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

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

编辑:关小月 2019-04-12 20:21:06

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

《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 即可阅读全文

《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小说简介

恶魔吻上瘾:晚安,鬼王大人是由关小月书写的一部悬疑灵异,[新书《冥妻有点萌》正在连载中,欢迎亲们入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们几个打赌的年轻人借酒壮胆擅闯禁地,我的血解除了被封印的恶魔。次日夜里,披着嫁衣的我被小鬼们八抬大轿送到了他的面前。阴风飕飕,魑魅魍魉,宝宝表示已吓尿,连滚带爬想逃跑,怎料被冷冰冰的他捉住直扯衣裳……哎呀妈啊,这是上演动作片的节奏?不要啊-从此以后,诡影随行,身边光怪离奇之事接踵而来……读者交流群:616552471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重得仿佛随时都要沉下来,但雨却总是要下不下,压得人心里发慌。

冷风从山顶呼呼地刮下来,一下子就将才被酒精烧起来的血液给冷却了,我甚至能感觉到阵阵的寒意,几粒被风吹冷的汗珠从我的额头上滚下来。

咯吱-

突然,脚下发出尖锐的破碎声,吓得本就神经紧张的我差点没失声尖叫起来。

哈哈哈-

身后,薇薇和烟鬼郭讥笑起来。

“胆小鬼!”薇薇从身后推了我一下,探过头直冲我做鬼脸。“一根树枝也能把你吓成这样,你注定是个没胆的丫头,这辈子都甭想追到子皓了!”

我低头瞄了眼那根被我踩成两截的枯树枝,心里吁了口气,迅速调整呼吸恢复冷静,不客气地反驳:“谁是胆小鬼了?别等会儿到了地方,自己先吓尿了开溜。哼-”

为了那个喜欢勇敢女生的庄子皓,为了不被薇薇一群人看扁,我将老人们的忠告抛诸脑后,借着透过厚厚云层的那点光,加快了上山的脚步……

山顶上这口一直被禁止踏入的山洞里伸手不见五指,烟鬼郭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小火苗才点亮,洞里的水晶岩一遇上光就折射出五彩光芒,将岩洞里的世界照亮了一大片。

“哗喔,真漂亮!”小伙伴们为眼前的景色叹为观止。

“根本就是骗人的嘛,我看村里人是为了保护这个水晶岩洞才编故事吓唬人的,真是群笨蛋,明明一大笔钱在眼前,竟然还有人甘愿守在这山沟沟里苦哈哈度日。”

薇薇这里摸摸那里摸摸,那些闪闪发光的水晶深深烙进了她的黑瞳子里。

几个小伙伴财迷心窍地开始捡起地上的石块去砸撬那些或嵌在岩壁上或是从洞顶上悬挂下来的水晶。

我立于原地,借着水晶的光往洞的更深处探视,光线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在前方截住,又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了。

呼-

一阵阴冷的风从黑暗深处猛地刮来,冷得我打了个颤儿。

盘旋在脑子中的那点酒精正在被迅速地吹散,老人的忠告犀利回响耳畔:踏禁地,恶鬼食!

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别弄了,我们离开这里!”那些声音促使我走近小伙伴们,拉扯着他们往洞外走。

薇薇一把将我推开,手里的石块叮当一声,成功砸下了半巴掌大的水晶,那是块红水晶,像血一样红的光芒直刺进人的眼睛里。

“说你是胆小鬼你还狡辩。”薇薇鄙夷地丢给我一句话,然后细细端详到手的水晶块,喃喃自语。“我要拿它做条项链,那一定是全世界上最漂亮的水晶项链……”

呼-

又一阵风从洞的深处吹来,这一下烟鬼郭没能护住打火机那点小火苗,整个世界立即回到了最初的漆黑一片。

这一次,风没有一掠而过,而是持续不断的吹着,像一大片无形的冰冷的手指从我们身上拂过-

隐约的听到打火机重复摩擦的声响,还有烟鬼郭气急败坏的咒骂声,火苗儿没能再成功的点燃-

“呀-”就在这时,薇薇惊叫起来。

“怎么了?”我循声觅去,摸上了跟前的薇薇。

“那是我好不容易抠下来的,你竟然抢走?”才靠近薇薇,她像是吃了枪药一般吼了起来,一把就揪住我的衣襟往岩壁上撞。

咚-

撞击的声音听得真切,与粗糙不平的岩壁重重亲吻换来的是散了骨架般的疼痛,四年同窗,我从来不知道薇薇有那么大的力气。

“我没有……”忍着疼我争辨,岂料脑额迎来的一记硬物的袭击,顿时我的额头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抢我的水晶,找死,找死-”薇薇的吼叫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就像是忽然情绪失控般,不分青红皂白地攻击我。

为了避免再次受伤,我将再次靠近的薇薇推开,捂着流血不止的额头冲出了山洞。

“该死的丫头,别跑,还我水晶……”

薇薇在后面追,发了疯地冲我咆哮。

压下的乌云使得天色更黑了,浠沥的雨点从云中挤出来,洒湿了大地,这使得原本就陡峭的山路变得泥泞湿滑,我一个趔趄没能稳住身子,跌坐在地哗啦啦滑了半截山路,疼得我眼泪直飙。

风呼呼地从我的身后吹来,阴冷刺骨,听起来像是无数细小尖锐的讥笑。

“住手-”山上,传来烟鬼郭一声短促地喝声,便没了动静。

“小郭?”想到还有另一名同伴在山上,我忍着痛捉住山路两旁的小树枝稳住身子站起来。

方才浠沥的雨丝说大就大,嘀嘀答答豆子般从天际上砸落,一下子淋了我透,也一次次冲刷我额头伤口上冒出来的血液,血水流进了我的眼睛里,使得我眼前的世界染成了红色。

“还我水晶!”我才稳住转向山上的身子,薇薇不知何时已追到了跟前,湿漉漉的瞪红一双大眼盯着我。

我真是被这样的薇薇吓坏了,哆嗦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没有拿……”努力挤出几个字的同时,我模糊的视线也聚焦在薇薇右手里的那块红水晶上。“……它……不是在你手上吗?”

