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

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

编辑:岚颜 2019-04-12 20:21:00

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

《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 即可阅读全文

《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小说简介

异能重生:我是阴阳师是由岚颜书写的一部悬疑灵异,重生后的胡图图本想潇洒掌控人生,却发现什么都变了,不仅自己变了,周围的人全变了。说好的女强重生逆袭,为啥让我变成了逗逼吃货外加精分后遗症患者。身后跟着一群……撵不动赶不走死皮赖脸跟着的妖魔鬼怪,魑魅精灵。一不留神,还成了人人羡慕的鬼眼阴阳师。我招谁惹谁了!我只不过想拿回曾经的一切才选择了重生,为嘛越来越跑偏了……ps:这是一个不一样的灵异故事,带你走入光怪陆离的非人类世界,人妖之子,鬼灵附魂,千年僵尸,极地凶灵……揭秘隐藏在你身边那些匪夷所思的灵异事件,走进……它们的内心。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很黑,四野凄凉,看不到房舍,看不到树木植被,也没有一星半点的灯光。

只有一条漆黑的路,比夜幕还要阴沉。

一个女人发了疯的在跑,在她身后,漂浮着五道鬼火,赤,橙,黄,绿,紫五种绚丽的颜色在半空中流光溢彩变幻浮动。

急速颠簸的视线中,一切都变得光怪陆离,女人跑的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她已经整整狂奔了十几个小时,却一直身处在黑暗中,没看到日出,没有光明,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凭着本能不停狂奔,无数次跌倒无数次爬起……

直到一脚踩空,翻滚着从高处跌落。

她双手无意识的抱紧自己,好像这样就能保护住自己,冷风从身体两侧回荡,耳畔传来阴森恐怖的哀嚎。

不知滚了多久,身子撞在一块坚硬的巨石上停了下来。

女人倔强的撑起上半身,抹了把口角的鲜血,想爬起来。

无论她怎么怒力,身体却像散架了一样,根本站不起来。

女人咬着牙往前爬去,爬了十几米后,无力的倒在地面上。

五色鬼火盘旋了下来,围着她不停的旋转,不知过了多久,女人悠悠转醒,意识清醒了点,她强撑着抬起头,模糊中,她好像看见一团光出现在视线中。

光黯淡昏黄,她却似看到了希望。

“救我……”女人伸出手,朝光亮摸去。

隐隐约约,她好像看到一个人影朝她飘过来,肥大的裙摆在空气中扑簌簌飞着,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救我……”女人匍匐朝前方爬了几步,紧紧抱住对方的腿。

一股森然的冷意瞬间弥漫了全身,怀抱中,那人的腿纤细异常,冰冷刺骨。

不知哪里吹来一阵风,将对方的裙摆吹开。

女人手中紧握的竟是两根枯骨,惨白的腿骨,依稀能看到股缝间粘连的腐肉。

女人骇然往后退去,那人却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

焦黑的指骨深深嵌入锁骨,对方的脸慢慢贴近,惨白的骷髅头,眼窝凹陷处隐隐能看到深褐色的血痕。

骷髅头歪着头看了她一会儿,裂开下颌,好像在笑。

“放开我!”女人拼命扭动着身躯,想挣脱对方的掌控。

骷髅骨架不耐烦的嘶吼了一声,一巴掌将女人拍晕,抗在肩头,大踏步朝远方走去。

五色鬼火盘旋落下,簇拥在一起,凝聚成一团浓郁的黑雾,中央,浮现出一个伟岸挺拔的身躯。

“就是你了……小生魂,千万别让我失望。”

一道邪魅之极的声音在黑暗中浮现,转眼消散,再无踪迹可寻。

……

女人慢慢睁开眼,很快,适应了黑暗。

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复原,那个令她胆颤心寒的骷髅人也消失了。

看看四周陈设,像会客厅,足有七八十个平方,装修的很现代,纯黑色的办公桌,老板椅,转角沙发,玻璃茶几,落地窗,丝绒窗帘,靠近写字台的右手侧,还封了一个大大的落地书橱。

若不是落地窗外遮天蔽日的昏暗和偶尔飘过的零星鬼火,她还以为自己进了哪个主管级领导的私人办公室。

此刻,她半靠在沙发上,屋内,空无一人。

她看不到人,却有被人盯着的感觉。

鬼使神差般,女人站起身,朝漆黑的办公桌走去。屋内光线很暗,什么都不看不清。

刚靠近办公桌,一团绿油油的火忽然点亮,毫无预兆。鬼火悬浮在办公桌上空,仿佛一盏灯。

一张A4纸忽然出现在桌面上。

漆黑的纸,惨白的字。

女人毫不迟疑将那张纸拿了起来。

竟然是一份合同。

重生合同。

女人皱着眉从头到尾将那份合同看了一遍,茫然的眸光渐渐清晰。

她全都想起来了!

