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星际当炮灰》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我在星际当炮灰

我在星际当炮灰

编辑:清风永筑 2019-05-12 18:40:25

我在星际当炮灰

《我在星际当炮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在星际当炮灰 即可阅读全文

《我在星际当炮灰》小说简介

我在星际当炮灰是由清风永筑书写的一部科幻空间,肖静波是无畏勇士野外探险俱乐部的会员,在一次名为“寻找时空之门”的活动中来到一座名字“三义庙”的地方,无意中走进一座石塔,找到了时空之门,然后来到一个神秘的山洞,救下一个来自遥远星球的国王,从此,开始了一段奇妙的太空之旅。其间在太空母舰上因误杀一个蓝皮人而成为囚犯,后因种种事件,最终获得自由。  经过一段奇妙的旅行,来到“猎人”星球,在这里见到了另一个自己和一个做郡王的父亲,经历了的最初的怀疑、不信任后,到最后取得父亲信任的过程,后因猎人星球被入侵,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猎人星球,穿过九死一生的黑洞,来到阿尔法星球避难,在这里又发生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一)白虎山奇遇记

肖静波拿着离职证明走出公司,此时他感觉一阵无比的轻松。他来到公司附近常去的一个面馆,要了一碗油泼面,刚拿起筷子,手机响了起来,肖静波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肖静波先生吗”?肖静波说:“是我,您是哪位”,电话里男人说:“我叫潘兴,无畏勇士探险俱乐部的活动策划经理,我们在本周六举办一个寻找时空之门的活动,您有兴趣参加吗?优胜的团队可以获得1万元的奖励”。

肖静波听后说道:哟,还有这么好的事?哥们你这套路老了点吧,有没有新鲜点的”。说完就要挂断电话,潘兴说:“肖先生,您是我俱乐部的老会员了,忽悠谁也不可能忽悠您,您到我们官网查一下……”。肖静波有些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知道了,我上网看一下,要是没什么事我直接过去”。

当肖静波来到无畏勇士探险俱乐部时,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潘兴扯着嗓子大声的喊着:“各位险友,都静一静,先听我说,咱们这次活动,是找一个被称为五驼岭的地方,据说那里有一个山洞可穿越到未来,也可以穿越到你想去的年代,关于这个五驼岭的线索,在这张地图上,一会儿上车后,大家要认真研究,好了,我说一下本次活动分组,原则上是两男两女一组,当然你们也可以自由分组,稍后到我这里登记,现在念到名字的朋友到外面找同组号的越野车,下面我来公布一下各组名单。肖静波、韩洪斌、谢佳、李雅雯……。

肖静波来到外面坐上越野车,副驾驶的座位上放着一张地图,肖静波顺手拿起来看了一会儿,这时另外三个人也分别上了车,相互做起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肖静波,刚辞职的外企职员,是这里的老会员,我叫韩洪斌国企干部,参加过几次活动,但和肖兄比,只能算是新人,我叫谢佳,金娃娃幼儿园老师,第一次参加活动,我叫李雅雯,新都市娱乐报实习记者,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活动,还望各位大虾多多关照”。肖静波说:“这个好说,和我你们不用客气,想说什么都可以,不过,有几句话我要先说在前面,从现在起咱们就是一个Team了,以后有什么事,商量着来,任何人都不要单独行动,以免耽误大家的时间,OK?闲话我就不多说了,现在说点正事,刚才我看了一下地图,我觉得咱们应该去三义庙找找线索,你们有什么想法”?

谢佳说:“我无所谓,听你们的,现在正是你们男人逞强的时候,我给你们这个机会,可别让我失望啊”,韩洪斌接过地图看了看然后说:“你确定去三义庙就有线索?如果错了,时间咱们可浪费不起”。然后将图递给李雅雯,李雅雯看了一眼说:“我看不懂这东西,我就是出来玩的,去哪无所谓,只要不无聊就行”。

谢佳说:“我说这位韩大哥哥,这种事你不会当真了吧?有什么没时间的,大不了就当郊游了”。韩洪斌说:“我不是想尽可能的稳妥一些嘛”!谢佳说:“稳妥?你当是在单位上班呢,要,要想稳妥别来玩探险,再说了什么都稳妥,探险还有什么意思呀”?

肖静波说:“韩兄你有更好的见意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咱们不如去三义庙碰碰运气”,说完启动车辆向三义庙驶去。

I肖静波边开车边说:“这五驼岭是古时候的叫法,传说,当年咱们这是古丝绸之路的一个驿站,附近没有人家,很多商队从这里路过,都会神秘失踪,过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了,并且每个人都会说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当时人们都听不懂,以为是疯了,但看上去又非常正常,当然这些事,要是放在现可以理解成穿越了,知道吧,而在当时,它没这个概念,所以这里被传得神乎其神,而五驼岭则据说是出这种事最多的地方”。

