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人神战场》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末世之人神战场

末世之人神战场

编辑:过景 2019-05-13 09:10:18

末世之人神战场

《末世之人神战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末世之人神战场 即可阅读全文

《末世之人神战场》小说简介

末世之人神战场是由过景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世界末日,丧尸、地震、神、神兽竞相出现。千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神恨尽了人类?龙族归来,又为何执着于图腾?且看顾灼如何翻手炼神,让人类重新主宰地球!种种田,杀杀神。夹缝生存,谈谈恋爱……(改N遍简介了,还是无能…)不是女强,女主不精明,是一个从来不曾经历过感情、世事的女孩子。所以请容忍她成长,再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也请容忍她长偏。

精彩章节试读:

黎明时分,橘色的光线从乌黑的夜空中一闪而过。

漆黑的乌云悄悄遮住明月。阴风吹过树木,影子在地上张牙舞爪。

突然,一声尖锐的惨叫吓退了光明。地球上半黑半明。

顾灼正看见床头上陡然升起的鬼头,一身冷汗地从梦中醒来。她闻声忙从床上跳下来,拉开窗帘,踮起脚尖,向楼下看去。

顾灼家住五楼,她家楼下便是马路。马路两旁的路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下连个鬼影都没有。

“难道我听错了?”顾灼伸手揉了揉眼睛,脑中突然闪过刚刚梦中的鬼头,漆黑的眼瞳里无情无义,真是吓死她了。

她向门口走去,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只是做了个噩梦,决定去客厅去拜个菩萨,下半夜梦见鬼什么的,想想都不是什么好兆头。

刚近房门,窗外又是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彷徨、凄厉。紧接着便是断断续续不是很清晰的求救声。然后,一切就好像按下了播放键一样,或男或女、或老或少的惨叫声,或近或远的以另一种方式叫醒整座城市。

世界变得嘈杂起来。

顾灼心中一颤,凄厉的叫声仿若昭示着那人正在遭受着怎样的痛苦,光是想象那情形就吓得她腿肚子都开始发抖。

冥冥之中,她似乎意识到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她挪动着自己的小身板,大脑中闪过各种各样的猜测:杀人犯?外星人?生化危机?鬼杀人?她努力将整个身子都隐藏在窗帘的后面,纤细的手指拉住窗帘的一边,闭了闭眼,生怕,一拉开窗帘,便是那张梦中的恐怖鬼脸对着自己。

“啊!”

又是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这惨叫很近,就在楼下。顾灼心中直哆嗦,空无一人的家仿佛连空气都凝固起来。

“救我!救我!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救命,救命啊~”

年轻的充满惊惶与绝望的女声扼住般嘎然而止。

顾灼的眼泪不受控,“哗”一下就出来了。她颤颤巍巍地拉开一条缝,一双充满不安与恐惧的眼睛透过细缝看向楼下。

满地淋漓的鲜血,满地碎肉连带着黄色的脂肪暴露在灯光下,还有白色的脑花喷的四处都是。

“哇!”顾灼扭头就吐。

胃里翻山蹈海,消化了一个晚上,早已空荡荡的肚子里胃酸都被吐出来。可顾灼一直在吐,一想到那满地的残骸,就抑制不住地吐,直吐出黄疸水为止。

那是人吃人么?它们正伏在那刚刚倒下的女人身上拉扯着她的肠子,狼吞虎咽,鲜血淋漓。

“门!门!”

顾灼踉跄地跑到家门口,用钥匙打开自家大门,下楼,将四楼与五楼间新做的防盗闸门关上,又跑回来,迅速地用钥匙锁好自家的大门,又用手拽了门把手几次,确定锁好了,才一把摊在了地上。

顾灼家住五楼,正好是顶楼,也正好对门没人住,所以关上了闸门,可以说可以暂时确保她一人的安全。

“舅,我害怕!”顾灼听着门外的惨叫声,抬头望着客厅正中央的佛龛上舅舅的遗像,忍不住双手环抱自己,痛哭出声。

顾灼是孤儿,被舅舅抚养长大,舅舅又当爸又当***,上个月刚因为意外去世。这一连串的惊吓让顾灼思念起高大伟岸如父亲的舅舅来。

也许碰到危险,我们总想向心中的港湾依靠。只是她在这世上早已没有依靠。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惨叫声早已不再响起。转而满城枪声大作。

