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不记得》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小神不记得

小神不记得

编辑:张九解 2019-05-15 21:50:58

小神不记得

《小神不记得》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小神不记得 即可阅读全文

《小神不记得》小说简介

小神不记得是由张九解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这是一个失去记忆的女神在文明程度低下的星球上,带着一自认为穿越的地球宅男、一被赶出师门的本土居民、一年迈孤独的异星来客一路作妖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混闹的街市中心,长鸣的警笛冲散了黑压压的人群,急停在一座大厦门口。

消防队员们迅速拉开了救援工作。

不远处的记者捂着口鼻在摄像机前勤勤恳恳地进行现场直播——

“……现在我们正在XX大厦附近,这里就是爆炸的发生点,大家可以看到商场里面的浓烟已经扩散了很大范围……”

摄像机跟随记者的指示从各个角度拍摄现场画面。

“……现场的交通非常混乱,消防队员们刚到就开展了救援工作,目前还不能确定爆炸发生原因……啊!快、快拍那里……”

伴随一声巨大的轰鸣,所有人都吓得尖叫起来。

大厦的楼体忽然坍塌,成片的钢筋水泥块如山崩般往下砸落,把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吓得慌忙逃窜。

在这个充斥着躁动、慌乱和惊恐的镜头下,有两个人影不急不忙地从崩塌的楼体里缓缓走出。

一位身高不足一米的男性矮人——他甚至长得不像人类,和另一位从头到脚散发着柔和光辉、目测十六七岁的少女离开大厦,穿越混乱的人群,走出摄像镜头的拍摄范围。

然而似乎没有人看见这两个怪人,摄像机拍摄的画面中也没有两人的存在。

矮人对身边发光的少女抱有一种近乎虔诚的敬畏,默念了一句圣光保佑,他忍不住好奇问道:“您真的不打算救那些困在里面的人吗?”

确认安全后,少女停止了发光。

她点头回答矮人的提问:“那场爆炸不是时空裂缝导致的,也不是你这外来物种导致的,我的工作是找到你并确保你安全回到你的宇宙位面,而你只是恰好落在那里。”

矮人像是被她的话吓到,整张脸都皱成一团:“我以为神是不会对自己的子民见死不救的……”

被称作神的少女看着矮人那张扭成菊花似的脸沉默了一会,说道:“文明在自然发展下导致的任何后果,神都不会进行干预。你所属的拉苏文明登录为四级文明已满千年,你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我很意外。”

她顿了顿,又说:“更何况我不是监察科的,我是缝纫部的,文明生死也轮不到我管……”

矮人舒展了脸,那过程和把一条满是褶皱的大肠拉平了差不多。

他深深地伏下头:“您说得对,是我想错了,请您原谅。”

在平均年龄高达五百岁的拉苏族里,他还只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幼体,对神的理解尚显浅薄。

“不过……您说的缝纫部是指什么?”

“那是程序科的民间说法。”她一本正经地答道,“你等一下就会明白的。”

话音未落,他们已经到了时空裂缝面前。

近百年来,多个宇宙位面都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时空裂缝,小点的还算好处理,最多造成不同星球间的少量信息纠缠(比如矮人这种),而最恶劣的一个时空裂缝直接导致某个文明提前三万年接触到异种文明和神术,神界正为此忙得焦头烂额,程序科更是忙的脚不沾地,马不停蹄地穿梭于各个星球给时空裂缝打补丁。

这颗星球上出现的时空裂缝目前只造成了被动单向的信息泄露,对本土居民的生活并未产生任何影响,所以没有人能看见空中这道谲诡流动的裂口。

矮人看着女神把手探入时空裂缝中几秒后收回,她的指尖缠绕着信息碰撞出的冗余符文。

“本宇宙XXX星,输出地同宇宙YYY星,坐标已确认,现在开始修补裂缝。”

她唤出自己的空间口袋,在里面掏了一会儿,拿出了一套针线盒。

熟稔地穿针,优雅地飞针走线,嘴里哼着不成调的“缝缝补补又三年”,最后捏着针头打了个漂亮的结,轻盈一拉……

那空间裂缝就跟两片破布似的被缝上了。

矮人看的一脸懵逼。

“好啦!”女神拍拍手,仔细检查一番,没留下任何痕迹,十分完美。

“……这、这就好了?就这样缝上??”

