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邮差》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恐怖邮差

恐怖邮差

编辑:过水看娇 2019-03-08 11:28:50

恐怖邮差

《恐怖邮差》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恐怖邮差 即可阅读全文

《恐怖邮差》小说简介

恐怖邮差是由过水看娇书写的一部灵异,一个来自地狱的包裹,一封诡异古怪的邮票,恭喜你成为一名新的邮差,请签收包裹,来体验下死亡的旅途吧。邮差终有一死,唯有邮票长存。———————————————————————————————过水群号:262521930车牌号:KBCP9286

精彩章节试读:

“轰隆隆……”

L市,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令街道上众人纷纷夺路而逃,也就在这时,只见一行警车呼啸而过,出了市区,直奔郊外。

“雷队,报警的人似乎受到过度刺激,现在精神恍惚被送进了医院”

一旁法医走上前向雷科说道:“初步判断,死者名字叫姚贾福,53岁,L市小李村的,已经通知家属来认尸。

她的眼睛被人用针线缝了起来,在她的尸体旁,我们找到一个档案袋。”

雷科接过档案袋,里面有受害者的名字,以及家庭背景,还有一些资料。

“是她啊!”雷科身旁一名干警看到资料上的照片,脸上露出醒悟的神情。

“你认识?”雷科回头道。

“雷队,前段时间的案子,一个杀妻案里,这个老太是重要证人,不过我们后来查访得知,就是这个老太,在背地里嚼舌根,说女受害者背着丈夫出轨,开始只是说说,后来传得整个小区都是,案发后,我们询问她,她自己也承认,那些都是自己瞎编的。”

说到这,那名年轻干警有些不忿,撇撇嘴道:“这种人,死了也活该。”

“闭嘴!”

雷科回头狠狠瞪他一眼,走到尸体旁,拉开裹尸布,只见尸体的面容狰狞,手指呈现不同程度的扭曲状,显然死前受到了不小的折磨。

已经僵硬的脸庞,嘴巴微微张开,雷科拿着手电往里面一照,乍一看黑乎乎的,可仔细一瞧,科雷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唤来法医,指着尸体的嘴巴道:“你看……她没有舌头!”

“滋……”

鲜红的肉条,在金黄色油脂中包裹,一缕缕独特淳厚的香味,让坐在一旁几名食客,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噜的叫唤起来。

这家日式的小食堂,没有桌椅,只有一张回形的小桌,食客桌下,能够直接看到站在里面厨师制作菜肴的全部过程。

“好香啊!”

几人目光盯着眼前铁板上鲜红肥美的肉块,忍不住咽下口中吐沫。

两柄带着一点弧度的刀刃交叉摩擦中,发出“哗哗哗……”的声响。

令桌前食客们的眼睛骤然聚焦在眼前,这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年龄的青年身上。

洁白整齐的厨裙,毛寸短发,显得精明干练,这时青年余光中闪烁过一抹冷光,伸手在一旁木桶中一抓。

“哗!”

一条背部呈现蓝色,体型细圆的秋刀鱼,被青年从桶里抓起,刀锋一划,随即割开鱼鳞,开肠破肚,剔骨切片。

三刀两挑,只见桌案上,鱼骨、鱼脏、鱼肉、甚至是刮下的鱼鳞,全然以成上下三排的方式,摆放出来。

专注的神情,一丝不苟,熟悉的手法,但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上,却展现出化腐朽为神奇的一面,完全演变成了一种另类的艺术。

精准、完美、小到每一片鱼鳞,大到鱼儿内脏,堪称完美的手法,让解剖变成了一场精准快速的手术。

整个过程,让坐在桌前的几位食客完全移不开眼睛,心里大呼这次来的真是值得,这家店属于私厨,想要来这里吃饭,仅仅预约就要排到明年开春。

而且奇葩的是,这家店的营业时间,只有在夜里12点才开始,而且价格不菲,没有菜单,完全要看厨师所采购的来的食材,不过即便如此,这家店的生意,也火的一塌糊涂。

一旁铁板煎好的肉块,被迅速卷入刚刚切好的生鱼片内,抹上一点白醋,放入精美器皿中,放上一片薄荷叶点缀。

“鱼海生煎。”

鲜红的肉块,两面金黄,宝包裹在由于白玉般的无暇的秋刀鱼片内,红白结合,散发着另类独有的诱惑。

“嗯!”

