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有一座恐怖屋

编辑:我会修空调 2019-03-07 23:26:16

我有一座恐怖屋

《我有一座恐怖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我有一座恐怖屋 即可阅读全文

《我有一座恐怖屋》小说简介

我有一座恐怖屋是由我会修空调书写的一部灵异,散发异味的灵车停在了门口,天花板传来弹珠碰撞的声音,走廊里有人来回踱步,隔壁房间好像在切割什么东西。卧室的门锁轻轻颤动,卫生间里水龙头已经拧紧,却还是滴答滴答个不停。床底下隐隐约约,似乎有个皮球滚来滚去。一个个沾染水渍的脚印不断在地板上浮现,正慢慢逼近。凌晨三点,陈歌握着菜刀躲在暖气片旁边,手里的电话刚刚拨通。“房东!这就是你说的晚上有点热闹?!”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么不吓人的鬼屋我还是第一次见。”

“道具太假,逛了一圈,不仅不害怕,甚至有点想笑。”

“唯物主义者无所畏惧!”

“早就给你们说没意思,还不如在宿舍里打游戏,我的鲲已经八十级了。”

九江市西郊恐怖屋门口,几个学生骑着共享单车,毫无留恋的离开。

看到这一幕,拿着鬼屋宣传单的陈歌,颇有些无奈。

吓人是一门技术活,可现代人经历各种惊悚片洗礼,心理素质极强,进鬼屋就跟在自己家后院一样。

“老板!”

身后传来一个清亮的女声,陈歌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身材娇小、上围傲人的“僵尸”,怒气冲冲,从鬼屋里跑出。

“怎么了,小婉。”女孩叫做徐婉,是鬼屋里的临时演员之一。

“刚才那几个小混球,想占我便宜!”她虎牙紧咬,攥着秀拳。

原来是来告状的……

“太过分了,他们竟然连僵尸都不放过。”作为老板,陈歌自然会帮小婉说话:“我去找乐园管理员反应一下情况,调一下监控。”

“不用那么麻烦,我在察觉对方有这个企图的时候,先发制人,揍了他一顿。”徐婉抖了一下护士服边角的血迹:“这不是化的妆哦。”

“额,没毛病,女孩子就应该学会保护自己。”陈歌擦着额头冷汗,看了一眼夕阳:“那今天就到这吧,估计也没什么游客了,通知其他人,提前下班。”

他说完后,面前画着僵尸妆的女孩却没有挪动脚步。

“还有事吗?”

“老板……”徐婉欲言又止,慢吞吞从口袋里泛出一封信来:“这是陶明和小魏的辞职信,你待他们不错,他们不好意思当面给你说,所以就托我转交给你。”

“他们要走?”陈歌愣了一下,收下信封:“人各有志,你也早点下班吧。”

“恩恩,我去卸妆。”

目送这个呆萌可爱的小“僵尸”离开,陈歌默默的点了一根烟。

半年前,他的父母离奇失踪,只留下了这座恐怖屋。

为了不断念想,陈歌辞了工作,全心全力去经营鬼屋,想要做到更好。

可惜时代变化太快,鬼屋这一行竞争压力大,本身又比较冷门,还存在许多局限性。

同样的恐怖场景,看过一遍后,再看就会变得无聊,而不断翻新又需要大量资金。

从几个星期前开始,鬼屋经营就已经入不敷出,一天的门票钱连水电费的零头都不够。

“不知道我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掐灭了烟,陈歌正要回鬼屋,一个穿着新世纪乐园工作服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看到他,陈歌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赶紧加快脚步。

“装做看不见吗?”中年人一把抓住陈歌的肩膀:“今天我们把事情说清楚,你水电费和场馆租金都已经欠了两个月了。上面一直催,弄得我现在压力很大啊!”

“徐叔,不是我不给,最近资金确实有点困难,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上个月你也是这么说的。”

“我向你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个月!”陈歌拍着胸脯,一脸真诚。

“鬼屋这行现在不景气,吸引不来游客,要我说你也不要再坚持下去了。”被叫做徐叔的中年人看着陈歌手里的信封,手上力道慢慢减少:“你这么年轻,干点什么不好,何必活的那么累呢?”

