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岳父是阎王》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我的岳父是阎王

我的岳父是阎王

编辑:大漠烧烤 2019-03-08 11:29:04

我的岳父是阎王

《我的岳父是阎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岳父是阎王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岳父是阎王》小说简介

我的岳父是阎王是由大漠烧烤书写的一部灵异,都说迎娶白富美会踏上人生巅峰。林昆却因此下了地狱。和媳妇初次相见,就被惨白的手臂掐着脖子。“夫君,你给我进来吧,我会好好疼你……”

精彩章节试读:

三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

刚才还是万里无云,星光璀璨,此时却已是乌云密布惊雷滚滚。

一道闪电如同利箭一般,刺穿了细密的雨幕。

咔嚓嚓劈了下来,劈中了瑞安小区的56号楼。

楼里的灯光齐齐熄灭,一片黑暗。

302号房的主卧里,一个女子满头大汗临盆在即。

“老公,你说咱们的孩子能保住吗?”

“能的,一定能,只要有我在,我们的儿子必定会平安无事,孩子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林昆。”

陪在身旁的男子,紧紧握住了妻子的手,轻声抚慰。

时间没过去多久。

“哇”

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在黑暗中猛然响起。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随着啼哭声响起,一道闪电破窗而入劈进了卧室。

卧室里电光闪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正文…………

一轮红日冉冉升空,将和煦的曙光撒向了人间,洒满了大山深处的农家小院。

小院木楼的卧室里,林昆慵懒的趴在床上,依旧在酣睡。

白花花的大屁股在曙光的映照下格外耀眼。

似乎是感觉到了温暖的阳光,林昆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将被子踢到了一边。

此时的他浑身雪白再无遮掩。

“吱呀”

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

一个满面褶皱的老者气哼哼的冲了进来,抬手就是一通抽打。

那长满了老茧的手掌,威力非凡。

林昆撅着的大屁股瞬间起了层层波浪,被一个又一个红彤彤的巴掌印彻底盖满。

“嗷!”

林昆一蹦老高,呲牙咧嘴的捂住了屁股。

“爷爷,你干嘛打我?”

“干嘛打你?难道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还想不想见你爸妈了?赶紧的,麻利一点,错过了时辰,那可要再等上十八年了。”

爷爷一脸铁青,转身就走。

林昆麻利的穿好了衣服,一路小跑的开始了追赶,直奔后山。

直到正午时分,两人才来到了大山深处的山谷,钻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山洞。

来到山洞深处,爷爷一刻也不肯停歇,拿起了朱砂笔开始了勾勾点点。

很快就在在地上画出了一个诡异的法阵。

爷爷右手剑指朝天被平摊的左掌牢牢托起,口中念念有词。

这咒语声颇为神奇,原本平滑的地面开始了阵阵律动,一个大大的石台一点点从地下浮现了出来。

石台上的油灯发出了昏暗的灯光,将山洞映照的影影绰绰。

油灯共有七盏,摆放的方位极为讲究,和天上的北斗七星暗暗相合遥相呼应。

在七盏油灯的中央,两口黑漆漆的棺材摆放其中。

棺材是敞开着的,一对年轻夫妻静静的躺在其中,胸口有着微弱的起伏,脸色红润犹如生人。

一看到这两张熟悉的面容,林昆瞬间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爸,妈,好久不见,我好想念你们。”

十八年了,他已经父母分别了整整十八个年头。

从他记事时起,父母就一直是躺在棺材里的。

不过那时父母会偶尔苏醒过来,虚弱的和他聊上几句。

直到五岁那年,父母一下就陷入了彻底的昏迷,然后被爷爷施法深埋地下。

从那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父母。

一想到这些,林昆恨不得一下就扑上前去,把昏睡的父母抱在怀中。

可是他却不敢上前半步。

仅仅是刚才失控的喊叫,就让那七盏微弱的油灯有些不稳,昏暗的灯光开始了阵阵摇曳,像是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这七盏油灯非同小可意义非凡,是用来给父母续命的。

一旦熄灭,父母就会横死当场。

“昆子,没用的,我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灯芯即将燃尽,你父母所剩时日无多,抓紧时间好好看看他们吧,估计这次是撑不过去了,过了今晚午夜12点,就是他们殒命之时。”

爷爷重重的拍了拍林昆的肩膀,一脸沉痛。

“不,不要,爷爷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求求你救救我爸妈。”

林昆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中满满的都是乞求。

“傻孩子,你以为爷爷不想啊,我也没辙啊,这都是命,他们的结合原本就是个天大的错误,再加上生了你这么一个异类,天数难逃啊,天命如此,我又能奈何?呜呜呜……。”

爷爷老泪纵横,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

爷孙俩抱头痛哭,看起来好不凄惨。

“爷爷,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从小到大他们就老是这么躺着,都没有抱过我呢!”

