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电影》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幻空间 > > 无限电影

无限电影

编辑:云中龙族 2019-04-04 09:10:10

无限电影

《无限电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无限电影 即可阅读全文

《无限电影》小说简介

无限电影是由云中龙族书写的一部科幻,带着对现实世界的不甘,陆飞来到了无限世界。  这里,是轮回者的游戏场!生与死的决择地!!  想要在这个空间中活下去,就必须完成一场场电影世界的冒险……  陆飞这样一个来自现实世界的小人物,如何从一名小小的轮回者一步步成长为空间最巅峰的存在?!

精彩章节试读:

陆飞睁开眼睛,抹去眼角的两行泪水,咦?这是什么地方?

昏暗,冰冷,抖动……

这里是一间封闭的密室,约十二三平米的样子,没有门窗,压抑的空气给人窒息的感觉,密室中明明没有灯,却不知从哪儿飘来的诡异光线悬浮在空中,幽幽地照亮了这一小片空间。

“欢迎来到战栗空间,你是这一批新人里面第一个醒来的。”

一个清冷的声音陡然间响起,陆飞这才注意到,在他对面坐着一个一身黑色皮质紧身束腰衣的萝莉女孩,而在这间不大的密室地面上,竟还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人,这些人都在昏迷的样子,想来他之前也是这个状态。

战栗空间?怎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刚刚醒来有一种极度地不适,陆飞使劲地抓了抓脑袋,思绪飘到了他出现在这个空间之前……

陆飞只是一名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的普通都市小白领,每天九点上班五点下班过着两点一线再正常不过的生活,陆飞还是那种每月领完工资自己留一点剩下的全打回家给父母的那种再普通不过的好孩子,俗话说好人有好报,但陆飞并不这样认为,因为他的父母就做了一辈子的好人,但到头来似乎并没有得到什么好报,倒是他这个唯一的儿子在下班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直闯红灯的宝马给撞了个正着。

我这是要死了!

被撞后陆飞尚还清醒的神识中迅速冒出了“死”这样一个不祥而又恐怖的字眼,因为他整个人就像是一只风筝被撞得飞了出去,这样的情景就像是电影画面的真实上演,通常电影中的角色在遭受这样的撞击后都是当场死亡。

“给你一次生存的机会,你想要继续活下去吗?”在意识清醒的最后时刻,陆飞忽然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但他的意识已接近崩溃,他无法睁开眼睛看清说话的人,也无法辩别声音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想,当然想!2012都过去了,老子还没有活够!”陆飞只能用意识在心中这样回道。

“那么很好,欢迎来到战栗空间,这将是你最后一次生存的机会……”

声音消失。

陆飞的意识渐渐模糊,世界暗了下来,他仿佛一块石头,沉入了无尽冰冷的黑暗深渊。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我还这么年轻,还有好多愿望没有实现,我还要给老爸买车,给老妈买房,我甚至都没有正式交过女朋友,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啊……”

不知过了多久,陆飞渐渐又有了一点意识。

想到父母含辛茹苦地将自己抚养Cheng人,而自己还没来得及报答二老的养育之恩,就将年轻的生命奉献给了一辆宝马,陆飞的眼眶不由得便湿润了。特别是当他想到父母那苍老眼中闪烁的泪花与白发人送黑发人时的悲凉场景,陆飞的心便像是在滴血,如果再有一次生存的机会,他定要好好的活着,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过上幸福的好日子。

咦?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流泪?

意识瞬间清醒,陆飞睁开眼睛,便是他第一次看到这间封闭的密室时的情景。

这里,似乎也并不是地狱。

那么,是不是说明自己还没有死?

