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狂热》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末日狂热

末日狂热

编辑:宁镜心 2019-05-13 21:50:42

末日狂热

《末日狂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末日狂热 即可阅读全文

《末日狂热》小说简介

末日狂热是由宁镜心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末日来临,活人变丧尸。纪柳学会的第一个技能就是——铁锹铲头!单身骑行跨省:杀过人、搬过砖、蹭过饭、撅了领导家的软妹,要被打击报复了。一贯不走寻常,估摸以后只能走金刚芭比的勇猛路线打怪升级了吧?爱情是什么?根本不存在的!(日更6000+,作者是立FLAG要拿全勤的人!)

精彩章节试读:

纪柳坐在马桶上翻看手机APP万度新闻上的消息,其中有一条是官方辟谣今天上午据说是“流传范围特别广”的《下周一将有陨石雨袭击地球,过后就是人类末日》的公告。

上面说发布这则谣言的楼主已经被抓捕,具体刑则俱待审理。

她咧了咧嘴,有些无语。上午她有《西方经济学》必修课和《婚姻法》选修课,两样加起来整整四堂,时间满满的。

《西经》教授是个绅士,不但开头第一堂课点名,还要求走前第二堂课结束交笔记,天知道大学还要记课堂笔记是哪里来的传统!

她选的《婚姻法》和《继承抚养法》是同一个女教授,因为选修人少而她学得特别好所以时刻被教授关注,无法开小差。

这么巨大的消息她居然给错过了!

她平淡无波的人生每天只靠着YY“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才能度过,这样激励人心的消息她居然错过了,想想都心疼自己。

好在万度有快照,即使确认了是谣言原来的消息已经被删除,但是搜索关键字还是能找到一些内容的,如果较真的话,找识图软件,哪怕关键字被屏蔽了也能看到当时消息的相关大致截图。

发消息的人在上面写:除了标题上的陨石雨之外,还有为期三天的黑暗日,而紧随其后,黑子爆发电离潮导致所有暴露在外的电器都无法正常运作了,但是过了这三天有一部分抗造的电器还是可以将就使的,其中还列举了一些牌子。

当然没有直接暴露在外的电器收到的影响不大,包括一些脆弱的品牌。

看到这里,感觉像硬广了。

纪柳有些意兴阑珊地继续翻下去,果然,在楼主帖子当中列举牌子的地方特意被网友标出来一一驳斥,一看就是厂家软文。

但是又有些人持反对意见,毕竟楼主写的牌子不只一个,而且除了电器还写了别的内容。

比如三天黑暗期挨过之后的丧尸病毒大爆发,人类末日什么的,还有一些幸存者基地位置……

看到这里,纪柳挠了挠嘴边——难怪官方要删除了,这些机密的位置都是重要部队基地吧?外国探子都削尖了脑袋想要知道的,这货就一下都发出来啦?

甚至还有精确的经度纬度、附近城市到达的最快路线,以及哪条路千万不能走,那里会出现高级大丧尸……

纪柳又有点摸不到头脑了,说得振振有词好像是真的一样,但是套路又和她以前看过的众多末日小说差不多。

她皱了皱眉,开始考虑:要不要相信呢?

这种消息正常人看看都是不会相信的,这一点连纪柳自己都知道,但是,她也很容易将自己判定为“不正常的人”的类别。

她是真心希望世界末日到来的,但和一些二次元喜爱末日题材的狂热爱好者不同的是,她这样期待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胆小不敢一个人去死而已。

按道理说,每年都有人吵嚷某一天是世界末日,但是从来没有实现过。

而且,吵嚷世界末日的也没有人说是因为大规模爆发丧尸病毒这么科幻:一般都是彗星撞地球啦!洪水爆发啦!寒冰纪到来啦!

撑死了、最接近丧尸病毒的大概就是全球气温变暖、极地上空臭氧洞造成万年前被冻住的虫、怪兽、病毒让人迅速死亡。

把人变成和人类似的东西并与之互相争斗残杀什么的,实在是人类最丧病的脑洞了,难怪叫“丧”尸。

那位楼主既然敢造谣,自然也该是有一点底气的吧?如果她要相信这个楼主说的“世界末日”,自己有什么实力在这样的环境下搏一把呢?

