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巫师》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都市至尊巫师

都市至尊巫师

编辑:三毛六分 2019-03-08 11:29:09

都市至尊巫师

《都市至尊巫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都市至尊巫师 即可阅读全文

《都市至尊巫师》小说简介

都市至尊巫师是由三毛六分书写的一部灵异,【免费精品,无敌爽文】五年后,他回归都市普通生活,潜心打磨心性!“一口玄阴气,十年不开口!”如今,十年之期已到!

精彩章节试读:

正午骄阳,照耀在东阳大学一幢幢高大的教学楼上面,教室玻璃反射着阵阵阳光。

此时已经是中午放学时间,教学楼里面空空荡荡。

校外一处小树林中,秦潇盘腿坐在一颗高大梧桐树下面。

他两眼微闭,五心朝天,早已经使自己的五感完全坠入空盾之中。

时针不停跳动,渐渐来到午时三刻。

午时三刻,古代开刀问斩囚犯的时间。

也是一天之中,阳气最旺、阴气衰败的顶点。

“呼!”

秦潇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息。

这一口气息,秦潇足足呼吸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眼皮微微跳动,一口浑浊气息慢慢吐纳而出。

随着他这一口浊气吞吐而出,秦潇浑身上下的骨骼就像放鞭炮一样,噼里啪啦乱响。一股浑厚雄壮的气流在他的体内不断游走,经由四肢百骸、奇经八脉,直到全部内息汇聚在大脑之中,强大的内息迅速冲破原本禁锢于秦潇脑海中的枷锁,使得秦潇整个人浑身一颤。

“我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秦潇两眼空荡荡,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口中自言自语的说道。

“一口玄阴气,十年不开口!”

这是秦潇的师傅,在他八岁生日那天对他说过的话。

为了这句话,秦潇整整十年时间没有开口说出一个字。他的组织成员,和大学里的同学老师,甚至是他的养父母,都一直以为他是哑巴。

‘巫字,上横为天,下横为地。中间一竖,即为沟通天地之力。’

‘所谓巫,即为能沟通天地之人。’

‘你是天生巫体,世间罕见。我以毕生所聚巫师之力精粹,全部灌注成玄阴气,只有你冲破这层枷锁,才能够得到全部巫师传承,希望你不负我所托。下辈子,我们有缘再见。’

然后,活了一百二十高龄的师傅,撒手人寰。

“两甲子传承,我做到了。师傅,你终于,可以安息了,”

秦潇将师傅死前蕴养的玄阴气吸收完,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一般,原本清秀帅气的脸庞,变的更加俊朗。

就在此时,一个惊慌尖叫的声音从树林外面出来,

“救命啊!”

接着一个衣衫有些凌乱的女孩慌不择路跑了进来。

前方是一片高大不见尽头的灌木丛,她无路可逃。

“嘿嘿!我看你还能往哪跑!”

“今天有的爽了!老大,你爽完了,能不能让小的们也玩玩?”

“没问题,兄弟们有福同享!”

女孩脚步踉跄,奔跑中,她忽然看到坐在树下草丛中的男子,急忙开口求救:

“救命,求求你!是你?秦潇,救命啊,呜呜呜…”

女孩认出男子,绝望的哭了出来。

“是她?”

秦潇睁开眼,穿着天蓝牛仔裤搭配水晶凉鞋的漂亮少女,肤如凝脂,柳眉弯弯,正是东阳大学排名第一的绝色校花苏青璇。

紧接着,一阵杂乱奔跑的脚步由远及近!

“强哥,在这呢,咦?没想到这小子也在,他吗的终于找到他了,我看他还能往哪跑!”

“正好!爽完校花,再揍这小子一顿!”

“兄弟们零花钱有着落了,”

“绿毛,先干这小子,省的碍眼!”

“得嘞!听强哥的,”

十几个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男子跑过来,把秦潇和苏青璇两人包围住!

绿毛嘴里叼着烟卷,

“小子,知不知道今天是交保护费的日子,你是不是活腻了,居然躲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秦潇眼眸随意扫了绿毛一眼,这一眼,看的绿毛没来由的倏地一激灵。

“他吗的,这小子今天是吃了枪药了,我怎么忽然感觉有些害怕,”

“绿毛,我看你个龟孙是昨晚跟那个小娘们儿干多了吧。早就告诉你了,这事一天一次就行了,你偏不听,”

“滚你吗的!小子,今天把保护费给爷爷乖乖交上来,否则打断你双腿!”

