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编辑:软萌冰箱少女 2019-04-12 20:21:11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 即可阅读全文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小说简介

冥婚少女:鬼夫大人我怕黑是由软萌冰箱少女书写的一部悬疑灵异,藏地旅游归来,密宗喇嘛送我一只嘎乌。从我开始夜夜做冥婚之梦,黑白的喜堂、纸人纸马、还有那个陌生的男人……起初,他恨我入骨。沉我入阴河水,逼问我一个子虚乌有的孩子的下落。“我没有见过你儿子,你不要在找我要了!!”“从来就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女人,如果你不把他交出来,我一直缠着你。”他的霸道纠缠,恨我入骨。却一直在疼我,护我,帮我一起揭露自己的身世之谜。就连四年前,那个被偷走的记忆也一点点的浮出水面……真相,一步步揭露。我……竟是李唐皇室的后人!

精彩章节试读:

从藏地旅游回来,我就一直重复的做一个古怪的梦。

今天我又做了这样的梦!!

昏沉之中,脸颊被人用冰凉刺骨的唇瓣吻过。

额上瞬间被汗液布满,我蓦地睁开了眼睛。明晃晃的烛火晃的我头晕,眼前有一张苍白到了极致的人脸。

那张脸已经白的如同刷了一层墙灰一样,没有半分的血色。

带着些许幽蓝色的双眼中,只有寒意。

“女人,你把我的孩子藏哪儿了?”他口中冰冷的气息吐在我的脸上,额前的碎发一荡,我顿时毛骨悚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什么……

什么孩子?

我唇角哆嗦了一下,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眼前的这个男子身穿一身大红色的喜袍,虽然面色惨白一片,可是五官却有说不出的精致。

身形颀长,冷傲威严的星眸正居高临下的睥睨着我。

周围挂了许多白色的绸布,堂屋的正中还立着一个放着牌位的香案,这地方看着像是灵堂。

可香案后面的墙上,却挂着一张绿色的囍字。

好像……

又不是灵堂。

卧槽!

真是走背字,这里是哪里啊,我特么的怎么会在这里!

好半晌,我才颤抖的回答:“什么孩子?这位……这位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叫我先生?还挺会装的,还想假装……不认识我吗?女人,别考验我的耐心!!”他眼底闪过一丝揶揄,面色变得冷来,白皙如同玉箸的手指猛的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怕极了,颤抖的解释,“我没有装,真的。我真的不认识你是谁,你肯定是认错人了!”

这人的双眼中的瞳仁瞬间消失了,变成了钴蓝色的如同玻璃球一般的样子,殷红的血液从眼眶中瞬间滚落了下来。

只觉得他掐住我脖子的力道更大了,剧痛袭来,脖子好似要被生生捏断了一般。

瞬间缺氧,让我连挣扎的力道都没有。

眼前一片漆黑,只能听到他冰冷而又愤怒的咆哮声:“苏言欢,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可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忍心把他藏起来。”

我和他的孩子?

不可能啊,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家伙。

况且……

况且我还从没有和男生那个过,我怎么可能有孩子呢。

冰凉的液体从眼角滑落而下,我委屈极了,气若游丝的辩解:“我……我连男朋友都没有一个,更从来没有那个过。怎么可能有孩子?生过孩子的肚子肯定有疤痕,我……我没有疤痕!!你这样……你这样冤枉了无辜怎么办?”

这个家伙是疯子吗?

下手的力道这样重,会白白冤枉死好人的。

“那也有可能是顺产。”他的声音冰冷异常,手上的力道却微微松了。

我的感觉就好像捡回了一条命一样,大口的呼吸着,肺部就好像要炸开了一样难受。根本就没有气力接着解释什么,后腰却忽然被他冰冷的手压住了,“既然你说你没生过孩子,那就让我检查一下吧。”

“检查?怎么检查……”

我话音未落,就被强行摁在了身后的棺材上。

棺材盖冷的就跟千年玄冰似的,从薄薄的衣衫中渗入了后脊梁骨,我的整个身体都禁不住的战栗起来。

他冰凉的手伸向我的领口,将我身上白色的深衣褪下。

眼底是一片的阴沉,声音恰似玉髓余地,一字一顿的说道:“想让我相信你,就得用我的方式检查!”

“你要干嘛?不要!不要……”

我慌了,奋力挣扎着,泪水从眼眶里滚落。

狂风卷来,香案上明灭的烛火熄灭。

身子上好似被一块巨大冰冷的石头压的喘不过气,黑暗中想要挣扎,身体里却有一股撕裂一般的疼痛传来。

剧痛让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一只诡异的手摩挲而过。

恐惧之下,想要叫却无法大叫出声。

他索取的动作无比的霸道,人的身体完全无法承受,我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了。

翌日的清晨。

我躺在床上,是猛然惊醒的。

额头上虽然满是虚汗,可是睁开双眼的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是我熟悉的环境。

原来……

只是一个噩梦啊!

躺在床上发呆了一会儿,才慢慢缓过神来。

身体上的疲惫感却一点都不假,就好像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酸软无力,尤其是腿部的肌肉更是有些僵硬发麻。

这个梦做的,可真是够消耗体力的。

可能是有些睡落枕了吧,脖子上有一种被寒意刺透一般的疼痛。

我摸了摸脖子,心想着自己可能是睡落枕了。

起身下去准备换身衣服去上课,睡在我下铺赵贞忽然大叫了一声。

“你喊什么啊?大早上的吓了我一跳。”我被赵贞的一嗓子,吼的吓了一跳。

她面色有些惊恐的看着我,食指颤抖的指向我的脖子,“言欢……你的脖子……上有一道淤青!好像是被人掐的一样,好恐怖啊。”

“我脖子青了吗?”

我自己的心里也是一紧,连忙拾起桌上的镜子一照。

果然,脖子上有两道很深的紫色的手印,感觉就是被人生生掐出来的。

可是我在睡觉之前,脖子还是好好的。

倒是在睡梦中的时候,我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男的掐了脖子,当时的感觉脖子都要被拧断了。

可是……

那个不就是梦吗?

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中了!

在赵贞面前,我不敢说出自己梦境里的遭遇,只能小声的说道:“可能……可能是睡觉姿势不对吧。”

这句话骗骗赵贞也就算了,却无法欺骗我自己。

脖子上的那道掐痕,八成是跟昨晚的梦境有关系。

难道是撞邪了?!

摸了摸脖子,触手一片的冰凉。

就好摸到了一块冰块似的,吓得我在镜子里的脸色都发青了,好好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梦境不都是反应人潜意识里的东西么,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怎么会梦见有人找我要孩子?

“我怎么觉得……咱们言欢的脖子上淤青不像是落枕留下的,反倒特别像是遇到了飞手蛮,让飞手蛮给掐的。昨晚上睡觉之前,言欢脖子上还没有受伤的痕迹吧?”睡在我对面上铺的陈小佳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一脸神秘的说道。

赵贞好像是第一次听说飞手蛮,一脸感兴趣的问道:“小佳,飞手蛮?什么……是飞手蛮啊!你快说来我们大家听听!!”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