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眉鬼道》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神眉鬼道

神眉鬼道

编辑:青玄子 2019-04-04 11:44:30

神眉鬼道

《神眉鬼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神眉鬼道 即可阅读全文

《神眉鬼道》小说简介

神眉鬼道是由青玄子书写的一部悬疑灵异,轮回重生后,诡谲叵测之事纷涌而来,万年的秘密终于揭开。  那啥,有怨抱怨有仇报仇的时候到了,你说神马?对方太强大?!  哦,不怕,神来杀神,魔来灭魔,四象神兽是我基友,上古遗仙是我老公,逆天神器是我儿子。。  “麻麻,逆天神器是神马?”  “额,咳咳。。。。”  PS:世界好可怕,呜呜~妈妈,请带我回家~  (新人新书打滚求收藏求订阅,求支持求票票,各种滚,各种求!啊呜~)

精彩章节试读:

微微大睁着的双眼无神的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眼底的乌青清晰可见,两侧的脸颊瘦可见骨,我抬起手轻轻的抚向左眉尾那淡的几不可见的一丝暗紫色形如游龙的痕迹,这枚痕迹如附骨之疽,根之不去,从它印在我眉尾的那天起,就预示着我注定惊心动魄坎坷流离,远离人群不同于常人的诡异人生。它缠着我夜夜不得安寝,梦魇频生,精神几度崩溃,魂之将去!

时间要从四个月前说起,那时我刚从医学院校毕业,正是激Qing蓬发,寻求上进对未来充满幻想与追求的时候,即便是遇到了一点挫折也是无所畏惧的。

众所周知,S市的几大综合三甲医院竞争十分激烈不可谓不残酷,每年招聘,都会从全国各地涌进一大批应聘报考的考生,百不存一。

我当时也是积极应聘,一路过关斩将遇神杀神通过层层关卡,终于顺利拿到进入面试的通知。

那一天天气有些阴沉,没有一丝阳光,也没有一丝微风,整个天空都显得乌蒙蒙的,压的人喘不过来气,黑压压的乌云笼罩在城市上空,似乎在翻滚着即将到来的风暴!

怀着紧张期待兴奋不已的心情,在家换了一套又一套的衣服,最终穿了一身白色绣着云纹的连衣裙,配着不算高的坡跟高跟鞋,梳着高高的马尾,看起来简洁大方,脸上微微一笑,便露出一对可爱的小酒窝,整个人洋溢着青Chun的气息。

我为自己暗暗打气,第一次面试,希望可以给院领导留下一个良好的映像,顺利录取,开启我人生的第一帆!

出门的时候我特地带了把伞,外面的天气阴沉成这个样子,要不了多久就会下一场大暴雨。

因为是面试,我特地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出门,没有做公交**,直接叫了滴滴打车,顺利的话二十分钟就可以到目的地,希望可以一线到达。

作为人生的第一次,历史意义重大,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造成不可避免的损失。比如说堵车造成的迟到。

然而命运这个东西就是你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会来什么。

我碰到了人生的逆旅———堵车。

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半路程的途中。堵得要死要活,不得寸进。

说到堵车,生活在城里的人们想来对此都有深刻体会,这是一种万分煎熬的状态,尤其是在你遇到紧急事情或者在上下班途中等,各中滋味各有体会。

我此时就是一种十分焦急坐立不安频频张望的状态,加上此时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乌云翻滚不休,大有风雨欲来之势,此情此景压的我胸口有团火灼烧不休几欲愤而起之,怒而喷之。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见我等的不耐烦,坐立不安的样子,呵呵一笑,问我:“小姑娘着急有事情哇?赶时间?”

我因着这堵车堵的心中十分焦虑,遂态度也不是很好,只是微皱眉头,抿紧了唇轻轻“恩”了一声。

老大爷见我心情不佳倒也不在意,呵呵笑道:“小姑娘莫急,这内一环的路就是这样,车流量过大,堵车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因为交警查的严,大家都遵守交通秩序,所以便是堵也不会太久,你看着吧,最多十分钟,这条路就会通了。”

听着老大爷这话,心中略安,对老大爷也多了一份感激,眼见离目的地还有一半的路程,而距离面试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忍不住问老大爷:“师傅您看这车流量这么大,按现在这个状态,我这到地方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

