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北宋》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笑傲北宋

笑傲北宋

编辑:小生没财 2019-03-15 06:01:29

笑傲北宋

《笑傲北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笑傲北宋 即可阅读全文

《笑傲北宋》小说简介

笑傲北宋是由小生没财书写的一部历史,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当北方的女真族已经迅速崛起,汴梁城依然在歌舞升平;当大金的铁骑已经踏破黄河之险,昏君奸臣依然在贪图享乐;当二帝被俘、北宋灭亡,一切的罪过却推在了王安石一人之上。作为王安石的外曾孙,蔡义表示不服!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少年郎约莫十八年纪,一袭白衫,潇洒俊逸。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好一个翩翩公子,仿佛从画中走出一般。

此刻少年提笔立于桌案前,看着自己的佳作,似乎很满意,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看到少年收笔,一位老者来到少年一侧,边看边念到:“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刚念完全诗,老者便抚须而笑道:“好,好啊!诗好字更好,义儿麒麟之才也!”

少年听到老者的夸奖,心里也是极为高兴的,但却不敢托大,躬身向老者行了一礼笑道:“孙儿不才,让爷爷见笑了。不过若说到这字,孙儿认为,当今天下,爷爷便是这第一大家。”

老者听到少年的话,笑骂道:“小子休要拍爷爷马屁。且不说你大爷爷蔡京,即便当今陛下,其书法造诣也远非我比。”

少年正欲争辩几句,就被老者拉着下棋去了。少年无奈,叹了口气,是非成败,就留给后人去说罢。

这老者居然是当今宰相蔡京的同胞兄弟蔡卞,而这少年是蔡卞唯一的孙子蔡义。几日前,镇东军节度使蔡卞上书徽宗皇帝,告假返乡祭祖,徽宗皇帝念其孝心可嘉便批准了。蔡卞的老家在福建仙游县,一艘巨大的官船便浩浩荡荡的顺江而下,今日便行到杭州钱塘江之上。

江面不知何时起了风,这浪便汹涌了起来。刚才还晴空万里,突然间却乌云密布。一时间风云变色,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要下暴雨了!

一道闪电终于撕裂了天空的沉寂,一声惊雷搅醒了大地上的生灵,这雨终究还是来了。蔡卞看着蔡义落下了的棋子,不由叹了口气道:“看来爷爷真的老了,以后这天下,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只不过这以后的天下呐,恐怕不再是那个风平浪静的天下了。”

蔡义听着爷爷的话,感受到了英雄迟暮的伤感,又感受到奸臣当道的无奈。抬头倔强的道:“爷爷才不老呢,我还要爷爷教我书法,传我兵道呢!”

蔡卞欣慰的伸出手正欲摸一摸爱孙的头,突然异变生起!船身剧烈的一震,仿佛撞击到了什么巨物。紧接着便听到外面士兵传来急喝声:“什么人!”不一会,外边便传来打杀声。

蔡义心中大骇!居然有人敢刺杀朝中大臣。

蔡卞深深皱眉,向立于一旁的一个中年男子抬头示意了一下。男子会意,一瞬间,便闪身出了船舱。过了片刻,那男子便返身回来,此刻他的手里多了一把刀,那刀正在滴着殷红的血。

男子单膝跪在了蔡卞面前,语气焦急的道:“蔡公,大事不妙,外面来了百十个贼子,身手不凡,此次恐怕凶多吉少了。你和小公子快些跳船离开,我和外面的兄弟们拼死挡住他们一阵,兴许能留住性命。”

蔡卞闭着双眼,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坚定的对中年男子道:“李忠听令!从即刻起,我命你誓死保护义儿安全。一会你带义儿离开这里,休要管我!”

李忠一听便急道:“蔡公!我这条命是你给的,我怎么能够舍你而去!”

蔡卞大怒道:“你敢抗命吗?”

李忠忍着痛苦之色,恭敬的向蔡卞磕了一头,郑重道:“末将领命!”

