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道士在学院》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极品道士在学院

极品道士在学院

编辑:界流圭 2019-03-17 14:36:13

极品道士在学院

《极品道士在学院》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极品道士在学院 即可阅读全文

《极品道士在学院》小说简介

极品道士在学院是由界流圭书写的一部灵异,茅山道士叶云飞十八岁试练失败,被师门扔进了大学中,震慑邪物,与鬼斗,不死邪神,川藏僵王,湘西尸王,群鬼乱舞;与人斗,都市霸道女总裁,心机叵测女明星,人心难测。

精彩章节试读:

二零一三年农历十五,中元节,也就是老一辈口中的鬼节,在这一天,日历本上,只有四个黑字:诸事不宜。

中元节的前几日,鲁西南的不少农村都会扫墓祭祖,烧上一些纸钱。

不同于清明节,这次纸钱还会在远离陵墓的地方烧上一些。

一来,是为了孝敬鬼差,让其能够在地府中照顾家里的长辈。

二来,是为了给孤魂野鬼一些买路钱,让它们能够有足够的钱买到托生的资格,不再为难阳世人。

麦穰店,鲁西南的一个偏僻山村,在中元节这一天来了两个道士,一老一幼。

老道士留着花白的山羊胡,从其面相来看,已过花甲之年。

而且长得有些贼眉鼠眼,一点儿仙风道骨都没有,怎么看怎么像江湖骗子。

而那年轻的道士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虽然长得眉清目秀,器宇轩昂,但脸上依旧有着些许稚嫩之色。

为什么能一眼看出他俩是道士呢,因为他俩身上都穿着道袍,还是那种破旧到不能再破旧的道袍。

在现代这个岁月,穿成这样,回头率自然杠杠的,他俩自然也不例外。

这不,眼下已经有很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他们了。

“师父,我们这么招摇有些不好吧,要不回观里换身行头再来?”

年轻道士闻了闻身上的道袍,而后立即用手在鼻前挥了挥,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云飞啊,我看你换衣服是假,不想参加此次考核是真吧!”

老道士摸了摸他的山羊胡,斜眼看了一眼年轻道士。

“师父,我叶云飞怎么可能是那种人,这次考核对我来说,小儿科,不就是一个怨灵嘛,我谈笑间,便让它灰飞烟灭……”

年轻道士名为叶云飞,一听老道士说他不愿意考核,仿佛被踩住了尾巴一样,立刻为自己辩解起来。

“只是我身上的这件道袍好像很长时间没穿过了,馊味太大。”

“呵呵,”老道士呵呵一笑,拉长声音反问道:“是吗?”

“是啊,是啊,”叶云飞像小鸡啄米一样,频频点头。

而后抬头眼巴巴地看着老道士,希望老道士准了他的想法。

老道士说得没错,他确实不想今天就参加考核,毕竟是中元节,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

看到叶云飞那怂样,老道士没有客气,直接大手一挥,照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还是啊是啊,滚犊子吧你,今天考核要是不通过,你就去南河大学接替你师兄轮值去。”

一想起师兄在南河大学那生不如死的模样,叶云飞就缩了缩脖子,下决心今日无论如何都得把考核给过了。

要不然,去南河大学受苦受累还不说,村里大姑娘们的巧手,更是想摸都摸不到了。

说话间,天色渐黑,因为是中元节,出行犯忌讳,所以村里的人早早便关闭门窗,躲在家里上网或看电视去了。

“师父,今天日历上写得可是诸事不宜啊,你把考核选在今天,是不是存心不想让我过啊?”

叶云飞看着眼前的孤坟,一脸的郁闷。

“咦,刚才是谁说今天的考核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还谈笑间,要灰飞烟灭了人家?”

说完,老道士便使劲踢了叶云飞屁股一脚,下令道:“挖坟!”

叶云飞看了看手中的铁锨,满脸不乐意地说道:“师父,我可打听过了,这是一个寡妇坟,挖寡妇坟,可是要下地狱的啊。”

“没事儿,平日里你小子欺师灭祖,作恶多端,就算今日不挖,以后也得去地府报道,不差这一下。”

“哎,师父,能不能换个良辰吉日再挖?”

“不行,你要是再废话,就不用考核了,省得麻烦,直接去南河大学轮值去。”

“别别别,师父,您老人家别激动,我现在就挖,还不行吗?”叶云飞拿起铁锨,便热火朝天挖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老道士取出八面小旗,围着那孤坟插了一圈。

叶云飞年轻力壮,又是修行之人,挖得很快,不多时,便挖到了棺材板,一口黑色的石棺。

“怨灵应该就在这石棺内,打开棺材,降服里面的怨灵,此次考核便会通过。”

老道士退到了小旗之外,示意叶云飞动手。

叶云飞倒也不含糊,拿出毛笔,用朱砂在双手掌心各写一个“道”字。

而后运气,双手发力,近百斤的棺材板被他直接提起,抛在了一旁。

扔掉棺材板之后,叶云飞打开手电筒,往棺材里一照,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这孤坟的主人他打听过了,是二十三年前埋下的一个年轻寡妇。