顾灼这才从胳膊中抬起那张惨无人色的脸,她一只手握着脖子上的玉佩,双唇被咬出了血迹。

她缓缓走到家中佛龛面前,拜了几拜,然后望着遗像,坚定地说:“舅,我会努力活下去的!我答应过你的。”

此时,她人生中的第一缕希望才到来。

那是信念。

就在她对逝世的舅舅发誓的时候,手中的光芒透出来。

那是她的第二缕希望。

那也只是希望。

从小佩戴的玉佩发出柔和的光芒。顾灼恍若梦里。

在这样的乱世里,顾灼是幸运的,在第一天可以拥有这样一个可以进入的随身空间。

在顾灼进去了知道可以存放物品的时候,她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而当她翻遍了整个家里,发现家里只有两袋大米,一箱方便面,青椒若干、蒜泥、生姜若干,油盐酱醋几许的时候,她苦恼得抓住自己的头发,恨不得掐死之前的自己,喝问:“你咋不多买点方便面呢?”万事难买早知道。

顾灼跑到窗户边,拉开小缝,熟练地望向对面,那里是小区的超市,“24小时营业”的超市!

顾灼觉得自己望着超市的眼神里可能透着绿光。她今年19岁,正常来说,她会活到73岁,这期间,肯定要吃、用无数。她那点存货,顶了天,也就够个3个月。

还要有…顾灼扳着手指头:姨妈巾、打火机、厕纸、洗发露、沐浴露、衣服、床品、佐料….好多东西!顾灼有些急不可耐,她迫切地需要一个超市的存货!比如,对面的那家!

“刚刚那是丧尸吧,那现在就是末世!嗯,就算是末世吧。按小说来说,应该初期丧尸战斗力不高吧,而且刚刚好像出了警!”

顾灼摸了摸头上的头盔,看了看一身的羽绒服,有些不自信地想。

她小心地打开防盗门,走下楼梯,两只耳朵竖着,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迅速触动她敏感的神经。

顾灼一路顺畅地走到大街上,却看见十几个身着警服的警察正巡逻在大街上。他们一看见顾灼就举起了手中的枪。

被十几柄黑黝黝的枪口对着的顾灼,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脖子上的玉佩。

“我可以进去的!”她默念,顿时心中大安。

“报名字!”为首的警察喝问道。

“顾,顾灼!”顾灼有些紧张,咽了口口水。却还有空瞧了瞧警察的外貌。

“出来干什么?穿的什么鬼这都是!”

“买吃的!”顾灼看着对面的警察的神色,觉得他们可能比她更慌张。

“回去,今天开始街道禁令!”

“可是,”顾灼想想家中的存粮,心中甚是没有底气,忍不住想求个情,“我家中没有吃的呀!你们看着我买完行不行!”

为首的警察上下打量了一番顾灼,才让身边的“小王”去陪同她买完。

顾灼走在拿枪的小王前面,边走边回头看刚刚那队警察中为首的那个,“小王同志,刚刚那个是你们的队长么?”

“嗯,是的!”小王一脸严肃的跟在她后面,手中握紧了枪柄。

“姓啥呀!长得还挺好看的!”顾灼这时才回想起刚刚为首那警察的外貌,虽然下巴上长满了胡渣,脸上不掩疲色,但是那轮廓分明的五官真是令人脸红,类似古天乐的阳刚,肤色黑黝黝的,隔着薄薄的黑色短袖,依稀可见男子鼓起的健硕的胸肌。

“姓李,李珂。”小王一脸讶异地看着顾灼,可能也是想不到这个时候了,这女人还有空发花痴,问名字。

“对了,”顾灼开始后悔,本以为外面乱着,可以挥挥手搬走所有物品,连车都没推,没想到还有警察在巡街,她瘦弱的手臂咋搬得了她想要的那么多东西。

“小王,你一会能帮我搬点东西么,搬到我车棚里就行,不远!”