她叫宋锦,她……已经死了。

她清楚记得事发时每一个细节,昨天,她驾驶着小型飞机朝朝目的地飞去,遇到浓雾,仪表盘忽然失灵,机翼折断,弹跳座椅发生故障,她闻到一股很浓的机油味,再后来,整个机舱都开始燃烧,她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无济于事,飞机径直掉落……

宋锦记得被火焰吞噬的那一瞬。

剧烈的灼热感包裹了全身,附骨噬魂的痛。

死亡的一瞬间,她好像看到两道光雾,围着自己转了一圈,紧接着,她就从天上摔落。

跌入一片黑暗。

浑浑噩噩中,眼前出现了一条漆黑弯曲的路。不受控制的,她飘飘荡荡沿着那条路往前走。路上原本还有一些人,后来,五团鬼火凌空出现,吞噬了其他人,朝她逼近。

她拼了命的往前跑,不停跌倒,爬起,跌倒,再爬起。

就这样一路发疯似的奔跑,最终还是摔倒了,再后来她遇到一个诡异的骷髅骨架抓住了她,将她带到这里。

紧接着,便出现了这份所谓的重生合同。

合同上说的很清楚,她的死亡是个意外,黑白无常在执行任务时出了纰漏,误将宋锦抓回了地府,鉴于她肉身已毁,阳寿却未尽,地府给予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合同上详细记载了重生的细则,一个很遥远的小城市,意外窒息死亡的两岁小女孩儿。

“按上手印,合同及时生效,你就能返回阳世间了。”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不同意。”宋锦随手将合同抛在桌面上,明明是他们的错,还想用这样的方法打发自己?

“你敢拒绝!”阴森的声音徒然扩大了一倍,那张被她抛掉的纸‘呼啦’涨开,腾空悬在她面前,鲜红的火苗从纸张四周燃起,围着她转了一周,炙热的火焰逼迫的她有点喘不上气。

“为什么不敢!”宋锦冷笑。

“合同都是双方面对面协商签订,阁下用这种小儿科的方式吓唬人,未免有点可笑。”

“你敢嘲笑我!”咆哮声更大,“小小的生魂,给你生路你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了。”

随着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周围的环境瞬间变了。

什么办公室,沙发茶几统统不见,宋锦站在一片地狱火池的中心,四处流淌着炙热通红的岩浆,惨白的枯骨从岩浆中伸出头,伸着嶙峋的手臂不停挣扎,哀嚎声四起。

“血池地狱,我罚你在血池地狱中受尽折磨,永生永世不能解脱!”

四肢忽然被无形的东西抓住,身体腾在血池上空,“要么乖乖听话,要么永堕血池地狱受尽烈焰焚骨的痛苦,你自己选择吧。”

“我什么都不选,要想我签字,可以,来一场公平的谈判。”宋锦眉头都没皱一下,从十六岁起,各种谈判她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恐吓,对她根本不起作用。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在这里,我就是主宰,要你生便生,死便死。”

“如果真如你所说,直接把我丢进血池岂不一了百了,既然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又何必咄咄逼人,我只想选择一条合适自己的重生之路,这难道有错?”

宋锦说的异常诚恳,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既要坚持为自己争取权益,又不能过分嚣张以免触怒对方的底线。

果然,宋锦说完这句话后,对方迟疑了三秒,冷哼一声。

周遭环境又变,宋锦再次回到刚才那个地方,坐回了沙发中。

只不过,屋内不在像刚才那样昏暗,亮起数团碧绿的鬼火。

办公桌后,坐了个青面獠牙的男子,穿着打扮威严有度,只是这张脸实在有点惨不忍睹,一脸横肉,凶光毕露不说,还不停变换颜色,刚才看着还乌黑发青,一转眼又变成鲜红色,就像被活生生扒掉了一层皮。

宋锦皱了皱眉,有必要把自己弄成这样?看着恶心,我又不怕。

对面男子似能感知到宋锦的心思,面色瞬间有些尴尬。

一抹脸,恢复了真容,沉着脸开口,“说吧,你还有什么条件,鉴于你的死亡的确是地府的疏忽,给你少许的补偿也在可行范围之内,不过,不要得寸进尺!”