“放心,我打补丁打了几十年还从没出过错。针线里写有神术,再由本神使用,神术激活后直接作用于修复数据,保准万无一失!”

至于以她们这种低级小神的神力不足以介入宇宙规则修复宇宙BUG,所以上层量产了针线型神术补丁这种事,就没必要让他知道了。毕竟他的种族文明还没发展到那层呢……

矮人看她的目光有点复杂,自家信仰神的属下竟然是这样工作的吗……

女神对矮人的目光全盘接受,并适当挽救了一下自己领导的形象:“说到底你们文明的信仰神是掌管生命的司命女神不是我,我只是神界的基层工作人员,能力肯定不比司命女神。当然对于不同的问题我们有不同的修复手段,但是你想想看,缝(fèng)就该是用缝(féng)的对不对?工作效率最重要嘛。”

她见矮人脸又皱成了菊花状,不再多说,抬手在空中画出一个神术传送符文,问道:“准备好了吗?该送你回家了。”

“哦哦,请等一下,这位女神大人。”

也不知道矮人有没有听进她之前的那番开导,但他的态度依然十分虔诚。

“拉苏族对神的信仰是坚定的。请容许我知晓您的姓名,为了表达对您的感谢,平安归家后,我会在每日的祷告中赞美您的名字。”

凡人的赞美可以提升神的神力,对于这样的要求,女神当然不会拒绝。

“我的神界工号是11001(幺幺零零幺),宇宙间的活动姓名是侯蓁蓁,方便的话两个都赞美一下呗。”

把矮人送回拉苏星后,11001回到了神界。

整体宇宙里共有四大神系,11001所属的神系号大丰。

文明种类不止一个,宇宙位面不止一个,掌管宇宙的神界自然也不止一个。为了方便管理,通常几个神界会整合为一个神系,神力本源会选出最适合统领本神系的至高神。

大丰的程序科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走入由两条旋转光带交织包裹的金属台上,11001唤出自己的工作日志,开始集中思想和主神系统建立连接。

自打百年前时空裂缝出现,神系网络受到了极大影响,近来愈演愈烈,非得像这样站在数据接收点上才能稳定连接。

到现在领导层都没查清时空裂缝出现的根源,只能苦了所有人在后面跟着擦屁股。她们这些原本坐办公室的程序员几十年来天天都得出外勤,每次回趟办公室都难遇上同事,想说话都找不着人。

更新了工作日志,11001走下金属台,开始确认新的工作内容。

神体只需数秒的时间就可以接收无论数据大小的信息量,然而这份新的工作资料却让11001有些头大。

“不是本宇宙位面,隔壁的人手也不够用了吗……落后于本宇宙标准文明五万年左右的一级文明后期,有神术残响……也就是说曾经是四级以上的高等文明,因为某些原因退化重新发展了……时空裂缝感染等级三,无法精确定位……”

她这边嘀咕着,突然一个满怀热情的叫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11001!11001!!!呜呜呜……我好想你啊!”

身材娇小的女孩从程序科门口一路狂奔扑进11001的怀里,哽咽道:“我干不下去了,这活我干不下去了啊!”

这位伏在11001胸口呜呜哭泣的女孩同样是大丰神系程序科的员工,工号100110(幺零零幺幺零),和11001从出生那会儿就是隔壁床,从小到大学习工作一直都隔壁桌。

11001看见100110十分欣喜,这俩人都快二十年没碰着面了。

“别哭了别哭了,多大岁数了还哭鼻子羞不羞。”

100110赶紧擦掉眼泪,抽着鼻涕泡说:“你、你都不关心我!”

“哪有哪有,我是担心你再哭下去引发神力外溢被关禁闭。”

“我……你不知道,之前那个任务快把我折腾死了,这破系统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完。”

“你这么直白没问题吗……”

“本来就是!上一个任务的时空裂缝在一级蛮荒文明,人类还穿着兽皮砸石头玩呢,连话都不会说!”

“越低级的文明越好解决嘛,地广人稀,不怕他们探测到神力。”

“嘤嘤……可是因为系统不稳定,那里有两年的神术延迟。”

“……”11001震惊了,“神术延迟??”