不过,这里却有着地狱般的存在感,幽暗,恐怖,诡异……以及另人不寒而栗的颤栗。

“准确的说,我们都是在现实世界中死过了一次的人。”那个一身黑色皮质紧身束腰衣的萝莉女孩再次开口说话,“据说,如果能够从这个空间走出去,我们还能够再次回到现实世界。”

“那要怎样才能从这个空间走出去呢?”陆飞不由得问道。

“想走出去,就必须要完成主神交给的任务。”萝莉女孩说着,不由得深深望了一眼密室中某个黑暗的角落。

陆飞竟从女孩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惧,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颤栗的恐惧。

“虽然已经成功完成了两次任务,但我对主神墓碑的存在还是有着无法接受的厌恶与恐惧。”女孩说着竟从紧身衣的腰上掏出了一把银白色的沙漠之鹰抱在怀中,也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不安。

陆飞这才注意到密室中那一个黑暗的角落,仿佛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在支配着这个空间的一切,首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个近两米高的半圆形巨大黑球,当陆飞翻身跳起,奔向那个黑球想一探究竟的时候才看到了另他感到恐惧的一幕。

在半圆形黑球的对面,约三米距离靠着密室墙壁的位置,竟赫然矗立着一块两米高的黑色墓碑。

没错,是墓碑,陆飞没有看错。

一块诡异的墓碑和一个半圆形的巨大黑球出现在这间封闭的密室中,陆飞突然有了一种极其不安的想法,被封闭的密室中出现了这样一块诡异的墓碑,而在墓碑对面的这个半圆形的黑球不正像是一座坟墓吗?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顿时袭入了陆飞全身上下的每一处毛孔。

难道这是一座远古时期的地下王陵,他们这些人因为某种无法解释的神奇力量穿梭时空而来成为了陪葬品?

但陆飞注意到墓碑的崭新程度和那个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半圆形黑球滑亮的质感以及这个密室的墙壁极具现代化的瓷粉装潢,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房间中出现诡异的墓碑,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间封闭的密室,确实是一间另人颤栗的密室。

而这个神秘的空间,也确实是一个另人战栗的空间。

更诡异的是,陆飞发现自己的名字竟被刻在了墓碑上:

轮回者雷红——

轮回者陆飞——

陆飞的名字就被刻在墓碑的第二列,在他名字的后面还依次排列着十几个名字,想必都是这个密室中其它人的名字。这些名字竟都是以中文和英文并列的形式出现的,在中文的下面是一行英文的翻译体。

这时一个穿着一身日本传统和服的高大中年男人从昏迷中醒来,陡然发现身陷封闭的密室中,与陆飞醒来表现出的淡定截然相反,日本男人顿时火冒三丈,跳起来对着密室的墙壁一阵拍打,口中发出一连串的尖声叫骂,他是用日语发音的,陆飞只能听懂“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门呢?”等寥寥几句日语,估计剩下的一大堆都是骂祖宗的脏话。

日本男人的尖声叫骂另密室中剩下的仍处于昏迷状态的十几人惊醒了过来,众人纷纷苏醒过来,每个人均是用不同的表情观察周围的环境,陆飞这才注意到,原来这个密室中的十几个人中不仅有中国人,日本人,竟还有西方人。

日本男人叫骂一阵,突然冲过黑球,竟用手去搬那块靠着墙壁的墓碑,他显然认为密室的出口就藏在这块墓碑的后面。

“你这样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没有人能够搬得动主神墓碑。”萝莉女孩对日本男人的行为大感不满,开口说道,“因为我们都是被召唤到这个空间中来的,而不是直接走进这个空间,所以这个空间是没有正常出口的。”

“八嘎!小丫头,老子看你最可疑!”日本男人先是用日语骂了一句,接下来竟是用不太流利的中文指着萝莉女孩的鼻子大骂道,“快说!这个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然老子可对你不客气了!”

“你想死的话,我倒是可以成全你。”面对日本男人的威胁,萝莉女孩竟一点也不害怕,不甘示弱地道。

“八嘎!八嘎呀路!”日本男人被惹得恼怒一通大骂,当即朝萝莉女孩扑冲过去,看他样子连将对方撕成碎片的心思都有。

陆飞本来打算拦住那个恼怒的日本男人,但那个萝莉女孩却是抢在他之前冲了出去,萝莉女孩与日本男人来了个迎头相击。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高大的日本男人竟被这个看似柔弱的萝莉女孩当场撞翻在地,萝莉女孩抽出沙漠之鹰迅速地塞进了日本男人的嘴里,说道:“想要死的话呆会进入电影的位面世界中去喂僵尸,但现在请你安静一点,主神墓碑马上就要发布新的任务指令了。”

