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鬼阴路》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宅男鬼阴路

宅男鬼阴路

编辑:淡水里的咸鱼 2019-03-11 14:36:12

宅男鬼阴路

《宅男鬼阴路》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宅男鬼阴路 即可阅读全文

《宅男鬼阴路》小说简介

宅男鬼阴路是由淡水里的咸鱼书写的一部灵异,因为追查***死因我回到家乡刨了个坟,没想到因为这个小坟包我被卷入了一个阴谋风暴,我就像是一粒尘埃苟延残喘。光怪陆离的世界,一个可以接灵异任务的软件,黑暗中的面孔,被驱使的罪恶,我如何选择?

精彩章节试读:

夜已深,农村的夜晚寂静的让人毛骨悚然,吱吱的虫鸣之声构成了一曲可怖的篇章。

我从床上爬起身,打开手电筒,走出了房间,爷爷的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电视的声音,应该是睡了。

悄无声息的打开大门,然后关上,从偏房里拿出锄头和铲子我就走出了院子。

外面繁星点点,整个世界都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我的身影在黑暗中飘忽不定。

我叫汪雨,经年二十岁,之所以半夜三根拿锄头铲子是因为要去刨坟。

别想多了,我可不是去盗墓,像我家乡这么穷的地方最多从尸体嘴里拿个铜钱什么的,什么古董金银就别想了。

原因还要从三年前说起,那年我奶奶喝农药自杀了,自杀时间为早上九点半左右。

自杀的前一天晚上,住在我前面的三爷爷在房间里看电视,他听到屋外有两个妇女在嘻嘻哈哈的聊着天,嘴里还吹着口哨,但说着什么怎么也听不清。

他感觉不对劲,拿着拐杖走出屋外嘴中说到:”“哪个牛鬼蛇神在我家旁边吵?”话音刚落什么声音都没了,外面连个人影都没有。

没过一会儿我三奶奶回家了,三爷爷就问她在路上有没有看到两个人,我三奶奶说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

第二天听一个小孩说他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掀起窗帘的一脚看了一眼,外面有两个人,一个就是我奶奶,另一个他没见过。

这个小孩子说的时候我奶奶已经走了,村子这么大,即使是不认识也见过,没见过那就证明那人不是活人。

我们村子不可能进外人,即使是进了我奶奶也不会和他在一起,要知道我奶奶连我们县都没出过,一生都奉献给了我们全家人。

那天晚上我爷爷去邻村看戏了,只有我弟弟和我奶奶在家里,我弟弟还小,估计也睡了,所以根本问不出什么。

我一直觉得里面肯定有问题,当时我就想去神婆那边问问,那时候我一个人不敢去,叫我爷爷陪我去,他答应的很好,然而却没有了下文,我也没有继续坚持要去,所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最近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我奶奶,或追着我打,或从坟地里爬了出来,或老泪纵横,这个问题就重新浮现在了我脑海。

我决然的和老板请了几天假,坐在了回家的汽车上,要去神婆那边问问我奶奶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从神婆口中得知那晚我奶奶身边的人是我一个邻居,我十岁以前是住在村尾的一间瓦房里的,十岁后搬到了村头的小洋楼。

那位把我奶奶勾走的人就是我住在瓦房里的邻居,我对他的印象很模糊,不是神婆提起,我根本不会想起有这么一号人,当然我也想不起来她是在我几岁时过世的。

我村里的神婆是可以和菩萨对话的那种,家里供奉了菩萨,有人来问一些灵异的事情她就会问菩萨,然后回答。

我奶奶在世的时候特别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她老人家体弱多病,有些什么就会去问神婆,然后神婆就说哪个过世的人来找你了,你烧点纸钱,或者煮碗面打个蛋什么的,做完这些一两天就会好。

当然我也不会逃过这些,记得我奶奶和我说过一件事,当时我五六岁和我姐姐出去玩,玩的地方在庙的旁边,回家后就说不出话,脸色跟死人一样。

我奶奶和我姐都急坏了,我奶奶就跑去问神婆,神婆说我冲撞了菩萨,只要烧点纸钱,然后拿我的衣服放在火上熏一下就行了,果然烧完没十分钟我就能开口说话了。

这件事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完全是从我奶奶口中得知的。

我十几岁的时候也没少发生一些灵异的事情,这可是亲身经历,和从我奶奶口中得知的感觉上完全不一样。

那晚我和爷爷奶奶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一半我睡着了,我爷爷奶奶看完后就叫我回房睡。

