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

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

编辑:镜花00 2019-05-13 06:00:23

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

《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 即可阅读全文

《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小说简介

快穿改命之论炮灰的重要性是由镜花00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做任务,得积分,将会有机会成为改命神的机会。苏娇脚上挂着一只小香蕉,接着各种莫名其妙的任务。给小炮灰改命?好。阻止男主喜欢女主?好。...........什么?还有杀了男主?系统,这个任务你有没有搞错?(ps:女主成长型,并不是杀伐果断型)欢迎加入夜伊镜殇扛把子读者群,群号码:546129421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一缕阳光照射在纯洁的白色的窗帘上,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雪白的房间,雪白的床。

“滴,滴,滴——”

原本应该毫无血色的唇因为口红的艳丽的色彩而越发的深沉,苍白的小脸失去了原本的神采,完好的妆容也抵不住生命力的流失,她静静地躺在床上,娇俏的鼻子还是那么的挺立,依稀还能看出女子绝色容颜的妩媚,只是额头上的伤疤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抢救室的角落里蹲坐着一个漂亮的女子,她抓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懊恼不已。

如果你能看见她,你一定会惊讶,床上的女子与角落里蹲着的女子几乎一摸一样,一样的棕色亮丽的头发,一样娇小的挺立的鼻子,一样可爱的红唇,一样的脸,一样的漂亮的衣服,甚至,一样的伤口。

“啊,我怎么会那么蠢。”她看起来是那么的苦恼。

来来往往的穿着白色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却都没有注意到角落的女人,他们全神贯注的处理着床上女孩头上的伤口。

有规律的嘀嘀声变成了嘀——,显示仪器上的曲线变成了直线,医生们才停止了抢救。

主刀医生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似乎在为年轻女孩生命的消逝而惋惜,他不忍的将一层白布盖住在依稀漂亮的女子的脸。

见状蹲在角落的女子停止了懊恼自责,她惊慌不已跳了起来,激动跑到床边,“我还没死,快救救我,我怎么可能死了。”她大吼着,对着主刀医生大声说道。

主刀医生直接忽略了她,神情颇为沉重的脱下了衣服,准备离开手术室。

女子拦住了他,“救救我,救救我,别这么快放弃啊。”

主刀医生径直的离开了手术室,穿过了女子。

“别喊了,你已经死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叫住她。

“谁?你才死了呢。”女子很生气,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我确实死了,死了好几年了。”老人的虚影从墙壁穿出来,“姑娘,你灵魂都出来了,不是死了还是什么,孤魂野鬼路漫漫,唉,红颜早逝啊。”虚浮的老鬼叹了一口气,然后又从墙壁钻了进去。

她死了?她死了。

啊,她怎么那么的蠢,如果不穿那双10厘米的高跟鞋,是不是她就不会这样连**的见了都会羞愧的死法死掉了。

怎么死的?踩到香蕉皮摔死了,,,简直就是蠢死了。

想她苏娇一生,浑浑噩噩的读了一辈子的书,终于可以把牙套取下,带上隐形,画个漂漂亮亮的装,穿好看的衣服的开始真正的活着的时候,生命就这样终结了。

上天,你是不是在玩我?苏娇蹲在墙角360仰望天空。

正在苏娇无限郁闷的时候,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可爱的娃娃音,“主人,主人。”

“喊谁呢?”被这声音吵得心里烦躁,声音挨得很近,苏娇却找不到发生源在哪?

“主人,看下面。”

苏娇低头一看,一个黄色的香蕉一样的小东西,在她脚边跳跳蹦蹦。

吓了苏娇一跳,这是什么东西?

“主银,呜呜呜,我好想你啊。”

没想到香蕉附上了苏娇的脚,抱着她的脚就开始大哭

“。。。。。。”什么情况。

“主银,你还没记起我?呜呜呜,奴家好伤心。”香蕉哭的越发的凶了。

“等等,什么情况,小香蕉,我可不是你的主人。”苏娇一脸蒙蔽,难道遇上了一只成精了的香蕉,要是她没记错,害死她的,也是一只香蕉。

“主人,你就是主人,小蕉好不容易找到了你,把你从这具身体里弄出来,可是主人你的记忆怎么样才能恢复?”小香蕉停止了哭嚎,它低下了头思索着。

“这么说,害死我的是你咯?”那块该死的邪乎的香蕉皮就是这个眼前的小香蕉弄得?苏娇只抓住了这个重点其他的忽略。

像是感受到了恐怖的气氛,小香蕉倒退两步,可怜兮兮的望着苏娇:“主人,你被困在这具身体里好久了,小蕉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

“……”害死自己的凶手就在眼前,但是面对一副如此的可怜兮兮的摸样凶手,苏娇竟然觉得自己下不了手。

“好吧,给你一个机会,解释解释。”

“主人,您本来是位面大神的弟子,如果没有出意外,您现在已经在做任务,刷积分。”

“任务?积分?”

“对啊,对啊。”小香蕉点了点头,继续用可爱的娃娃音说到,“主人,您快点恢复记忆吧,这次改命神位之争,您的对手,贱人脸已经刷到了5万积分了,主人你再不行动,就要输了。”

“神位之争?”哪里来的疯香蕉,苏娇简直想一脚踢开它,还以为会得到什么正经的解释,简直是胡言乱语。

算了,算她倒霉,遇到了一只疯香蕉,白白丢了Xing命。

“主人,你要相信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主人,主人,你别走啊。”

不走?听一只香蕉胡言乱语?

苏娇正被香蕉烦的不行的时候,不远处却出现了两个西装的冷酷男子,他们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西服,一个人穿着白色的西服,原本走道四周游荡的鬼魂一下被清空了一样,跑的无影无踪。

他们进了一间病房,不一会,带出了一个老爷爷,老爷爷干枯的手被银白色的手铐一样的东西铐着。

“不会吧,这老头又病又老还要被抓?”苏娇自然是见了这一幕,疑惑了一句。

“主人,他们是地府的黑白无常,不是警察。”小香蕉弱弱的说道。

像是验证小蕉的说法一样,病房里传来一阵阵的哭声,苏娇从门口瞟了一眼,几个人趴在在病床上哭的撕心裂肺,那个老爷爷十分安详的躺在病床上,没了呼吸。

哦?黑白无常?

“喂,黑白无常,我也刚死,怎么不来带走我?”苏娇欢脱的跑了上去。

黑白无常估计是没有遇到过这样豪放的鬼魂,先是有些惊讶的回头,看清楚后面跟着的人之后,脸上挂着震惊,然后像是见了鬼一样,加快了脚上的步伐,一眨眼,就没影了。

“?”苏娇愣了,怎么感觉他们看见她就像是见了鬼呢,虽然她确实是鬼,但是他们可是黑白无常啊。

“主人,你该不会什么都忘了吧,地府近几年防我们可防的紧了,就怕我们和他们抢人。”艰难的跟上来的小蕉带着喘气解释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