“徐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这恐怖屋对我来说意义不同,算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一个念想。”陈歌声音低沉,似乎不想让更多的人听到。

陈歌父母的事情,中年人作为乐园管理员一清二楚,他没有回话,过了几秒钟,轻叹一口气,软下心来:“我多少能理解你的想法,行吧,我尽量再帮你拖几个星期。”

“谢徐叔!”

“别谢我,你还是用点心,把鬼屋的门票多卖出去一些。”

送走乐园管理员,陈歌直接回到了鬼屋里,开始重复每天的工作,检查器材损耗,维护道具,打扫卫生。

“修理间里的人造血浆快用完了,得再购买一批;这条通道往里倾斜一下,或许能更好的卡住游客视角盲区;人偶让抓破了,要补一补;擦!我这装的工艺灯呢?被谁偷走了!”

外人眼中,他是恐怖屋老板,也算是个自主创业的有为青年,实际上这背后的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鬼屋算是一种“恐怖”消费,在恐怖环境里人的肌肉和精神会高度紧张,一旦得到释放就如同按摩一样,这种方式在短时间内能让人产生一种满足感。

同时鬼屋也是种一次性消费,市面上很多鬼屋都采用在各城市流动的方式,不断吸纳新的游客来参观。像陈歌这样固定在某个地方的鬼屋,除非拥有特别大的名气,能吸引人慕名而来,否则都坚持不了太久。

他能一个人支撑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容易了。

拖着被抓烂的人偶,陈歌进入修理间,他大学学的是玩具设计与制造专业,鬼屋里的人偶和机关很多都是他自己设计的。

修补过程复杂单调,需要将人偶表皮缝合,重新上色、做旧。

“差点血浆,我记得阁楼上还有存货。”鬼屋分三层,一二层用来布置恐怖场景,三楼则是杂物间。

推开满是灰尘的木门,阁楼内堆满了各种被淘汰的器材,其中大部分都是他父母经营鬼屋时留下的。

睹物思人,所以陈歌很少来这里。

“一晃都过去了大半年。”

看着熟悉的种种器材,陈歌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那时候他们经营的还是流动鬼屋,父母带着他各个城市到处跑,有时候小夫妻两个人忙了,就把陈歌一个人扔到后台,和各种鬼怪道具为伴,从小开始培养,这也导致陈歌的胆子很大。

毕竟在同龄人玩字母拼图的时候,他已经抱着人头模型开始到处跑了。

“都是回忆啊。”

不知不觉陈歌又走到了存放父母遗物的木箱旁边,里面放着一个粗糙的布偶和一个漆黑的手机。

布偶是陈歌小时候做的第一件玩具,手机他则全无印象。

这两样东西是警方在郊区一个废弃医院里找到的,至于陈歌的父母为何会在深夜前往那里,没人知道原因。

“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们到底在哪?”陈歌抱起布偶,捏了捏它的脸,轻轻叹了口气:“我还是赶紧找人造血浆吧,如果熬不过这个淡季,恐怖屋或许真要停业转让了。”

陈歌只是在自言自语,可当他说到停业转让时,木箱里一直没有动静的黑色手机,忽然屏幕一闪,发出了淡淡的冷光。

“什么情况?黑科技?灵异现象?”

如果换个人来可能会心跳加快,左右四顾,掌心出汗,相对比来说陈歌的反应就很直接,他拿起手机,放到眼前,开始进行二次确认。

“这个手机我以前试了一百遍都没有打开,今天怎么突然自己启动了?这是从我父母失踪的地方找到的,难道是他们知道我现在很困难,所以在主动联系我?”

按捺住心中的激动,陈歌滑动屏幕,漆黑的手机桌面上只有一个应用程序,并且是用鬼屋充当图标。

“跟想象中不太一样,不过这图标有点眼熟,好像就是我自家的恐怖屋大门啊!”