小王这时更无语了,什么时候了?刚刚不是还在说李队么,女人的思维男人你别猜。嘴里却还是答应了,“好。”

顾灼一进超市就开始扫货,也不管躲在收银台下的服务员,径自推着购物车。纯净水来个4箱,姨妈巾、方便面、大米、饼干…..顾灼看着堆的高高的车子,有些不满意,转身又将细小的缝里也塞满了佐料、巧克力什么的,最后还拿了个篮子,装满了打火机。

结账的时候,看着满满的东西,顾灼有些尴尬的问:“购物车我买个吧,算进账里。”

这个时间点,外面还间或地响起两三声枪声,服务员估计也吓得够呛,结账的时候手都在抖,估计也想着早点结束。于是,只是嗯了一声,继续埋头算账。

小王帮着顾灼拎了两个大方便袋,他俩刚出门,服务员就跟着出来了,顾灼转过身看着服务员一气呵成的关门开车,顺嘴问了句:“这就下班啦?”

“啊,嗯。”服务员一副不想多聊的样子,直接开走了。

一路无惊无险的把东西放到车棚,顾灼给小王塞了一瓶水,客气地道了谢。

等小王一走远,顾灼立刻将东西收进空间。东西都排在空间的一角,堆的满满的。顾灼这才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她迅速地跑上楼,脱下羽绒服,准备洗个澡,舒服一下身心。

开热水器的时候转念又想起水的问题来,急匆匆将家中所有的瓶瓶罐罐里装满了水收进空间,这才安逸地觉得就算末世真的来了,她也可以多活几个月了。

很早之前,顾灼曾经看过一部美剧,大概叫做一千万种死法。她承认,所有的死法她都不喜欢,她更不喜欢饿死。

趴在沙发上,顾灼意兴阑珊地想,希望不是末世,一切都只是自己吓自己。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是的,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失去亲人的痛苦仿若一下子改变了那个少年,当天晚上,廉童总是跟着顾灼走来走去。顾灼煮饭,他就翘着呆毛蹲在门口,眼珠子时而无神时而盯着顾灼;顾灼洗澡,他就斜倚着门,修长的身躯懒懒散散。

到了晚上睡觉,更是早早地便换上自己的睡衣,他的衣物早在下午就已都搬了上来。

廉童躺在顾灼的床上,舒展着身子,精致的锁骨在微敞的衣领间若隐若现,他见顾灼擦着头发,一身湿气的走过来,懒洋洋地伸手打了个招呼,眼神晶亮:“灼灼,来睡觉!”正当的,对顾灼一脸惊呆的神情丝毫不以为意。

“廉童,你给我滚去隔壁!”

顾灼坐在床边,眼睛眨了眨,瞧他神态无异,舒口气,自然地开启嘴炮模式。

“不滚,不滚,又不是没睡过。”

廉童摇头晃脑,死皮赖脸地扒住顾灼的手。

他今天心情很差,真的很想和顾灼手足相抵睡个安心觉。眼见妈妈变成丧尸的那刻真的是刻骨铭心地绝望,廉童的眼睛一暗,晦暗的神色一闪而过。幸好还有顾灼。

他铁了心今天要和顾灼一起入眠,见顾灼挣扎的厉害,索性从正面紧紧抱住顾灼,仰面带倒她倒在枕头上,长腿缠住顾灼乱踢的双腿。一脸无赖形。

“你这是干吗?你15岁了,不是5岁,好么?”

廉童的手臂时不时的擦过顾灼的刚刚发育完善的胸脯下方,敏感的顾灼颤了颤,澄澈的眸子里溢出些许水光。

廉童似是毫无察觉举动的不妥,一脸无辜地眨巴着桃花眼,说啥也不松手,倒像只大型哈士奇。

被异性的气息满满当当包裹着的顾灼,自长大以后再也没有接触过异性的身子被廉童悄悄撩拨着,顾灼很快地举双手投降,连声道:

“好,好,你松开我先。”

“不反悔么?”