谢佳问:“那我们去三义庙干什么”?肖静波说:“这你就不知道了,这白虎山就是最早的五驼岭,三义庙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五驼岭的进山口,传说,为了震住五驼岭的这股邪劲儿,有一个叫胡三义的道士在这里修了一道观,并且养了三只白虎巡山,说来奇怪,自打这个三义庙建好之后,确实怪事少了很多,凡是白虎出没的地方,基本上吧,没人有在失踪过,大约过了200年,这个胡三义死了,三只白虎看到主人死后,也一头撞到山上死了,后人就把五驼岭改名叫白虎山了,而当年的道观,后来也就逐渐的荒废了,直到一个云游的和尚发现了这里,又把道观改成了寺庙,也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三义庙”。

李雅雯说:“哇塞,你太有才了,连这都知道?你是在哪看的”?肖静波说:“其实我刚才说这些在白虎山县志里面都有记载”。

说话间,四个人来到三义庙,庙里香客不多,所有人都在四处闲逛,除了拍照留念就是走马观花,并没有多少真正的香客,谢佳说:“肖哥哥呀,你选的这是什么地方呀,你看这个座庙太冷清了吧?今天可是周六哎,看不到几个来上香的人,我看呐咱们还是走吧,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线索,就这破庙,依我看离关门大吉不远了”。

她的话音刚落,突然在他们的头顶上传来一阵低沉而沙哑的声音:“欢迎你们来到三义庙”,四个人抬头望去头顶上什么东西也没有,四周也没有其它人,大家边走边寻找声音的来源。谢佳说:“别说,这个庙开始有点意思了”。肖静波说:“这才叫探险呢,要不然不就成了寻宝游戏了?你别说,这次俱乐部的活动组织的还真不错”。

说话间,几个人进入庙门,不经意间来到了后院,肖静波看到前方不远处有座石塔,提议道:“我觉得吧,那个塔里应该有点东西,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惊喜呢”!李雅雯说:“这个塔以前我来过,什么都没有,没什么可看的”。谢佳说:“你看过了,我们没看过呀,走吧大姐!就当陪陪我们了”!说完上前挽起李雅雯的胳膊跟在肖静波的后面。

大家正在说话的时候,只见石塔的外墙上隐隐的有一个人影闪过,没过多久,又有几个人影闪过,而且每一个人影都在向他们招手。

李雅雯说:“你们看没看到,刚才有个人影”?肖静波说:“我也看到了,我还以为眼花了呢”!谢佳和韩洪斌说:“我也看到了,哎,你说他们是不是俱乐部安排好的,别说这特效做的还挻逼真”。肖静波说:“不象啊,你看这附近什么东西都没有,连个人都没看到,哪来特效啊”。

大家揉揉眼睛,又看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其它异常情况,谢佳说:“难道,刚才出现幻觉了吗”?肖静波说:“不象啊,要是幻觉,不可能同时幻觉吧,我觉得这个塔有点意思”。李雅雯说:“我怕……”。

谢佳说:“嗨,大白天的,有什么可怕的”走吧!说完走在最前面,还时不时的回头叫道:“哎呀,你们能不能快点”。

四个人走进石塔,打开灯,此时石塔里的壁画,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于是几个人在壁画前驻足观看了起来,李雅雯说:“哎,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里还有壁画”?谢佳说:“那是呀!你当时就没把心思放在这方面,说不定想什么呢”!

突然韩洪斌叫了一声:“都过来,看一下,太神奇了吧”?另外三个人赶紧都凑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韩洪斌指着墙上字说:“你们看,上面写的是什么”?肖静波定睛看上去,上面用草书写着四个大字“时空之门”。肖静波说:“天啊,这也太巧了吧”?李雅雯说:“天底下就没有碰巧的事,看来我们来对了”。

谢佳拿出手机自拍起来,嘴里不停的说:“看来今天这奖金是拿到手了”!李雅雯说:“没看出来,你呀,还是个财迷”!谢佳说:“那当然,难道你不爱钱?哎,别跟我说你不喜欢钱,要真那样的话,一会儿拿到奖金,你那份归我得了”。李雅雯说:“想的美”。

正在大家兴奋之余,突然石塔内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时空之门每500年出现一次,每次一个时辰,有缘者入之,无缘者止步于此”。谢佳说:“看来我们是有缘啊”,说完双手合十拜了三拜。

谢佳轻轻的摸着几个字,无意中轻轻的按了一下,发现这几个字象按钮一下,居然能按下去,于是谢佳用了些力气将几个字全都按了下去。

突然墙壁仿佛被打开了一样,从里面发出一道绿色强光,晃的四个人睁不开眼睛,不知不觉中感觉身体在不由自主的向前移动,穿过了墙面,渐渐的绿色强光逐渐退去,过了好长时间,眼睛才舒服了一些,肖静波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总算适应了光线,谢佳大叫道:“这是哪里,怎么,我们……,我们什么时候进到了这间屋子”?韩洪斌说:“别急,我感觉这是间密室”。李雅雯感到有些害怕,说道:“别谈什么感觉了,这就是秘室,赶紧找门,我想出去,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了。

可是没过多久,谢佳的一句话让她彻底失望了,雅雯姐这间秘密没有门,这下我们可惨了,李雅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肖静波大喝一声:“哭什么哭,哭有用吗?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李雅雯被这一声大喝,吓的止住了哭声,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看着肖静波,肖静波说:“看什么看?赶紧找出口,告诉你,你要是出工不出力,一会儿,把人一个人留在这”。说完,转身忙自己的去了,李雅雯瞪了一眼肖静波,无奈的在密室里寻找着出口。

几个人在密室里,这里摸摸,那里碰碰希望能打开秘室的门赶紧出去,李雅雯嘴里不停的埋怨道:“也不知道是谁的爪子那么欠,没什么事到处乱动什么呀!这下好了,全都困这了”。

谢佳接过话说:“喂,我说这位大姐,搞没搞错,现在都什么时候你还有心在这埋怨,有用吗?要是有用,我让你埋怨个够,要是没用赶紧把嘴闭上”!