闻声低头的薇薇那双充满怨气的眼睛终于流露出了最初的惊喜之光,她宝贝地将那水晶放在唇边亲了又亲-我分明看到上面还染着血-薇薇就是用它砸破了我的额头。

血色模糊中,我双眼紧盯着那块薇薇宝贝得不得了的水晶,它在雨水的冲刷下幻变-

画风正朝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痴迷的薇薇正捧着一颗红色头骨亲吻-就像是和久别重逢的恋人亲吻一般。

OMG!

就像老人们说的,山洞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薇薇中邪了!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我头皮一阵发麻,本来胆子就不大的我惊叫着丢下薇薇颤颤巍巍地往山下逃-

“哪里逃-”呼呼的冷风中,有一个声音嘶叫,我感觉到一只大手从后面揪住了我的衣裳,我尖叫着拼命想要挣脱它,哪想它越揪越紧。

“薇薇,是我是我,你清醒些-”以为是中邪的薇薇又追上来了,我边挣脱边哀叫,耳边却缠绕着一阵阴沉的笑声,一张模糊的脸孔在雨中若隐若现,它分明贴到了我的脸上-

冷冰冰的-

那是我平生中触动过最寒之物,比北国的冰柱还要冰冷刺骨!

“叮铃铃-”

就在这时,从山脚下传来一阵清脆的铜铃声,它是那么清晰可闻,像是透过了世间万物,直奔我这儿来。

那是灵姥姥的驱魔铃在响。

咔嚓-

那只怎么都挣脱不开的手化为枯枝,奋力挣扎的我一下子挣断了它,身子一失衡整人肉球般滚下了山-

哎妈啊,疼死我了!

我挣扎着从痛疼和梦魇中醒来,尖叫声盖过了远处的雷鸣。

“没事了,没事了!”守在一旁的灵姥姥将从床上弹坐起来的我紧紧搂住,温柔安慰。

“……薇薇中邪了……我……我看到鬼了……”贴在灵姥姥怀里,想到什么的我颤颤巍巍。

“唉,你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听话呢?叫别上山还往上跑,山路陡还下雨,这回摔得不轻,都摔糊涂了。”

灵姥姥摸摸我的头,干瘪的嘴唇疼爱地在我受伤的额头旁亲了一下。

“我脑子可没摔坏,我说的可是真的。”

灵姥姥不信我的话,我急了,坐直身子嘟起小嘴。“那山上真有不干净的东西!”

“真有鬼姥姥还不知道?”

灵姥姥摇摇搁在床头柜上的一只有些年头却仍磨得铜光闪闪的铜铃,听说那不仅可以招魂,还能驱除邪魔。

“别忘了我是靠什么吃饭的。”

“我当时就有听到铃铛声啊……”

“你们几个偷喝了老头子的二锅头对不对?那酒后劲大,醉人。”灵姥姥显然不想听我多说,打断道。

“生日嘛,高兴!”灵姥姥训斥的眼神让我羞愧吐舌。

“高兴归高兴,可喝多了还在这种天气往山上爬就不对,你爸要是知道……”

“哎哎,别告诉我爸哦。”一提到老爸,我更急了,哀求地摇摇灵姥姥的一只胳膊。“喝酒的事,到山上的事都别说。”

“下不为例,还有女孩子家别喝酒了,这次摔个头破血流,还不知下次会闹出什么事了,听说城里可乱了。”

灵姥姥强调的语气再次直接否定了中邪见鬼之说。

难道真的是我喝高了,山上发生的可怖之事全是幻觉?

哎哟,头好疼!

想得多了,受伤的头就疼。

我抬手摸摸额头受伤的地方,上面已敷了药缠上了纱布。

“这雨下了一夜,可总算小了。”灵姥姥走到窗边,推开半叶小窗,雨还在下,远处的天空甚至还闪电雷鸣的。

“下了一夜?”听她的话,我蹙眉。

“嗯,我和老头子冒雨出去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们的。”灵姥姥说话的时候,她的老伴儿栓子爷爷从外面进来了,头上的大斗笠还嘀嘀答答地淌着水。

“准备好了。”进屋的栓子爷爷看了我一眼,然后哑着嗓子对灵姥姥说了句。

灵姥姥点了下头,背着手从栓子爷爷身边走过,去了隔壁屋。

栓子爷爷走到床边,将搁在床尾的我的背包拎了起来,淡淡道:“我送你到车站!”

“……雨还下呢……”受伤,晕了一夜,外加早已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我不着急离开。

“你爸要是知道你回村里来,会生气的。”栓子爷爷空着的另一只手伸向我。

“我能自己走。”我还没伤到让人扶着走的地步,栓子爷爷不愿再留我,我也不能厚脸皮继续呆着,撑着床下地。

跟着栓子爷爷走出屋子,从天际砸下的雨点像连了线的珠子,没有要停的意思-这雨可比我昏迷前的大多了,哪里有‘总算小了’?

真不尽人情,就算不是亲戚可交情总在吧?这种天气也能让带伤的我冒雨离开?要是淋到雨伤口发炎等并发症,我这祖国花朵不得残了?

不远处,那座高耸的郁葱大山在烟雨朦胧中愈发神秘,哪怕它带来的恐怖差点吓破了我的胆儿,它仍对我有着极深的吸引力-一种怕死又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