秦潇从读东阳一中到大一以来,每个月都会被这些人强行收取一千块,有时候甚至更多,美其名曰旺季淡季保护费。秦潇从来没有反抗过,每次都是按照约定的时间,毕恭毕敬把钱交上去。

可只有他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挣来的。养父养母都是普通人,远在平县乡下,每个月只能勉强能供给他三百块的生活费。剩下的钱都是秦潇利用课余和暑假时间打零工,做网络兼职,甚至捡废品,一分一分积攒起来的。

秦潇拍拍屁股上尘土,站起来,掰着手指头算账,

“高中三年,按每月一千算,一年十二个月是两万四,乘以三,是七万多。再加上这半年多变本加厉,我给你们凑一个整数,十万!你们每人给我送上十万,我就不打断你们的腿,”

“我曹,这小子会说话!”

“他不是哑巴么,我记得这么多年来,他好像从来没说过话,”

“装怂?哈哈,有意思,这下有的玩了,待会让他跪地下给我求饶,”

“卧槽尼玛,小子你还没睡醒吧,满嘴胡话。敢跟我们兄弟要钱,我他么先打断你的腿!”

绿毛怒了,嘴里烟卷一吐,直接一脚踢向秦潇肋骨!

其余十几个人见此,笑呵呵往后退去,把场地腾空出来,等着看绿毛怎么蹂躏对方。

“秦潇,小心!”

苏青璇吓得躲在秦潇背后,瑟瑟发抖,她也一直奇怪,和秦潇同一个班半年多来,他从来没说过话,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天生哑巴,没想到居然会说话。

秦潇没动,直到绿毛的腿快碰到秦潇衣襟的瞬间,秦潇轻轻一闪身,躲过对方飞踹。

然后一个手指伸出,用巫师内息勾住绿毛脚腕,往上一抬,等到绿毛疼的呲牙咧嘴的时候才慢慢收回手指。

在强哥等人看来,秦潇是用手指牵住了绿毛脚腕。

但实际上,秦潇的手,根本连碰,都没碰到绿毛,只是凭着一丝气劲。

绿毛则是猛然落在地上,两腿叉开,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一字马。

‘刺啦’的一声,韧带生生撕裂的声音传来!

撕心裂肺,让其他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绿毛疼的汗珠流淌,面部五官狰狞在一起,样子十分恐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曹,强哥,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敢反抗!”一个混混啐了一口说道。

强哥眉头一皱,双眸之中发出森森寒光!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断他两腿!”

“是!”

七八个混子得到命令,一窝蜂似的扑了上去,其中两个男子手里各自握着一把匕首。

“秦潇,快跑啊!”

苏青璇急切催促!

秦潇两手背后,站在原地没动,一直等到这些人靠近了他才原地一记扫堂腿,瞬间七八个混子的身体被扫的横着飞了起来。

在几人还没落地的瞬间,秦潇腿如残影一般,嘭嘭嘭,飞速几脚踢出!

七八个男子的身体狠狠砸在地上,伴随着肋骨断裂的声音,这些人不约而同的各自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躺在地上痛苦的哼哼着,再也爬不起来。

秦潇看也没看这些人,对眼睛瞪得比牛蛋还大的人道:

“强哥,你是选择给钱,还是想跟他们一样,”

咕噜~

强哥狠狠吞了一下口水,心说他么的这小子今天吃了炜哥了。

黄飞鸿无影脚?

三年多以来,这小子平时怂的跟一个软包蛋似的,自己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一个眼神都能把这家伙吓得尿了裤子。

没想到,这次居然一反常态。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小子估计有两下子,连我这么多兄弟都不是对手,’

强哥想到这,脸上当即堆起笑脸,

“哥们儿,不打不相识,我以前看走眼了,我答应你,给你钱行不行?”

说着,强哥慢慢挪动脚步,靠近秦潇,手往自己裤兜里翻去,

“我身上就这么多,你看…”

猛然间,强哥掏出一把匕首,猝不及防,狠狠刺向秦潇腹部!