她发送了密码查询了一下银行卡上的余额,这两年打工赚钱除了要缴纳学费书费之外还有基本的生活费。即使她一直省吃俭用,连假期都住在最便宜住宿费的学校,卡里也只剩下不到一万块而已,其实也干不了什么。

但是,最后她还是决定试一试。反正这几千块放在她的卡里也没有什么大用,或者说,这一年来她甚至常常会沮丧绝望地觉得自己变成一无所有的乞丐说不定就有勇气告别这个世界了。

如果是两年前,她一件衣服大概也就是几千块了,只不过两年而已,如今几千块却是她攒了两年的仅有积蓄,想想也是有点辛酸的。

几千块买不了太多生活必需品。帖子上面的消息说陨石雨从天空坠落时,因为燃烧热度产生的辐射,一般的楼体都可以阻挡大部分。而她也找不到更可靠的掩体,毕竟铅板、防空洞什么的不现实,而如果选择宿舍作为躲避陨石雨的堡垒……

她提起裤子从厕所里跑出来看了看,瞬间就失望了。

小公寓式的高级宿舍每个小洋楼只住三个人,每个人住单间,而且楼下都是防盗门。

可她们这种超级便宜的四人宿舍不但寝室门是木头的一撞就烂,上面还有个透明玻璃窗只挡层布帘子为了方便寝室大妈监督谁半夜偷偷点灯。

就算墙体能挡住辐射,可楼里其他的丧尸呢?这玩意能防住力大无比的丧尸?开玩笑!

最后想出来的解决办法就是租一间房子,最好是只有一个出口、没有薄弱的、可能会被辐射到的窗户和后门的地方,又可以睡觉,又可以当仓库放储备粮,只要堵住门还不怕丧尸闯进来。

所以,纪柳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到处看房子租住,她的钱大概只够付租金的。如果世界末日没出现……呵呵哒,就当她为祖国地产泡沫做贡献了。

终于被她发现了一个地下仓库,价格便宜比什么车库啊、其他仓库便宜一半,这样她就有几千块富余的钱买储备粮了。

这个仓库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比较潮湿(下大雨需要手动排水),放很多东西都容易发霉,所以总是没有人来租,老板巴不得有人接手,多赚一点是一点。

纪柳虽然是打算租这个地下仓库度过陨石雨时段,但并不打算一直在这里住,储备粮再多她也没有小说里的空间,一个人种田没可能。

只要度过最初的高危时间段,一些丧尸就会追赶人群离开,甚至丧尸之间互相残杀、丧尸被人类猎杀,她那时候再出来投奔大部队。

就算是运气不好遇到打不过的丧尸死了,但起码她没死在病毒最开始爆发的时候。

这一个星期的天气都很好,没有雨。

纪柳看着空空的仓库,首先将一些孔洞都买水泥和腻子给堵死了。

呼吸口是请街口站着戳大岗的临时工,用带小孔洞的钢铁篦子焊死的,万一有丧尸老鼠呢!如果有虫子那是真的没辙了,她不可能将这里完全封死,她还是个需要呼吸的人类的。

做完这些她就开始搜集储备粮。

首先是几个附近酒店用品批发市场的土制大水缸、塑料大盆和最便宜的金属器皿。

她甚至还偷了几个最近附近小区新换上的、看起来比较干净的一米高塑料垃圾桶。装满烧开过后的水之后不管今后能不能用,但至少知道自己尽力了。

说真的,在干这些事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是神经错乱了。

如果不是这是个超级落后的小区,被人发现偷垃圾桶也够被抓起来的。而且,万一……其实也不是万一,而是很大的几率——陨石雨什么的根本都只是空穴来风的谣传呢!

那她现在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个笑话吗?为了找房子她甚至将这一周的课都给旷了,期末够呛能混过去了。

然后她在附近的食品批发市场买水、买食品,甚至高热量的锅巴、薯片、仙贝、雪饼、巧克力什么的垃圾零食。品牌不论,越便宜越好。

一大袋2000克的零食才几十块钱,别说吃这些三无产品会生癌了,不吃会直接饿死的好吗?钱财有限,买可靠品牌不划算。

在星期天,趁着寝室其他同学回本市居住的家和出去玩乐的时候,她打车将自己的床铺用品、衣裤和学校能拿走的东西都顺走了,甚至还有几个热水房没人来得及拿回去的暖水瓶。

司机师傅还很诧异地问:“同学,你是辍学了啊?”脸上那个同情的表情就差说“你是不是被开除了呀!犯了啥事儿呀?”

