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深夜书屋

深夜书屋

编辑:纯洁滴小龙 2019-03-08 11:29:01

深夜书屋

《深夜书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深夜书屋 即可阅读全文

《深夜书屋》小说简介

深夜书屋是由纯洁滴小龙书写的一部灵异,一家只在深夜开门营业的书屋,欢迎您的光临。

精彩章节试读:

掬起一捧水拍在自己脸上,周泽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略显憔悴,作为一名急诊科医生,这种憔悴仿佛是一种标配。

“周医生,有新病人马上就到,好像是从楼上摔下来的,不知道是不是自杀!”护士王雅站在男卫生间门口喊道。

“知道了,马上就来。”周泽回应了一声,然后抽出纸巾将水珠擦干净开始往外走。

救护车很快就开入了医院,担架车上躺着的是一位身穿灰色唐装的老者,老者不停地在咳嗽,不时有血沫子以及脾脏器官碎片被咳出来了,全身上下都是血污。

周泽马上跑了过去一边推担架车一边观察伤者情况,同时对前头的人喊道:“准备手术器械,快!”

伤者的情况很不好。

“我…………我…………不想死。”

老者睁着眼,看着自己身边距离自己最近的周泽。

“放心,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会帮助你,你死不了。”

大部分垂危的患者,在这个时候都会说这种话,能真正平静面对死亡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作为医生,在这个时候当然不是和伤者分析病情告诉你你有几成把握能活下来的时候,伤者这个时候所需要的,是心理的慰藉。

“不…………不…………下面…………下面…………下面真的太可怕了…………”

老者忽然攥住了周泽的手腕,一脸严肃地看着周泽。

“你稳定一下情绪,放轻松,你的生命不会有问题。”虽然手腕处有些生疼,但周泽还是没有去尝试挣脱掉。

“我不想……不想再下去了……他们……他们发现我了……我……他们发现了我……”

“嘶……”周泽忽然感受到手腕的一阵刺痛。

“周医生,你的手!”身边的小护士马上喊道。

老者的指甲很长,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他的指甲是黑色的,是那种类似琥珀般通透的黑色,不像是有污垢在里面聚集的样子;

而此时,老者的指甲已经嵌入了周泽手腕的肉里。

“我不下去了……不下去了……不下去……哈哈……咳咳咳…………”

老者忽然挺起身子剧烈地咳嗽起来,紧接着,身体一颤,原本抓着周泽的手脱落下去,整个人失去了动静。

“准备抢救!”周泽喊道。

老者被推入了急诊室,有医生护士开始对其进行抢救措施,同时电击器也准备完毕。

“周医生,我帮您处理一下伤口。”王雅这个时候走过来。

作为医生,他们实际上并不担心这点皮肉伤,他们最担心的是万一老者有其他的疾病,很可能让医生进入职业暴露的危险境地,毕竟老者手上刚刚有很多血,谁都不清楚他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传染病。

一些病,一点沾染上了,可能一辈子也就毁了。

伤口包扎好之后,急诊室里走出来另一位医生,对着周泽摇摇头。

这意味着,人没救过来。

大家的情绪都有些失落,但对于他们来说,这种事情,也已经见惯了,很快就会调整过来。

“周医生,做个检查吧。”王雅建议道。

“不了,我晚上还有点事情。”周泽摇摇头,直接走到了更衣室那边换了自己的衣服,然后走到医院停车场开车离开。

车子刚开到江海大道高架下面,周泽的手机就响了。

“喂,我是周泽。”

“周医生,孩子们都在等着你呢。”

“不好意思,吴校长,有个病人耽搁了,我现在马上过去,让小朋友们再等我一会儿。”

“好,好。”那边很快挂断了电话。

周泽又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半,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平时都很早就睡觉。

红灯变了绿灯,周泽踩下了油门,开了过去。

“嘟!!!!!!!!”

也就在此时,

一辆重卡闯红灯开了过来,周泽只来得及侧过头看向车窗外那刺目的远光灯,

随即,

“砰!”

