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行动手册》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炮灰行动手册

炮灰行动手册

编辑:箫竹君 2019-05-12 21:50:26

炮灰行动手册

《炮灰行动手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炮灰行动手册 即可阅读全文

《炮灰行动手册》小说简介

炮灰行动手册是由箫竹君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灵魂的存在,有没有尽头?江小溪在不同的世界里穿梭,最终又会走向哪里?---阅读指南:本文1V1,结局HE竹子的微博:IDo箫竹君,愿意相互关注的伙伴们请不要错过!

精彩章节试读:

好想他!

十年前的那天就像是昨天一样。

小溪仍然记得,那天她刚考完高考最后一科,沉重的负担终于卸下,对自己的发挥也很满意,心里只剩下对卧病在床的父亲的思念,她几乎是飘着回家的,没想到家后,只见到了他的黑白相框。

人,已经走了好多天了,那时她还没开考第一科,打电话回家,还奇怪怎么没有他那温暖唠叨的声音,妈妈说,他痛的睡着了,安心考试,回来就见着了。

谁知,这个睡了,是永远睡了;这个见着,也只是个画像。

说好的会等着她回家呢?说好的会看着她再大一些久一些?说好的会帮她挑个好老公,会让她十里红妆出嫁的呢?

说好的很多事情,为什么就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还要骗她,为了让她安心考试而瞒着各种事情?

她好想去问问他,为什么?

好想去见见他,摸摸那越来越瘦的脸,为了让他因癌症而疼痛的身体好受些,她想给他讲个笑话,或者畅想一下未来有他一起生活的欢乐。

他一直都想,跟着女儿一起去上大学。女儿学习,他就在学校附近开个店铺,在旁边照顾着。以前她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以前甚至觉得这样的他很烦人。现在想想,有他在日子是多么的幸福,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有他在做坚强后盾。

所以说,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他重要,何况只是考个大学!一次没考又如何?考不上又有什么关系?

她现在到是已经本科毕业,然后接着念了硕士博士,只记得这是他希望和喜欢的,十年,都还在不停的念书,念到不想念,念到不想去想。

只是,心里止不住,想要和他说几句话:

问问他,为什么,不等等她回家?

说一说,其实她,永远最敬他爱他!

思念,满满地充斥整个脑海!小溪一整天都在想,起床刷牙在想,吃饭在想,走路也在想。

想着想着,眼前一黑,身体突然来了个自由落体。在还没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之前,四肢已经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

刚才自由落体的过程好像超过一分钟了吧,明明只是在路上走着,哪里会有那么深的坑让她往下掉呢?

而且好奇怪,如果记忆没有问题,她应该是先被车撞了,然后摔了下去,接着自由落体,并且啪的四肢着地,现在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她打算去书店买两本书的,特意选了中午吃完饭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慢悠悠走过去,也消一消食。天气多云,太阳不晒,但光线充足,可这会儿四周全是黑魆魆的,伸手不见五指。

小溪支起脑袋,揉了揉眼睛,还是黑漆漆的一片。

那么,是老天听到我的心愿了吗?这儿大概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吧,爸爸是不是也在这个地方?

于是小溪试着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了两步,就被一堵墙挡着了,摸着冷冰冰硬邦邦的墙壁,让她有些惊慌和莫名。

她在这个墙上摸了一会,好像摸到一个小圆点手感和别处不同。努力把眼睛凑过去,才发现小圆点正中间有一个很淡的绿点,在频率极慢地一闪一闪。小溪有些好奇,食指点着,摁了一下,眼前突然亮起了一个小屏幕,吓了她跳了一跳。退后一步,才看到屏幕上出现:

“系统正在启动中。。。”

小溪惊讶地看着墙上液晶显示屏,启动着不知什么系统,速度奇慢无比,等了足足一分钟,还没有进展。于是,她借着这点屏幕亮光,往四周看去,她发现自己站在一个不足两平方米的小屋中,里面空荡荡,除了墙上的这个屏幕,什么都没有。地上,四周和天花板都很光滑,在淡淡的光线下,显着银色光芒。

这么狭小坦荡荡的一件屋子,还真没什么可看的,小溪只好再次看向屏幕。

此时,屏幕“滴”地响了一声,然后出现:

“(能量不足,启动节能模式!)