锵锵锵锵……

萝莉女孩的话刚说完,密室中陡然间响起了一连串利器击凿石壁的声音,萝莉女孩的脸色大变,马上放开了对日本男人的束缚,她后退几步,紧张地望向半圆形黑球后面那块诡异的墓碑。

照亮密室空中的一束光线自由调换般投向了黑球后面的那道墓碑。

不知何时,墓碑上面紧接着轮回者的名字后面竟又出现了一列新刻出来的字幕:

本次空间任务为位面任务,轮回者将进入到电影《寂静岭》的位面世界中去——

本次任务共有十六名轮回者参与——

本次任务要求:在《寂静岭》的位面世界中生存四小时——

本次任务级别:极易——

主神光阵即将锁定,位面任务即将开启!

每一个中文字幕的下面都是英文字母的翻译体,陆飞刚刚看完墓碑上面新出现的这些字幕,黑色的墓碑突然放射出一道强烈的金色光束,将密室内的所有人都笼罩其中,同时,那个利器击凿石壁的锵锵锵锵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陆飞终于发现了声音的来源。

锵锵锵锵的声音竟是从墓碑上面传来的,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飞速地在墓碑上面刻出一个个新的字迹,伴随着锵锵锵锵的击凿声,墓碑上面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冒出了这样几个新的字迹:

主神光阵已经锁定,位面任务——开启!

每一个中文字幕的完成,下面便会自动出现英文的翻译体,伴随着那个“启”字的结束,陆飞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现象,密室中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竟在墓碑中放射出来笼罩着整个密室的金色光幕中消失了,那种消失并不是迅速地全面消失,而是从脚到头一点点慢慢地消失,陆飞甚至都能看到自己的整个身子正一点一点缓慢地消失掉,先是脚,然后是腿部,慢慢往上到腰部,就这样一直消失到头顶,当消失到了眼睛处,陆飞就再也看不到一切了。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另人颤栗的诡异密室了,陆飞心想。

但他完全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是远比这间密室还要恐怖诡异的另一个世界。

这里是死寂之城。

这里是表里不一的世界。

这里是由恶魔支配的邪恶空间。

欢迎你们,来到这一片寂静的沉默之丘……

——《寂静岭》的阿蕾莎

.

冰冷的路面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断层,马路的一边由锈迹斑驳的铁丝网拦截着一大片的废墟。

当陆飞再次睁开眼睛,他已经不是在那个另人颤栗的诡异密室之中了,这里是一个被迷雾笼罩的世界,天空中飘落下来无数地灰色雪花。

陆飞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放在食指与拇指间轻轻一搓,灰色的表象下面是黑色的实质,这些不断飘落的灰色雪花一样的东西,竟是灰烬。

总算是告别了那间诡异的密室,但眼下的情形似乎并好不到哪里去。

陆飞这才仔细地打量四周,他发现自己竟是躺倒在一条落满了灰烬的马路上,马路的一边是被锈迹斑驳的高墙般的铁丝网拦截的一大片废墟,另一边则是荒芜的山丘,而马路的两头被迷雾笼罩,看不到尽头。

竟是有点……熟悉的感觉啊……

望着那一片雾蒙蒙的天空,陆飞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悸动。

在哪里?究竟是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类似的景象呢?

雾蒙蒙的天空,充满了神秘而又不祥。

突然,陆飞的瞳孔收缩。

他发现自己身旁的地面上,竟有一串脚印。

这些在灰烬中的脚印都是新踩上去的,还没有被天空中飘落下来的灰烬所覆盖,也就是说,在自己醒来之前,刚刚就有人来到过自己的身边。

陆飞紧张地从地上一跃而起,必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警觉比较好。

脚印一直延伸到公路的另一头,陆飞沿着脚印走过去,没多久只见马路边上停靠着一辆吉普牌的越野汽车。

这是一辆黑色吉普2.4L运动版的自由客,车头撞上了路边的岩石,汽车车门大开,里面却没有人,发动机的引擎冰冷,车顶上已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烬,可见这辆吉普车在发生车祸后停靠在这里至少也有一段时间了。