老大爷呵呵一笑:“小姑娘放心,只要这路一通,最多十几分钟一定能到,耽误不了你面试的时间。”

我一听先是松了一口气,继而一愣:“师傅您是怎么知道我是去医院面试的?我没和您说啊?这。。。”

老大爷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小姑娘啊,现在是各大医院招聘的时候,你又是这么一副急着赶时间的样子,我一看就知道啦,大爷我活了一辈子了,喝过的水都比你们多,这来来往往路上的人,什么样的大爷我没见过啊,年轻人啊,遇到事情就是要沉着,越是沉着越是可以稳重求胜,这不管是面试还是堵车都是一样的道理哇。”

我听着心中不以为然,面试如此重要的事情,堵车如何能与它相提并论。

不过现在却也确实被堵在这路上寸进不得,影响了心绪,到时候进去面试万一因此发挥失常岂不得不偿失,遂也凛了凛心神,让自己平静平静。

正想着,车子动了,前面堵得长长的宛若游龙的车队一一驶向了前方各自的轨道。

这一下真是犹如拨开云端见日月,雨后方知彩虹情,心情一下子就轻松明朗起来,看着车窗外不断划过的高楼商厦,我忍不住咧嘴一笑,目的地在望啊!

然而就在我挥着小拳头遥望向前方做好随时下车的准备时,车子突然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是“砰”的一声撞向了前方汽车的尾部,我因为惯Xing身子一个趔趄就向前一冲一头就狠狠的磕到了汽车前罩的玻璃顶上!

而后面的车子似乎没有预料到这一突发的情况,刹车不及也一下就撞上了我这辆车的后面!

接着就是一连好几声刺耳的刹车声和“砰砰”的车子撞击的声音!

这一下就撞的我头晕眼花不知道他乡是何乡,你家是谁家。

耳中嗡嗡作响,大概蒙了有好几分钟我才反应过来,顾不上我那阵阵发作疼痛不已的脑袋,第一反应就是透过车前的玻璃向前看去。

只见我身处的这辆出租车车头似乎被撞歪了一角,而前面的车似乎被撞的已经看不出来形状了,但是依稀可以辨认出似乎是一辆奔驰。

车子整个被撞的横了过来,挡在了马路的正中间,因为视角的原因,再往前面的情况我已经看不到了,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后面是接二连三撞在一起的几辆小轿车,看车身情况,似乎问题都不大,但是具体的尚不清楚。

整个马路因为这一突发情况,一下子就交通瘫痪堵了起来,我来不及去想为什么我们这辆车明明也撞上了前面的这辆奔驰,却只是歪了一点车头,而那辆奔驰却整个变形。

我不知道在力的原理中这是不是正常现象,也不知道那辆奔驰遇到了什么情况,我只知道但凡好一点的车子防震的措施都做的还可以的,这辆车子被撞成这个样子,到现在也没见人下来,也不知道车主有没有生命危险,车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人。

这个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我还有重要的面试,也忘记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只知道我遇到了车祸,于我短暂的人生经历中遇到的第一次带着恐惧不知所措与惶惶不安。

手微微发抖,驾驶座上的老大爷已经不在座位上了,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下车的,也许就是在我被撞的头晕眼花的时候,也许就是刚才,从撞车到现在也不过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我想着老大爷应该是下车观察情况去了,这让我心中略安,说明老大爷没事。

在这种时候,一个人坐在车上无疑是一件非常煎熬的事情,我急于想要摆脱这种情绪,努力平复恐惧的心情,用微微颤抖的手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个时候已经有后面的车主纷纷下车前来探查情况,也有人在打电话报警110和120和急救消防中心,看来大部分人都没事。

至少从我坐的这辆出租车和后面的几辆撞在一起的车子,除了车身有些轻重不一的损伤外,人都没事,这让我的心情又平静了一些,便跟着大部分人向前面那辆安静的没有一点动静的奔驰奔去,不管怎么样,人命关天,救人如救火,耽误不得!

当先有一个胖胖的中年大汉走在前面,一马当先拉开了那个已经变了形的驾驶座边的车门,我们跟在后面紧随其后。

只见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女Xing,额角全是鲜血遮住了本来面目,双手无力的垂在方向盘上,双腿隐在下面,因为车头变形,造成车子内部的挤压,方向盘以前的部分整个压住了这位女Xing的大腿以下的部分,动弹不得。

如果想要先将她搬下来只有等消防队来了,否则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造成下肢彻底瘫痪。

当先的大汉见此情况有些不忍,嘴里喊着:“大妹子!大妹子!醒醒!”

