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

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

编辑:叶叶于飞 2019-05-15 18:41:15

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

《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小说简介

重生末世:魔女兽王是绝配是由叶叶于飞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做为修真界打不死的小强‘魔女悠悠’,为了颗灵植被人一巴掌扇到了异界。  这没什么!  可是……能不能把我的宝贝一起给我扇过来?  哦,这个异界有点乱,僵尸满天飞,凶兽满街跑?  这也没什么!  可是……能不能把我的修为还给我?这拖着个林黛玉的身体在丧尸群中跑是要闹哪样?  老天爷表示:  宝贝?  没有!  修为?  做梦吧!  强壮的身体?  自己搞掂!  最多……送你一个小伙伴——曾经非常强大、特别强大、绝对强大的兽王一只!

精彩章节试读:

残破的废墟,萧瑟的街道,血迹斑斑的墙壁,一个大概1.6左右高的长发女子,正甩着瘦弱的肩臂,慌不择路地往前跑着,仿佛身后有凶猛的恶鬼追赶一样。

稍显羸弱的身体,宽大的白色T恤上沾染着黑黄色的泥渍,裤子上也是脏乱不堪,仿佛在哪个泥地里打过滚一样,全身狼狈之极。

“呼哧……呼哧……!”

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已经让女子的头脑缺氧而有些迷糊,沾满土黄色泥渍的小脸上是一片苍白,秀气的柳眉紧紧地蹙着。

玲珑白皙剔透的鼻子上,满是一滴滴细小的汗珠,鼻翼一伸一缩不停煽动着,小巧嘴唇大张着,仿佛张大一点就能多吸一点氧气,唇畔已经因为长时间缺水而裂开了小血槽。

额上的汗水一滴一滴从脸颊上落下,滑入干涸苍白的嘴唇,咸咸的带着些苦涩,仿佛一直涩到了紫悠的心底深处。

***,天道老人家,这是要闹哪样啊?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在修真界呆得好好的,没事还能去家族里那些渣渣面前晃悠晃悠,给他们无聊的生活带去点‘活力’,天道怎么能如此任性呢?

不就是偷了几颗千年灵植吗?怎么就这么倒霉地被人一巴掌煽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俗小界面来了?

世俗界就世俗界吧,偏偏一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呢,为什么爬起身就得拖着具残破的身体逃命?

胸口又闷又痛,腿重得都快抬不起来了,速度越来越慢,紫悠知道这具新得的身体坚持不了多久了,一向充满活力的眼睛慢慢变得灰暗起来。

后面越来越重的脚步声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那些恶心的贪婪的人还在紧跟着,而且越来越近……。

尽管心中非常着急,但是越来越无力的腿却像是铁铅一样,每向前迈一步,都要花费她不少的力气。

‘难道好不容易捡来的这条小命,最终还是保不住?’

眼前浮现母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时,口里还在呢喃着让自己活下去的画面,她的眼中再一次充满了斗志。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必须活下去。’

活下去一直以来都是她唯一的目标。

仿佛是心中不倔的信念让她的身体再一次充满了力量,她的步子开始慢慢地加快,终于再一次甩开了后面紧追不舍的人。

看着前面不远处塌了一半的建筑群,紫悠心中一动,匆忙间手脚并用地爬过小山坡,从碎裂的砖瓦片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跑了过去,一闪而入就扑进了一个半开的小区大门。

慌乱之间也没管什么方向,急步跑过一个停车平地,没来得及看一眼门框上的牌匾,就一头扎进了一座倒了一半的别墅大门。

进门之后,紫悠第一时间快速扫了一遍周围,没有丧尸,还算安全,才稍稍放下了心。

回身将大门‘嘭’地一声关上,又拖着无力酸涩的双腿将房间内能搬动的桌椅单人沙发乱七八糟地堵在了门后。

这时的紫悠仿佛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已是全身汗淋淋的,再也撑不住,一下子瘫倒在了冰冷的白色瓷砖地上。