“对!我刚到那里使不出任何神术,连‘神言’都失效了,被那些蛮荒生命追着打了几个月……”100110说着又忍不住要哭出来,“呜呜呜,老娘堂堂一个女神,居然像狗一样被低级文明追着揍……我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和那些土著居民建立了友好关系,教他们说话沟通,我都快绝望了……直到前段时间恢复神术,没憋住就在那些土著面前放了几个火球术,完成任务后被关了一周禁闭才给放出来……”

这经历说出来都能震惊整个神界了。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11001提醒她:“你给领导写报告了吗?网络不稳定造成神术无法使用,这不科学啊?”

“写了,领导说是这是发生概率无限趋近于0的正常现象。”

11001此刻不得不同意100110的说法:“看来系统是真的要完。”

100110这会儿终于发泄完了,看了看11001的任务日志,她问:“你回来接新任务的?”

“恩,系统给任务最近越来越模糊了,联系到你的经历,我估计我这次任务也要完。”

“呜……”

“哎哟别哭,逗你的嘛……我差不多得出发了。”

100110依依不舍的把11001送到传送阵入口,嘱咐道:“你小心点,有事咱们再联……系统稳定的时候说不定能联系上。”

11001点点头,输入目的地坐标确认并激活后,对100110挥了挥手:“放心,我怎么着也是程序科优秀员工代表,不会有事的。”

看着11001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传送阵的符文里,100110垂眼,呢喃祈祷。

“至高神保佑,圣光永远与你同在。”

神的祝福予凡人相当于开了挂的buff,但是对于同等级以上的神来说,就只是一个美好的祝福。

此时的X宇宙位面。

X星。

万里无云,天气晴好。

竹篱笆围出的小园里,一青衣男子正闲适地打理园子里的花草。

“算算日子,这丁子花差不多该开了。”

他弯腰正欲查探,视野却突然凝滞,感官在一瞬消失,惊觉后抬头——

砰!!!!

只见有一人从天而降,重重砸向地面,据他仅一指之遥,砸烂了他的丁子花。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

弱冠之年的书童为主人奉上茶水,端正立于一旁。

男子未管那杯香茶,只是懒懒倚桌而坐,定定望着屋内床上躺着的身影,漆黑的眸子里时不时闪过犹疑,也不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久立到双腿有些发直,书童忍不住开口道。

“公子,茶该凉了。”

“无妨。”

“……”

“一木,你可是有话想说。”

“公子……”

“你且说说看。”

“一木不解,公子为何救那女子。”

“……”

“公子救她,用了三寸银檀木。那银檀木百年长一寸,如今也不过只剩两寸,这女子来历不明甚是可疑,公子此番所出是否……”

男子一声轻笑,叫一木直接住了嘴。

救她,何止用了三寸银檀木。

“自然是值当的。”他执茶饮下,“她今日该醒了。”

一木还欲说些什么,却听里屋传来声音,忙转了眼看去。

只见那躺了月余的女子毫无征兆的直直坐起:“检测到异常……”

她说完怔忪了片刻,似是在思考什么,旋即打量起房间,便瞧见了他们。

一木得了公子的指示,立马上前问道:“姑娘可算是醒了?”

“……?”

“姑娘睡了足足一月。”

他见女子盯着自己不做声,一脸迷茫不似作假,又问:“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1……”她说了没几个字又沉思起来,“我叫1什么来着?”

“姚姑娘?”

“不是姚,我姓侯。”

“……侯?”

“对,我叫侯……蓁蓁。”

一木转头,见主子只笑看着,似是不打算开口,只好继续说:“侯姑娘,在下一木。一月前姑娘不知为何昏倒在此处小院,是公子救了姑娘。”

天上掉下个人砸在自家主子脚边这事儿,一木并不知情,男子没对他说,说了他也不会信。

“昏倒?不可能呀!我的身体……我是……咦?我……”

“侯姑娘?”

“啊?”

“侯姑娘从何处来?又如何到至此处?”

侯蓁蓁一脑浆糊,觉得哪都不对劲,但还是努力整理思绪——

被救了?虽然被救这种事情有点奇怪……记忆一片混沌,对很多事物、包括自身都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认知障碍……不过不是大问题,身体机能和思维阈值都波动在正常最低点……

她利索的掀被下床,无视了自己明显不同于两人的装扮,对一木和男子的方向一抱拳:“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总之大恩不言谢,我回头给你们加个祝福,就此告辞!”