李雅雯说:“没看出来呀,脾气不小啊!怎么的,噢,你把大伙困这,还有理了是吧”?韩洪斌说:“行了,都少说两句吧,有这功夫还是想想怎么才能出去吧”!

李雅雯拿出手机,想打电话求救,可是连拨打几次都没有接通,于是仔细看去,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李雅雯说:“得,这回呀,等死吧”!

肖静波说:“都静静,你们女人除了会吵架,还会什么?干活”!谢佳说:“你当你是谁呀,凭什么教训我们,你呀,先管好自己再说吧”!李雅雯在一旁帮腔道:“就是,我们女人的事不用你管,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性”。

肖静波没有说话,狠狠的盯着她们两个人,一步步缓慢的走过来,李雅雯看着他的眼神和表情,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感到了一丝的害怕,谢佳过来说:“对不起肖大哥,别跟我们两个小姑娘一班见识,我们给你道歉了,别生气了”。韩洪斌也过来说:“算了静波,她俩就是嘴快,也没有什么恶意,算了,算了”。

肖静波将胳膊用力一甩,转身继续寻找东西,谢佳说:“肖大哥真好,为人大肚”。李雅雯赶紧道歉:“对不起啊,肖大哥,是我不好”。肖静波回头看了她们一眼说道:“算了”。

肖静波看到书架上有一个石佛,本想拿起来看一下,经果发现石佛被牢牢的固定住;肖静波左右各轻拧了两下,突然书架自动挪开了,露出一个暗格,肖静波打开暗格,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圆盘状的开关,肖静波探试性的转动一下,只见密室其中一侧的石墙缓缓的打开,出现一个旋转楼梯,四个人排成一列,依次来到楼上。

四个人环视了一下这间屋子,四周的墙壁全都由水晶构成,而在屋子中间垂吊着一个类似投影仪一样的东西,早已经落满了灰尘,并且还结下了一张厚厚的蜘蛛网,在其中的一面墙下,是一个功能齐全且复杂的操作台,早已经被厚厚的灰尘所掩埋,上面还清晰可见昆虫爬过的脚印,屋子中间是一张硕大无比的桌子同样布了灰尘。

肖静波轻轻拨去一小片灰尘,看到了操作台上的按钮和文字,几个人努力的辨认着操作台上的文字,与地球上现有的已知文字完全没有任可相同之处外,其它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四个人努力的辨认着这些文字,分不清这些是远古时期遗留文字还是外星人留下的。

韩洪斌随便的按着操作台上的按钮,突然整个操作台的灯亮了起来,整个屋子也变得格外明亮,水晶墙变成了超大的显示器,显示着太空的景像和一系列不明山洞的内部图像。

四个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由得全都张大了嘴巴,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谢佳惊叹道:“天呐,这不会是外星的基地吧,难道?难道当初那些失踪的人是被外星弄走了”?韩洪斌自言自语道:“看来所谓的传说不一定是虚构的呀”!李雅雯接过话说:“要是这么看,所谓的传说,一定是当时确实发生过什么事情,只不过,当时的人们无法解释这种现象而进行的夸张的描述罢了”。

肖静波说;“得了吧啊,按你的说法以,当年后翌射日,射下九个太阳阳也是真的”?李雅雯说:“别在这抬杠好不好,射日的传说我个人觉得不如这么解释更为合理一此,有可能当时外星人在太空爆发了一场战斗,可能是外星人的战斗机体型太大了,而且底部可能有灯光,在加上当时可能阴天或是晚上,所以从地面上看上去就像太阳一样,所谓的后翌射日无非就是在地面上发射了几枚导弹,将其它几架战斗机打了下来,或许后翌本身就是外星人,只不过呢和地球人有所接触而已”。

听完李雅雯的话,肖静波哈哈的和笑了起来,他指着李雅雯说:“你,你太有才了,这故事让你编的,真的,说实话,能把故事编到这份上也没谁了”。

李雅雯看着肖静波说:“别不服气,来,来,有本事你给我编一个,听上还算合理的故事”?肖静波说;“我可来不了,没这本事,现在我总算明白了,你们娱乐记者写的那些东西为什么不靠谱了,原来,全是你们编的呀”!