摸着起伏剧烈,越来越疼痛的胸口,脑袋也越来越晕眩迷糊,虽然很想就这样晕睡过去,但强大的意志力还是强硬地将她从晕眩中拉了回来:‘不行,这时候绝不能晕过去,这门根本挡不住那些人。’

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是个大厅,地上到处是碎石沙砾,紫色布沙发和黑白色茶几上都是一层厚厚的灰泥土,半个大厅顶已压蹋下来。

透过与大厅相连的厨房门,可以看到灶台前有一扇对开的窗户,望了一眼,她只能苦笑着无奈放弃,以现在这个虚弱的身体就算爬出去,也根本跑不远。

不过老天还是眷顾她的,紫悠试着用微弱的神识一扫,在厨房货架后面,发现了一个隐秘的小地下室,不知道是用来放杂物的,还是用来囤放米粮的。

有些气喘地扶着墙壁站起来,紫悠慢慢地挪了过去,从货架后面的空隙推了推门,没想到一碰就开了。

小心地伸出脑袋往里瞄了一眼,是个六七平方左右的地下室,地上已铺满了灰尘,看来是很久没有人用过了。

悠悠正要躲进去,突然若有所思地转头看向那扇窗户,想了想,还是拖着酸重的腿,艰难地走过去,将窗户打开,才躲进小地下室。

将货架拉回原位,又将地下室的门小心地关紧,狠狠地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紫悠无力地靠门坐在水泥地板上,用力咬紧下唇,用疼痛来防止自己晕过去。

希望这些人认为她早就从窗户跑了吧!不然刚捡来的小命真的又要不保了。

只坐了不到两分钟,外面就传来了巨大的拍门声,紫悠心里一紧,看来那些人追过来,接下来就看能不能糊弄住那些人了。

“梅梅,你出来吧!只要你把晶核交给我,我保证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梅梅,我以后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你好的,等我的异能变得更强,就能更好地保护你了。”

“梅梅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这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着想啊,你的身体这么虚弱,只有到了京都你才能过上跟末世前一样的好日子啊。”

“是啊,梅姐姐,你一定是误会我和阿贤了,我们可是好姐妹啊,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呢?”

巨大的拍门声后,是一阵阵耳熟的男声和娇滴滴的陌生女声。

随着门外那越来越大的撞门声,还有那断断续续传来的仿佛快没有了耐心的哄骗声,紫悠的心也绷得更紧了,她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能不能骗过这些人了。

‘彭’地一声,门终究抵挡不住几人巨大的撞击,四分五裂了,随着一阵呛人的灰尘,四男一女五人闯进了这座倒蹋了一半的别墅大厅。

随着几人的四处搜索,没有发现任何人影,顿时几人懊恼起来。

一个粗哑的年轻男声狠狠的啐了一口,发泄地踢了一脚脏兮兮的沙发骂道:“***,不是说看见那女人进了这个房子吗?”

“是啊,茉儿,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一个口气温和一脸温文尔雅的帅气男人接了口,声音里隐隐带着些不耐烦。

娇弱的女人有些委屈,杏眼雾蒙蒙地看着文雅男人:“我……我……我真的看到梅姐姐就是进了这个别墅。”

温和的男人见到女人娇美柔弱的样子,忙将她搂过来轻声细语地安慰:“好了,好了,我不是不相信你,茉儿,别哭,我们再找找。”

“靠,那女人弱得跟小鸡崽似的,没想到这么能跑,追得老子脚都快断了,老子不想再追了。”一个又黑又壮的男人将别墅中可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有些丧气说着,使了个眼色给站在沙发边的男人。

沙发边,声音粗哑的男人心领神会,不耐烦地开口:“我也不想追了,外面这么多的丧尸,又要追人又要躲丧尸,我可不想还没追到人呢,自己就进了丧尸的口中。”