陈歌皱着眉点开了这个应用,一行血字浮现在屏幕上——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世界上有没有鬼,这是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哲学问题,对陈歌这样的理工男来说,难度系数很高。

“应该有吧……”

陈歌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几秒过后,手机屏幕上浮现出了新的字迹。

“你心中所想,既是答案。从这一刻起,你将正式接替我成为恐怖屋的新主人。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在新手教程的最后阶段,我想送给你一句忠告,自杀是最懦弱的行为,请努力的活下去!”

“信息量有点大啊!不过他这中二的说话语气,怎么跟我老爹有点像?”

陈歌再次点开鬼屋应用,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界面:

九江市西郊恐怖屋

状态:濒临倒闭

好评度:无

今日游览人数:四

当月游览人数:十

我的鬼怪团队成员:无

我的道具库:无

解锁成就:无

现有设施场景:僵尸复活夜(糟糕的道具、差劲的演员,毫无故事性和逻辑可言,尖叫指数无);冥婚(生时非夫妇,死者葬同穴,鬼妻追魂,尖叫指数半颗星)

可解锁恐怖场景:午夜逃杀(破旧的公寓楼内住进了一个危险的精神病患者,他手持剪刀和铁锤,正在你的房门外徘徊,尖叫指数一星);第三病栋(这座废弃的医院每到深夜都会发出奇怪的声音,你作为报社记者将进入一探究竟,尖叫指数三星);绝命灵车(搭载死人的灵车已经上路,如果不能在一小时内离开,你将被永远留在车上,尖叫指数两星)

每日任务:完成恐怖屋的每日任务,会给出相应奖励,并解锁更多恐怖场景。

鬼屋扩建条件:当月游览人数超过一百,好评率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扩建三次后,恐怖屋将升级为颤栗迷宫)

恐怖大转盘(消耗鬼屋里游客产生的惊吓值,可以转动转盘):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里有增加寿命的灵果,亦有满含仇怨的厉鬼!

其他功能:未解锁

手机上这个以恐怖屋大门为图标的应用软件,很像是市面上流行的模拟经营类手游,只不过其经营的不是饭店、水族馆、宠物乐园,而是鬼屋。

陈歌盯着屏幕,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父母遗留下的手机里,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小游戏。

他仔细翻看应用界面,里面所有信息都和他的鬼屋相吻合,包括每日游览人数和馆内设施场景,这游戏让陈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游戏里需要经营的鬼屋,就是他现实中的鬼屋一样。

同样糟糕的处境,同样是濒临倒闭,两者之间有太多的共同点。

“难道这个游戏就是以我的鬼屋为原型制作的吗?那如果在游戏里改变了鬼屋,现实中是不是也能受益?”

陈歌继续往下看,恐怖屋里的现有设施场景僵尸复活夜被贬的一无是处,而曾经上过报纸,甚至引起过轰动的冥婚项目,在游戏评测中也只是给出了半星的评价。

“连冥婚都只给了半星,真不敢想象后面那几个可解锁的恐怖场景到底有多恐怖。”他尝试着点击解锁更多场景,触碰到这个选项后,屏幕上浮现出一行字,提示他需要完成一定数量的日常任务才有资格解锁。

“看来日常任务是一切的根基,只有不断的完成日常任务,才能解锁恐怖场景。更多的恐怖场景则能吸引大量游客参观,游览量提升,又可以扩建鬼屋,增大场地,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陈歌闲暇时玩过很多手游,他很快领悟了游戏规则——日常任务的完成度,将影响整个鬼屋的发展。

点开日常任务,屏幕上浮现出了三个选项:

简单难度:鬼屋设计三大要素——故事、场景、情绪,没有故事的鬼屋就没有灵魂,请你完善僵尸复活夜和冥婚两个恐怖场景的背景故事。

一般难度:午夜凌晨之前,修补好恐怖屋内所有人偶模型。

噩梦难度:相信你一定还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来玩个小游戏吧,真相就在你睁眼的那一刻。

日常任务每日凌晨刷新,每天只能领取一个任务,难度不同,奖励不同。

(注意!个别任务极度危险,请慎重选择!)