廉童眼睛一亮,露出得逞的笑容来。

“肯定不呀。”顾灼从小便是守诺的人,古板地认为“人无信不立”,她说出的话绝对会完成。听闻廉童的质疑,她有点小不开心,暴力地掐住廉童手臂上的肉,一扭,廉童连连发出惨叫声。

“让你松开。”她斥道。

末世的第二夜,她在廉童的怀里入睡,安静的夜晚与往常无异,乃至早上醒来时,她甚至以为末世只是她以为,早已过去,一切恍如做梦。

廉童站在厨房门口,对于忽然出现的鸡蛋并不在意,她并没有隐瞒不是么?

所以他只是歪着头斜靠着,照旧看着顾灼,生怕她长上翅膀飞掉,对于他来说,顾灼是仅存的希望。

早晨柔亮的光芒轻轻拂过顾灼白皙的面容,那娇嫩如三月桃花,完美的侧颜上,一双斜飞的眼眸,灵动至极,眼角微微浅红,纤弱如蝴蝶一般的长睫毛,在阳光下历历可数一般,小口如樱桃般红艳,微张着,可以依稀望见贝齿晶莹,两鬓秀发自然垂落,增添一分娇美。

从小到大,他都知道顾灼长得美,正如那句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少年慕艾,只是从不曾张口言说。

安宁的氛围紧紧缠绕着廉童乱跳的心脏,他有些晃神,这一刻好像连失去母亲的痛苦也消减了几分。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我也可以接受母亲的离去。他如是想道。

忽地,异变突起。地动山摇。大楼摇晃如船行乱浪间,这迅速打破了沉淀如美酒般的氛围。

顾灼一个没站稳,就摔在地上,廉童反应极快地扑上前去,只是徒然和顾灼摔成一团,他趁机伸出双手护着顾灼在胸口,却撞得自己头昏眼花。厨房没有固定住的一切杂物竞相砸向他们,躲闪不及。

“轰”。

巨烈的声响响彻天地,声声尖叫、哭喊隐在天地裂变的声消之中。人声鼎沸却隔着天地。这是他们第一次感知世界仍在,却是死难的前奏。

“轰隆”。

周遭不停地传来重物倒塌的巨响,带动大地一阵震动。

顾灼躲在廉童的怀里,心有些慌。她的第一反应是末世果然来了,第二反应是,糟了,食物存的太不够了。

廉童一直着意着顾灼的神色,见她一脸愣神,还以为她在害怕,在剧烈的左撞右碰间埋首在她耳边放缓语气安慰。

“不怕,灼灼。我们一起。”

轻柔的声音被嘈吵的杂声掩去不少,顾灼没有听清,却也知道他在抚慰自己,心中甚安。

有人陪伴,到底也是有依赖的。何况自小长大的情谊。她从两人之间抽出抵在对方胸膛上的手来,又从他的腰身两边伸出去,在他背后缠绕在一起,两人的体温相融,冰凉的手心里沁出对方身上的汗来。

这样的震天动地,地拆天崩持续了几分钟,在某一刻,大楼突然下陷,毫无防备,失重感随之而来。

将要死了么?

“这是塌了么?”

天地间所有还幸存的人类在脑海中同时划过这样的念头。

只消片刻,震动停止,大片的灰尘铺满天地,人类的现代文明自此崩溃大半。

高楼倒塌,大块的钢筋混凝土散落在马路上,暴露在日光中,尘埃铺了一层地面,碎屑在空中漂浮。几幢老旧、几幢结实的或是得过鲁班奖的建筑物仍旧挺立着,却也下陷了几米,危危高楼。折断的下水管道暴露着,不间歇地喷洒着清水。鲜血从泥土块里溢出来。

“吱噶”。

大片的裂痕分布在健在的楼房上,地面上,不停地发出声响、扩大,张开黑色的口子,似在嘲讽依旧活着的人们。大风从口子里呼啸而过,发出凄惨的嘶喊来,和着幸存人们的哭泣声。

“轰”。

又是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大地狠狠一摇。城中的公园里泥土轰然下沉,一个巨大的平滑的深坑稀奇地出现在天地间。