另外一个站在门口比较瘦弱的男人也表态:“是啊,又不是只有那女人手中的一颗有色晶核,外面那么多的丧尸,总能找到有颜色的晶核的。”

他们三个是半路上进这个队伍的,都明白就算是追上了,这颗晶核也没有他们的份,他们可不想再浪费时间和力气。

唯有门口的平头男人刘力永没有做声,他有些迷恋地盯着被文雅男人小心哄着的女人,在扫到文雅男人的时候眼中快速闪过嫉忌。

听到几个男人的话,俊雅男人习惯性地扶了扶金框眼镜,看了看厨房敞开的窗户,若有所思道:“既然追不上,那就算了吧,我们继续往京都走。”

这几个人都是他末世后拉拢来的,还得利用他们去京都,既然他们已经不想找了,他也不能太违背他们的意思。

而且梅梅她可能早就从窗户跑了,她这么一个身体虚弱的女人,相信在末世也活不了太久,只是可惜了那颗蓝色晶核。

躲在小地下室的门背后的紫悠,听到他们陆续离开的步伐,紧绷的弦不由一松,整个人无力瘫倒在了楼梯上,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令人意外的是,在她晕过去一会,空空荡荡的小地下室里,一个恐怖的黑洞突兀地出现,一道小小的白色身影狼狈地从黑洞里滚出来,‘砰’地一声落在了满是灰尘的角落。

黑洞瞬间消失,而地下室里却凭空出现了巴掌大的银灰色小动物幼崽,只见他微微晃动了一下毛茸茸小脑袋,虚弱的‘吱呜’了一声,就仿佛再也没有力气般晕睡了过去。

清晨,一束微弱的阳光从几个小小的透气孔射进了小地下室,刺目的阳光使地下室晕睡的一人一兽一前一后醒来。

斜躺在门口的秀丽女孩皱紧了眉头,两声轻轻的‘咳咳’声后,女孩慢慢睁开了眼,同时也打破了地下室的平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大脑昏昏沉沉地像灌了铅一样重,身体也感觉被大石碾压过一样,全身又酸又痛。

甩了甩头,紫悠想甩去那种昏沉的感觉,让脑袋清醒一点,黝黑的眸子有些迟钝地打量着周围。

‘咦?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

她记得自己刚才不还在跟上玄宗的掌门大弟子在斗法吗?

其实也算不上是斗法,只能算得上是人家一路万里追杀。

唉,那个什么上玄宗的大弟子也太小气了,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不就是偷了他几颗千年灵植吗?

不就是走的时候刚好看见了他洗浴时的裸体吗?

用得着气得脸色发青、怒发冲冠,举着把破剑,一直紧追不舍吗?

这能怪她吗?在修真界,谁不是一个除尘术搞掂?谁还没事像个凡人一样闷骚地来个花瓣浴?

不过,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只记得最后自己不敌,还没来得及掏出法宝抵挡一二,就被对方一掌扇到了天际,然后……胸口一痛?仿佛还听到了心脉断裂的闷声?然后……呢?

用力拍了拍自己胀痛的头,大量混乱的记忆碎片纷涌而来,随着越来清醒的大脑,杂乱的记忆被一点一点地串连起来。

哦,然后她再一次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身体里,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来不及弄清楚状况,就被一伙人追杀?记得后来是躲进了一个小地下室?

灵动的黑眸仔细确认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再次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受意识海,一段短暂而详细的人生经历像书页一样,一页一页地翻开,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强烈的恨意!

‘恨意?’

紫悠心里一惊,难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没有彻底消失?难道苦逼的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她还得跟人抢身体的支配权?