一名食客轻轻咬上一口,随即眼睛一亮,尽可能的控制自己脸上流露出的喜色,白润香滑的生鱼片,完全没有想象中的腥味,反而入口即化,轻轻一咬,里面那颗被切块的红肉,则生出与之不同的劲道,香糯,让人恨不得把自己舌头都吞进去。

即便是自持身份的女食客,吃下去后,都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味道真的太令人感到难忘了,多层次味道,几乎在同一时间,在自己舌尖味蕾上爆发出来,那种感觉,无法想象。

“我能问下,这是什么肉么?”终于有人好奇的询问道,因为那块红肉太劲道了,而且味道很鲜美,但却不像是牛羊排或者猪肉。

“是牛舌!”

青年头也不回的说道,把刚才用来切鱼的那柄钢刀仔细擦拭干净后,用胶带把刀刃缠上,随手扔进一旁单独的垃圾桶。

这柄刀已经沾染了鱼身上的腥味,即便擦洗的再干净,绝对不会对其他食材产生任何影响,但对于嗅觉敏锐到变态的自己来说,依旧无法忍受这样带着气味的刀刃。

拉开一旁抽柜,只见抽柜内,清一色崭新的刀刃整齐摆放在那,每一柄折射着寒光,都有独特的条文,放在市场上,这样整套的刀具,价钱也绝不会便宜。

但对于赵客来说,这些刀,全都只是一次性用品,谈不上真正的刀具,或许这对于自己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遗憾,因为至今为止,他还没有找到,对他来说堪称完美的刀刃。

这场聚餐的仅仅持续到两个小时后,几个食客心满意足的坐起身离开,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不一样的色彩,但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吃过饭后,马上就预订下,明年的预约。

随手将使用过的器皿,整齐的放进一旁木桶,明天一早,会有人专门来回收处理。

“轰隆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雨水哗啦啦的打在屋顶的泥瓦上,发出凌乱却富有感情的响声,这是一种在大都市里听不到的情调。

站在窗沿,解开厨裙,带在胸口的银色十字架被赵客拿在手上轻轻擦拭掉上面沾染的灰尘。

听着雨声,微微闭上双眼,他很享受这阵嘀嗒嘀嗒雨声,就好像在聆听一场音乐会。

当然还有一个缘故,大雨会洗刷掉覆盖在尘土上的一切,无论是痕迹、还是气味,彻彻底底的大洗刷,大雨过后干净的找不到一丁点痕迹。

从怀里拿出银质烟盒,抽出一根香烟,放在鼻梁下嗅着。

“叮铃……”

这时,赵客耳朵一动,一阵铃声从门内响起,那是悬挂在房门外的铃铛,只有开门的时候,才会响动,可奇怪的是,房门并没有开。

“坏了??”

铃铛还在响,不时平时那样很平缓的响声,而是响的很急躁,像是有人在刻意晃动铃铛一样,阵阵急促的铃声,令人感到非常不安。

赵客不禁皱起眉头,随手将一柄水果刀揣在手上,大步走向房门,赵客人贴在房门旁,手指轻轻把房门拉开一道缝隙。

眼睛往上一扫,只见房门上,铃铛已经停止响动,安静的立在那,好似不曾发出过任何响声。

“是风?”

带着疑惑,赵客目光向着四周一扫,忽然目光一沉,自己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个盒子,是类似快递的包装盒,只不过上面贴的并不是快递单,而是一张邮票。

“快递?”