天旋地转,

小轿车在重卡面前宛若一张娇弱不堪的白纸直接被撞飞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之后砸落在了地上。

…………

“额……”

周泽苏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能动,好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同时,自己的眼睛也睁不开,他知道自己出了车祸,很严重的车祸,出于职业素养,他很想现在就检查一下自己的受伤情况,但他没办法动弹。

四周,不时有其他车辆行驶而过的声音,还有各种喇嘛声。

我还在车祸现场么,

我还在车子里?

周泽在心里想着。

很快,

警车的警笛声传来,还有消防车的声音,

最后,让周泽感到亲切的救护车笛声传来。

周泽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挪动,附近的温度稍微有些高,应该是在切割自己车子好把自己营救出来。

这种营救活动周泽参加过不少,对一些流程还是清楚的。

可惜了,自己后车厢里的蛋糕,以及孤儿院孩子们的六一儿童节聚会,只能泡汤了。

“周医生!”

熟悉的呼唤声。

应该是院里的陈医生。

周泽在心里长舒一口气,至少,自己保下了一条命,这姑且也算是一场,飞来横祸吧。

身边还有几名护士的声音,因为附近太嘈杂,所以周泽听得有些不清楚。

但接下来,陈医生的一句话,让周泽的心猛地陷入到了谷底!

“周医生失去生命体征了。”

不,

我没死!

我还没死!

我没死啊!!

周泽在心里拼命地呐喊!

他没死,他还有意识,他没死!

接下来,周泽感知到有人在对自己做心肺复苏,那一次次沉重的挤压,他感受到了,却没办法张开眼,也没办法去说话。

他没死,

他希望他们快点发现他没死!

但一通忙碌之后,

周泽听到了几名认识的护士哭泣的声音,

陈医生一拳打在了附近的车门上,显得很是悲痛。

喂!

别放弃!

千万别放弃!

我没死!

我现在应该是假死状态,

失血过多?

受伤严重?

但我真的没死!

我应该还有呼吸的,我应该还有心跳的!

周泽在心底疯狂地咆哮着。

但接下来,他感知到自己被抬到了担架上,应该是被送入了救护车里。

紧接着,就是救护车开动的声音。

车厢里的护士们还在哭。

但这种哭声在周泽耳中分外刺耳,

他还没死,

哭什么!

为什么要哭!

你们再看看我,

再看看我,

再检查一下,

我没死啊!

救护车停了下来,

紧接着,周泽听到了院领导的说话声:

“小周人就这么没了?”

“车祸很严重,周医生受伤过度,失血过多,已经确认死亡。”

“真的?人就这么没了?”另一位副院长还不相信。

“小周走了。”这是一位科室主任的声音,“我刚刚又检查了一遍。”

我没死!

你们这帮庸医!

我没死!

你们这帮混蛋!

混蛋!

周泽在心里不停地谩骂着,此时此刻,在他身边的这帮人不再是他的同事,也不再是他的朋友,更不是他的领导和长辈,

他们居然认定自己已经死了,

但死人还能听到声音还有感知么?

我没死!

你们这帮混蛋,

畜生,

我没死!

救我!

救我!

担架车开始推动,四周静悄悄的,而且温度也在逐渐降低。

“小雅,你别太伤心了,院长说了明天院里给周医生开追悼会。”

“素琴姐,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一个人,就这么没了。周医生多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这样没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看开一点就好。”

两个护士说完这些后,就离开了。

四周,

空荡荡的,

那种森然的凉意,

是那么的清晰。

周泽不停地去挣扎,不停地想要去反抗,他想要醒来,他迫切地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但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鬼压床一样,任凭他不断地努力,但自己的身体,却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了。

最终,

他有些绝望地放弃了,

他累了,

也疲惫了,

他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在医院的,

太平间。

………………

当周泽再度“醒来”时,是感知到自己脸上有一种淡淡的凉意,刺痛感也很清晰。

“妆化好了没有?”有人在旁边问。

“别急啊,等下,他整个人都被撞成这个样子了,化妆哪里有这么快。”

“人家医院都在催了,马上要把他送去哀悼会那边。”

“要不你来嘛。”