看完日常任务,陈歌有些惊讶:“游戏里的任务竟然需要人在现实当中完成,这是不是在间接说明,这个游戏可以影响到现实?”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他决定领取一个任务试试。

日常任务按照难度分级,每天只能选择一个领取,如果想要利益最大化的话,肯定要选择难度最高的,只是后面那个少数任务极度危险的提示,让陈歌有些犯怵。

“很难取舍,噩梦难度任务的描述十分模糊,一看就是个大坑。要不先从一般难度开始吧,凌晨十二点之前修补好所有人偶模型有点紧张,但也不是不能做到。”

陈歌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有了决定就会立刻去行动,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提着工具箱和一桶未开封的人造血浆,便开始检查整座鬼屋里的人偶道具。

夜色已深,陈歌一个人穿行在偌大的恐怖屋里,为了省电,他连廊灯都没开,胳膊夹着手电筒,拖着需要维护的人偶跑来跑去。

这场景如果被不明原因的外人看到,恐怕会吓得直接报警。

“累死我了,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偶都出现了问题,看来以前的维护很不到位啊!”

晚上十一点四十五,陈歌收到了手机上任务完成的提示——“你已完成一般难度日常任务,专注细节,才能营造出完美的恐怖气氛,恭喜你获得任务奖励——背景曲目《黑色星期五》。”

“《黑色星期五》不是国外的禁曲吗?据传听多了会让人产生自杀的念头,原版曲目早已消失。”陈歌在手机道具库里找到了一个CD的图案:“哪有把这东西当做任务奖励的,该不会是个恶作剧吧?”

他随手点向CD图案,一阵从未听过的旋律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似乎本身就生于黑暗,孤独、悲恸,陈歌觉得一切都在离自己而去,他仿佛沉入了大洋深处,又好像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隧道里。

一曲终了,陈歌后背已经湿透,他很庆幸自己刚才没有选择循环播放,否则,他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这首曲子里走出来。

“玩真的啊!应该是原版没错!”

完成游戏里的任务,可以获得现实中的奖励,这让陈歌看到了一条能改变恐怖屋现状的捷径。

关闭音乐,小心保存。处理好一切后,陈歌钻进员工休息室当中。

躺在床上,他身体很疲惫,但是却一丝睡意都没有。

他今天经历的事情,对任何一个正常人来说,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陈歌依旧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完全睡不着啊!”百无聊赖的他又将黑色手机取出:“午夜凌晨已过,日常任务应该刷新了吧?”

点开应用软件,日常任务那一栏果然出现了变化。

简单难度:如果要给游客提供一个十分吓人的经历,那么首先要注意游览的节奏,演员和机关过早或过晚出现都会导致游客兴致丧失,所以我建议你在鬼屋中安装声音探测器以及监控,时刻掌控游客的游览进度。

一般难度:独木难支,好的鬼屋需要优秀的团队来运作,招聘更多的人才,他们会帮你度过难关。

噩梦难度:相信你一定还在好奇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来玩个小游戏吧,真相就在你睁眼的那一刻。

日常任务每日凌晨刷新,每天只能领取一个任务,难度不同,奖励不同。

(注意!个别任务极度危险,请慎重选择!)

新出现的三个日常任务,让陈歌有些纠结了。

简单任务是在鬼屋里安装声音探测器和监控,这个任务只要有钱就能完成,可难受的是陈歌经费有限,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

一般难度任务对陈歌也很不友好,陪着他一起经历过风雨的老员工,昨天才提出辞职,今天就要他再去招新人,先不说能不能招到,就算有人愿意来,从头培训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等新人能独当一面了,恐怖屋估计也凉了。

排除了简单和一般两个难度的任务,陈歌把目光放在最后一个日常任务上。

“难度越高,奖励越丰富,我要不要尝试一下噩梦级别的任务?”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