一木被她突来的气势吓到,脑子里来回全是加个祝福是何意,也没去想刚醒的病人这么活蹦乱跳的正不正常,心里念着这姑娘莫不是傻子,见她抬腿就走,一时连拦都忘了。

“姑娘莫急。”

广袖青衫的男子起身轻跃两步,将侯蓁蓁拦下,笑道:“姑娘欲往何处?”

侯蓁蓁:“……”

他继续笑:“姑娘欲行何事?”

侯蓁蓁皱眉:“我……记不起来……”

“既然姑娘身子方好,又记忆不清,何不先在此小住几日?姑娘可知,姑娘晕倒那日压坏了我的一株药草,普天之下,只那一株。”

男子浅笑,笑意凉薄:“我可并未同意姑娘……就此告辞。”

玉承云,江湖人称追蚀公子,擅使毒,更擅医人。可惜此人使毒使的太过出名,知晓他会医人的人却没几个。而知晓他会医人的那几人,又因惧怕他的毒不敢找他医。可怜玉承云一手极致医术,偏极少有用武之地。

难得捡到个摔开花还不死的姑娘,他便救了。医者父母心嘛。

至于好端端的天上为什么会掉个人下来,他有些好奇,可也没太放心上。他遇过太多不怀好意的家伙,那些实在惹人嫌的最后都被他毒死了。

救治侯蓁蓁,起初只是兴起为之,可在玉承云发现她身上有古怪后,上心了。

上古史书记载,这世上藏有十样神物,神物承载着至高无上的力量,得之可窥天地玄奥。世人皆以为笑谈。直到十年前一名为赤金琉璃珠的宝物现世,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众门派斗了五年,最终是朗乾派夺得了赤金琉璃珠。朗乾派掌门朗无尘用宝物练成了八乾神功,在三年前的武林大会中斩获盟主之位,一时无人能敌,本就是大派的朗乾派更是风头无两。

近些年,江湖看似归于平静,可私下那些蠢蠢欲动探寻宝物的行径却有增无减。赤金琉璃珠的出现,再加史书的记载,使众人坚信不疑的认为——得十神物者可成神。

玉承云却不以为然,但他对古书上记载的天地玄奥颇有兴趣。机缘巧合下,他先后得到了两样神物,鼠尾炎和银檀木。

传说鼠尾炎能燃尽世间一切佞邪罪恶,玉承云自认不算是至真至善之人,拿着鼠尾炎倒也没被烧死。因为鼠尾炎根本就没放过火……要不是它和古书上描绘的模样相差无几,这玩意养得再好放那也就能顶一盆观赏植物。

银檀木则是细细小小的一截木枝,乍看之下和普通树枝没什么差别,木纹里却流淌着暗银色的纹路。随便找块地插上,不出一年,方圆十里内的死树都能开花。玉承云入手后直接把它移植到了自家后院的药田里,那小园里的花草长势让他甚是欢喜。世间传银檀木对活物有生肌塑血之效,玉承云没试过,主要他不知道怎么用这木头入药。

把摔得断手断脚几乎烂成一团的侯蓁蓁捡回来后,银檀木在一夜之间枯了一寸,惊得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接下来每过一日,银檀木便死一寸,原本只有五寸长短的银檀木转眼就剩下两寸了。

而银檀木枯第一日,侯蓁蓁的断肢自行接续了;银檀木枯第二日,侯蓁蓁的血肉之伤自行愈合了;银檀木枯第三日,侯蓁蓁外表看去已和常人无异。

到第四日,银檀木不再枯萎,而原本静静当盆景的鼠尾炎燃起了火焰。那火焰有儿童拳头般大小,风吹不熄水浇不灭,绯红的火焰仿佛一团永盛不谢的红花。

玉承云再不敢怠慢侯蓁蓁的身体,每日几顿好药灌下去,亲自尽心尽力照顾了下来。不知情的几个手下还以为自家主人医术大精,已达起死回生之境。

这么养了一个多月,侯蓁蓁终于醒了,玉承云能放她走才怪。

“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还以为留下她要花多大力气,指不定还得动个手,没想她只是略作思考便应下了。

玉承云:“……”

不按常理行事的人原来这么讨人厌。

“侯姑娘……”

“你说。”

“加祝福是何意?”

“就是……咦?这个我也忘了?”

“那,姑娘可有长技?”

“我缝纫可好了。”

“姑娘可识字?”

“识呀,识很多。”

“既如此,那侯姑娘就替在下养花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