女朋友就主动伸出手对我说道:“你好我叫李晓晴,是郝仁的女朋友。”

我与李晓晴握了握手后,坐在了他们二人的对面。

接着李晓晴出去找服务员去叫他们拿酒和上菜什么的。

今天的郝仁看起来打扮了一番,头发用发胶弄了个根根立。

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修身小西服。

可以说郝仁之所以能交往这么多的女朋友。

也是他长得比较帅气,虽然照我逊色几分但是也不相上下。

...

当点的东西都上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一桌三人也是开始大吃大喝了起来。

我与郝仁不断地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冰镇啤酒。

当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时。

在我们二人又碰杯喝了一杯啤酒后郝仁放下杯子倒满了酒然后说道:“这样干喝也没意思,这样吧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

我听后不仅笑了笑,我笑是因为这句台词我听了不少于十次了,每次他领出一个女朋友吃饭都是这句台词。

当我把这些都在脑中过了一遍后,郝仁清了清嗓子看了看他身边的女朋友。

“看我干嘛,讲啊。”郝仁的女朋友李晓晴说道。

郝仁听后嘿嘿一笑开始讲了起来。

【下面有些地方会采用第一人称陈述方式来叙述这个故事。】

...

这个故事要从一个农村的一户人家说起了。

这户人家姓刘,这刘家执掌大权的是他家的刘老爷子。

我们姑且称呼他刘老头。

说的是这刘老头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

大儿子已经成家并且在城里也是有楼有车也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也是不用这刘老头去操心。

刘老头的二儿子在当地当了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也是早已成家。

剩下的两个女儿也早已嫁人。

只有小儿子没有成家,他的小儿子今年刚好二十二。

这个小儿子也是刘老头中年得的儿子。

所以他对于这个小儿子也是疼爱有加。

...

可以说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了怕化了。

这番的疼爱,也导致了他的小儿子一无是处,要文化没文化要手艺没手艺。

天天的就是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

...

眼看着自家的小儿子一天一天的长大,却还没有一个姑娘愿意嫁给自己的小儿子。

这老两口也是着急上火,在一次意外中刘老头的老伴也是撒手人寰。

...

在自己母亲去世后,他的小儿子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开始变得有上进心并且还出去与人合伙做了一个小生意。

这小生意做的也是一天比一天大。

而也就到了这一年他的小儿子准备在老家的老房子基础上再建一个豪华的二层小楼。

...

这个决定萌发后,他就开始四处找泥瓦匠木匠和买一下建造房屋所需要的东西。

当各种建筑材料全部买齐全后,所有的泥瓦匠也是来到他家聚集开始干活。

不过唯独木匠没有到来。

...

如果木匠不来虽然前期工作可以进行,但是定房宅建在那里,和地基打在那里这就需要木匠来了。

不简简单单的是看一下风水,还有就是要测量和设计一楼的格局。

当他前往木匠家中时,他发现他找的这个木匠已经染了重病卧床不起。

就在这百般无奈时,这位木匠向他推荐了一个人。

据说这个人不仅风水方面有一番造诣,同时也是他们行内的比较有名的人。

不过价格要的颇为高一些。

...

不过他却直接问起了那个道行高的人他家的地址。

至于价钱,他又不缺钱。

很快在那位木匠的指引下他来到了那位据说很厉害的木匠家中。

当来到这位木匠家中后,他本以为这位被传的很厉害的木匠会是很大岁数的老头。

不过他没想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位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

...

当看到这一幕他就准备离开找别人。

正所谓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吗。

可能是这位年轻的帅小伙看出了对他的质疑。

索性这位小伙就给这个刘老头的小儿子漏了一手。

他要了刘老头小儿子的生辰八字开始掐算。

在掐算了一会后,这个年轻的小伙开口说道:“你今年二十五,三年前你曾犯下过一次罪过,不过你躲避的及时,这份罪过并没有让你得到牢狱之灾。接着你有和一些狐朋狗友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

刘老的小儿子听后脸色大变。

先是脸色变得惨白,接着脸色从优转喜。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