李雅雯说:“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我所热爱的新闻工作,告诉你就是编故事,别管靠不靠谱,能写出来,有人看就是本事,你呀,没那本事就把嘴先闭上,等有了本事就发表意见”。

韩洪斌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斗嘴,肖静波说:“看看,我呀,这才说了一句话,勾起她这么多话,给我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还怎么的,噢,对了,是侮辱什么记者这个职业了,你说啊,这上哪讲理去”。

正在几个说话的时候,谢佳叫道:“过来,这里发现一个柜子”。三个人走过去,蹲下身子欣赏着这个由合金做成的柜子,看样子时间不算短了,但做工非常的精美,肖静波打开柜子,发现里面有一张地图,拿出来打开一看,发现这图非常的奇怪,根本看不懂画的是什么,正在他感到纳闷的时候,突然地图上显现了一层金色的光影来回晃动,同时在他头顶上投下一道蓝色的光,让人感觉浑身发冷,让所有人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正在大家感到疑惑的时候,只见地图从肖静波手中挣脱出来,缓缓的飘向秘室的屋顶,然后牢牢的贴在了上面。地面上显现一副清晰且完整的星际图的倒影,其中有几颗星星被重点标注,但是却没有人能够看懂写的是什么。

突然显示器上出现一个外星女郞的图像,看面像没有任何恶意,片刻之后她开口说道:“欢迎你们打开时空之门,你们即将展开一段难忘的时间旅行,祝你们好运”。四个人听完这段话,感到一阵诧异,呆呆的愣在那里。

正在大家感到惊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整间秘室被一道强烈的绿光所笼罩,随即秘室里的四个人全都晕了过去。并悬浮在了空中,很快秘室的灯光暗了下来,屋里一片漆黑,随后四个人飘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当四个人苏醒过来时候,此刻他们惊奇的发现,他们出现在白虎山的后山。

(二)神秘的国王

四个人起身看看四周,发现根本没有任何路可以走,在他们面前只有一个山洞似乎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肖静波第一个走进山洞,习惯性的看了一个四周,看到地上有许多散落的火把,看样子仿佛还可以使用,于是捡起一个火把,点着后走在前边,谢佳、李雅雯、韩洪斌依次跟在后面,四个人慢慢的走着,每个人的心情都格外的紧张,谢佳紧紧的拉着李雅雯的手,不知不觉中,两个女孩的手心都渗出了汗,谢佳说:“雯雯,我有些害怕,这洞有多深啊,会不会有野兽啊,我听说,一般野兽都喜欢找这种地方当窝”李雅雯颤抖着说:“佳佳,你可别吓唬我,我,我现在已经两腿都软了,俗话说,好事不灵,坏事灵,你,最好把嘴闭上”。谢佳赶紧往地上呸呸吐了两口,小声嘀咕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瞎说,别我一斑见识”。

突然,从洞里飞出几只蝙蝠,四个人全都吓了一跳,谢佳和李雅雯更跌坐在地上。韩洪斌上前将两个人扶起来问道:“没事吧”?李雅雯颤抖着说:“没事,没事,不过这洞里怎么,怎么有活物啊”。肖静波说:“哎呀,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么大的洞,要是没有点活物,那才叫奇怪呢,说不定,还有老虎什么的,等着吃美女呢”!两个女孩吓的啊的一声大叫道:“老虎!这位肖静波同学,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不想从这走了”。肖静波哈哈的大笑起来,谢佳说:“你,这个冷血动物,我们都这样了,你还笑”。韩洪斌笑着说:“静波行了,别逗她们了,要不然一会儿该哭了”。李雅雯回头看了一眼了韩洪斌说:“你,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韩洪斌说:“得,好心帮你们说话,这下,连我都捎上了,看来这好人不能当啊”,肖静波说:“看到了吧,女人都是一些不可理喻的动物,哎,看脚下”。谢佳说:“你们男人,没有同情心,我们害怕也不说句关心的话”,肖静波说:“来那些虚的干啥,走出这个洞才是最重要的”。

说话间,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回头再看时,早已经看不到洞口了,而与此同时,

他们越往前走,山洞越宽敞,突然从洞里飘来一股浓浓的香气,沁人心扉,让四人的心情放松了许多,四个人顺着香味的方向走去。不知不觉中,四个人相互搀扶并排往前走。渐渐的四个人不知为什么又开始紧张起来,同时选择了保持沉默,一直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走了多远,突然李雅雯大声的叫道:“前边,前边有扇门”,他的话音刚落,四个人加快了脚步来到石门前,只见石门最上方刻有一个太阳的图案,在太阳的下方刻有大量精美的长像奇怪的人,以及大量的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同时还有一些奇怪的图形,在这些图形的下方是六个刻有奇特图案的石槽,在石槽的旁边刻有圆盘形状的东西。在圆盘的旁边是有几行奇怪的文字,看上去不像是地球上的。

四个人合力推开石门,点亮里面的油灯,顿时整个山洞里亮如白昼,香气扑鼻,此刻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四周墙壁上精美的壁画,让人挪不动脚步,李雅雯和谢佳一边看着壁画,一边在研究着什么。