殓妆师似乎有些生气,化妆时更用力了,当然,她们面对的客户是死人,死人自然不会说痛的,也不用担心收到投诉,只需要让活人看见成效就可以了。

周泽已经没力气挣扎了,

他就这样安静地待着,

承受着化妆笔在自己脸上不停按压下来的刺痛感,

终于,

妆化结束了。

“行了,叫他们进来吧,我们活儿结束了。”

周泽感觉自己正在被换衣服,随即,他被推了出去,医院的护工将他抬送到了柔软逼仄的空间里。

这,

应该是冰棺。

然后,四周的一切嘈杂都在瞬间被隔离,

应该是盖子被盖上了。

抖动,

摇晃,

颠簸……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泽终于又听到了声音,冰棺盖子应该被打开了。

入耳的,

是哀乐。

院长拿着话筒在做讲话,他在夸自己,在惋惜自己,

然后是副院长以及主任等等人。

周围,

不时有脚步走过的声音,

有人只是静静地走过去,看自己最后一眼,

有人还试图喊自己几声,带着哭腔,

这是在瞻仰遗容。

瞻仰,

我的遗容!

我没死,

我真的没死,

我还没死!

没死啊!

周泽在心底哀嚎着,

他又开始尝试去努力,

但依旧没办法,

他只能听得到,也能感受得到,

却没办法说话,

也没办法睁开眼,

大家都认定他死了,

但他自己清楚,

他还没死!

孤儿院的小朋友们也来了,在他身边哭泣。

他们哭得很真诚,因为周泽自己也是从孤儿院里走出来的孩子,也因此,工作之后,他的薪水大部分都捐献给了孤儿院,这次出车祸,也是因为晚上赶着开车回孤儿院陪孩子们过六一儿童节。

“小周啊,你安心地去吧,你这次,算是因公出事,你没有家人,但你的赔偿金医院会给孤儿院的,你放心吧。”副院长站在周泽身边说道。

随后,

周泽感知到自己再次被隔绝起来,冰棺盖子应该再度被闭合了。

然后又是一阵颠簸,

最后,停了下来。

冰棺盖再度被打开,

四周,有些安静,偶尔听到人声,却不显吵闹。

有两个人,一个抓着自己的肩膀一个抓着自己的双腿将自己举起来,然后放在了另一个冰冷的架子上,好像是钢板。

这两个人很熟练,非常非常的熟练。

周围,隐约有依稀的哭声。

周泽一开始还没能分辨出自己又来到了哪个地方,

但在此时,

他忽然明白了,

王八蛋!

他们把自己送到了火葬场!

他们要烧了自己!

我没死啊,王八蛋们!

艹你们祖宗!

我没死!

还没死啊!

不要火化我,

不要火化我!

我真的还没死啊!!!!!!!!!!!!!!

你们这帮畜生,

杂种!

狗娘养的!!!!!

这次,是周泽最发疯的一次,也是最疯狂的一次,

他知道,

一旦自己被火化了,

那就一点余地都没有了!

他将直接面对死亡!

彻彻底底地终结!

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自己还不到三十岁,自己还没成家,自己还没有孩子,自己还有人生,自己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可以走!

“妈妈,我刚看见这个叔叔的手动了一下。”一个小女孩怯生生地声音在旁边响起。

“啪!”一个小嘴巴子扇过去。

“别瞎说,等我回去收拾你。”女孩儿的母亲斥责道。

周泽绝望了,

因为无论他如何挣扎,

如何在心底咆哮,

外面的人都无法感知到。

他被放在了传送带上,

机器开始启动,

他正在被往前推送,

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也因此,他无比地恐惧!

不,

不,

不!

我没死,我真的没死!

不要烧了我!

不要烧了我!

没人听得到自己的呼唤,

他们只负责伤心,

只负责难过,

只负责将这个流程走完,

然后回家吃晚餐,明天继续过。

终于,

周泽感知到自己似乎被推送进了一个满是油渣味的狭窄地方,

紧接着,

有黏着的液体喷洒在了他的身上,

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汽油,

紧接着,

“滋滋……”

烫!

非常烫!

疼,

剧烈的灼烧疼痛!