那车上的阿姨一动不动,我看他只是嘴上呼喊,并不敢去碰那位阿姨,只有上前一步,拨开周围的人,深呼一口气对那大汉道:“叔叔,能不能麻烦让一下,让我先看看这位阿姨的情况好吗,我是医学院毕业的学生。”

那大汉一听我是医学院的学生,赶忙让开,嘴里念叨着:“小姑娘那你看看,这人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还有救吗,还能不能等到急救车来了。”

我绷着脸,心中也是紧张不已,顾不上这位阿姨一身的血,抖着手就摸上了她的颈动脉搏动处.

入手粗糙干冷,皮肤僵硬,并不能摸到任何搏动的迹象。

心中一抖,脸上不由就有了惊惧之色,不敢去由着我内心的猜想继续下去,忍不住又摸向了她的手腕脉搏。

只有冰冷的如同冰块一般僵硬的触感从我的指尖顺着蔓延到我的心中。

我心里一个激灵,倒退了一步!

抬起头看着四周盯着我看等我答复的叔叔阿姨,嘴唇微张,确发现已经冷汗津津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天空轰隆一声,这酝酿了许久的暴雨终于伴随着电闪雷鸣倾盆而至。。。。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来,我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谢谢!鞠躬!)

瓢泼的大雨落在身上,转瞬便湿透了衣裙。此时已顾不得躲雨,脑子里如这这天上的雷鸣轰隆作响。

我不敢说话也不敢再去看那那驾驶座上早已没了气息的阿姨。

我所触碰到的事实已经超脱了我对这个世界年轻的认知。

整个脑子都是刚才我碰触到她的时候,入手那冰冷僵硬的触感。

从车祸到现在,不过堪堪过了15分钟左右的时间,便是瞬间死亡的人,也不会这么快就发生肌肉僵硬。

七月的天气温度已经很高了,一个人便是大出血造成的体温下降也不会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冰冷到如同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冰棍一般!

一个人死后多久才会发生尸僵?

理论上一个Cheng人在一般情况下会在死后1~3小时内开始出现尸僵,表现为咬肌、颈肌、颜面部肌肉僵硬,下颌关节固定;经4~6小时,尸僵扩延到全身。

而就在刚才我碰到她的手腕的时候,那僵硬冰冷的关节肌肉与颈部并无甚区别。

一个死去多时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车祸现场?

她还是坐在驾驶座上,刚才打开车门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查看过了,这辆车上除了她就没有别的人了。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医学上有太多未知太多我还没有学习到的知识,我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且也不是法医专业,也许这种情况虽然特殊,但也有个例存在?

心里一遍又一遍安慰说服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努力舒缓一下自己的表情对着周围围着我等着我答案的叔叔阿姨嘴角僵硬的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弧度。

轻轻的道了声:“已经没有气息了。。。”

几乎是我这声落地,便有人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抬头看去,瞧着是一个30岁左右的女士,她似乎也是被这一系列的变故给惊到了,到这个时候终于绷不住哭了出来。

那几个叔叔站在旁边,瞧神色似乎也有不忍,但俱都是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今儿个这个事故真***邪门!好好的车撞成这个样子,最前面的车就这一辆,换给老子开,怎么撞都不会撞成这个样子,现在好了,责任算谁的!”

说话的是一开始最先来开门的胖胖的中年大汉,瞧他黝黑英武的形貌,与粗犷的气质,想来应是风里来雨里去常年在外奔波之人。

他此时紧皱眉头,双手掐腰,一脸晦气的模样。

几乎是他这话一出,他旁边就有两个与他年龄相去不远的男士看他的目光透着不满与不屑。

其中一位穿着颇为儒雅,他摇了摇头看着中年大汉道:“这位兄弟,出门在外大家都不容易,这事故事先谁都没有想到,好在虽然有人不幸遇难,但是在场诸位都还好好的,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肇事车主已经这个样子了,要我说,大家都是有车险的人,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太追究损失了,如果有人困难,可以来找我,这些车的维修费用我来负责,也算结一个善缘。”

说着就从包里拿出名片发给在场的众人。

拿着手中的名片,我低头看去,只见上面写着“墨坊”下面是署名李允之。整个名片上除了店名地址和姓名,再也没有其他的信息。

不知怎的,看着手中的这张名片,心中不由自主闪过一丝怪异的违和感。

尚来不及深究,便听方才说话那大汉“嗤”的一声,带着张狂野蛮的口气道:“看来有人想要装款爷,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没想到今日全叫我张不全遇上了,不过白来的便宜不要白不要,李允之,可别回头咱家找你,你耍账!”