谢佳说:“雯雯,我感觉这些画好象在讲一个故事,但是,你看这上面的画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像外星的飞船,但是你看这个飞船也太大了吧,从里面还能飞出好多小的飞船”。李雅雯说:“我们不会来到外星人基地了吧”,谢佳说:“嗯,有可能,走,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

李雅雯说:“我们,我们能不能让外星人抓走,再也回不了地球了”?谢佳说:“雯雯姐,你想的太多了吧,外星人抓你干什么,当宠物养啊,要抓也得抓我这样的,至少看上去养眼一些”。李雅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说道:“外星人抓你除了吃点排骨外,估计也没什么用处,谁抓你谁倒霉”。谢佳说:“你……”。李雅雯说:“你什么你?哦,看我说了两句实话,不爱听了是吧?不过,我好象没请你听吧”?谢佳气呼呼的把脸扭到一边不在搭理李雅雯。

肖静波和韩洪斌来到里面的一间石屋,石屋中间有一个石台子上面放着一个硕大无比的夜明珠,在石台两边各站着两名仕女模样的雕像,手里拿着玉壶、玉盆、玉灯座,玉带,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韩洪斌说:“这里很奇怪,说是墓穴吧,里面没棺材,也没有任何陪葬的东西”,肖静波说:“我倒觉得这里像土匪的聚义大厅”。

两人在屋里边看边说话,肖静波顺手摸了一下玉带,只见石屋的门发出巨大的响声,随后开始缓缓的关闭,肖静波大喊一声“不好”,于是拉起韩洪斌迅速跑出石屋,时间不长,石屋的门咣当一声关上了。同时里面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吓的两个人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谢佳说:“什么声音”,肖静波说;“没事,这山洞里有回音”,谢佳继续边看壁画,嘴里还一边不停的说着什么,突然,谢佳叫了起来说:“你们都过来,这幅画我懂了”。肖静波和韩洪斌快步走过去说;“你讲讲,看看是什么意思,也让我们开开眼”。

谢佳说:“在地球的早期,当时的地球上还没有人类,有两伙外星人在地球上建立了强大的国家,为了争夺资源,先后暴发了两场大规模核战争,并且持续很多年,最后地球已经不适合居住了,两伙外星人先后撤走,大约一万年前,有个逃难的外星国王来到地球,准备重新建立国家,但是被另一个星球的巫师杀害,施以魔法,并且抢了他的王位,可是没过多久,国王的手下和巫师暴发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巫师被消灭,但是国王的手下也损失殆尽,一部分人带着国王的遗物回到了他们的星球,另外一部分则留在了地球上,并将国王安葬在这里”。

谢佳的话音刚落,整个山洞,突然明亮了起来,并且从山洞的墙壁的各个方向投来了五颜六色的光,交相辉映,交织天一起,在大厅中央聚集,反射到了洞顶之上,同时在各个墙壁上闪现出各种不同外星人的脸,有的俏皮可爱,有的狰狞恐怖,有的温和慈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把所有人都吓的不轻,四个人紧紧的相互抱在了一起,彼此都可以听到对方心脏跳动的声音。李雅雯惊恐的说:“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四个人吓的腿脚已经不听使唤,只能站在原地不停的颤抖。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切都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四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跑向山洞的大门,可是山洞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无声无自息的关上了,所有人眼睛里都流露出了惊恐和绝望的眼神。

李雅雯说:“我们,我们被困在这了,怎么办”?谢佳说:“我感觉,要想出去,答案也许就在这些壁画里”。

四个人聚在一起,一起研究起壁画,希望能找到打开山洞大门的机关,所有人都不停的抚摸着壁画,并不时的按一下或者拧一下,突然,肖静波无意中按了一下国王皇冠上的宝石,只看见其中的一面墙慢慢的打开了,并发出金灿灿的光芒。

四个人慢慢的走过去,不禁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一座极尽奢华的宫殿出现在他们面前,只见宫殿里的一切全都是由黄金打造而成,其中很多物品上都镶嵌着名贵的宝石,同时宫殿里还存放着大量做工精美的玉器饰品,个个做工精美造型各异,极具能工巧匠之杰作。

在大殿的的最里面的国王宝座之上,坐着一个头戴王冠手拿权杖的国王,在宝坐下面,左右两侧是用玉石雕刻的文武官员,每个人的形象都被雕刻的栩栩如生,远远的看去每个人物都仿佛人还活着一样,但是,从他们的装束来看又不像是地球人所特有。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宫殿,所有人都有一种眼睛不够用的感觉,东瞧瞧西看看,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

突然,在他们不远处,出现一道水帘挡住他们的去路,把四个人吓了一跳,站在原地,还没等人反应过来,随即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宝座上的国王突然复活了,下面的大臣也从一座座雕像变成了鲜活的人,向国王汇报着各自的工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隔着一道水帘,把里面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但是没有人能听到里面的任何声音,就在大家感到奇怪的时候,突然从宫殿的上方飘落下一个女巫,只见她身穿一身黑色的长袍,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圆锥形的帽子,脸上戴着一副惨白的,令人恐怖的面具,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魔杖。

