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天师阴阳眼》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驱魔天师阴阳眼

驱魔天师阴阳眼

编辑:草小妹 2019-04-10 20:20:54

驱魔天师阴阳眼

《驱魔天师阴阳眼》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驱魔天师阴阳眼 即可阅读全文

《驱魔天师阴阳眼》小说简介

驱魔天师阴阳眼是由草小妹书写的一部悬疑灵异,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你相信人能转世投胎吗?  她,生在一个奇怪的除魔世家,生下来就是为了降妖除魔。  一个奇怪的驱魔家族,奇怪的天命,以黑猫为守护者,隐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不管经历多少代,永远都是一男一女双胞胎。  在现代的社会,都会出现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只有他们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亦是道人,亦是警察,被命运的趋势,与她相遇。  在与妖魔的战斗中,她和他到底何去何从。

精彩章节试读:

蔚蓝的天空,飞机像流星一样的滑过,没过多久慢慢的着陆,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运动鞋,又长又细的腿往上是很适合她的黑色露肩连衣裙,腰部一条黑色的丝带绑着好看的蝴蝶结,带着圆圆的帽子,齐眉的刘海,扎着自然黄的卷发,背上背着休闲包,手里托着一个行李箱,摘掉黑色的墨镜,大大的眼睛,可爱又俏皮的脸蛋有一股灵动的笑意,她缓缓的走出了机场。

“刚下飞机!是的,已经在外面等我了?哦,马上!”挂掉电话后还是慢悠悠的朝着外面走去。

走到外面后看到一个长相俊朗的男人牵着一个扎着两个牛角的小女孩四处张望,她忙跑了过去扔下行李一把抱住那个男人:“哥~”

那个俊朗的男人无赖的笑了笑:“走的时候才十岁,现在我都抱不动了!”

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放开他,看着他身边的小女孩哈哈大笑着蹲下来捏了捏那小女孩的脸:“琅琅,还是只有这么大!”

那个叫琅琅的小女孩笑着扑上去稚嫩的说道:“卫灵,是不是以后你就当姐姐了,我当妹妹了?”

“额~”安卫灵顿了顿:“好吧!”

“周叔已经在家里等着了,我们还会先回去再说!”安卫嵚笑着拉着行李箱说道。

安卫灵微笑着点点头牵着琅琅跟着安卫嵚上车。

同时在这样一个繁华的大都市里,一个忙碌的身影穿梭在人流中,像是很着急却又很镇定。

“头,不会跟丢了吧!”

菱角分明,俊朗的外表似笑非笑,年龄看样子有二十二三了小声的咒骂了一句:“算了,你们也累了好几天了,先收队,等线人的消息吧!”

“是!”

“诶,宇宏,这就收队啦,我还准备立一次大功呢!”一个满头大汗的男人跑了过来,看样子也只有二十一二。

肖宇宏笑了笑:“兄弟,立功不是你想就行的,你看看这里到处都是人,这么拥挤的上下班时间,我们继续追下去也追不到了,放心我们安排的有内线,等消息吧。”见他没反应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啦!”

就在他们并肩走的时候,他们不经意间与安卫灵坐的车擦肩而过。

肖宇宏,二十三岁,家里倒是有些小钱,从小对神学感兴趣,巧合之下遇到一位神秘的高人,于是拜了这一位神秘的高人为师父,正义感超强的他决心在学习道术之余考上警校,后来因为头脑灵活,动作敏捷,用俗话说就是武功高强,刚一出来就破了好几个奇案破格连升三级。父母对于儿子这般风里来雨里去又担心又自豪,尤其是父亲,每次都希望他辞去工作回公司帮他,可儿子就是不听,他们也没办法。

“周叔!”安卫灵规矩的跪在一个满头白发,脸部额头有些皱纹,却还是掩盖不了他曾经的俊朗,身上穿着青衣褂的老人面前。

周青海老泪纵横的看着安卫灵忙扶着她:“快起来,快起来,好孩子,这一去就是十年,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安卫灵眨巴着有些湿热的大眼睛:“姑姑和我都过的很好,就是~”说道这里看了看神色有些异常的周青海:“我说什么她也不会来,我只好一个人先回来了!”