我听话的回去了,然而我又走到了客厅,想打开大门出去,那时我迷迷糊糊的,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出去,梦游又不像,就感觉懵懵懂懂的。

我爷爷看我不对劲就按住大门不让我出去,然后我就大哭,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哭。

我爷爷看我哭了就把大门栓了起来,退到一边看我到底想干嘛。

我摸索了半天打不开门,我爷爷就说他去睡了,走到了房门口。

看到我爷爷要走我从内心深处发出了恐惧,跑进了房间,抱着床沿瑟瑟发抖哭着喊着害怕。

看到我这样我爷爷火了,拿起一根棍子猛地往桌上一敲嘴中爆吼到:“有什么害怕的,你说看到了什么,它在哪,打不死它我不姓汪!”

被我爷爷振聋发聩的一吼我彻底清醒了,也不哭了,恐惧也没了,就感觉做了一个梦,但梦里的事情是模糊的。

过后我爷爷问我看到什么了,我说看不清楚,但当时我身边确实有一个人,就跟笼罩了一层雾一样。

第二天我奶奶去问神婆,神婆说是我外公来看我,还显圣了,显圣就是现身的意思,直白点就是让我看到他了。

这种事情还不少,我弟弟两三岁的时候半夜都会哭着喊着害怕,两三岁的孩子懂啥啊!我奶奶说如果不是有我爷爷在她自己都怕的紧。

我爷爷就是那样,虽然一辈子都在田里,但一身刚烈之气,浑身都是胆。

有他在我身边有啥我都不怎么怕,如果我爷爷夜里出门了我都睡不踏实,听到他回来了我才沉沉睡去。

去神婆那里一问我弟弟的事,得知我弟弟是被我家门口不远处的两座坟吓掉了魂,只要在房间里撒点糯米,然后在掉魂处去喊我弟弟的名字,叫他回家。

当时我就站在我爷爷身后,我爷爷叫一句,我就回答“回来了”,他叫一句就撒一点糯米。

过后神婆还叫我奶奶弄一个糯米枕头给我弟弟枕,这样以后就不容易发生这种事情。

其实我是相信这些事情的,虽然我经过九年义务教育,但奶奶让我染上了这些事情不得不让我相信。

我今晚就是去挖把我奶奶勾走的那人的坟,三年前我就有这个想法,当时我想问道了谁把我奶奶害死的,挖坟鞭尸,让它死都死不安宁。

当时我说的厉害,但没那个胆量,如今在社会混了三年多,在加上某些原因我根本不怕死,所以三年前的事情到现在才处理。

那邻居的坟在什么地方是我从我爷爷嘴中旁敲侧击得知的,这件事我是瞒着我爷爷的,他已经八十岁了,我不想让他受到什么冲击,安心过完晚年就行。

我走到了两座坟前,心里不经打起鼓来,不怕死是一回事,不害怕又是另一回事。

我快速走过两座坟,站在了大陆上,大陆上也一个人都没有,连车都没,寂静的让我发毛。

我奶奶一直对我特别好,虽然小时候经常骂我打我,但就感觉她对我好,我却一件事都没为她做过,抱着这种愧疚的心情我咬牙往前走去。

路边的店铺都关门了,只有昏黄的路灯把我的影子拉的老长,远处熬夜割稻谷的机器发出野兽一样的低吟声。

我脚上的运动鞋踏在水泥路上发出轻微的响声,一步步往山边走去,脚步有点游离。

说是山也不确切,可以算作一个树林,我们村里的过亡人都葬在那,属于我们村的北边,走慢点七八分钟就能到。

走了一段大陆我就往小路上拐去,小路上可没有路灯,只有我手机的手电筒发出微不足道的光,在想想我要做的事,心里那是一个拔凉拔凉的。

我***墓就在去山上的路边,在想起我做的梦,虽然是自己奶奶,但心里也发毛啊!只能希望奶奶会保护我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踏在了直接通往山上的小路上,这条路是土路,我***墓就在前面,并排的还有好几个墓。

路上有稀疏的野草,偶尔从脚边跳起一两只癞蛤蟆,看着十几米处的坟墓就像似沉浮的魔鬼。

搓了搓麻木的脸庞,感觉自己在作死,但都过来了,不管怎样也要铲它两铲在说。

走到我***坟边,大夏天的突然刮过一阵凉风,让我身体不经的打了个哆嗦,我在心里问到:“我的好奶奶啊!你是不让我去做还是鼓励我去做呢?”