在离吉普车的五六米远处,竟还翻倒着一辆警用摩托车,同样是车身上面落满了灰烬,摩托车的反光镜折断,车身有过严重的摩擦撞击痕迹。

在翻倒的摩托车下面,陆飞还发现了一本遗落的警察证件,翻开警察证件后陆飞才知道,这竟是一本美国警察证件,上面穿制服的头像却像是一个年轻的中国女人,姓名叫余婷,看样子应该是一名华人。

这个美国警察,还是一个美女呢,陆飞心想。

陆飞将警察证件收好装进口袋,他这么做只是觉得这个警察证件可能会对自己有点用处,再往前走了两步,突然看到前方一道白色的人影一闪而过。

“喂……”

好不容易看到了一道人影,陆飞本能地叫唤了一声。

然而那道人影根本就不理会他,而是朝前方直跑过去。

“喂,等一下。”

陆飞隐隐觉得这道身影有些熟悉,他应该在哪里见过。

陆飞的记力极好,只要是他见过的东西,即便是再微小的事物,短时间之内他都会有印象。

那道白色的身影只是朝前方跑了十几步,这时蓦地停了下来,全身剧烈地颤抖,似感到了无限地恐惧。

“喂,你怎么了?”

陆飞想起来了,这道白色的身影,他在那间封闭的密室中见到过,应该也是一名轮回者,既然是同一批轮回者,出现在与自己相近的地方,也很自然。

陆飞小心的靠近,终于明白白色身影的恐惧从何而来了,只见在白色身影的脚下,宽敞的马路竟呈现出一个巨大的断层。

被迷雾笼罩的断层,像是被一把能够开天辟地的利刃从天而降将马路缝中切割成了一道整齐的万仞崖壁,深不见底,有如深渊。

“啊——啊啊——”

也许是恐惧到了极限,浑身颤抖的白色人影突然面对着这个有如深渊般的巨大断层发出神经质声嘶力竭地呐喊。

“不要怕,我们见过面,在那间密室中。”陆飞怕惊到了断层边上的人影,特意从人影的身后绕了过去,也站在断层边上,友好地安慰道。

陆飞并没有记错,这道白色人影正是之前与自己一同在那间封闭的密室中出现过的一名金发女郎,看样子应该是一名西方人,当时一同出现在密室中的有十六个人,中国人日本人西方人都有,记忆力好又擅于观察的陆飞在那些人醒来后将他们的大致特征都记在了脑海中。

然而与陆飞的友好相反,这个金发女郎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高度的戒备与不信任,她口中发出一连串吱吱呀呀的声音,陆飞连一个字也没有听懂,她说的可能是法语,也可能是德语,或者是她本国的方言。

陆飞只精通中文和英文,然后通过一些影视作品略微了解一点日语和韩语,对于其它国家的语言不甚了知,不过从对方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这个金发女郎现正感到极度地惶恐与不安。

“你先冷静下来,有什么问题终是可以解决的。”中文不通,陆飞便用英文好心地安慰道,希望她能够听懂。

然而一阵吱吱呀呀陆飞根本无法理解的语言之后,像是觉得陆飞无法帮助到她什么,金发女郎带着哭腔痛苦的大叫一声,转身向公路那一边的迷雾中跑去,她一边跑还一边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像是唯有通过叫喊才能消除她心中的恐惧与不安。

但是金发女郎自认为能够换来安全感的叫喊却另陆飞突然感到了不适。

陆飞注意到一点,自他从马路上醒来开始,便仿佛进入到了一个诡异的世界中,这个世界太过安静了,寂静,死寂,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无人生存的寂灭空间,而金发女郎声嘶力竭的叫喊将打破这个世界的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将会有无可预测的事情发生。

陆飞也不多想,紧跟在金发女郎的身后,他一定要想办法让金发女郎马上安静下来,不然将会有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