周青海摸了摸安卫灵的头:“诶,也罢,你回来就好”

安卫嵚无奈的摇摇头蹲下来和琅琅说了什么,琅琅乖巧的走过去拉了拉周青海的手:“爷爷,别伤心了,卫灵姐刚回来,让她先去洗个澡然后再说吧!”

周青海这才收了收悲伤的情绪:“看看,我都忘了,那你先去收拾,我给你们做好吃的,今天也算是团圆了!”

安卫灵拖着行李走到他们为自己安排的房间,坐了很久看了看这些熟悉的布置,琅琅这个时候跟了进来:“怎么样,和以前一样吧!”

安卫灵有些哽咽:“一模一样!”

“是我让爷爷摆成这样的,每次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看看,想着有一天你会回来!”琅琅声音很稚嫩可是完全像个Cheng人。

“谢谢你啊!”安卫灵走过去抱着她。

琅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都是因为我他们不得不每隔上几年换个地方住,保存原样是我应该做的!”

安卫灵看着琅琅,这个自己出生就认识的女孩,小时候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十年过去了她还是十岁的样子,后来她才从周叔的口中得知她不是人类,是狼人,狼人的身体的生长速度很缓慢,他们也会老,可是人类的十年也许就是他们的一年,心智发育也各有异,在当年的一次除魔行动中,周叔在森林里发现了害怕的发抖的她,就将她带了回来,至今都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除了月圆之夜会变成小白狼,其他的和人类小孩没什么分别。

“好啦,以后我只能叫你姐姐了,我也好想快点像你一样长大哦!”琅琅嘟着小嘴说道。

安卫灵笑了笑:“一定会的,相信我!”

“你看,笑起来多可爱啊,快收拾吧,我先下去了,一会下来吃饭哦!”琅琅小大人的语气说道。

“嗯!”

关上门又回到了沉思,十年前自己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接受着中国传统的小学义务教育,十岁生日那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臂上出现了一个似有似无的像猫一样的黑色纹身,接着就看到周叔一脸的沉默,然后告诉了自己一个关于自己该接受的命运。

她是安家驱魔师的后人,因为特殊时期十年的时候,打到牛鬼蛇神,像他们这样的家族只能逃到国外,在国外定居后还是不忘修炼道术,后来特殊时期结束爷爷留在了国外,爷爷的同胞妹妹又迁回中国,后来有了爸和姑姑,爷爷NaiNai去世后爸爸和姑姑回国找到了爷爷的妹妹,顺理成章的姑姑继承了家族的使命,那就是安家的每一代女人都必须学道除妖,

而男人传宗接代,因此安家的每一代女人都比男人的法术高,她们的血是纯净的,也只有她们的血才可以发挥特殊的功效,唯一的弱点就是不能爱人,一旦安家的女人爱上别人,并且结婚那么道术就会慢慢消退,因为男女房事的发生血也不会纯净失去原有的功效,当她们的道术消失后,曾经那些被安家处死的妖怪或者鬼魂恶魔就会找到她们报仇,也就是说爱上一个男人就是她们死期到来的时候,爸爸虽然也有道术始终不如姑姑,在妈妈生下她和哥哥后,应该是发生了什么,爸爸为了保护她和哥哥分心被恶灵杀死,周叔是姑婆也就是爷爷的妹妹收的唯一一个外姓的徒弟,姑姑也就是爸爸的同胞妹妹就在爸爸和妈妈死的那年不知道什么原因出国回到爷爷以前的住处居住了下来,安卫灵直觉觉得姑姑出国一定和周叔有关,但又不好多问,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十岁生日那天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被送到国外姑姑那里学习道术继承本该属于她的使命。

她甩了甩脑袋耸了耸肩:都这个年代了,还有这样的家族,十岁之前自己受教育的影响根本不相信有鬼,十岁那天随着那个纹身的出现,周叔带她走到了他的店里,这是一家卖棺材和冥钱,**蜡烛的店,他顺手打开了一个坛子,并且叫她只要想着看见鬼,就可以看见,想着不见就可以不见,这是安家女人的另外一个天赋,俗话说的阴阳眼,但是她们却能控制自如!她第一次看到一个从坛子里漂浮出来的鬼魂,对着她笑,也许是安家女人的本能,她没有害怕,只是认真的接受。从那以后她开始看到很多人看不到的东西。

外面传来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卫灵,收拾好没?洗了澡就来吃饭了!”