就在这一瞬间,宫殿里的所有人愣住了,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时,国王站起身,看样子要斥责这个女巫,只见女巫什么话也不说,用手中的魔杖指向宫殿里的所有人,魔杖发出一道道紫色的光柱,瞬间国王和大臣们都被石化了。巫师来到国王面前,用魔杖不停的在国王头顶上晃来晃去,嘴里念着咒语,紧接着巫师坐在了国王的宝坐上。

紧接着一批身穿宇宙铠甲的武士和同样打扮的巫师冲进宫殿,替换着被石华的大臣而女巫则将变成了国王。

谢佳说:“天啊,这也太过神奇了吧,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韩洪斌说:“他们是来自哪里的?难道是史前文明的人?或者是外星人”?李雅雯说:“别逗了,还史前文明?你搞没搞错,四百万年前,地球上只有猿猴,还没人类呢,1万年前,才有的原始人,那个时候人们只会使用简单的大石头,磨成器具当工具,哪有这么神奇”?

韩洪斌说:“要不怎么说,没文化真可怕呢!咱们现在这批人,应该是地球上第五代文明,懂吗?最早的高级文明出现在20亿年前,那个时候的文明用的可都是核电,懂吗”?

谢佳说:“哟,你懂的可真多呀,让我们这些小女子实在是自叹不如啊,看来我们以后得多向韩大哥请教了”!李雅雯说:“就是,有些人就是这样,比别人多知道那么一点点,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哎,佳佳,你说尾巴长的人应该怎么办”?谢佳说:“尾巴长?我记得好象猴子有尾巴吧,还没听说,哪个人长尾巴,除非他想退化成猴儿”?说完,两个女孩都笑了,同时也把肖静波也给逗笑了,韩洪斌看着两个女孩,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把脸扭向一边。

谢佳说:“哟,韩哥哥生气了,雯雯,来来,咱们给韩哥哥道个歉”,说完向李雅雯挤挤眼晴。李雅雯说:“韩哥,别生气了,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我保证,我们两个以后每天都气你一回,习惯就好了”。说完,又呵呵的笑了起来。韩洪斌被气乐了,用手指重重的指了指她们两个。

不知过了多久,国王的一支卫队冲了进来,和巫师带来的人展开了激战,只见山洞里红色、蓝色的激光四处乱飞,中枪的人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有的人身体上烧出了一个大洞,在痛苦中死去。看到眼前的场景,谢佳直接吐了出来,而李雅雯则是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双方激战了许久,巫师带来的人死伤惨重,于是巫师迅速的从宝坐上站起来,一晃手中的魔杖,带着剩下的人瞬间消失在了人们的眼前,紧接着国王的卫队冲出宫殿追赶巫师。

很快水帘消失,宫殿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四个人惊魂未定,站在原地不停的颤抖着,突然他们仿佛感觉到有一只无形的手,拉着他们一步步的走向国王宝座。

四个人刚来到国王宝座附近,突然地面裂开,四个人同时发出尖叫“啊——啊”,几个人掉到了山洞的第二层,奇怪的是,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痛,身上连一点伤也没有。紧接着裂开的地面缓缓的合上了,同时第二层的灯光全部亮了起来。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第二层山洞里的左右两面墙各有三个石门,每个门上所刻的图案均不相同。

四个人站起身,都有一种惊魂未定的感觉,谢佳说:“我,我害怕,咱们还是回去吧”。韩洪斌说:“别着急,看看情况再说”。李雅雯怯怯的说:“别,别等了,还是赶紧走吧,这个地方太邪性了”。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山洞中间传出了巨大的响声,地面开始震动了起来,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大厅的中间缓缓的升起了一座石床,石床上放着一副水晶棺材,棺材里面躺着一个衣冠华丽的国王,面色红润,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样子,红色的头发上顶着一个黄金王冠,王冠的中间镶嵌着一颗巨大的红宝石,几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向棺材,发现棺材里的国王仿佛睡着了一样。

肖静波对韩洪斌说:“你不觉得奇怪吗?从这个人的穿着来看,至少是古代某个国家的人,往少说也死了几百年了,可你看,这哪像尸体,简直就是大活人一个呀”。他的话音刚落,突然水晶棺材的盖子自动打开了,随即棺材两侧的水晶护板也平铺开来,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两个女生更是直接吓的坐在了地上抱在了一起,肖静波和韩江斌也张大了嘴,半天没说出话来,正在几个人感到惊诧的时候,国王坐了起来,直勾勾的伸出右手指向前方,只见前方的石墙垂直的滑落下来,随之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瀑布,在瀑布的后面是一个五光十色的山洞。

谢佳大喊一声:“诈尸啦”,而李雅雯直接晕了过去,肖静波赶紧上前用力掐仁宗穴,过了好长时间,李雅雯才缓过神来说道;“真的诈尸了吗”?

肖静波说:“没事,不用害怕,哪有什么诈尸,再说了真诈尸了又能怎么样”?韩洪斌说:“要不,去洞里看看?说不定里面还有出口呢”!