赵客眉头微紧,眼神顿时间凝重起来,自己从来不在网上购物,虽然自己在经营一家餐厅,来这里的人除了那些只知道餐厅名字的食客外,真正知道自己的真实名讳的人,屈指可数。

“难道是他?”

赵客想来想去,随即又否决了这个可能,以他的谨慎,绝对不可能会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送来这样的包裹。

赵客小心把包裹拿起来,包裹很轻,轻轻晃动下,似乎也不像是有东西的摸样,仔细一瞧,上面那张邮票也很奇怪。

7分的邮票,古铜色的镶边,看似很繁琐密集,但仔细看能看得出上面精雕细琢出来的纹理,邮票上的图案是一只很抽象的眼睛,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只眼睛都在默默注视着你。

赵客目光注视着邮票,上面繁琐精细的花纹,让赵客感觉一阵胸闷,不禁忍不住长吐口气,然而就在赵客低头的一瞬间,邮票上那只独眼猛然朝着赵客一眨眼。

一股凉气像是一只蜈蚣爬上自己后背一样,让赵客猛得一个激灵,摇摇头仔细一瞧,发现邮票上那只眼睛依旧还是原本的摸样。

“看错了??”赵客摇摇头,心里忍不住自嘲道:“切,亏心事做多了么?什么时候这么一惊一乍的。”

赵客把包裹收起来,随手拉开房门,准备进去把包裹拆了,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然而就在拉开房门的一瞬间,赵客双瞳骤然一紧,一张熟悉的脸庞,悄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被针线缝起的双眼缓缓睁开,线绳将眼皮撕裂,暴露出空洞的双眼,张开嘴巴,指着自己空荡荡的口腔道:“我的舌头呢?”

“啊!”

一声飙高到至少70分贝的尖叫声,让所有人忍不住皱起眉头,赵客也在第一时间,从惊魂中清醒过来,瞳孔聚焦的画面里,一个模糊的人影在赵客面前。

“滚开!”

几乎条件反射般,一脚踹上去,紧接着赵客听到一声闷响和惨叫。

周围辛辣刺鼻的空气,还混合着一股不知道什么野兽粪便的骚臭味,瞬间让赵客有一种想要抓狂的冲动。

他的嗅觉变态的惊人,在某方面确实有着极大的优势,可在这种环境下,也意味着要承受别人至少十倍的痛苦。

不等眼睛能够完全看清楚,赵客迅速从口袋里拿出手绢,把口鼻遮掩起来,同时将之前藏在袖口的水果刀反握在手心。

大约几秒的时间,赵客双眼终于能够适应眼前的视线,睁开双眼,眼前景象逐渐开始清晰。

只不过让赵客感到意外的是,这里并不是自家店铺门前,而是一处荒野。

昏沉无光的天空,即便现在是白天,可头顶厚厚雾霾,令人感觉吸上一口气都好像是在嘴里塞上一把沙子一样。

有人一张嘴,就忍不住呕吐起来,甚至感到一阵窒息,好半天才缓过劲。

“这?这是哪里??”

有人终于清醒过来,目光张望向四方,只见周围被重重的雾霾所遮盖,只能隐隐看得出周围是一片山林。

赵客眉头一紧,迅速把自己和众人拉开点距离后,冷眼扫过每个人的脸庞。

三男二女,其中除了趴在地上的中年大汉外,其余两名男人,看摸样似乎还是学生。

至于两名女人,左边长头发的那个女人,应该是一名白领,高挑的身材,黑色短裙,配上熟女独有的气质,显然是一位颇有姿色的美人。

不过此刻,无论是突如其来的变化,还是周围辛辣刺眼的环境,都显然没有人,还有精力去欣赏这位美人姿色。

相比之下右边短头发的那名年龄不大的女孩,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上,都要比前者逊色许多。

不过女孩虽然眼神中透着惊慌,可反应却非常迅速,迅速用自己的衣服遮盖下口鼻,并且迅速贴近在身旁女白领的身后。

“艹你大爷,你踢老子!”