“办法也不是没有,不过那实在太难太难,还有可能搭上你一条性命,我已经没有了儿子儿媳,怎么还忍心让唯一的孙子去以身犯险,昆子,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爷爷看的万分纠结,脸上的褶皱一个劲颤动。

他下意识的捂紧了左边的口袋。

林昆有所察觉,他猛的把爷爷扑倒在地,拼命开始了抢夺。

拿到了,他第一时间将手深入了爷爷的口袋,抓住了一道发黄的符纸。

瞬间剑指一竖将符纸引燃。

跟了爷爷20多年,林昆早已耳闻目染,偷学了不少东西。

虽说那都是一知半解,可是催动一张符纸却还是轻而易举。

看着符纸上顺便被点燃,冒出了惨绿惨绿的火光。

爷爷被吓得心惊胆颤。

“别啊昆子,不要再念了,这符纸直达地府,唯一的作用就是以命换命。”

“换命就换命,只要能让我爸妈苏醒,能好好的抱我一次,我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林昆一脸决绝,不管不顾的将法咒念完。

“呜呜呜”

随着符纸燃烧殆尽,山洞里刮起了阵阵阴风,黑雾弥漫。

“是谁在召唤本座,引动易命道符又想要换取何人的寿命?”

一个身穿绯红官袍的大胡子男子从黑雾里走了出来,目光威严,扫视四周。

随后在两口棺材上停顿了片刻,一脸了然。

他移动目光牢牢的锁定在了林昆的身上,稍一打量,便露出了一脸的惊喜。

“小子,你的名字是不是林昆?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是要发啊!嘿嘿嘿……”

大胡子两眼放光,一个闪身就来到了林昆的面前,重重的拍打起林昆的肩膀。

“小伙子,你很不错,为了救活父母不惜以命换命,这份孝心着实可嘉,不过嘛,也还不至于走到这一步,我有个更好得建议,你想不想听?”

“想啊,说来听听。”

林昆隐隐有所期待。

“庚帖,你只需要拿出一份写有你生辰八字的庚帖,剩下的事全都交给我好了,我肯定会帮你办的妥妥的,不光能救活你的父母,还能保住你的小命。”

大胡子一把搂住了林昆的脖子,兴奋难耐。

如此热情的态度,令林昆顿生戒备。

“判官,你真的是地府的判官?怎么看起来不像啊,弱弱地问一句,你最近有没有去做兼职?”

“兼职,什么兼职?”

大胡子有些发懵。

“还能是什么啊,传销呗,那些拉人入伙的家伙,个个都和你一样,都是这么一副嘴脸。”

林昆鄙夷的甩了一记卫生眼。

“无知的小子,你真真是好大的胆!既然你不识好歹,那么本判官就公事公办,一切依约而行。”

大胡子勃然大怒,嗖的一下就掏出了生死簿。

生死簿一出,魔力非凡。

林昆感觉到一阵阵莫名的心悸。

“别啊,你大人大量,千万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需要庚帖是吧,给你,拿去!”

姜还是老的辣,爷爷出马,一个顶三。

一张庚帖瞬间就塞进了大胡子手中。

大胡子看到了庚帖,顿时喜笑颜开。

“老人家你可不是一般人啊,看样子你早就测算出来了,恭喜恭喜,以后就是自己人了,还请多多关照。”

“同喜同喜,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爷爷随手塞过去一包东西,直接塞进了判官宽大的袖子里。

两人拉着手去了一边嘀嘀咕咕,笑的不亦乐乎。

如此一幕,看的林昆直接傻了眼。

直到判官消失了很久,林昆终于想明白了很多事。

顿时气得脸色铁青,一把揪住了爷爷的胡子。

“爷爷,你就是个黑心眼的老混蛋!这些事你早就算到了对不对,否则的话,你为啥会带着我的庚帖?”