火,

火,

大火,

到处都是火…………

冷,

好冷……

周泽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这么冷,

他行走在一条幽径的小路上,小路的两边,开满了鲜花,却没有丝毫浪漫美好的气息,花朵娇艳,像是一道道嘲讽,也像是围观的看客。

花开彼岸,人去往生;

周泽记得自己之前最后的记忆是火,大火,恐怖的火焰将自己完全吞噬,那令人心悸的炙热温度将自己烘烤成灰。

但转眼间,

他却来到了这里。

在这条路上,其实还有许多人,

有老人,

有孩子,

也有年轻人和中年人,

有男有女,

大家穿的衣服各不相同。

有的人穿得很简单,有的人穿着大红大紫的衣服,脸上也画着过分的腮红。

大家都是踮着脚后跟在走路,

没人说话,

也没人发出其他声音,

只剩下偶尔传出的“擦擦擦”鞋底摩擦声响。

周泽也在跟着所有人一起麻木地前行着,他不时地在张望,也在不时地回首,他隐约间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

他,已经死了;

而这里,

是地狱。

这里,是死者的世界,是亡者的归宿,

自己,

终究还是死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做出何种选择,

他不想死,人,都是不想死的,但在这个地方,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该如何是好,他很迷茫,也很无助。

“咿呀……………………………………”

清冷的小调自远处传来,

周泽撇过头,看见远处走来一朵朵的鲜红,而周围其他人对此都熟视无睹,继续麻木地踮着自己的脚后跟往前走去。

等近了之后,周泽看清楚了,那一朵朵鲜红是一把把桃花纸伞,远处,有一群女人,排着一条队伍,撑着纸伞,婀娜走来。

她们身材高挑,体格风、、、骚,全都穿着紫色的旗袍,走动间,大腿的肉色不时露出,隐约的魅惑,让人心悸。

女人们盘着发髻,一丝不苟,甚至连她们的步履,都整整齐齐,仿佛世间最优秀的歌舞团,而且,她们已经排练了超过百年。

她们在走,

她们在行进,

从小径的一端,走向另一端,

无巧不巧地,

自周泽面前经过。

精致的妆容,雪白的肌肤,那哼出来的清冷长调,营造出了一种烟雨朦胧的老上海氛围。

每个女人的手腕上,都戴着手镯,颜色不一,大小也不同,衬托着她们的雪白皓腕,更令人目不暇接。

可惜,

她们不是行走在南大街商业步行区,

也不是金碧辉煌的高端会所瓦台,

她们脚踩着黄泉路,

掠过的是彼岸花海,

她们目不斜视,后者盯着前者,

最前者,

则目光空洞。

当最后一个女人自周泽面前经过时,

女人忽然侧过头,看向了周泽。

原本世界最美丽,

现在,

直接跳转到另一种极端。

恐怖?

当然恐怖!

恶心?

当然恶心!

但周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人会被吓死,但鬼呢?

女人看着周泽,

周泽也在看着女人,

二者目光短暂交汇,随即,女人继续往前走,身段摇曳,背影袅袅,旗袍的紧致,将其秀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你们……要去哪里?”

周泽下意识地跟着这一队女人往前走,也就脱离了原本的队伍。

而小径上木讷行走的人,

却没有一个看向这里,他们似乎不会思考,也没有感知,而周泽,仿佛是其中的异类。

一行女人,步步生烟,一直在往前走,呢喃哼调,似凄似冰;

原本压抑的环境,因为她们的出现,反而更让人觉得萧索。

周泽继续往前走着,他跟着她们。

然后,周泽看见她们一个一个地走入了前面的水潭里。

水潭不大,

宛如镜面,

她们的进入,似乎打破了这种平静,吹开了一层层涟漪。

最前面的几个女人连头都已经没入了水面之中,后面的女人也在继续跟着。

周泽走到了水潭边,他没有跟着一起下去,他只是站在边上看着。

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绝对陌生的地方,任何人,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进来,而进来后,也就无法再出去了。

