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异冢》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灵异 > > 古墓异冢

古墓异冢

编辑:鬼脸橙子 2019-03-16 14:36:08

古墓异冢

《古墓异冢》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古墓异冢 即可阅读全文

《古墓异冢》小说简介

古墓异冢是由鬼脸橙子书写的一部灵异,凭空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岛屿,带来死亡与恐慌的黑棺,埋藏着不为人知秘密的古冢,神秘的力量推动我走向未知的人生轨迹……

精彩章节试读:

金属击打肉体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货仓里,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中年男人赤身被绑在铁椅上大口喘着粗气,脸上血水泪水和口水混在一起不停滴落在自己肥胖的肚子上。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光着上身,挥舞着铁棍。血溅在他右肩上的鬼脸纹身上,显得异常狰狞。

拿着铁棍的男人擦了擦脸上的血,猛的把铁棍举过头顶,怒目圆睁,卯足全身的力气狠狠的砸了下去。头盖骨碎裂的声音传来,铁棍死死的镶在头骨里,过大的压力把赤身男人的右眼压出了眼眶,连着神经挂在嘴边缓缓的摇晃。

“你们几个过来收拾下”刘强放开铁棍看了看表,转身往仓库外面走去“我去洗洗,收拾好了装船出发,争取天亮前回来。”

“好的老大”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光头胖子答应道。

光头胖子长得慈眉善目,浑身肉呼呼的泛着油光,脸上一直都带着笑,耳朵大大的,活像弥勒佛。外号胖弥勒。以他的长相谁也没法和眼前的场景联系到一起。胖弥勒身后跟着两个二十三四的年轻人,左边的叫高一些,一米八三的样子,右边的看着矮点也有将近一米八的个头,两人都是平头,脸上没有一点稚气,反而有些沧桑感,露出的手臂满是精壮的肌肉。

胖弥勒拍拍高个子说“陈江,去把那胖子松了。”然后转身对右边说到“李昂,你去看看水泥搅好没。”

毁尸灭迹这种事不是他们第一次干了,连城算是比较大的城市,这里地处沿海,海岸线绵长,大大小小的码头少说几百个,每天来往船只数以千计,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一个人失踪太容易了。

“水泥好了,陈江,把他搬过来扔桶里。”李昂站在水泥搅拌机旁边招呼道。

“好。”浑身是血的中年人少说得有二百来斤,陈江一把拽掉了头上的铁棍,也不嫌脏,搂住他的腰一用力就扛到了肩上,快步走到搅拌机前的铁桶边上,再一用力把尸体大头朝下的扔到了直径一米高一米五的大铁桶里。

“哎呦,眼睛,眼睛掉了,年轻人就是毛毛躁躁的。”胖弥勒费力的蹲下捡起甩掉的眼睛,又把地上的牙也一并拾起扔到桶里“把他腿弯弯,塞好了。衣服物件都烧了吗?”

“烧了,刚烧烤用的火就是用他衣服升的。”李昂嘿嘿一笑,拉下扳手开始往桶里灌水泥。

胖弥勒愣了愣拍了李昂后脑一下“你这小王八蛋,我说吃着怎么一股子臭油味儿,拿死人衣服弄烧烤给老子吃,小王八蛋的。”

李昂也不急,笑嘻嘻的说“那会他还没死呢,再说啦,你不吃的挺香嘛,明天还要吃呢。是不是,陈江。”

陈江看了看李昂点点头,没说话。

“明天扒你衣服起火,小王八蛋的。”胖弥勒对李昂真是直挠头,跟了他三年了,整个一愣头青,天不怕地不怕,对任何事都没有一点敬畏之心。不过胖弥勒对陈江更挠头,陈江刚跟了他两个月,是李昂带来的,一直冷着个脸,没见他笑过也很少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干活却是一把好手,不怕脏不怕累,胆子也大,要是这行当能评选劳模胖弥勒肯定给他报上。可交流太少,胖弥勒一点都不了解自己这个手下,李昂也只说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直在一起让他放心。

铁桶很快被水泥灌满,三人找来盖子把铁桶封了个严实,搬到了仓库外面的船上,放到了船尾固定好。

这是一艘小型渔船改装的快艇,速度最快能达到四十节,船上有两个船员,是兄弟俩,都是当地的渔民,他们对刘强一伙人干的事一知半解,只知道这伙人不好惹,给钱多,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不看不问,只是开船,挣自己的钱,也算是聪明人。