纪柳看了看司机,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明天可能会是世界末日的消息了。

昨天特意她和寝室的三个室友说了一下那个谣言的事,大家都不当一回事,还有一个嘲笑她是个“脑袋瓦特了”的死宅女。

而且,给家里打电话说这件事的时候,爸爸什么都没说,反而被妈妈痛骂得狗血淋头,就差报警来抓她传谣了。真是大义灭亲!

纪柳考上的是H大。滨城排名前几的好大学,然而,这个“好”字,仅仅是在滨城这个省会城市范围内来说。

在高中时代她可是全市闻名的学霸。别说是考本地排名第一的985-G大了,运气好超常发挥她去帝都考上A大和B大也是有希望的。

然而,在高三那年,一个叫“荣念恩”的女孩子凭空出现了,她说她是在医院里被抱错的真正的纪家女儿。

这么狗血的事情居然发生了!

在纪柳自己的身上活生生地上演了一出“变形记”。

哦,不,比“变形记”还惨的是:人家节目上的小孩起码还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可荣念恩之前一直是在孤儿院被养大的,也就是说,纪柳本来的身份应该是个孤儿。

在DNA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她整个人都是焦灼不安的,而结果出来之后,情绪就宕到了谷底……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再开心过。

不过那个时候她已经有身份证了(并没有到十八岁),这么大的孩子孤儿院也不会养的。

在她懵逼到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的时候,纪家父母却直接表示:“既然已经在我们家养这么大了,那就一直养到你完全成年独立吧。没有生恩也有养恩,大家还是有感情的。”

可是,这样的处理结果并没有让纪柳的日子变得好过。

这个叫荣念恩的姑娘因为孤儿院的孩子都姓荣,刚好和纪母的名字吴蓉有些相撞,于是改回姓纪,名字就叫宝珠,如珠如宝的宝珠。

拥有一间小公司的纪父纪母恨不得把一切都补偿给这个十几年流落在外受苦的亲生女儿,而看见这个占了自己亲生女儿一切的假闺女不恨都算是宽宏大量了,虽然,纪柳根本什么都没做过。

有一句民间谚语叫“小人乍富,腆胸迭肚”。并不是所有吃过苦长大的孤儿院女孩,都能坚忍不拔地成为小白花圣-母的。

住到大别墅,动辄有人伺候的纪宝珠简直眼睛都嫉妒红了——这么些年我吃糠咽菜的时候,你居然是呼奴唤俾地过的!现在我来了,可不能让你好过!最好你也老老实实给我吃些苦头!

整个高三纪柳就没有安生过,每天在家都被恶作剧整得鸡飞狗跳,但是没有一个人替她说一句公道话。

在外面,纪宝珠也不知道找了谁,很快学校里就到处有她是个野孩子冒充别人亲生女儿的流言。一些同学还好奇地专门来问她,好像她是个刚出生就故意使手段让人抱错的心机婴儿似的。

在这样的状况下,果然,她的高考没考好,只够考个本地H大的。

她的第二志愿报了一个211,分数够了,但是人家不要第二志愿,只能按分数调剂到差不多的非211,错失了最好的机会,让知情的老师和同学都觉得很惋惜。

上了大学纪柳就搬了出来。

其实从高三开始她就不好意思管“家里”要学费和书费了,自己出来拿着提前发的身份证打零工,如果被那个“好姐妹”看见了还要冷嘲热讽。

而纪宝珠从小的基础就不好,连H大都没考上。花钱念了一个三流大学,好歹是个本科。名字好听一些,而且离H大远着呢,纪柳总算是摆脱了她的魔爪。

纪柳的脾气不算坏,但也不能说是个包子,只是面对纪宝珠她没有怼回去的底气。

首先她在纪家吃住了十几年,甚至一直到考大学之前都占用了本应属于纪宝珠的个人资源。

其次,纪父纪母原本对她还算不错,多少也是当成亲生女儿来对待,她也不可能对纪宝珠做什么,让这对一直想要补偿亲生女儿的父母伤心。

最后,纪宝珠再烦人、再嘚瑟,至少没有违法犯罪,她也不能找警X。

司机帮忙把东西搬进一股潮气的昏暗地下室的时候,那个眼神感觉就快给她捐10块同情钱了……

后来没有家里给的钱之后,纪柳的手机就没有再办流量包了。她一直蹭学校免费WIFI,走到外面打工也都蹭店里的。不过为了今日“可能”有的突发状况,她特意开了一个最大的流量包。