那李允之耐心特别好,听这叫张不全的大汉如此说话也不生气,只是温声道:“好叫这位兄弟知道,我李允之说话,一言九鼎,必不会做那等出尔反尔之事,到时,你算好了损失,只管去找我便是。”

张不全听了颇为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再说刺他的话,只是带着漫不经心的目光瞟过在场诸人。

然后似笑非笑的睨着李允之:“既然如此,我张某人也不多说废话,不过今儿个这场车祸,这辆奔驰被撞成这样,诸位就没有一点疑惑么,一没撞到前面车,二嘛,若是撞到了两边的围栏那也不该是横在中间啊,三嘛,如果是后面的车撞的,咱们在场人都在呢,是不是一目了然。”

这一席话落,场中一片寂静。

我只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起了又落,落了又起,不由自主的又打了一个寒战,手指不受控制的微微曲起,之前碰到过那位死者阿姨的地方冰冷而又麻僵。

恰在这个时候消防官兵和交警终于来到现场,公安汽车的鸣笛声打散了场中诡异的寂静。

大家似乎也有了主心骨,接下来就是走流程,我们这些事故现场的人都要配合交警调查做笔录,问询经过。那交警问了我几句,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就表示我可以先走了。

这个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我已经赶不及医院的面试了。

赶不上面试,意味着我失去了在三甲医院学习工作的机会,一时间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难过,加上今天的这一场波折,已经让我觉得疲倦不已,只想快些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

待我打算转身到前面路口重新打车回家的时候,才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一个被我忽略已久的问题。

从车祸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再看到那个开出租车的老大爷,他去哪里了?

我赶紧向事故发生处看去,只见消防队的工作人员在想办法把那位阿姨从车上搬出来,交警同志们在协调其他事故车主,抓紧时间恢复车道,维持秩序,再也没有其他的多余的人。

那辆出租车还停在那里,那位老大爷究竟哪里去了?怎么会到现在不见人影?!

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交警,就看见消防官兵已经成功将那位阿姨从车上搬了下来。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了那辆车驾驶座上被压得变形的方向盘的下面,之前被那位阿姨挡住的看不到的脚踏刹车的地方,有一双碧绿的眼镜正一眨不眨的幽幽的盯着我。

我瞬间便僵硬了身体一动也动弹不得,只得眼睛发直死死的盯着那个方向,胸口像有块大石压着,心跳也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闷,沉重的快要无法呼吸,脑袋浑浑噩噩无法思考,大脑开始出现头昏缺氧的症状。

就在我以为我快要死掉的时候,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终于眨了一下,带着一抹嘲弄,用舌头舔了舔爪子,轻轻一跃便跃到了车外面对面的警车车顶之上。

原来是一只全身漆黑没有一丝杂色的黑猫,瓢泼的大雨淋在它的身上似乎发出了一圈幽幽的暗光,将所有的雨水都隔绝了在这层暗光之外。

只见这只黑猫在跃上车顶之后再次用它那碧绿幽幽的眼睛盯了我一眼之后便扭身跑开转眼便不见了踪迹。

我站在雨中,直到这只猫消失在视线中,人似乎才又慢慢重新活了过来。

刚才那一瞬间压抑的快要死掉的感觉好像都是幻觉。

看着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一诡异的插曲,更没有人发现有一只猫,一只事故现场有着自己思想的猫消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觉得这只猫有自己的思想,也没有去想这种认知是多么的诡异,今天从车祸开始没有一件事不透着诡异,我只知道我要快些回家。

脑中隐隐的感觉忘记了什么,但很快被抛在脑后,转过身,我离开了事故现场。。。

(如果觉得本书还不错的话,还请亲们不吝收藏~唔~打滚求收藏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