“我曹尼玛,老子捅死你!”

秦潇笑了笑。

匕首冷森森刀刃,几乎已经碰到秦潇身上,强哥已经在幻想着对方倒在血泊中的惨景了。

吗的,怂包终究是怂包,一点儿社会经验都没有。

这样的人,老子一次,能捅死一打!

然而,强哥忽然感觉自己的匕首,就好像被铁钳夹住一样,不能往前移动分毫。

同时他尝试着往后收回,同样根本动弹不得。

低头一看,秦潇的两根手指已经把刀刃死死钳住!

咯嘣一声,刀刃被两个手指生生夹断!

咕噜~

强哥吞了吞口水,这他么比加藤鹰还牛笔的手指!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秦潇掌刀,肘击,错骨,膝顶。

强哥的身体像一团废弃麻包一样,没发出一丝声音,烂泥一般悄无声息瘫软在地上!

嘴角,鼻孔,耳孔,不断往外淌血。

“你们几个,要不要试试,”

秦潇话问完,其余两个男子吓得浑身一哆嗦,膝盖一软,当场跪在地上,两手不停作揖,

“大哥,大爷,我们错了,有眼不识泰山,下次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你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

“放了?偏不放,我憋着,”

秦潇笑了笑,

“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给我拿过来,”

“是是,”

两人连哪怕一丝丝反抗的想法都没有,把自己身上连同躺倒一片的人,都翻了一个遍,凑了还不到五万块,交到秦潇手里。

“明天下午放学以前,每人给我送十万过来,记住,是每个人,”

“遵命,遵命,”

秦潇慢慢走出树林,在路过强哥身边的时候,不经意一脚踩在对方腿上!

“咔嚓!”

强哥当即大腿骨骨折。

至于其他几个蝼蚁,秦潇根本懒得搭理。

“秦潇,等等我,”见危机解除,苏青璇快速追了上来。

“有事么?”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如果不是你,我恐怕…”

“别误会,你也看到了,我不是为了救你。如果没有其他事情,请你不要跟着我,”

说完,秦潇径直远去。

苏青璇顿时无语。

在东阳大学,她可是排名第一的绝色校花。

平时只要有她出现的地方,从来都是无数男生前呼后拥,把她当做女神一般拥护。

其中更是有许多富家子弟、官二代,可她没想到竟然被几乎没有存在感的秦潇蔑视了。

秦潇缓慢走着,内心却是掀起阵阵波涛,因为他在苏青璇身上,似乎嗅到了到一丝丝熟悉的气息。

主马路一侧,停着一辆呈黑色迈巴赫s600,见林羽靠近,车门一开,一个穿着纪梵希限量款粉色连衣裙的漂亮少女,迈出大长腿,走了下来。

“秦潇,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粉色连衣裙女子有着十分精致的面庞,柳眉,丹凤眼,皮肤白皙靓丽,身材高挑,只是眼眸里散发出一股极其蔑视的神色。

“你是…”

秦潇搜索遍自己的大脑,发现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女子。

“我叫东方清雅,是京都东方家族的人,想起来了么?”女子问道。

“哦,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和我定下婚约,却从没见过面的未婚妻,”

“你住嘴!婚约是我爷爷定下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婚约作废!我是不会看上你这种农村来的乡巴佬的!”

“你确定取消婚约?”

“哼!我知道你这种乡下穷吊丝,除了贪图钱财,爱慕虚荣,你没别的本事!这是三百万,只要你在这张契约上签个字,这三百万支票,就是你的了。看清楚,这是三百万,够你赚一辈子的了!”

东方清雅说完,从副驾位置上,下来一个穿西装戴墨镜男子!

男子把手里一张盖好章、签完名的契约,交到东方清雅手中,随后低下头,两手交叉,无比恭敬的站在东方清雅身边。

“可笑,”

秦潇摇摇头,看也没看,直接转身离开。

“你…”

东方清雅没想到对方会这么高傲,连几百万的支票看也没看。

朝着秦潇渐走渐远的背影,东方清雅吼道:

“秦潇,我会在找你的!”

没有人回答她,东方清雅就好像对着空气嘶吼一样。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