“弄利索了?”刘强穿了身休闲装叼着烟上了船,身后跟着个二十六七的年轻人,半长的头发刚好遮住了眼睛,随意的散落在额前。穿的衬衣雪白,腰间有些发鼓,应该是带着家伙的。

三人刚好回到船头,胖弥勒走上前说道“必须的,又不是青头,随时能走。强哥,这点事你们就别跟着了,和刺刀回去歇着吧,我们爷仨去就行。”

刘强找了个地方坐下深深的吸了口烟“一起去,让他们开船。”

胖弥勒也没多话,对船舱里招呼了一声,船缓缓的启动了,向着漆黑的大海深处驶去。

刘强站在船头,望着漆黑的大海深处,脸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深沉“那个新来的陈江,手脚是挺利索,背景干净吗?”

“是小李的老乡,一起玩起来的,小李回家过年的时候碰见,看他混的挺惨就给带来了,应该没问题。”

“小心使得万年船,看人看一年,少一天都不行,多盯着点。我去躺会,到了喊我。”刘强转身向船舱走去。其实这一趟也就四五个小时的船程,到了地方把铁桶往海里一扔就完事,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强心里总是不踏实,感觉要出事。听说过惯了刀口舔血日子的人第六感往往更敏锐一些。但愿这次是自己多心了,刘强摸了摸腰间的枪尽力想摆脱这种感觉。

李昂等人正坐在船尾的甲板上闲扯,见胖弥勒过来了李昂递给他一支烟“弥勒哥,强哥看来是真动气了,好久没见他自己动手了。”

“没事。”胖弥勒盘腿坐了下来“这次折里的都是跟着强哥好多年的兄弟,就算能从里面出来也得直接进敬老院了。”

“这个混蛋,太不地道了。”刺刀狠狠给了铁桶一拳。

李昂不屑的一笑“回去咱们先下手为强,都给他收拾了,陈江,你多准备点大桶,一下船咱们就……哎呦,弥勒哥,你咋老打我?”

“你个小王八蛋的,都什么年代了,就知道打打杀杀的。粗鲁,庸俗,不儒雅!现在都是赚钱懂吗?有钱就有一切,你什么时候见大老板喊打喊杀的?就你们这帮小王八蛋儿的。”

“弥勒哥,问你点事呗”李昂往弥勒身边凑了凑笑嘻嘻的问“我都来了三年了,也不知道大老板是谁,您见过没?到底是哪路神仙?”

胖弥勒斜眼看了看他“怎么的小子?强哥手底下容不下你了?委屈你了?”

“不是不是”李昂连连摆手,偷偷往船舱方向看了一眼“您别这么说,强哥对兄弟绝对够意思,我就是好奇。”

“大老板只有强哥见过,我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刺刀你天天跟着强哥,见过吗?”

刺刀摇摇头“没有,大老板很低调,没路过面。基本都是电话联系,只是听强哥打电话的时候叫过他老狼。”

“老狼?我知道了,原来是他。”李昂神秘的说道。

“你知道?”胖弥勒一惊,心说这小子天天跟着自己,他怎么会知道大老板是谁。

“你们都不记得了?”李昂还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同桌的你啊!你们忘了?没想到他混的这么好?就是那个明天你是否会想起……哎呦,我说你是打上瘾了还是怎么的?”

胖弥勒真是让这个手下弄的哭笑不得“小王八蛋儿的”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平稳行驶的船猛的一震,已经模糊着快睡着的胖弥勒吓得一下从地上蹦起来“地震了?”

“大海上地什么震?像是撞到东西了。”刺刀快步走到驾驶舱“怎么开的船?大黑,撞到什么了?”

负责开船的兄弟俩一脸迷茫,黝黑的脸上满是疑惑。

“黑灯瞎火的也没看到啥东西啊,肯定不是船,咱不开灯别的船还不开?要不打开灯看看?”因为干的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了不把海上巡逻船引来,除了几个必要的灯光调到最暗,其他的照明全都关闭了。

刺刀探头往船下看了看,一切都是黑漆漆的,眺望四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没有任何灯光,他突然有种漂浮在宇宙中的感觉,自己是那么渺小,黑暗中仿佛随时可能有东西窜出来一口咬掉自己的脑袋,一阵寒意袭来,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刺刀摸摸头发,把幻想甩出大脑“开个灯,看看是什么。”