是哥哥的声音,她吸了口气:“马上就好了!”

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闲聊了几句,然后周叔就问道:“你回来了,准备去我那里工作还是已经想好去哪里了?”

安卫灵笑着问道:“周叔,您那?不会还是以前那里吧!”

安卫嵚说道:“比那里还好,你这出去的十年,国内也变化挺大的,现在不卖棺材了,卖坛子来装骨灰,做灵牌,可以刻墓碑,弄哀悼词,帮忙化妆尸体,送去焚烧之类的,就是现在的殡仪馆”

安卫灵吃惊的看着周叔:“哇,我到想去参观参观!”

“姐姐,你要去爷爷那里工作吗?”琅琅笑着问道。

安卫灵尴尬的笑了笑:“我在国外已经拿到了医生职业证书,不知道在国内能不能行,不过还是想试试,做一个普通人!”

周叔看着她的神情要说什么,琅琅抢着用稚嫩的声音说道:“姐姐,你不要忘了,你是不可以”

“不可以谈恋爱嘛,我知道,现在我还这么年轻,总不能让他们都真的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吧,我只是想在生活上像个常人一样!”安卫灵笑着说道。

安卫嵚心疼的看着他这个唯一的妹妹:“好,明天哥陪你先去医院投简历,再去殡仪馆参观!”

“我也去!”琅琅举着小手说道。

周叔欣慰的看着他们:“好,好,先吃饭吧!”

第二天几人吃过早饭后整装待发,周叔一早就去殡仪馆了,安卫灵和琅琅坐在他哥的车子里时不时看着外面:“哥,我都忘了问你了,你现在干什么的啊?”

“我?嘿嘿,在一家公司上班!”安卫嵚一边开车一边看着镜子里面的她。

安卫灵摇头笑了笑:“难道城市里面妖怪少?”

“也不是,不是有周叔吗?要是不是特别的事,周叔自己就可以搞定的,我们也难得插手!”安卫嵚回道。

“这样啊!”安卫灵笑了笑,这个时候不自然的就想看看这个城市有没有那些脏东西于是就用阴阳眼朝车窗外看了看,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鬼魂站在路边哭泣,她本不想管闲事可是谁又让她看到了呢,于是忙朝着安卫嵚喊道:“哥,哥停一下!”

“怎么了?”安卫嵚见她急的就边问边刹车。

安卫灵下车看了看对面的那个鬼魂,再看了看地势:“难怪!”

“难怪什么?”琅琅在一边说道:“我们以前经过这里的时候都没有觉得不妥啊!”

安卫灵笑了笑:“他们把建筑物建在了人家的坟上了,我看到对面有个鬼魂在哭。”

琅琅和安卫嵚面面相觑,安卫嵚好歹后天还是学会了开阴阳眼的道术,拿出一道黄符口中念着一串咒语,于是眼前一亮:“果然!”

“诶,现在的人总是喜欢随意的干点缺心眼的事,小心遭报应啊!”安卫灵叹了口气朝着对面走去。

安卫嵚也抱着琅琅跟着她过来了,安卫灵对着那个无助的男鬼魂说道:“大哥,你这样应该早投胎了,怎么会为了坟地哭啊!”

那鬼魂显然先是一愣,看着眼前这个长得乖巧的女孩后想想以为安卫灵不是在和他说话于是继续若无其人的哭着,安卫灵看着他一个大男人哭成那样,再看看他的衣着打扮看来已经死了很久了,还好没有怨念在他的身上,只好再问道:“大哥,我是和你说话,我可以看到你,还有我也可以帮你!”

那男鬼魂再一次愣住了,看了看周围没有一个人,定了定神害怕的指着自己:“你真的可以看到我?”

安卫嵚跟了上来:“何止她,我也可以,我们是阴阳师,有什么想帮忙的可以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你!”

那鬼魂顿时激动起来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生前我因为感情的事情承受不了**了,后来父母将我葬在了这里,谁知道**的人是不能轮回投胎的,鬼差不收我,我就只好做孤魂野鬼,这么些年看着爸妈相继死去,心里煎熬难忍,现在连我唯一的归所都被人给推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