中年汉子宽大的蓝色工作服,在他身上看上去就像是活脱脱放大版的马里奥,从地上爬起来,凶戾的目光回头怒视着自己周围,随即目光聚焦在身后那名学生的身上。

“不……不是我!”

“不是你!那难道是鬼了!”

中年汉子走上前,一副怒气冲冲的摸样,好像打算教训教训眼前这名大学生,其实他知道,踢自己的人并不是这个大学生,只不过想要撒口气,同时挽回些面子而已。

“不是我,别……啊。”

那名学生话没说完,瞬间被大汉一拳砸在脸上,整个人都倒在地上,见状大汉还想要继续。

然而就在这时,大汉感觉肩膀一沉,感觉什么人在拉自己的肩膀,脸上神情一黑,一抖肩就想将对方抖开。

然而出其意料的是,这一抖,非但没有将肩膀上那双手抖开,反而只听“咔!”的一声轻响,瞬间让大汉脸上神色难看起来。

只见肩膀上那只手掌只是稍微用力一抓,一股钻心的疼,瞬间让大汉半跪在地上,一张脸憋的通红,只抽冷气,连话都说不出来。

“够了,我们时间不多,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一把雄厚的声音突然响起,令所有人将目光聚集在大汉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青年身上。

只见青年正一只手按着大汉,嘴上叼着一根雪茄,粗犷的脸庞上,一道斜斜的刀疤几乎贯穿整个脸,说不上是凶神恶煞,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刀疤脸目光扫视在每个人的脸上,那双似是毒蛇一般锐利的眼神,让每个人心中一颤,感觉全身都不自在。

刀疤脸眼睛一瞥,余光看了眼赵客,漠视的眼神,不禁让赵客心中一冷,“杀气!”只有杀过人的人,眼神里才会有的一种凶光,哪怕对方并没有刻意表现出来,但那种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嘶!”

刀疤脸似乎并不在乎周围浑浊的空气,反而深吸上一口后,咂咂嘴略微失望道:“霾啊,果然还是帝都的纯,这里的……味道太差了。”

众人相视一眼,脸上带着狐疑,将目光看向刀疤脸。

这时一旁另外一名学生的少年道:“你是谁?我们怎么……”

“别说话,听我说。”

刀疤脸伸手打断了他的话,看了眼自己手腕上的时间,道:“我并不擅长言辞,所以我说话的时候,不要再说话。”

“可……”

那名学生听到这,忍不住想要询问,然而刚刚张开嘴,只见刀疤脸的眼神瞬间阴鸷下来,众人甚至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

只见刀疤脸下一刻就出现在对方身旁,一只手抓在对方喉咙上。

“好快!”

赵客瞳孔一紧,他一直注视着刀疤脸的一举一动,可对方出手的过程,快的令人匪夷所思,自己甚至都没有能够捕捉到对方出手的轨迹。

“我说了,我说话的时候,别说话!”

看似消瘦的手臂,力量却大得惊人,好似抓小鸡一样,将手边大学生提起来。

这位被提起的大学生,叫齐亮,是体育特招生,一米八的个头,比刀疤脸足足高半个脑袋,结果居然像是鸡仔一样,被刀疤脸高高举起,刀疤脸的手指卡在齐亮喉咙上,让他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有人张张嘴,想要喝止,可看到这一幕后,还是很识相的把嘴巴闭上。

“啪啪”

只见刀疤脸挥手两个耳光抽上去,齐亮顿时被打的眼冒金星,两边腮帮子都肿了起来,连嘴巴都张不开,被刀疤脸随手像垃圾一样扔在一旁。

赵客冷眼注视着刀疤脸。

特别是刀疤脸的手臂,纤细的肌肉,看上去和普通人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但令赵客所心惊的是。