至于如果世界末日她的流量用超了的话,也没有丧尸来追她缴费了。如果不是末日,那她肯定用不完的,白瞎的流量就当再度为“中国挪动”做慈善了。

纪柳把方才寝室床头的绿色小闹表带回了地下室仓库,将时间订在帖子里说的末日前5分钟。

可是,还是她提前几小时就早早地醒来,可能是心理素质不行,心里有事根本睡不着。

她脑袋里都是这些年发生过的事。也或者说,是她这不算长的一生有记忆之后的所有经历。

她从小就挺倒霉的,有些类似于衰神附体,所以,虽然纪父纪母还是当她是亲闺女,他们一家三口却也不像其他家庭那么亲密,如果早知道她不是亲生,扔了她都算好的。

到底有多倒霉呢?大概就是别人去郊外野游,有人采花,有人采草,她必定会踩SHI。当日艳阳高照天气晴朗的话,可能踩的就是狗SHI,如果阴天多云或者突然下雨,可能踩的就是人SHI了,最差的情况可能就是不但踩SHI,天上还掉鸟SHI……

她小时候有个外号叫“大狗SHI”。

一直到初中流行吃炸鸡柳,她才换了新外号。

她很少买方便面,倒不是说一定没有调料包,不过买过几次,基本上都是双油包或者双粉包那种。运气最差是双蔬菜包,连点咸淡都不会有,总之料包没有拿全过。

碳酸饮料也不敢买易拉罐的,到现在都没想通那么小的易拉罐里当初是怎么装进去一只大老鼠的?她怀疑那只老鼠并不是被汽水淹死的而是塞进去的时候骨折疼死的。

她虽然一直都很倒霉,但比起报纸、网络上那些耸人听闻的意外事故,都不算是特别厉害的那种。

比如升学考试的时候她肯定就不像有的同学突然感冒、吃坏肚子或者憋尿裤子……大场合她一般都不会太倒霉,也自我感觉从来没有连累过别人。

但是和她同学时间久了大家都会知道她很倒霉,周围有其他人偶尔有些意外也都会归咎于“是不是和她说话了?”“是不是挨着她走了?”“是不是坐过她的座位了?”导致她所在的地方认识的人都会立即形成一片真空。

时间长了纪父纪母也不太爱和她说话了。到了高中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更疏远了,等到纪宝珠出现的时候她已经有些麻木了,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其实纪父纪母对她的态度并没有变化太多,反而是家里雇佣的保姆、厨师和司机更加势利,甚至后来为了迎合纪宝珠当着她的面嘲讽。

她在地下仓库里面彻夜难眠,翻来覆去地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这个小区之所以租价便宜是因为附近修地铁站几个月了,地铁是个大工程,而且距离这里不远就是地铁尽头的总站,据说要修个好几年。

附近最宽的那条大马路都已经不通车了,附近的商铺受到严重影响,很多都关门、搬迁了。

地铁白天修,晚上也修。

她整个星期天从把东西搬过来之后就窝在地下室,似乎“突突突”的机器声一直都没停过。到晚上11点半多的时候终于停了一会儿,可是将近凌晨1点又开始“咣咣咣”“突突突”。

她从地铺上翻坐起来,盘腿胳膊拄着下巴。一边想明天如果没有发生陨石雨,旁边仓库里这些杂牌零食怎么办,一边想着如果真的世界末日了自己能活到几时。

她的地铺旁边就是随手就能抄起的残破家什,修地铁之前仓库左边是劳保一条街,右边是五金一条街。

面对的那条已经被封了修地铁的主干道,两旁原本是卖医疗用品的,正好搬迁大拍卖。她买的消毒液、棉签、绷带,价格都和白捡的似的。

五金一条街虽然影响最小,但东西价格不便宜。好的、看起来坚硬能当武器的东西她都买不起,但是,她可以捡呀!

搬迁走的一些店铺里有一些稍微破损的东西她都可以用。

在稍远处的街道上,她甚至还捡回了一个豁边儿的陶瓷大浴缸,五块钱买了一个二手塞子,里面装的水比她一百二买的大水缸还多。

浴缸她是自己搬回来的,一路上很是引人注目。她从小就知道自己力气比较大,但是并不知道自己危难时候的潜能爆发有这么大!

这样也让她稍微有了一点安全感。至少面对敌人和危险的时候,她还不算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2021年8月15日,终于到来了。

纪柳打开了手机,开始在十多个直播APP中轮番切换。她起床的时间太早,很多主播都在直播早起、吃饭等基本日常。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当纪柳看到手机屏幕上面真的出现陨石雨的画面时,她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彩票前后买过数百次,连五块钱都没中过的人,居然赌中了世界末日!

