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咒》在线免费阅读-[db:主角]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空城咒

空城咒

编辑:卜算子_谨言 2019-03-11 18:10:15

空城咒

《空城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空城咒 即可阅读全文

《空城咒》小说简介

空城咒是由卜算子_谨言书写的一部悬疑灵异,一百年前,被瘟疫淹没的古城里,履发诡异事件,所有进去的人都无影无踪,不可考据。一百年后由一个古老的复活秘术,再次引出无数人前仆后继进入古城,成为古城中落寞的亡人。一个命中注定的受害者,一段守护与贪婪之间的争夺战。摊在木游面前的手,是救赎还是陷阱?感谢一同重启古城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1913年,湖北宜昌,严冬三九,一座空洞洞的城耸立在茫茫的夜色中,呼呼的风声夹杂着碎冰子,敲击在枯萎的草林间,如同潜伏的猛兽在睡梦中磨牙,使得人心神不宁。

中年男人朝手里吐了口热气,扭头看了身边的四个徒弟,眼神中不免有些许心疼。他叹了口气,说:“唉,再忍忍,咱干了这票大的,以后不说荣华富贵,至少五年之内不愁吃穿。”说完,中年人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像是心中有何事在纠结着。

“大师兄,我好冷。”

十二三岁的小师弟格外薄弱,脸色冻的发紫,蜷缩在被他唤做大师兄的男人怀中,两人共着一件不分黑褐的大袍子。

这时,一个光头少年突然轻声惊呼:“师父师父,有了有了!”他语气发着抖,似乎有些恐惧,但更多的是兴奋。

话音刚落,师徒五人急忙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原本空旷漆黑的城中暖光耀眼,空空如也的街道上突然亮起了一片黄灯笼。本该诡异的街道,反而出现一种生机勃勃的热闹。

当然,如果不是早知道这是一座被瘟疫淹没的死城,师徒五人一定会雀跃着奔向那温暖的农家小院儿。

二徒弟大胡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但他此刻感觉自己遍体生寒,这种寒意不再是来自体外冰冷的寒风,而是从心脏开始蔓延到四肢的感觉。

光头的少年皱着眉头,兴奋感消失后,恐惧完全占领了他的心,他转头看了眼缩在大师兄怀里的小师弟,语气中透露着隐隐的担忧,“师父,起先我是不信,没想到这镇子是真邪门儿啊。”

中年人的脸色也不好看,点点头无奈的说:“这官府的钱没这么好挣,要是简单的事儿,那官老爷也不会花重金相请,咱们这一行说白了无非就是拿命换钱。”

他知道光头少年在担心他这小徒弟,这小徒弟从小身子不好,但是体质异常,据说他的极阴之体能洞察人的魂魄,他爹为了让他学点儿自保的能力,愣是不顾他***反对,让他入了这行。今天这一造可谓是凶多吉少,这小徒弟跟着他们进城,帮不帮的上忙说不准,要真遇见事儿,保不齐还是个累赘。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伸手把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大衣解下来,然后把小徒弟从大徒弟怀里拉出来,把大衣裹在他身上。神情中带着一抹决绝,更多的是一份不舍,他嘱咐道:“木瞳,师父不能带着你,你身子弱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要是师父出了事儿,为师这几百年传下来的手艺,不能就这么丢喽。你就在这儿蹲着,为师带着你师兄几个去。记住咯,不管听到什么声儿都不准出来,等天亮了,我们来接你回家。要是我们没回来,你就什么都别管,赶紧的逃命,听到没有!”

“师父,你别把我扔这儿啊,您以前面对多少妖魔鬼怪都一脸的淡定,怎么这次说这种话了,实在没把握咱就别去了,咱再想想办法,怎么着也不至于饿死的。”木瞳急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光头少年明白师父的苦心,他轻轻拍了拍小师弟的肩膀,语气温柔的说道:“瞳啊,你听师父的,咱们这一次不能不去。官府的任务接了,就算是半个脑袋放在断头台上了。但是,我们不是傻子,我们有计划,你不用操心。如果真出了事,你就机灵着点儿,别被官府的那些人逮着了。”

语罢,不等木瞳再多说什么,师徒四人就起身朝空城的方向走去。

木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和几位师兄的背影逐渐淹没在夜色中,远处的灯火似是食人的猛兽正在一点点吞噬他在乎的人。

说是斩妖除魔,木瞳跟了师父这么多年,做了上百场法事,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妖魔之事一半人作孽一半天作孽。

来这里之前师父和他们说了这里的情况,不过只是官方口述的情况,真真假假的都是有的。

传言此地曾是一个繁荣昌盛的小城,繁华程度堪比京城,可以说是人杰地灵,五谷丰登。据说朝中有一不问朝政的王爷,初到此地之时,被此地的祥和所吸引,从此迁府于此静心修仙。