探照灯打亮,犹如实体的光柱投射在海面,照亮了范围不大的一片区域。二黑控制着灯的方向,扫射着海面。

“停停,往回来点。好像有东西。”在船尾的李昂招呼二黑“左舷那边。”

大黑看了看李昂指的地方,隐约想到了什么,当灯光照射到那个物体时大黑冷汗一下就流了下来“妈呀,是海棺。”

“啥?海关?咱们这么小心还能让海关发现?”李昂刚才已经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其他人拿灯到处照,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又听黑老大说海棺,一下子有点发蒙,以为被海关逮住了呢。床尾放着尸体,船舱夹层里还藏着几把火器,鬼知道刘强有没有在船上再藏点要命的东西,这被抓了还得了?“这可毁了,我可不想服大刑。咱们和他们拼了吧。”说着就要进船舱拿家伙。

大家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这种智商能混到现在运气真是帮了大忙。

“你别再真是傻子吧?想拼是吧?跳下去和它拼去,我们可不陪你”刺刀指了指海里。

李昂疑惑的看着刺刀指的地方,看着看着更疑惑了,那是个漆黑漆黑长方形的物体,露出海面的部分布满了精致细密的花纹,一头有些凸起,造型有点像是个长角的鬼脸,有长长的獠牙。中间偏下的地方凹进去了一块,应该是刚才碰撞造成的。

“这是海棺,这是龙王爷收人时候用的东西,这片的不少老人们都说出海的时候见了它,必须要扔个人下去,海棺会装着那人带给龙王爷,不然一船人都别想活着回去。”大黑常年跑船,海上的事情懂得比较多。

“别胡说,扔个人?扔谁?你还是你弟弟?”胖弥勒没好气的说道“这不就是个棺材嘛?指不定是哪个海底墓里冲出来的,别管它,朕晦气,赶紧走,明天我还有事呢。”

“弥勒哥,海上的事你不懂”大黑哭丧着脸“早些年我遇到过这东西一次,当时我们船上十来个人,都不信这事,继续捕鱼,等要回去的时候发现怎么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一直在海里绕圈,最后没办法了,抓的鱼我们全给放生,吃的喝的也都扔到海里了,龙王爷才放我们一马,不然真的得扔个人下去了。回到岸上我们检查船,船底都是一道一道的刮痕,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抓的。要不是经历过我也不信,一个弄不好咱们可都得交代在这。”

“行了,别废话,我是对你们太温柔了不?跟我扯上神话故事了,赶紧走。不然先把你扔下去。”胖弥勒眼睛一瞪,黑老大无可奈何的咬咬牙往驾驶舱走去。

“棺材不都是木头的嘛?这个像是金属的啊,是棺材嘛?”刺刀小声问李昂。

“我哪知道,应该是木头的吧,不然能飘着吗?”

“要不是玉石一类的东西?”

“玉石的一撞还不碎了?能凹进去一块?你这智商还不如我呢。”李昂终于抓住个报仇的机会。

“别说了,不怕它跟上你们?该干啥干啥去。”胖弥勒有点不耐烦。

又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刘强从船舱里走了出来,到驾驶舱看了看所在方位让大黑把船停了下来。

“就这吧,弟兄们卸货。”

接到命令,陈江李昂和刺刀合力搬起铁桶,扔到海里,灌满水泥的铁桶眨眼就消失在黑暗里,只有溅起的水花敲打着船身,连城曾经的一方霸主永远的沉寂在了这片海底。

事情办完了,刘强静静的看着海平面,心里的异样不降反升,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事情将要发生,会是什么呢?老周手下的报复?公安机关的侦查?应该都不是,这十年来他经历的太多了,几次自以为必死的绝境都没有让他这么不安过。这种阴冷的感觉不曾有过。看了看表,快到凌晨四点了“大黑,抓紧返航吧。”

船掉了个头,往来时的方向驶去。除了大黑哥俩其他人都回船舱睡觉了。

李昂是被陈江叫醒的,两人走出船舱天已大亮,其他人都在驾驶舱里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我就说龙王爷生气了,你非不信,这下可好,咱们一船人都得交代了。”大黑哭丧着脸。

“少整龙王爷的事,真有龙王爷老子正好烤了他尝尝味道。”胖弥勒让大黑的龙王爷论整的有点上火。

“强哥,弥勒哥,什么情况?”李昂听他们的语气感觉好像遇到麻烦了。

“都TM快十点了,咱们还在昨天卸货的附近转悠呢。”