频繁的跳换页面也让她烦躁,最后她选中停留的是二次元死宅最常用的网站BOLIBOLI的在线直播。

因为是白天,播主又是电子竞技的类别,比起那些卖萌、露肉、瞎扯淡,她宁肯看这个被游戏耽误的美手唱见打游戏。

时间在8点24分定格。

这个时间正好是大多数人的上班时间,正常状况下的市民应该都在上班的路途中或者刚到单位。而因为仓库所在小区两边的街道都是私家商铺的缘故,这个点儿员工都已经来齐了。

周围吵吵嚷嚷的。对面大院直线距离仓库超过100米,可是幼儿园早晨迎接孩童和家长的儿歌大喇叭,已经吵得让她听不见外面的真实情况了。

好在她在看直播。就因为在线的网友多,外面下陨石雨很快就被眼尖的无聊观众老爷发现了,并且发送在弹幕上。

纪柳的地下仓库因为只有一个金属卷帘闸门,担心陨石辐射,所以找了附近的便宜作坊,加固了第二层。外面的陨石雨声音本来就听得并不清楚,又没有窗户可以看,加上周围店铺、幼儿园的干扰,简直一言难尽。

不过播主的一盘战斗都没结束,他也发现了外面的怪声和奇怪的天色,于是特意将屏幕直播改成手机直播,镜头转向了窗户。

纪柳顺手抓起仓库里摞得像小山一样高的、价格只有三毛二、没听说过的牌子的方便面压压惊。顺手撕开——写好了一个粉包一个菜包的居然还是只有菜包!吓得她都吃不下去了!

此刻纪柳的心情感慨万千,大概还是第一次在生命中暗自庆幸——从前一直都那么倒霉,可能所有的运气都为了积攒用在这一刻。

而且,她特别想打电话给家里,毕竟那是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于是赶紧趁着还有信号,太阳黑子电磁影响没爆发的时候往家里打电话。

纪家此刻已经乱糟糟了。

这个大清早纪父和纪母正在吃早餐,他们的亲生女儿纪宝珠自从上了三流大学之后就常常夜不归宿,怎么说也不听。这一年来的家里的所有人都习惯了,只能听之任之。

电话铃响的时候,头发乱糟糟的纪宝珠刚刚跑进屋里来,还一边大叫:“这什么鬼天气?冰雹怎么那么大?我的车顶都砸出好多凹坑了!”

纪父纪母的精力都集中在女儿那里,还是厨师做好饭了正好空闲听到铃声跑过来接:“喂?这里是纪家,请问您是哪位?”

听到纪柳的声音,厨师的神情立刻放松了,还条件反射地看一下客厅的一家三口:“你有什么事吗?”

“能让爸爸接电话吗?”想起之前在电话里被妈妈喷得狗血淋头,纪柳心有余悸,比起来纪母,纪父多少还是有点理智的。

纪父被厨师叫过来的时候还是一肚子气。

纪宝珠刚认回来的时候还是挺乖巧可爱的,结果时间一长就发现从小养成的各种坏习惯。这对特别想要将女儿培养成上流社会家族名媛的父母来说打击很大,可孩子都已经定型了,根本改不过来。

所以,听说这是来自于纪柳的电话,他的气就更大了。虽然当初抱错孩子不是纪柳的错,可是如果没有她说不定就不会抱错了,所以他“喂”的一声也特别没好气。

“爸爸,外面的陨石雨有辐射的,会让一部分人变丧尸,你们千万不要出去啊。而且……陨石的里面有一种东西,等它落地凉了之后也千万不要剖开啊,那个也会……”

“你瞎说什么呢?这个是冰雹!什么流星雨?不要危言耸听,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吗?都是大学生了怎么整天听风就是雨的?”纪自强大声呵斥着。

方才纪宝珠回来的时候摊开的手心里,大家看到的明明就是一颗拳头大的冰雹而已。外壳的冰雪都渐渐融化成水了,中间隐约有个灰突突的小颗粒,可能是在高空凝结成核心的小灰尘之类。

这一些,上学的时候自然课也有讲过的。

“冰雹?!”纪柳简直傻掉了,直播的时候确实看到天上有掉落什么东西噼里啪啦的,但是看不清楚。

因为早知道会有陨石雨所以她第一时间判定真的是世界末日,可现在纪自强这么一说,她还真没办法反驳。她的地下室根本没窗户,不能亲眼证实。

“谁呀?”听筒那边传来吴蓉的声音,“又是纪柳吗?她是不是受刺激了?非要盼着世界末日不行?这孩子三观怎么这么扭曲?就不盼着大家好了,这些年白教了!白眼儿狼!”吴蓉的声音越来越近,眼看着靠近听筒了。