只是好景不长,王爷四十三岁寿辰过后,出了一件怪事。当时全府上下装点行头进山避暑,再到回归之时已是九月。

府上的人们风风光光的出城,却是偷偷摸摸回来的,借着月夜的掩护一切悄无声息。直到清晨府中的丫鬟们上街,人们才意识到王爷避暑回来了。

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自打王爷回府之后,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人似乎都成了哑巴,连出来买菜的丫鬟都不再开口说话了。有熟人与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只是点点头默不作声的走开。

那段时间,城中有个传言,说深夜路过王爷府,会听到王府里传来挖地一般的声音。

后来,有个胆儿大的小子好奇心重,喝了酒非要一探究竟。他偷偷摸摸的爬上了墙头,想看看这王府有什么事儿非得留着晚上开工。

就这一上墙,可把他吓得一激灵!只见王府的院子里站着密密麻麻的人,月光下他们弯着腰,整齐的黑色衣服,分不清男女老少。他们似乎在院子里挖着什么,不远的角落里还堆放着如同棺材一样的木头箱子。

爬墙头的小子偷偷把这件事儿告诉了和他一起的酒友,他们合计着,这肯定是王府出去得了什么财宝了,为了掩人耳目才半夜挖坑掩埋。

只是谁都没想到的是,这爬墙的小子,第二天开始就如同王府的那些下人一样,变成了哑巴……

不久之后城中瘟疫爆发,王爷也死在了这场瘟疫之中。朝廷为避免瘟疫传播,城中的百姓们如同牲畜一样被屠宰焚烧。从此繁华的小城化作一座死城,遍地是烧焦的骨骸。

三十年之后,国土战乱不断,百姓民不聊生,饥饿、贫穷、死亡相伴相随,地方官员们无奈打起了这片死城的主意。他们先是找了几个心腹,带着三两个信得过的下人进城搜索。可是,本该半个月就回来的人们,却一去不复返。

为一探究竟,官员们又请了许多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术行家,带着医护人员,做了充足的防护措施,甚至一位大将亲自出马,前往此城。

大半年过去了,这一趟去的人和上一波人一样,失去了消息。所有的推测被推翻了大半,矛头纷纷指向了鬼神一说。于是官府出高价往茅山请来了当地捉鬼赫赫有名的大师,也就是木瞳的师父刘向拐。

然后就有了木瞳和师父师兄们来此的这一幕。

刘向拐做事细心谨慎、有条不紊,不似某些江湖神棍做事不着边际一惊一乍。木瞳打跟了他,学了不少东西,除了斩妖除魔的本事,还有实实在在的驭人之术!

一夜风寒静默,天亮了,城中的灯火也熄了……

木瞳哆哆嗦嗦的站起身,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感觉到一丝暖意,他抬起头看着太阳,任由眼角的泪水滑进脖子里。

他咬了咬下嘴唇,眼神突然变得冷冽,这一次他决定违背师父的交代,他要进去,哪怕是死他也要进去看看。

“今天的会议就到此为止,木游是吧?你来一下。”

白择臣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惊醒,我心说,“要完!”这大老板今天亲自来旁听会议,我居然走神,怕不是要请我吃鱿鱼吧。

一脚踏进办公室,还没等白择臣坐稳,我就急忙点头哈腰的给他奉茶,陪着笑脸说:“领导,你有事儿找我?”此刻真是不用镜子我都能想象自己一脸谄媚的恶心模样。

“把门锁上。”白择臣的声音很冰冷。

我不敢怠慢,赶紧去锁了门。

他摆摆手示意我坐下,一脸严肃的说:“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来给你定罪的。不过,你确实不适合现在的职位,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我心一凉,本就处于要坐不敢坐的半蹲姿势,此刻更是不敢把屁股往椅子上搁,赶紧一个激灵站的笔挺,违着心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领导有意见尽管提,领导的要求,就是我的追求!”

白择臣喝了口茶有些不可思议的打量着我,随后感叹道:“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拍马屁倒是一把好手。早知道我让你们主管给你定制一面马屁大赛一等奖的锦旗过来。”

我呵呵干笑两声,心说:“给我一个机会,我能一巴掌把你拍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你的资料我看过了。”白择臣说着喝了口我帮他倒的茶,“有个更好的发展机会给你,今天晚上下班,我请你吃饭,我们具体谈谈。”

我看着他的眼睛,还真像是认真要请我吃饭的样子,于是默默喘了口大气,看样子算是虚惊一场。他莫不是通过我粗矿的外表,看见了美丽动人,温柔可爱的内心?

河德茶楼里,白择臣早已派人在二楼雅间摆好了席,备好了酒。

看着这烧钱的排场,我只想说,有这份钱请我吃饭,每个月给我涨两百块钱工资,让我去街边多撸两顿串儿多好。

上了酒桌,白择臣说话的语气比在公司平缓了许多,一直招呼我吃菜喝酒。

不得不说,我这人就是只酒虫子,起先还怕给白择臣的印象不好,斯斯文文的装装淑女。到后来,两杯酒下肚就跟认识了几百年似的,从街头说到巷尾,毫不忌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白择臣突然端着高脚杯,一边示意我碰杯,一边问道:“木游,你想不想彻底改变命运?”