“呃,你要非要这么说,也未尝不可,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到底想不想救活你的父母?”

爷爷两眼一眯胜券在握。

“想啊,做梦都想。”

“那不就得了嘛,看吧,现在不仅救活了你的父母,还能保住你的小命,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

“说的也是,可是爷爷,他大胡子为何拿走我的庚帖啊,他想干嘛?”

“还能干嘛啊,庚帖除了相亲还能干嘛?”

“相亲?那大胡子好像说自己是地府的判官,被他拿去能相什么亲?相鬼还差不多。”

“没错没错,就是相鬼,昆子,你有福了,今晚就要做新郎官了,走走走,女方的背景很不一般,咱们赶紧回家准备一下。”

爷孙俩一路说着话,回到了农家小院。

看着爷爷忙里忙外的张罗,林昆颓废回到了卧室。

他有气无力的拿出了手机,看着屏保上那个笑颜如花的女孩,有了浓浓的忧伤。

“老公,爱你呦!”

林昆情不自禁的播放起了语音闹铃。

那声音软软糯糯的,格外好听,听的林昆黯然神伤。

“么么么,老婆我也爱你,可是我们注定有缘无份,不可能有结果的!”

林昆流着眼泪啃起了屏保。

眼看着闹铃即将结束,他意犹未尽,又开始了重新播放。

屏保上那个美丽的女孩,名叫蒋倩,是林昆的网恋女友。

两人因为游戏而结缘,谈了有大半年了。

“昆子,你不是一直想和我见面嘛,我今晚就去见你,想做什么都行……”

一想起昨晚女友的留言,林昆胸口一阵阵刺痛,泪水再也无法止住。

“不管怎样,也要好好陪媳妇一晚,就当是最后的告别。”

林昆留着眼泪打开了视频。

“老婆,我好想见你,可是怎么还不到晚上啊,我都等不及了。”

“老公,不用等到晚上,我现在就来见你,你给我进来吧!”

女友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纤细的双手猛的从屏幕中伸了出来,惨白惨白的,冒出了长长的指甲。

“我擦,贞子啊,午夜凶铃!”

林昆当就给吓尿了,拼命的想要躲闪。

可是他根本就逃不掉。

那双手惨白惨白的手一下就掐住了林昆的脖子,瞬间把他拖进了屏幕之中。

此时的女友真的好可怕,呲起了长长的獠牙,啊呜一口咬中了林昆的脖子。

“血契已定,订婚仪式就此达成,今晚午夜时分,将迎娶新人林昆,请拿好青铜八卦,这是新娘下的聘礼。”

那一刻,林昆绝望到了极点,甚至忘记了挣扎。

“这到底是什么命啊,马上要娶一个鬼媳妇不说,就连网恋女友也特么是个爱咬人的鬼,难道我这辈子就这么倒霉,注定与鬼有缘?”

林昆热血上头,当场陷入了昏厥。

直到黄昏时分,林昆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看着昏暗的窗外,麻木的起身来到了客厅。

到了这个时候,他显然已经认了命。

既然跑到哪里都是遇鬼,索性就这么将就了吧。

至少娶了订婚的女鬼,还能救活自己的父母。

他如同木偶一般,任由爷爷摆布,很快就换上了大红吉服。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午夜时分。

“呜呜呜”

寂静的街道上传来了低沉的号角声。

“哐哐哐”

铜锣声阵阵,像极了古装戏里的鸣锣开道。

随后唢呐声突兀的响起,合奏起了百鸟朝凤。

外面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听得林昆心里直痒。

他好奇的凑到窗户边,瞪大了双眼仔细观瞧。

亮了,原本漆黑一片的街道突然就亮了。

一团团惨绿惨绿的鬼火悬浮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飘了过来。

在鬼火的映照下,整个山村好像成了鬼气森森的幽冥地狱,看起来格外瘆人。

呼呼呼,街道上刮起了阵阵阴风,弥漫起了浓浓的黑雾,瞬间覆盖了整个山村。

黑雾中一枝枝长戈插天而起,被骑着战马身穿盔甲的猛士握在手中,杀意凛然。

在猛士们的身后,一群穿的五彩斑斓,透着喜庆的人群紧随其后。

一顶大红色八抬大轿被他们簇拥着,缓缓的映入了林昆的眼帘。

“我擦,对方果然大有来头,真是好大的排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家。”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