肖静波和韩洪斌,快跑两步穿过瀑布进入洞内,随后谢佳和李雅雯也冲进了山洞,韩洪斌说:“大家都留意点,刚才那个尸体指向这个洞,说明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李雅雯说:“这里面了除了铁片就是破陶罐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过多久谢佳拿起一个长约20厘米,宽约3厘米左右,前部为椭圆形,上面雕刻着精美的图案的青铜牌子说:“我看,这个东西看上去象是青铜的应该还值点钱,我们要发财了,紧接着肖静波和韩洪斌也相继各找了一个同样形状和大小,但图案各不相同的青铜牌子。

李雅雯好奇的分别拿起每个牌子看了看说:“这东西应该是一套,就是不知道这一套是几个,还有几个没找到”,肖静波说:“再找找看,既然是一套,也许还有”。没过多久,肖静波在一块巨石后面又找到二块一模一样的东西,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说:“别说没准这几个东西真是一套的呢”,紧接着李雅雯喊道:“我也找到一块”,肖静波说:“再找找,说不定还呢”!谢佳说:“静波,你说咱们把这东西拿出去能卖多少钱”?肖静波说;“多少钱我也不清楚,卖个三五千或者再多点”?李雅雯说:“大哥呀,你可真败家,这么好的东西才卖三五千”,肖静波说;“你说卖多少”?李雅雯说:“怎么着也得卖个几十万吧”?谢佳说道:“哇……真要是能卖这么多,那我们岂不是发了一笔小财”。韩洪斌说道:“别想这么美了,这是什么东西,干什么的还不知道呢,没准呀,还不值钱呢”!

谢佳说:“喂,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就算真是这么回事,麻烦你不要说了行吗”?肖静波说;“我说咱们先把这几个东西凑在一起,说不定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没准还真值钱呢”!

四个人走到一起,和把六个奇怪的东西放在一起摆成一排,只见六个青铜的牌子突然发出金灿灿的光芒,投射到洞顶在折射下来形成一道极强的金光,晃的四个人睁不开眼睛,但是却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推出了这个山洞,同时六个青铜牌子,也随即集中到了一个人的手上。

等他们离开了山洞后,惊奇的发现洞口已经被封死了,瀑布也不见了。而坐在棺材里的国王则用手指向两侧的石门,肖静波小心的问道:“您是说,把这东西放在石门上”?国王没有表情,也不说话,只是又重新指了一下两侧的石门,四个人来到石门前,挑选一块图形与之对应的青铜牌子安装在石门上,只见石门瞬间变成了一个青铜大门,随后,四个人分别将手中的所有青铜牌子放到相应的石门上,所有的青铜大门都发出了金灿灿的光芒聚焦在国王的头顶上,投射到山洞屋顶,形成一道强光再反射到国王的身上。

待金光消失后,国王复活了,走下石床,用手分别指了一下两侧的青铜门,六个青铜的门全部打开了,从每个门里各出来六名侍女,来到国王面前跪好,听候国王的命令。

片刻之后,国王开口道:“带他们几个下去更衣”,侍女们答应了一声,将他们四人分别带到四间石屋,而国王则走向自己的石屋。

肖静波还没有从惊恐中清醒过,机械般的被带到一间石屋里,侍女们帮他换上一身白色的太空武士铠甲,腰带上一边系着两个长方形的白色盒子,另一边系着一把激光剑一样的东西,同时还有一把激光手枪,随后侍女们递给他一个白色的头盔。

肖静波透过头盔前的护目镜,不仅可以看到石洞外面的一切,而且还可以看到人的内脏器官以及全身血液在流动,肖静波不禁吓了一跳。赶紧摘下头灰盔,露出惊恐的表情,侍女接过头盔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将军,您可以调节这里,说完指向一个白色旋钮。

肖静波再次戴上头盔调节着旋钮,不一会儿他笑了,可是几个侍女,不自在了起来,似乎知道了什么,脸却红了,一个个低下了头不在说话。

肖静波摘下头盔递给侍女说:“这铠甲非常不错,可是总穿着它也方便,替我谢谢你们国王吧”!

侍女说:“这铠甲您最好还是收下,它的用处非常大,以后您就会知道,另外如果您不穿戴时候,只要按一下这个按钮就可以了”,肖静波有些好奇,脱下铠甲,按下按钮,只见铠甲自动缩成一个背包的样子,背在身后却感觉不到一点重量。

肖静波惊叹的说:“哇,太神奇了,地球上的科技再过500年也赶不上你们”。侍女说:“这没什么,你腰上的两个白盒子可是宝贝,任何情况下它都能救你们的命,说完,打开盒子取出里面的东西演示给他看。

只见侍女打开一扇门,里面有六七个凶神恶煞般巨型怪物,张着血盆大口,长长的尖牙露在外面,嘴角还流着生吃食物时候血,侍卫女取出一个小铁球扔了出去,随着一声爆炸并发出强烈的闪光,六七个怪物全部被炸的尸骨无存。