灵小小,欢迎您!”

这两行字显了一会,就消失了,接着又出来一段话:

“尊敬的来客:

很抱歉节能模式下,无法告知您来龙去脉。您只能直接进入选择环节,目前您有且只有三个选择:

A.成为灵小小主人,接受任务,完成客户心愿,收集客户灵魂。灵魂转化产生的能量,可以让主人和灵小小生存及成长。

B.作为客户,献出自己的灵魂,等待新主人完成遗愿。

C.超过一分钟不作选择,自动默认选B。”

这样的三个选项,根本就没啥好犹豫的吧。看到选项B里“遗愿”两个字,小溪恨恨地点了“A”。

很快地,屏幕闪了三下,就在小溪担心屏幕随时灭掉的时候,看到新出来一段文字:

“(再次提醒,节能模式!请随时做好准备!)

感谢您,新主人!我等得花儿都谢了。。。(感谢的话太长,省略一万字)

通过您食指上收集来的信息显示,您的资料如下:

新主人—江小溪

灵魂Xing别:女

灵魂外貌:20(满分100)

灵魂智力:20(满分100)

灵魂武力:5(满分100)

灵魂精神力:25(满分100)

灵魂特长:无

总结:路漫漫其修远兮,主人资质太差!

能量不足,将尽快进入任务!祝好运。。。”

好运的运字刚出现完,屏幕就黑了。

哎,等等,我的灵魂各项指标都这么差吗?您是怎么统计的?小溪并没意识到即将进入任务的自己一无所知,却还在恼羞成怒地拍着显示器,可那该死的显示器和周围的一切,都沉入黑暗之中,就如她刚掉进来那时一样。

还待伸手去再压一次那个可以启动屏幕的小绿点,就感到手已经不听使唤,四肢和躯体都酸软无力地往下倒。而她则被屏幕吸了过去,眼睁睁看着“自己”摔倒在地上。穿过屏幕的一刹那,她的头开始无尽的眩晕,不知道多久,最终不省人事。

------------------------------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新书代表我的心。

欢迎大家点阅,投推荐票,各种吐槽不限。

小溪醒来,却是头痛欲裂。为睁开沉重的眼睛,颇是费了一番力气。眼帘之外,是一条纤纤玉臂,没有一丝瑕疵。过了一会儿,头痛有了逐渐减轻的迹象,她试着动动手,果然眼前的手臂听着指令弯曲,将身体撑起来。小溪坐起,靠在床头,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白底红花的薄棉毯,仍盖在她的腿上。房间是非常豪华的欧式装修,屋顶大气的水晶吊灯,在明亮的光线下,折射出梦幻的彩色。床对面的墙壁上是个漂亮的巨大电子壁炉,这时候正燃着火光,屋子里整个暖烘烘的。床的右边是一排书架,摆满了书籍。左边则是落地窗,天鹅绒的窗帘显出柔和的光泽。从窗户望过去,大片的玫瑰花,花开正好,此刻阳光明媚。

她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头痛感才渐渐消失。努力想要回想之前的信息,因为事情发生地太快,她不得不细细思索:先是掉进了一个黑暗之地,接着启动了一个叫灵小小的程序。那个程序给她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题,然后她就到了这里。

这样说来,她应该是接了客户的什么任务。她仔细再次思索,可脑袋里并没有任务的任何信息。如果有系统或者任务的话,此时,她安安静静躺在床上,不就该有信息出现在脑海吗?她努力地想要找一找,记忆里有没有什么不属于她的过往,或者别的什么信息?

可她快要把头都想破了,还是什么都没有!真的,脑子里,除了她自己过去的那二十多年,一无所有!她还是江小溪,只不过占了别人的身体,睡在别人的屋子里。

大概必须完成任务了,才能回去,回去了才有可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连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完成?又怎么才能回去?如果她任务失败了,是不是也会被抹杀灵魂?