我本喝的忘忧,听他说起改变,不由的伤感起来,叹了口气,回道:“领导,不瞒您说,我刚毕业那会儿也总想着改变命运,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向人生巅峰什么的,可是您也知道,人生哪儿有那么如意的。我现在是只要有口饭吃,再过几年,找个看的上我的嫁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他似乎对我这话很不满意,皱着眉头,语气冰冷的说:“你要这么想,明天就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

我一惊,知道自己酒有点多,说话不忌口了,赶忙陪着笑脸,哈哈道:“领导,别啊,我就那么一说,我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那么颓废,你说是不?”

“是吗?如果你再这样丧下去,你注定是条翻不了身的咸鱼。”白择臣拿起筷子,“砰砰砰”敲了三下桌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训道:“然而你还自我满足,做咸鱼还要做最咸的一条。”

我尴尬的笑笑,公司素来传闻总裁白择臣是个冷面段子手,我今儿个是体验到正品冷笑话的滋味了。明知道我现在多说多错,也就不再和他瞎扯,陪着笑脸,一个劲的回答:“是是,领导教育的是。”

短暂的沉默后,白择臣突然淡淡的开口,问道:“木游,听说,你还有个妹妹?”

我心里一惊,直愣愣的看着白择臣,不明白他究竟什么意思。

十年前,我父母曾收养了一名小我十岁的养女,起名栀子,后来发现这孩子患有严重的自闭症。父母想将她送走,我却舍不得,现在这孩子所有的开支都由我一个人负担,这也是我为何如此害怕失去工作。

白择臣是说过有看我的资料,但是有关于我妹妹这件事,资料上是不会有的。恐怕除了我发小孔仙和我父母之外,知道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三个!

见我不吭声,白择臣放下酒杯凑到我耳边,他轻声说:“给我一个帮你的机会。我可以让你摆脱现在的生活,你妹妹恐怕……需要你养一辈子吧。”

我心中有团无名的怒火被硬生生压了下去,这种被人挖老底的感觉非常不爽,要是当年那个叛逆的年纪,我能分分钟让白择臣躺进重症监护室!

然而现实就是现实,我只能哈哈一笑,摸着鼻子询问道:“领导,你不会要我去抢银行吧,这我可干不来,等我哪天考个抢银行资格证再考虑考虑。”

白择臣摆摆手,从怀中掏出一块A3纸大小的灰色麻布,打开摊在我面前。

我看了他一眼,他示意我拿着,就接过麻布仔细观察。上面用颜色相近的线勾勒出了一副图像,有些像抽象的山水。上面的古文言我看不懂,但是那副图的轮廓却莫名的分外熟悉。

“我需要你去这个地方,帮我拿样东西。”白择臣指着图中间一块形似蜘蛛的位置给我看,然后压低声音在我耳旁神秘的说:“只要你能完成任务,我可以把奥古罗集团股份分你一半。”

我不可思议的看看图又看看他,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他付出一半的资产做交换。

沉默了片刻后,我最终放下了心中的纠结与猜疑,抬起头直白严肃的问:“为什么选择我?”

白择臣抿了口酒,将一叠资料放在我面前,用欣赏的口吻说:“我觉得你与众不同,我并不需要柔弱的书呆子,和一本正经的数据控。”

我拿起那些资料粗略翻看了一遍,发现那是我在体育学院的档案,里面有多次打架斗殴被处分的数据。

“而且……”白择臣的表情有些似笑非笑,神秘的说:“选择你的不只是我,还有位算命的大爷。”

我对白择臣的冷笑话很是无语,用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思索了片刻,然后冷冷的看着他,立场坚定的说:“我不做没把握和不明不白的事,我需要知道自己到底在帮你做什么。”

白择臣眼睛眯了起来,他似乎没想到我是一个这么难搞定的人。

他吃下最后一筷子菜,让人把桌子收拾干净,换上上好的大红袍。我估摸着,这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他一定在各种头脑风暴,想找个即能骗我又不影响我帮他办事儿说辞。

茶都上齐了,服务人员都关门离开,他才叹了口气幽幽开口说了句:“你放心,不是犯法的勾当。”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他品了口茶接着说:“木游啊,你现在是我的王牌,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也必须相信你。但是,我希望你记住,这件事如果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你不会想看到结果。”

白择臣的温馨提示让我觉得可笑,只要姐愿意,明天他就能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不过,我不是傻子,我明白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实情告诉我,他所说的,一定是他能说的。

安静了片刻,白择臣问我:“作为职员,你知道我奥古罗集团年收益多少吗?”

我不是财务,具体的数额我不知道,就说了一个新闻媒体上报道的数额。

他点点头,露出一抹苦笑,又问:“你觉得有钱人的日子是不是应该很舒坦?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