而这时,在前方的迷雾中,却隐隐出现了另一道身影。

金发女郎大喜,以为是得到了什么救星,一边大喊,一边朝那道身影奔去。

“停下!不要过去!”然而陆飞却注意到了那道身影走路的姿势异常地诡异,忙大叫道。

迷雾中的身影来得极快,距离越近,陆飞看得越清楚,迷雾中的那道身影竟越发地诡异起来。

当渐渐看清迷雾中身影的时候,金发女郎彻底地绝望了,那并不是她的救星,而是灾难。

迷雾中那道以夸张走姿摇摆而来的身影,竟是一具被包裹在布满了青筋的人皮中的无臂怪物,肉眼能见在那张血迹斑斑的人皮之中,正有数道人体的骨架、肢体正在那层紧裹的皮肉中痛苦地挣扎着,似随时都会破皮而出,而怪物躯体的胸部已被挣出了一个碗口粗大的血洞,正有深褐色的粘稠液体从血洞中溢出,顺着躯体的两腿滑下,沿路流淌。

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金发女郎已被吓得头脑一片空白,两腿发软,在极度地恐惧中,她甚至连“逃”这个最简单本能的字眼都已经忘记了。

“快闪开!那是‘紧身衣’!……”身后紧跟过来的陆飞一声大喊,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一醒来便对这个世界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了,他终于在瞬间明白了自己到底是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

这里是《寂静岭》的世界。

这里是电影《寂静岭》的位面世界。

陆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真的进入到了电影《寂静岭》的位面世界当中。

在现实世界中,陆飞每天过的都是两点一线的正常生活,陆飞不仅是一个好孩子,还是一个宅男,作为一个标准的宅男,小说与电影是必不可少的两道大餐,《寂静岭》这部惊悚恐怖片,陆飞是看过了N遍的,陆飞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进入到《寂静岭》的世界中来。

这个邪恶的世界随时都会有无法想象的恐怖事情发生,陆飞做梦都不想要进入到这样的世界。

而眼前出现的这个被包裹在人皮中挣扎的无臂怪物正是在这个世界中的受到恶魔诅咒的“紧身衣”。

已被恐怖的未知生物吓得半傻的金发女郎已失去了躲避的勇气,她还来不及躲避,可能是由于躯体内骨架挣扎的缘故,扑向她的“紧身衣”怪物胸口的那个血洞中蓦地喷射出一道带有腐蚀Xing的血柱。

这些带毒的液体喷了金发女郎的一身,金发女郎惨叫一声,当场倒地,被毒液喷到的肌肤立刻腐蚀,蔓延全身,金发女郎眨眼间竟已化成了一具腐尸,而“紧身衣”怪物则是继续拖着它那诡异夸张地步伐扑向了这具腐尸。

眼前的一幕,另陆飞简直想要呕吐,电影中的情节就已经够考验他的心理了,当这样的情景真实地展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种震撼可想而知,但同时,陆飞也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之前在那间诡异密室中那块墓碑上面的提示是真的,他是真正地进入到了《寂静岭》的位面当中。

而他必须要在这个世界中活下去!他还有未了的心愿!

陆飞绕过金发女郎的尸体,与“紧身衣”怪物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从马路的边缘退了出去,他要确保“紧身衣”怪物的毒液不会喷到自己的身上,刚一退到安全的范围,陆飞便放足狂奔起来,因为他觉得,“紧身衣”怪物可能并不会只有这一只。

果然,当陆飞刚刚跑过醒来时躺倒在马路上的那个位置的时候,又有一只“紧身衣”怪物从如高墙一般围起来的铁丝网的一个缺口中冲了出来,“紧身衣”怪物朝着陆飞喷射了一道毒液,但被陆飞躲过了,而在那道铁丝网的后面,一道道诡异的身影正从废墟中爬起。

一只、两只……十只、二十只……

无数地“紧身衣”怪物已从废墟中爬出,无数道诡异的身影正向铁丝网的那个缺口处冲来……

陆飞再不多想,发足向前方跑去,路边上一个硕大的黑色路牌上面挂着两个路灯,像是一对生锈的铃铛,路灯的下面两行泛黄的英文字迹这样显示:

“寂静岭欢迎您。”

过了路牌前方不远便是那座寂静而神秘的小镇,陆飞深呼吸一口气,朝着迷雾中的小镇跑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