宋锦深吸一口气,虽然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她觉得极不可思议,但一切已经发生了,她不能抗拒就只能面对。

……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不要重生在别人身体内,我想做回自己。”宋锦淡淡开口。

“不可能,你的肉身已经毁了。”男子冷哼。

宋锦并没惊慌,这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就算不能复生,我也要重生回原来的地方,拿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

“更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一切往事随之烟消云散,即便可以重生,也不可以在和过去有任何交集,这是阴阳法则,如果你强行在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后果非常严重,你根本承受不了!”

男子面无表情的扫了宋锦一眼。

对方的表情有恃无恐,似乎认定了自己只能被他牵着鼻子手,宋锦平静的注视着对方,内心飞速计算着所有的可行性。

如果不能明着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也要找到一条迂回之路。

“即使不能做回自己,我也想重生在成年人体内,还有,我要回原来的城市生活,那里是我熟悉的地方,即便无法和过去交集,能远远旁观我也满足了。”宋锦沉默了好久,缓缓说出自己的要求。

眸光说不出的黯然。

男子微微一怔,对方坚韧又倔强的模样让他莫名其妙有点不忍。

犹豫了好久,男子缓缓开口:“我可以如你所愿。不过,复生在成年人身上没那么简单,对方有自己的思想,意识和性格,不如孩童好控制,需要一段时间磨合,这点你要做好准备。”

“嗯,我接受。”宋锦暗自松了口气,又问。

“我的记忆会不会随着重生消失?请放心,我不会违反阴阳秩序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只是不想替别人重活一次。”

“你这不是投胎,没喝孟婆汤自然记得往事,否则我和你废什么话!”男人重重哼了一句。

“重生后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失去了那么多,怎么也得给我份补偿吧。”宋锦可怜巴巴的看着男子。

无辜的小鹿眼纯净清澈,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纯真魅惑。

男子被她盯的心慌意乱,赶紧避开对方的眸子,暗自叹了口气,难怪那个人会选中她来完成这样艰难的任务,这个女人不仅个性坚韧,心思百变,还能快速转变自己的情绪,尤其难得的是,所有的表情都那么真实,毫无假装的破绽,就连他这个会观心术的判官都辨不出真伪。

罢了罢了,反正刚才已经演足了戏份,再假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说的越多,被她看破的几率也就越大,他可不想再冒险了,还是赶紧完成任务打发这个女人是上策。

“既然这样,就给你一些补偿吧,喏……”男子食指一伸,一道乌光忽然从指尖迸射出来,瞬间没入宋锦额头。

“鬼眼通灵术可以保护你不畏鬼神,不惧妖魔,这可是地府中了不起的一样神通,便宜你了。”

宋锦微微一怔,本想要点重生后的福利,没想到,对方却给了自己一个神通?鬼眼通灵术,听起来就很高大上的感觉。

只是不知道这个法术有什么厉害之处,难道可以透视,穿墙,看穿石头中的美玉?

宋锦忍不住眼冒金星,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要发大财了!

“这个神通要怎么用?厉害嘛?”宋锦抚摸着额头,沾沾自喜。

“以后你就慢慢就明白了……”男子不耐烦的瞪了宋锦一眼。

本来宋锦还想要求点什么,但看他这个样子,似乎已经不可能了。

“我还有一个疑问。”

“讲!”

“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抓错了我,他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宋锦一脸肃容,她这人向来有恩必还有仇必报,害她必须重活一次的罪魁祸首,绝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你以为我会包庇手下?”男人一翻白眼。

“地府是什么地方,任何人犯错都不会姑息的,害你的白氏兄妹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这一辈子都会吃苦受罪,你满足了吧。行了,赶紧签字,哪那么多废话!”男子连声催促。

宋锦不再多言,按照男子的提示咬破食指在合同上按了手印。

血印闪烁,合同上的字忽得变成了一道光符,从纸张上飞出,犹如一道流星‘嗖’的钻进了自己的额头。

剧痛袭来,眼前一阵发黑。

眉心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脑壳被钻了一个洞,撕心裂肺的疼。

......

眼看宋锦消失在漩涡中,男子松了口气,屁股还没来得及坐下,忽然惊觉起身。

“事情办妥了?”一个让人心底发寒的声音响了起来,伴随着强大的威压。

“办……办妥了。”男子赶紧行礼。

“他们没发现异样?”黑暗中,声音充满了邪魅的冷酷。

“属下这个局布了好久,应该……”男子垂下头,心中有些忐忑。

“盯紧那个女人,别被她发现异常,出了事,你这个判官不做也罢。”这句话说完,威压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男子躬身立了很久,确定对方已走,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