而另一间石屋里,韩洪斌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武士铠甲,站在镜子前,欣赏着自己的这身新装备,不停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侍女指着铠甲说;“将军,这身铠甲还可以预知即将发生的危险,他可以防止激光武器对您靠成的伤害,同时,这身铠甲也是您在我们星球的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韩洪斌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从哪来的,为什么会在这里”。侍女闭口不言,面露难色,韩洪斌说:“既然你愿意说,我也不问了,噢,对了,我们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侍女说:“将军,这个您不用担心,国王会送您出去的”。韩洪斌看了一下眼前的这几个侍女,知道在她们嘴里是不能问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于是专心的欣赏起这身铠甲来。

而谢佳和李雅雯则在各自的房间里挑选了一套女士铠甲穿戴完毕,把两个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同时也显得威武了很多,看上去不再是唯唯诺诺的小女人。

谢佳说:“你们的衣服确实好看,不过看上去似乎有点怪异,我觉得在这里穿穿还可以,真要穿到外面去,肯定会被人看成怪物的”。侍女说:“这些衣服,在我们星球上,只有公主和郡主才有资格穿,是身份和地位象征,一般女人做梦都想得到呢,我想,国王想让你们到我们星球做客吧,让你们享受皇室最高的礼遇”。

谢佳羡慕的说:“你们真厉害,都能星际旅行了,可我们地球人,一辈子只能生活在地球上,唉!看来我们还是太落后了”。

侍女说:“其实宇宙中每个星球都有它未来的星球和以后的星球,我们的星球就是你们地球的未来的样子,而你们地球,就是我们的过去”。

谢佳摇摇头说;“听不懂,唉,可能是我太笨了吧,理解不了那么深奥的东西,不过我觉得能够去未来看看也蛮不错的”。

李雅雯穿着自己挑选的铠甲,站在镜子前不停的照着,嘴里不停的说:“这衣服是给我订做的吗?简直是太合身了”。侍女说:“小姐您穿这身衣服真漂亮,这衣服在我们那可是有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呢,如果要是乱穿,是要被杀头的,不过您放心,您的这些衣服是国王亲赠的,代表着至高无尚尊贵,就是连大臣们见了您都得行礼”。

李雅雯说:“哇,这身衣服这么牛”,然后叹了口气说:“可惜呀,我只能在地球上生活,这辈都可能到不了你们星球上了”。

侍女说:“我觉得不一定吧,既然国王把这些衣服赏赐给你们,我想应该是想邀请你们去的意思吧”?

正当说话的时候,石屋里的一处小红灯亮了起来,侍女说:“国王已经在大厅等你们了,我们还是出去吧”。

当四个人被侍女带到大厅的时候,国王早已经等待那里,见到他们几个以后说:“各位勇士,感谢你们帮我解开了巫师压在我身上1万多年的封印,为了表达对你们的感谢,这两套黑白铠甲,你们要收好,如果有一天你们能到我们的星球上,这套铠甲将是你们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它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还有我送给你们每人一个宇宙能量环,它可以帮助你们在银河系内任意一个星球,找到尚未被发现宝藏,同时也可让你们在银河系内自由畅行,另外这里储藏了无尽的能量,这些能量就是你们财富”。

谢佳说:“能问一下,您是来自哪个星球的,为什么和我们长的这么象”?国王说:“我是来自银河系内,奥古拉多星球的,波度王国国王,距离你们地球大约有1200光年左右,你们地球人最早就是由奥古拉多星球移民过来的,换句话说,最早的地球是我们星球的流放地,只不过当初来地球的人全是囚犯,后来我们发现,地球上的部分资源是我们星球所缺少的,这才让这些人进行开采,但是,他们将永远无法回到我们的星球,这就是最早的地球人,距离现在大约有28亿年左右。

波度王国是奥古拉多星球上最大的王国,这个王国在经历了2000多年的战争后,终于统一了这个星球,但是我们星球上,核原料比较少,同时还赶上饥荒,我们准备将一部分人移民到其它星球,后来在星际旅行的时候没有找到更合适的,于是便选择了这里,但被博古拉斯星球派来的巫师发现,才有了你们刚才通过水幕看到的一切,后来我的弟弟,派人来到地球,找到了我尸体,虽然,通过一些手段把我救活,但是,由于巫师的封印一直没解除,我只能呆在水晶棺材里,这次多亏你们救了我。

肖静波不解的问:“一万年?不过,看上去您怎么这么年轻”?波度国王说:“1万年是按地球的纪年方式算的,如果放在宇宙的时空维度里,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天而已”。

谢佳问:“怎么会这样”,波度国王说:“我们的星球和地球处在不同的宇宙时空,因此时间、空间的维度也不一样,所以,时间换算起来,得到的结果有的会相差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甚至有可能会相差上千万年,好了,孩子们,我该回去了,祝你们好运”。说完,波度国王在侍女的陪同下,走进一间石屋,打开一面墙,只见一道强烈的蓝光射出来,随后国王和侍女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墙面也自动恢复了原样。

四个人全都看傻了,他们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谢佳揉揉眼睛说:“这是真的吗”?李雅雯说:“天啊,科幻电影的情节也不过如此,今天,居然让我们遇到了”,韩洪斌感慨的说:“可以说,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和想像,这些只有神话故事中发生的一切,竟然真真切切的全都发生在了我们的身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