紧接着,便传来一声野兽的嘶吼声震慑寰宇。

“吼~”

声音宏大,似在召唤。

震动停止的第一时间,廉童就直起身推开砸在身上的锅碗瓢盆,泥土鲜血混合着沾满了整张脸和整套浅色的家居服,他扶起顾灼,伸手给她拭去头发上沾染的灰尘,才有空摸了摸自己头上破损的伤处,已经结了血痂的伤疤轻轻一碰,鲜血迅速流了出来。流过眼睑,廉童不自觉地微眯了眼睛。

顾灼伸手拭去他额角的鲜血,一脸担忧,看着有些倾斜的屋子里遍地砸的乱七八糟的家具,有些糟心。没想到,这才三天,居所都毁了。也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地震,政府大致控制的局面估计又糟了。

又是一声吱嘎。

顾灼和廉童立刻小心地站住,这好像是什么断裂的声音。

大风疯狂地在外面呼啸着,极力地在玻璃缝里嘶吼。房子在大风里晃了几晃。吱嘎几声响,断裂的声音时不时的响起,预示着这房屋已经不适合居住。

顾灼叹了口气,搀扶着廉童向外走去。当务之急,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好不容易没被砸死呢。

吼。

又是一声不甘示弱的吼叫声。却是从几里之外传来。声音尖细,与之前的叫声明显不是一种生物。

顾灼和廉童的脚步一滞,这两声吼叫,都似乎是大型动物,可是城中最大的野生动物也就狮子、老虎了,难道还有更大的动物被放出来了么?

顾灼松开搀扶的手,小心地跨过地上的板凳残骸,矮着身走到窗边,探着半个脑袋,警惕地往外看。

整个城市正如她所想,已是一片狼藉。只是天空不再湛蓝。

天空上,一双紫红色的翅膀巨大无比,只是张开,便看不见天空一角,根根翎羽分明,远远看去,每一根翎羽都如一把把巨剑。燃烧着火焰的翅膀遮盖住整片天空。炙热的火焰烧烤着整个城市,易燃的材料“嗤”一声着起火来。

一颗硕大无比的头颅犹如鸟首,几根漂亮的五颜六色的羽毛犹如饰品缀在头顶。尾巴后面晃悠着紫红色的火焰尾羽。

顾灼认识,这是凤凰。浴火涅槃,中国神兽。只存在于神话中,几千年来,无人能逢其真面目的神兽.

凤凰一声清脆长鸣,清脆嘹亮。随即,肉眼清晰可见,从四面八方陆续飞来无数只色彩斑斓的火焰鸟,它们争相缀在凤凰美丽优雅的火焰尾羽上,一只只排列整齐,逐渐拉长,仿若火红的晚礼服拖曳的下摆,长而飘逸,在空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凤凰优美地展翅,于火焰飞射中,消失不见,化成无数星点坠落。

顾灼目瞪口呆,那神奇一下子让她望痴了去。她情不自禁地打开扭曲不堪的窗户,倾斜的窗户一打开,顾灼整个人都沐浴在星光中,她被神奇蛊惑,闭着双眼,犹自陶醉。

廉童从顾灼站起来就知道情况不对,出岔子了。他摇晃着有些沉重的身躯,磕磕绊绊地奔向顾灼。他的步子歪七扭八,时不时磕在倒下的家具上,他皱了皱眉毛,依旧向前迈去。

刚近顾灼身边,就一手从背后环住顾灼,廉童瞥过虚浮在空中一明一灭的光点,任其散落在自己脏兮兮的衣着上,附在自己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上,阵阵清凉如电流穿过心脏,他试图拉开顾灼。

这时的顾灼却执着万分,丝毫不退,竟直接在廉童怀里反身拥住对方。

她喃喃自语:“神迹!童童,我望见了凤凰。”它是来救赎我们的么?

廉童瞥了一眼昏暗的天空,神情无奈,叹了口气,不说一语,也是抱住顾灼。

是么?凤凰?没事的,灼灼。无论好坏,我们二人同在。

四周一片废墟。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