这样的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将另一名看上去体格稍壮,个头在一米八左右的大学生轻松提起来。

赵客还注意到,他手臂上的肌肉,甚至没有一丁点用力绷紧的症状,说明把对方提起来,对刀疤脸来说,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其余人脸上露出的惊恐,刀疤脸不禁露出满意的笑容,清了清嗓子,神情严肃起来,像是在背诵台词一样说道。

“咳咳,首先,我代表邮差全体同僚,欢迎大家加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惑,不过没关系,在现实里,你们是否接到了一个包裹,可能是黑色,可能是白色,总之上面贴着一张很古怪的邮票,接到了这个包裹,就代表你们从今以后,将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邮差。”

接下来刀疤脸开始很详细的向众人解释起来。

这里是恐怖空间。

只有邮差才能够进入的世界。

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完成这里的任务。

成为邮差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收到来自邮局的包裹,不管你是否接收还是打开,都会进入这个异类世界,只有完成任务才能离开。

当然完成任务的同时,你也会得到邮分作为报酬和奖赏,当然运气好的话,还会获得一张特殊的邮票。

而邮分,就是邮差的根本,只要你有足够的邮分,那么就能够买到你任何想要的东西,记住,是任何一样东西,哪怕是强大的力量。

“最后,再说一句,你们现在的身份是实习邮差,所以难度都不会太高,只要找到任务,离开不是问题。”

“等等!你说邮分可以购买我们想要的一切,能换成钱么?”

见刀疤脸终于说完了话,地上那名中年汉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

“钱?”

刀疤脸嘴角微杨,目光看着这名大汉,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不屑,目光看着对方就好像在看一名小丑。

虽然不屑,但刀疤脸还是耐心解释起来,只见刀疤脸伸出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魔术般的拿出一块金砖,在手上掂量掂量道:

“这根金砖大概有两斤重,是十足的真金,大概二三十万左右吧,而这种黄金,只需要一分邮分,就能兑换一个,而且保证来源合法合情,在现实中没任何麻烦。”

听到刀疤脸的话后,赵客明显感觉到在场几人的呼吸都开始加速起来。

果然,相比他们看不到的东西,钱这种东西更加充满了诱惑,看样子只需要活着回去,就能够马上一夜暴富,这种诱惑下,即便是之前有所猜疑的人,心神也开始动摇起来。

刀疤脸眉头一挑,他已经收到了完成新手引导任务的奖励,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喜色。

“几位,我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运气了,运气好的话,我们会再见。”

就在刀疤脸话音落下的时候,只见刀疤脸身影逐渐开始变成虚无,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众人面前。

“消……消失了!”

看到刀疤脸消失不见,一旁女白领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眼睛瞪圆尖叫道。

“呸,***,我看这肯定是个骗局,说不定那是个投影之类的,大家别怕!”

说话的这个人,是替赵客背黑锅,被哪位蓝衣服大汉按到在地暴揍的哪位学生。

只见他走到刀疤脸消失的位置上,扶了下自己金丝眼镜框继续道:

“我觉得这肯定是一个高科技骗术,那个人肯定是投影之类的东西,大家听我的,咱们……咦,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只见所有人呆呆的看着他,脸色神色就像是活见鬼了一样。

特别是女白领的脸色一片煞白,指着他的身后道:“你……你……身后。”

见状学生一愣,随即好似明白什么,嘴角一扬,自信一笑道:“是不是我身后有鬼?呵呵,我说了那是投影,是……”

“嘀嗒!”

他话没能说完,就感觉头顶一热,伸手一摸,不知道什么东西湿漉漉很黏糊。

耳边低沉的嘶吼声,伴随着一股浓烈的恶臭扑鼻而来,让他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咕咚!

这名学生咽下一口吐沫缓缓抬起头,看着脸前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脸皮一僵:“NMB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