一连串的疑问,压得小溪喘不过气。她烦躁地抓抓头发,头发的手感倒是真好,直顺柔滑,没有一丝枯黄和分叉。她还不想死,她才只活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里除了读书,还什么都没经历过。她除了思念,还没有爱过和恨过,又怎么舍得就消散在世间。况且,这样奇异的事情都能发生,再见父亲一面说不定也极有可能。所以,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是要活下去的,并且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书架那边有个巨大无比的落地钟,因为嵌在书架里,小溪并没有留意到。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一下,把小溪吓了一大跳。转过头看了一眼,此时七点半。

小溪掀开被子,跳下床,床边没放拖鞋,地上是原木地板,赤脚在这样的天气并不觉得冰凉。

她转过身,先把床铺大概收拾一下,在理枕头的时候,发现了旁边的手机,屏幕正一闪一闪。

小溪拿起手机,坐在床沿上,看到屏幕上出现黑底白字的一段话:

“客户:秦溪

委托任务:安排好后事,在被杀之前**。

任务描述:秦溪是个深度抑郁症患者,早就不想活了,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在计划自己的告别之旅。但因为她还是个完美主义者,什么事情都一定要做到最好,所以这个告别到现在还在筹备之中。

她读书和工作都非常拼命,现在才刚30岁,就已经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总裁。别人在这个年纪还在分期付款买公寓时,她已经能一次付清买下这个地段不错的精致小别墅。

她父亲早逝,留下母亲和她们姐妹。母亲和姐姐关系比较好,一直跟着姐姐一家生活。她因为工作繁忙,和他们相聚的日子并不多。她把公司的股份给姐姐和母亲一部分,每年的分红足以让他们都过着不错的日子。因为多种原因,她无心恋爱,而每次见面,母亲和姐姐必然唠叨着相亲,让她烦不胜烦,最终见面越来越少。去世的时候,已经有两百天没去见过母亲,只是每次从网上直接买了礼物邮过去。

她除了工作以外,其他的生活都还简单。她有一个市长千金的好朋友,也有一大批仰慕者,分布在各行各业。她知道她Xing格直来直去,又追求完美,因而得罪了不少人,恨不能她死的人太多太多,而她自己本来也觉得活着很没有意思。所以,她在被车撞死之后,灵魂离体被灵小小捕获时,她只是很遗憾她的离开这么血淋林没有一丝美感。所以,她希望小溪帮她把后事都安排妥当,然后安静美丽地离开。

任务时限:24小时。”

小溪盼望已久的信息,总算来了。以文字形式,出现在秦溪的手机上。握着手机,看到任务信息,小溪总算松了一口气。好歹知道是要做什么,目前是个什么身份。

任务看起来真的很简单,只需要在24小时内,将她最关心的两个人和一个公司处理好就成了。她姐姐和母亲应该没有经商才能,否则秦溪也不会只给她们分红。所以小溪需要找到一个可靠的基金托管人,把秦溪的遗产包括公司托管了,把受益人指给母亲和姐姐,然后上床睡觉,睡前多吃些安眠药,就算完成任务了吧?

可是事情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简单,知道这些,也远远不够。秦溪原本是被车撞死的,她的死是意外还是他杀?如果是意外,那秦溪不管之前那一天做了什么,都无关紧要,小溪只要按照自己的计划去安排就好。可如果是他杀,那小溪今天改变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可能导致凶手提前发难,从而使得任务失败。再退一步来讲,即使运气很好,让她从容安排最后一天的所有事情,可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时,她上哪去找一个可靠的基金托管人呢?

小溪想知道两件事情,一是秦溪最后一天都做了什么事情;二是她的关系网中,有没有靠得住的律师。

她这里刚想完,手机屏幕又亮了,屏幕里声图并茂地展示了秦溪的最后一天。在放映的后半段,则是和她有业务往来的律师的图像资料,以及俩人交往的一些关键事件。

小溪盯着手机,消息和视频已经消失,翻来覆去再找不到它们存在过的痕迹。还想要在看一遍那些视频,却是再无动静出现。她只好停下胡乱翻找,免得再浪费时间,接着用指纹解锁查看日程安排表,了解今天的行程。

------------------------------

七月初,摄氏三十度

漫漫长夜热,请你吃雪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