我走进了山里,身影被数目野埋了,手电筒的光在这里面根本不起作用,草丛中有年头的小坟包看起来别提有多吓人了。

现在我才有点后悔,经验不足啊!早知道就买个强光手电了。

走到了一颗大树底下我停下了身,手机一扫,一个小坟包出现在了我眼前,点了跟烟,抽了两口平复了一下心情。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感觉草丛里树背后都有眼睛盯着我,压力还是很大的,但这山里还是有很多我的祖先的,毕竟我家族是村里最大的,虽然根本没毛用,也是心里安慰。

把烟头丢在地上,拿起锄头就挥了下去,努力想着奶奶被害死这件事,好激起我的愤怒驱赶恐惧。

这坟还是有许多年头的,泥土十分硬,刨的我很辛苦啊!咬着牙一次次挥着锄头,脸上也有了许多汗水。

咔嚓一声锄头碰到了棺材板了,我停下了动作,喘了几口气,拿起铲子开始把泥土铲开。

棺材露出了一脚,板子已经烂了,就在我喘息的期间我的身体突然僵硬了,我听到了棺材里发出了轻微的响声,那声音就像似指甲挠在棺材板上的声音。

我头皮发麻,从尾巴骨上窜起一股凉气直冲后脖梁骨,,两腿都有点发软了。

“卧槽!”我扛起锄头和铲子就飞奔了出去,刚开始我还有点怀疑声音是从别处传来的,但倾听了一会确定了那指甲挠棺材板的声音就是从露出一脚棺材里发出来的。

这时不跑还等核实,还等里面的东西出来啊!

之所以还要扛着锄头铲子跑,那是因为手中有武器遇到东西还有反击之力,如果把锄头或者铲子放在这里明天被人看到,然后我爷爷发现我家少了一把农具,而且就是落在坟前的那个,他老人家肯定就会知道这件事是我干的。。

我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跑,手中的光线根本不能支持我快速奔跑,不知道摔了几跤,被灌木刮了多少条伤口。

跑了半天我感觉不对劲了,按道理这地方根本不大,跑个一两分钟就能出去,,但我跑了快十分钟了,身边还是高大的数目。

我停下身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我所在的地方十分陌生,小时候没处完就喜欢来这山上玩,这么大的一块地我已经很熟悉了。

我的手都在颤抖,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拿出烟点上,抽了口才算镇定了些。

又往前走了几部,用手电筒扫了下,感觉熟悉又感觉陌生,咬牙往后退了几米,还是没确定自己在哪个方位。

“特么的真见鬼了!”

脚下是一条浅黄色的土路,是被世世代代的人踩出来的,路边就是灌木丛,还有几座坟包,一切看似都很正常。

没办法只能继续往前走,打开手机发现根本没办法叫人来救我,堂弟堂哥都在外面打工,爷爷大伯肯定不能打了,小时候的玩伴现在根本就是形同陌路,即使是在老家也不会打,何况现在都在外面。

走了几百米还是没走出去,我的心彻底慌了,“莫非是遇到了鬼打墙?”

我发狠:“特么的不让老子回去,老子就不回去了,大不了我当鬼,我让你当鬼中鬼。”在心里骂了句就转身往后走去。

手中的两把农具给了我胆量,一手握一把,随时准备攻击。

往回走了几百米,路差不多有点熟悉了,拐了个弯就往出山的路口走去,我可不敢在回到那个坟前,除非无路可走,能活着谁愿死啊!。

我走了快一百米,感觉已经到了路口了,但借着微弱的光往前面一看发现前面还是郁郁葱葱的数目灌丛。

“莫非是我走错了!”我又往回走了几部,但感觉又没错。

山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吱吱的虫鸣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整个世界寂静的让人崩溃,唯有的就是我的脚步声。

我颓废的蹲下,又点了跟烟,嘴唇哆哆嗦嗦都咬不紧烟头,还好我没崩溃。

我知道这样继续下去我肯定会精神过于紧张而疯掉,现在才一点多,不可能等到天亮,站起身猛的爆吼了一句给自己壮胆:“**你***!”说完就往回走去。

往后走环境是熟悉的,就是出不去,我不经想是我奶奶要我继续做下去,所以不让我出去。

咔嚓一声我踩在了一根枯树枝上,把我吓的跳了起来,缓了缓又往前走去。

突然我听到另一个人的脚步声,哒哒的很慢,我一动不敢动,继续听着。

那脚步放的很轻,好像是故意不想让人发现,慢慢的离我越来越进。

就当那脚步离我只有三四米的时候我彻底崩溃了,叫了一声就跌跌撞撞的往后跑去,脑子里一片空白,混混沌沌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