稳了稳急促的心跳,紫悠认真地、细细地感受了好一会,意识海中并没有除自己以外的魂体,看来只是原身死前的强烈不甘所残留下来的一抹意识。

这就好,只要不是两个灵魂抢夺一个身体,就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丝不甘,相信只要她帮原身报完仇,了却她的心愿,自然而然就会烟消云散的。

放下心来的紫悠,一点一点地将这具身体原来的记忆和自己的记忆融合起来,片刻,她睁开了那双暗幽幽的黑眸。

脸上先是一阵茫然,接着是一阵愕然,最后仿佛天蹋下来般,脸色极度难看,眼中也是电闪雷鸣!

2030年?6月?末世?东州国?

哦!真是太好了,本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想到竟然让她夺舍到了三千世界里的一个小界面,一个类似于她原来界面的凡人世界。

“好,真是太好了!”

“啊……好个屁啊!”

“我的法宝啊!我的灵石啊!我的丹药啊!我的灵植啊!我的三千平超大储物镯啊!”

“都没了,都没了,一百多年花尽心思抢来的宝贝一朝化为乌有了。”

“啊,我要回去,天道老人家啊,您不能这么任性啊,姑娘我也就偷了几株灵植,怎么能这么残忍地把我扔来这个连灵气都没有的世俗界呢?”

一边哀嚎着,紫悠一边抱着脑袋,额头不停地往墙壁上撞着!

啊!她要再去死一死,再死一次说不定就能回到原来的身体里面了,那么多的宝贝一下就没了,这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角落里,一只幼小的可爱银灰色小动物幼崽,却睁着一双写满疑惑的冰冷紫眸,像看傻冒一样地盯着那个自从醒来就抱着脑袋往墙壁上撞的傻女人。

‘这个人类雌性不会是个傻的吧?不但说的话难懂,连做出来的事,也叫他这个智商远超人类的圣兽看不懂!’

‘想我雷傲做为雷电空冥兽中的圣兽王者,在晋级神兽的关键时刻被仇敌突袭,只能强行撕裂空间逃脱,现在还因为受伤退回了幼崽期,这么惨都没有自杀,她一个人类雌性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法宝他听懂了,灵石、灵植、丹药这些他大概也懂,就是那些人类魔法师修炼所用的东西。’

‘不过什么叫她要回去?什么叫没有灵气的世俗界?’

在小肉爪子上蹭了蹭有些发痒的圆溜溜的黑鼻头,智高超高的雷傲只略想了一想,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看来这个女人也是突然被人扔到了这里,想回去却回不去了,至于没有灵气的世俗界,不懂就不懂,只要不妨碍他修炼就行。’

这时候的雷傲,还完全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他一直以为自己还在奥托斯大陆,只是撕裂空间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定位,偶然间来到了人类世界,只要等他养好伤,就可以再次回到他熟悉的森林。

脑袋都快撞晕了,也没有任何要离开这具身体的动静,紫悠只能灰心丧气地抱着脑袋,再次瘫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欲哭无泪。

看来这次真的是有来无回,一切靠自己了!

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接受自己再次变成了个穷光蛋的事实,而且连修为都没有了,唯有神识退到了最初级还勉强能用一用。

而且……这空气中是什么鬼?像能量但又不是灵气。

空气中的灵气竟然寡淡到都快无法察觉了,没有灵气让她怎么修炼?让她怎么去打劫?不打劫修炼资源从哪来?宝贝从哪来?

做为散修,她除了一套中品水系修真功法以外,没有宗门,也没有同伴,什么法宝、丹药、修练灵石等等一切都要靠自己,好不容易才勉强修练到了金丹后期!

本来以为这次偷到几颗灵植,就可以炼出破障丹,冲击元婴是十拿九稳了,没想到上玄宗的那个炼丹天赋极高的大弟子这么小气,又没有偷他珍贵的丹药,也没有偷他丹方啊!至于吗?

说起这个身体的原身,这个叫夏梅的女孩也是真倒霉,生下来就是早产,身体羸弱,一直是大病没有,但小病不断。

更大的不幸是,她刚被生下来,在城里打工的父亲就因工去世了,而母亲不久后也丢下她走了,只留下了一个年迈的爷爷独自照顾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