“啥?你们哥俩睡着了?”李昂不可思议的看着大黑。

“哪有心思睡觉啊”大黑黝黑的脸急得有点发红“我们按照导航一直开,开到太阳升起就觉得不对劲,船基本没怎么动,我们以为导航坏了,就凭着经验开,越开越不对劲,一直在这附近绕圈,怎么都开不出去。”

“和码头那边联系了没有?”李昂问

“早就联系过了,通讯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

“所有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了,咱们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困在这了。”刘强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什么东西?那个棺材?”李昂疑惑的问。

“什么棺材?”刘强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

李昂把昨天遇到海棺的事说了一遍,大黑二黑也在旁边加油添醋的附和。

“海棺?里面会不会有宝贝?你们怎么没捞上来看看?”刘强不愧是当大哥的,思维模式和一般人是不一样。

大黑二黑是彻底绝望了,这帮都是什么人啊,当没看见也就算了,这个还要捞出来卖钱?也太无所畏惧了。

“大黑?这附近有岛吗?”刺刀在甲板上喊道。

“岛?不可能有,这一片别说岛了,连礁石都没有。”

“那你过来看看那是什么?”刺刀呆呆的看着远处的一片陆地。“你确定咱们还在原来的那片海域?”

大黑看着远处的岛屿目瞪口呆“这不可能,这个岛怎么冒出来的?老板们,我发誓这块没有岛,这不可能。”

“行了,又没说你什么,看把你吓得,开过去,看看上面有什么。先弄几条鱼来烤烤,吃点东西。”刘强说道。

“好吧。”大黑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乖乖的回了驾驶舱。

岛远看不大,等走近了才发现这简直是一个被植被覆盖的新大陆,少说得有五十平方公里,船很顺利的在一个满是细沙的沙滩的靠了岸,大黑哥俩固定好船,从鱼舱里弄了十条半大不小的鱼出来收拾干净,串好,又从船上拿出柴火生起火烤起鱼来。

胖弥勒在沙滩上吹着海风看风景,刘强带着其他人拎着开山刀去丛林里探路。

刘强等人回来的时候胖弥勒已经吃完一条烤鱼,正和第二条较劲呢。鱼烤的外焦里嫩,也不放什么佐料,海鱼本身就带有一些咸味,鱼肉鲜香刺也少,十条鱼没够分,大黑只好又去弄了几条烤上。

“这个岛上应该没有什么人来过,我们往里走了大概一里地,除了树就是树,植被太茂密,路不好走。咱们歇歇还得回船上想办法。”刺刀分析了下当前的情况。“和港口联系上了吗?”

“通讯系统都不能用,连卫星电话都用不了。”二黑在船上拿着卫星电话摇了摇头。

“吃的倒是不错,可水不多了。咱们竟挑偏僻的地方走,一般的船也不走这,等人帮忙不现实。”刺刀叹了口气。

“大黑,就五六个小时的航程,你认准方向咱再开开试试?”刘强觉得距离也不是太远,怎么可能开不回去。

“老板,正常情况下开回去肯定没问题,可我试过好多次了,咱们就在这方圆三十海里来回转悠,抛开导航不说,指南针都不好使,是龙王爷他老人家……”

“行行行你别说话了。”刘强打断了大黑的话,再说下去可能要请孙悟空来帮忙了。“二黑,你有什么办法吗?”

“目前来看等人帮忙是最安全的办法了,吃的有的是,只要你们吃不腻就行,水的话这么大的岛应该能找到水源。”

刘强心说二黑看来还没完全被封建思想毒害,这孩子有救。

“这样。二黑你带上些吃的喝的和我们去岛上转转,看能不能找到水源,胖弥勒你这体型行动太不方便,和大黑留下看船。”刘强略一思索就安排好了人员分配,兄弟俩都留下看船,万一跑了自己这帮人岂不死定了。带一个当人质还能给背点东西。胖弥勒看着人畜无害,下手可黑着呢,三五个一般人根本拿他没辙。

刘强让二黑去准备吃的,自己带着刺刀他们下到船舱,打开夹层取火器。 刺刀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剩一把猎枪静静的躺在那了。

“你要不要? 谁知道树林子里有什么,双保险。”在听了李昂这句话后刺刀赶紧抱在怀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