那个时候,火葬还未普及到这个小山村,所以还是根据以前的土葬来埋人的。

据说寡妇死得时候怨气很重,村里人怕她成为厉鬼回来报复,所以才凑钱为她打造了一口石棺,想消消她的怨气。

按照道理来讲,这么多年过去了,寡妇早就变成了一堆枯骨才对。

但叶云飞看到的却是一位栩栩如生的女尸,而且她口中已然长出了两排交错的犬牙,在手电筒下,泛着森然的冷光。

被老道士给耍了,这他娘的哪里是什么怨灵,分明就是一个已经即将成型的僵尸啊。

叶云飞回头看了一眼老道士,双目中满是质问之意。

而老道士目光中则透着一丝狡黠之意,笑道:“乖徒儿,谁叫你没事老给为师抢着为女孩看手相的,为师送你这份大礼怎么样?”

“老头子,你公报私仇,行,算你狠!”

咕嘟,咕嘟……

那女尸的喉咙间突然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身体也开始抖动起来,

见状,叶云飞欲哭无泪,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他当即咬破食指,在一张符纸上飞速画了几笔,而后在女尸即将跃起的那一瞬间,将符纸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嘭的一声,女尸又倒回了石棺中。

叶云飞不敢大意,双手结印,开始做法。

他双指并拢,夹着一张符纸,口中快速念着法诀:“上祷三清,下告阴冥,碧落黄泉,荡平妖邪,三清地火,焚烧一切。”

呼的一声,指间的符纸便燃烧起来,叶云飞顺势丢在了女尸身上。

符纸上的火为三清地火,碰到女尸身上,就像碰到汽油一样,呼啦一声,熊熊烈焰燃起。

在烈焰中,女尸浑身颤抖,表情狰狞,口中更是发出极为渗人的凄厉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她使劲挣扎,但额前的那张符纸发出阵阵金光,压制着她,使其无法动弹分毫。

看着即将烧化的女尸,叶云飞心中暗舒一口气,心想老头子对他还算不错,考核虽说是僵尸,但却是一只容易对付的僵尸。

他回头朝老道士眨巴眨巴眼,然后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但老道士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好像有什么好戏即将上演一样。

见状,叶云飞心知不妙,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嘶鸣声,那声音犹若来自地府一般,刺透人的灵魂。

叶云飞回头一看,大叫一声糟糕,取出七星铜剑,便向前冲去。

只见女尸的腹部开始膨胀起来,显然里面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

而且与此同时,一股惊人的怨气冲天而起,阴凉逼人,看来对方的来头不小。

见状,叶云飞终于明白老道士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为何意了,原来女尸只是开胃菜,硬菜才刚刚开始呢。

不过,只要七星铜剑能赶在硬菜从女尸腹部出来前,将其灭杀,此次考核必过无疑了。

虽然他的反应已经很快了,但还是慢了一步。

一个苍白色的小手伸了出来,抓住女尸腹部的皮肉,撕拉一声响,只见一个双眼通红、口中长着一对尖牙的大头婴儿从女尸体中钻出来。

“我去,居然是孽婴!”

孽婴,怨气极重的一种怨灵,常以胎儿的模样示人。

其怨念很重,一旦现世,必然会为害一方。

那女尸之所以不腐,成为僵尸,想必和这孽婴脱不了干系。

见所谓的怨灵是孽婴后,叶云飞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向后退去,退到了八面小旗之外。

这意味着此次考核失败,他今年九月就得去南河大学报道了。

但这样总比丢了小命要强,毕竟以他现在的修为,可远远不是孽婴的对手。

“老头子,算你狠,我现在就给你唱征服。”

叶云飞恨恨地看了老道士一眼,等着他出手降服孽婴。

老道士则摸了一把山羊胡,嘿嘿笑道:“哎呀,乖徒儿,你的运气可真不好,居然碰上了孽婴。”

“是啊,我运气是不好,怎么就摊上了你这么一位专门坑徒弟的师父。”

叶云飞眼皮一翻,竟当真唱起了征服:“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我的剧情已落幕……”

“哈哈,乖徒儿,唱得不错,看好了,为师是如何降服这孽畜的。”

老道士手举桃木剑,双脚踢地,凌空跃起,直冲孽婴而去。

孽婴原本便性情凶悍,今日被人撅了老窝,烧掉了宿体,早已满腔怒火。

见老道士主动冲杀过来,它怒极而喜,双手上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生长。

那指甲泛着紫光,上面一看便奇毒无比。

电光火石之间,桃木剑和指甲便来了一次硬碰硬。

铿锵一声脆响,二者的碰撞竟然发出了金属般的撞击声。

这一击算是平分秋色,谁也没吃亏,谁也没占到便宜。

不过,孽婴却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眼前这两个可恶的道士不是泛泛之辈,这对它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刚才那一击,它已然用了全力,但那老道士却并未用全力,显然它不是老道士的对手。

看来对方确实是有备而来了,稍有差池,便有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正当它在胡思乱想间,一道咒语自老道士口中响起:“精气归天,神气归地,肉归土,血归水,骨归石,发归草,急急如律令!”