对吴蓉来说,她说的这个已经被辟谣的说法对别人来说只是个谣言,可是轮到她对纪家的人来说,却已经近乎于吃里扒外的诅咒了。

纪柳能明白吴蓉的心情,但是她也不想和她说话,自从认回宝珠之后,吴蓉对她的成见已经是相当明显,并且无法扭转的了。

“爸爸,总之你们别出去,或者等下完冰雹再出去,最好关好门窗。”吴蓉过来准没好话,纪柳也不想和她说话。

而且她现在也觉得自己似乎过于冲动了,根本什么都没确认呢,甚至连丧尸病毒爆发都要在三天永夜过后,自己也确实算是妄断了,难怪纪父纪母不相信她。她想要挂断电话了。

“嗯嗯。”纪父应了应,态度不是很好,然后纪柳听到他的声音远离了话筒,“行了行了,我就挂了,你更年期就少叨叨几句。”

“什么更年期啊?我看她就是心理扭曲,见不得宝珠好……”

吴蓉一句话戳进了纪柳的心窝子,纪柳咬了咬下嘴唇将手机放下来。

但她的手指还没有按上挂断键,就听到话筒里传来“啊啊啊——”的惨叫,然后就是纪自强的大喝:“宝珠,你做什么?你怎么了?”

纪柳一愣,急忙又举起手机大声问道:“怎么了爸爸?出什么事了?”

然而,随着一声巨响,似乎是手机落地了,她的鼓膜被震得都疼了。

然后就听见听筒里一阵尖叫、奔跑:“大小姐疯了啊~救命!”这是厨师的声音。

以前厨师司机和打扫卫生的阿姨都叫纪柳“小姐”。纪宝珠被认回来之后,俩人为了区分,虽然都是同一天生的,但为了显示亲生和非亲生的地位,纪柳已经没啥人叫“小姐”了,但纪宝珠却是“大小姐”。

然后,只听见纪自强又大喝了几声:“你干什么?你干什么?”然后叮叮咣咣几声后,听筒对面就安静了下来。

“爸爸?爸爸!”纪柳突然觉得大脑一阵充血,一直盼望着的世界末日终于来临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激动。可是,她没有想到过世界末日来临的后果,就是养了她十几年父母都去死。

就算是没有亲眼看见,但不知道为什么,脑中第一的反应就是——他们都死了!

她知道末日会很残酷,但不知道末日降临在自己的亲人身上会这么残酷。

一时间,她连哭都不会了。

大脑瞬间空白。

等到回神,她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无意识地对着手机大叫“爸爸、爸爸”。

她侥幸地想着,也许是她的脑洞太大了呢?也许那边根本没事呢?是有什么误会的吧?末日……其实是个恶意玩笑吧?不是说楼主已经被抓了吗?不是说马上就要审理了吗?不是已经官方辟谣了吗?

“嗬——嗬嗬——”一种奇妙而压抑的声音传到了耳中,好像是什么人想要艰难地说话,但是却无法控制声带的震动方式。

这声音越来越近,然后她就渐渐能听清楚脚步的声音,像是拖鞋蹭在他们家客厅的波斯花色大地毯上,有些闷闷的滑动声。

听筒里发出一个闷声,好像是手机撞击在什么地方,撞击得不重,但是,这一下过后,那“嗬嗬”的声音更近了,似乎声源就在听筒旁边。

“妈妈?”她小心翼翼地问,一瞬间甚至担心对方会顺着无线电波冲到仓库里来,“宝珠?”

“嘎——”那是楼梯旁边放盆景的红木高凳脚斜斜刮过楼梯扶手的声音,宝珠走路总是横冲直撞,每次都将那个凳子向栏杆撞过去,但是幸好每次上面的盆景都没有掉下来过。

纪柳清楚地听到自己巨大的心跳声。

这个“嗬嗬”的声音,距离那个撞动高凳的拖地脚步声,很远。

停滞了几秒后,纪柳又问:“爸爸?”

“咔吧!咔吧!”在通话彻底停止之前,她仿佛听见牙齿咬在硬脆东西上面的声音。

“嘟,嘟,嘟……”电话断线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