潭水中央,有东西浮出,

是一双手,

甲红手白,

纤细青葱,

两只手翩翩起舞,如梦似幻,让人的视线瞬间被其吸引,再也无法挪动开。

美,是吸引人的,而这种美,却勾人心魄。

周泽的眼眸里,慢慢地显露出迷醉之色,甚至连自己已经情不自禁地开始往前走都不知道。

先是脚面,

紧接着是膝盖,

随后腰部,

到最终,

水面没入了脖子,

乃至于,整个人都进入了潭水之中。

潭水不冷,甚至很温暖,水面清澈,能见度很高,当你进入这里之后,你连窒息的痛苦感都没有。

周泽看见了先前那一队撑着纸伞的女人,她们在水面之下依旧袅娜动人,还在继续地往前走着。

而距离自己最近的位置,

则有一位身穿着红衣的女人,她站在水下,但双手却在水面之上起舞翩飞。

周泽开始向这个红色女人靠近,

不是因为美色,

也不是因为其他的虚妄影响,

而是因为,这个女人身上仿佛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让你靠近,让你贴近,让你情不自禁。

终于,

周泽靠近了她,

而她的手,也慢慢地从水面上收了下来。

女人头发很长,也很茂密,在水波之中飞舞荡漾,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脸。

“终于…………又等到…………这样子的人了…………”

女人声音清脆,甜甜的,糯糯的,

迷人心酥。

女人美丽的双手伸出来,搭在了周泽的肩膀上,这动作,很是亲昵。

“你…………来陪我…………”

下一刻,

女人的头发开始飘散开,缕缕青丝开始吹拂在周泽的面庞;

美人拂面,这似乎是很有情调的一件事,但接下来,女人的头发却化作了世间最为坚韧的钢索,开始捆绑周泽的脖子。

“你来…………陪我…………”

头发披散,不再遮掩,

女人的面容终于显露出来,

她没有面容,

她的脸,是平的,没有波澜,也没有褶皱,这是一场很平滑的脸,足以让万千少女去嫉妒和羡慕,

但她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没有眼睛,更没有耳朵,

无面……女。

周泽感知到自己无法呼吸了,自己胸膛都快炸裂开来,同时,他的身体仿佛即将崩溃。

无面女的笑声依旧清脆空灵,但在此时的周泽耳中,却像是魔音贯耳。

周泽已经清醒过来,

他不知道在这个地方被以这种方式纠缠住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总之,

不会是好结局。

“你在这里…………陪我…………!”

无面女继续笑着,头发乱舞。

周泽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抓住缠绕在自己脖颈位置的头发,他想要努力去将其挣脱。

无面女对他自不量力的表现感到很是有趣,

“你挣脱不了的,别挣扎了,能走到这里来的,都有灵,有灵的人,我吞够了,就有机会回去!

你注定,

将成为,

我的祭品!”

但就在话音刚落的瞬间,

无面女发出了一声惊呼:“怎么可能…………不可能…………”

周泽的十指指甲开始慢慢地变长,漆黑通透的颜色,在这个水潭之中,闪烁着属于它的异样光辉,这个指甲的颜色,和周泽死前救治的那位老者指甲颜色一模一样。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热水下油锅的声音传来,

无面女纠缠着周泽的头发在触碰到周泽指甲时直接融化崩断,而周泽的身形则开始慢慢地后退,开始脱离无面女的束缚。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你也能离开!

为什么你也能离开我不能!

为什么!

为什么!

这不公平!

不公平!”

无面女用手去拦住周泽,

但当周泽用手去摆脱时,指甲一旦触碰到无面的手,无面女原本完美无瑕的玉手当即被烫出一个洞。

“啊啊啊啊!!!”

无面女发出了一声惨叫,

身形开始后退,自此,也失去了对周泽的掌控。

周泽的身体开始上浮,

即将浮出水面。

“你跑不掉的……你会被……会被抓回来的!

这里,

才是亡者的归宿!

你们,你和他们,哪怕是走了,也终究会被抓回来!”

无面女在下方歇斯底里地呐喊咆哮着,

她嫉妒,

她羡慕,

她疯狂!!!

而不断上升中的周泽,

则慢慢地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幽冥黄泉小路,

彼岸花的炫目,

无面女的咆哮,

旗袍女的婉约,

一切的一切,

似乎都正在渐渐离他远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