只见桃木剑上顿时剑影重重,无数道飞剑冲天而起,朝着孽婴斩去。

孽婴自知这招不能硬接,向后飞快退去。

但它没有留意,一下子碰到了事先插好的小旗上。

在其碰到小旗的那一瞬间,八面小旗都发出了耀眼的金芒。

其中一道金芒直接刺入孽婴体内,嗤的一声,孽婴体内冒出一缕黑雾,同时它也怪叫了几声。

而小旗迸发出的那些金芒,更是在空中形成了一个钟罩,将孽婴和老道士盖了起来。

知道金芒的厉害,孽婴不敢硬碰硬,直接闯出去。

只见它大头朝地,想遁地而去,但老道士早有准备,早早便使用法术使此地变为了铜墙铁壁。

见遁地术失效,孽婴知道不解决眼前这邋里邋遢的老道士,是绝无可能离去了。

但在二十多年前,它经过一场恶战,身负重伤,为求活命,无奈之下才躲到女尸腹中疗伤。

尽管已过这么多年,但其伤势并未痊愈,一身本事也只恢复了五成左右。

所以,它原先打算,如果这两个道士实力不济,就虐杀他们,以泄心头之恨。

如果实力强横的话,那就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却没有料到,对方居然真的是为了灭杀它而来,而且还准备了不少后手。

盯着老道士看了良久,孽婴才开口说道:“这位道友,我印象中并未得罪过你,今日又何必要赶尽杀绝呢。”

这孽婴的声音异常沙哑,就像公鸭的嗓子一听,难听得很。

老道士则呵呵一笑,道:“道友言重了,老道只是想超度你,让你早日托生,哪里说得上赶尽杀绝呢。”

“呵呵,我们这些怨灵,早已不在五行之中,你所谓的托生,便是魂飞魄散,烟消云散,这不是赶尽杀绝又是什么?”

孽婴呵呵一笑,露出嘴中的尖牙,面貌狰狞,甚是可怕。

“道友依然言重了,你从未托生过,又怎知道一定要魂飞魄散呢,来来来,让老道送道友一程。”

老道士双手结印,嘴唇颤动,那金色的钟罩开始缩小,向着孽婴挤压而去。

“哼,牛鼻子老道,你还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了,你要老子托生,老子还要让你归西呢。”

买卖不成,仁义自然不在,孽婴凶相毕露,浑身释放出白色的气息,想要突围离去。

但那白色的气息一碰到金色的钟罩,便消失了一大半。

这金芒仿佛专门克制它一样,使得其一身的本事都无法施展。

见状,它也不再突围,放手一搏,准备与老道士来个鱼死网破。

老道士是什么人,那是连眼睫毛都是心眼的老江湖。

此刻,他怎能不明白孽婴的心思,又怎能如了它的心意。

三下五除二,他便直接跳到了小旗之外。

同时对呆立在一旁的叶云飞喝道:“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助为师结印。”

闻言,叶云飞慌忙点头,双手快速结印,注入法力,帮老道士压缩钟罩。

孽婴见老道士不仅避而不战,而且还叫了帮手,以二打一,顿时气急败坏起来。

它出口成脏,将老道士十八代祖宗全部问候了一遍。

但老道士不为所动,只是念着不断念动咒语,加固着钟罩。

“啊……”

在金芒的压制下,孽婴发出了阵阵惨叫声,令人闻之不忍。

最终那钟罩化为一只布袋,将孽婴收入其中。

老道士取出一张阴司符,烧了起来,唤来了两名鬼差。

看到那两名鬼差后,叶云飞才明白老道士为何非得要今日进行这场所谓的考核了。

只在中元节这一天,鬼差才会来阳世,捉拿一些孤魂野鬼。

老道士能够捉住孽婴,但却不能彻底灭杀它,只能将其交给鬼差,押送到地府,由阴君处置。

鬼差得知因由后,看了看布袋中的孽婴,冲着老道士点头致谢,便押送着孽婴,返回了地府。

“乖徒儿,你还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把棺材板盖回去,咱们好收工回家。”

老道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让叶云飞来收尾。

“师父,咱商量个事呗,这次考核能不能就算我通过了,额,不行啊,那我退一步,能不能再给个机会?”

想起师兄两眼发黑,走路两腿打颤的样子,叶云飞就耍起了无赖,说什么都不愿意去南河大学轮值去。

“呵呵,师门规矩不能破,没通过就是没通过,南河大学你是去定了,”老道士正义凌然地说道。

随即话锋一转,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低声道:“哈哈,这下终于没有人再和老道抢着去给村里女孩看手相了……额,无量天尊,原谅弟子,口误,口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