“爷爷,我不走,要走一起走!”蔡义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便也急急的道。

蔡卞不舍的望着蔡义道:“义儿,爷爷知道你孝顺。可是如今事已至此,我年岁已高,经不起折腾了,你乃我蔡家独苗,爷爷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的活下去。”

蔡义早已声泪俱下,紧紧地抱着爷爷舍不得松开手。外边的打斗声越来越激烈,似乎已经杀到了船舱入口。

蔡卞慈爱的拍了拍蔡义的后背道:“义儿,别这样,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哭哭啼啼?你且坐好,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与你,时间不多了。”

蔡义虽然心很痛,却还是忍住了哭声,安静的跪在了爷爷面前。

蔡卞待蔡义冷静下来,便道:“义儿,你且听好爷爷的话。首先,一年之内不能踏足京城半步;其次,日后不要与你大爷爷一家有任何联系;最后,今日之事,日后你不能再去追究!”

说完,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摸出一个半圆形的玉佩,递到蔡义手中道:“待你逃出去稳定下来之后,持此玉佩去见杭州知府唐宗仁,倘若他还记得当年之约,应会赐你一段恩惠。若是他未提起,那你便与此人断了联系罢。”

蔡义拿着玉佩,正要说些什么,一个士兵突然被人踹了进来。只见那士兵全身一片血红,已是奄奄一息。一串脚步声已经来到了船舱口。

蔡卞急忙道:“李忠,快带义儿走!”

蔡义焦急万分,悲声喊道:“爷爷……”

李忠知道事情已经到最严重的地步,便也不多说什么,一刀劈开了船舱的窗户,拉起蔡义便跃身跳了出去,几个闪跃间便抱着蔡义跳进了茫茫大江之中,手中却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块船舱上劈下来的木板。

蔡卞看着蔡义的身影消失在船边,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他相信李忠的身手。外边的打斗很快就结束了,一群黑衣蒙面之人涌了进来,将蔡卞围在中间。

蔡卞气定神闲的坐在桌案前,缓缓道:“各位,我蔡卞今天认栽了,稍待片刻,容在下写句话给你家老爷。”

也不管那些黑衣人如何惊讶于他居然知道幕后之人,蔡卞拿起笔便在一张纸上写上了一段话,写完之后,折叠放到一旁。

抬眼看向为首的一人道:“你们今日所为,无非是要蔡某的命罢了。你家老爷想必也交代了一番,身上必定会备有一些催人性命的药物,拿出来吧,早点结束你们也早点回去交差。”

为首之人此刻已经是震惊无比,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倒了一粒药丸在手中,恭敬的递到了蔡卞面前道:“蔡大人,这药吃下去,不会有任何痛苦。我们本与大人无冤无仇,奈何家主下了命令,还望大人到了下面莫要怪罪我等。”

蔡卞拿起药丸,笑了笑,喃喃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说完,便吞下了药丸。

拿起了桌上的那张纸递给那人,蔡卞便不再说话,静静地闭上了眼睛,心里默默道:“义儿,你要好好活下去……”

茫茫大江,哪还有蔡义和李忠的身影。

政和七年(1117年),蔡京听到胞弟返乡途中因不坑舟车劳顿不幸逝世,悲痛万分,上书徽宗皇帝为弟请赐谥号,徽宗皇帝下诏,赠蔡卞太傅,谥文正。蔡卞最终得以魂归故里,葬于福建仙游县慈孝里赤岭紫金山,享年七十岁。

杭州,自古便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誉。此时的杭州属于两浙路,是路治所在地。辖钱塘、仁和、余杭、临安、于潜、昌化、富阳、新登、盐官九县。人口已达20余万户,为江南人口最多的州郡。经济繁荣,纺织、印刷、酿酒、造纸业都较发达,对外贸易进一步开展,是全国四大商港之一。

杭州城郊外的一间普通民房里,光线昏暗,里面坐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他就那般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嘎吱!木门从外面被人推了开来,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些吃食,他把吃食静静地摆在了桌上。然后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年轻人面前,痛心道:“公子,你多多少少吃点吧。蔡公他已经去了一个月了,你要振作起来啊,蔡公若是看到你这般,会走的不安心的。”

仔细一看,那糟蹋的年轻人不正是蔡义吗?只是当日白衣翩翩的世家公子如今却像丢了魂的乞丐一般,真是让人心疼不已!

原来当日,李忠抱着蔡义往江中一跳,并没有立刻潜水游走。而是靠着那块木板浮在船底,那些黑衣蒙面之人的目标是蔡卞一人,蔡卞一死,便也没有心思去寻跳水之人。过得片刻,那些人便驾船带着蔡卞的尸体离开了。李忠这才带着蔡义依靠着木板,拼尽了全力游到了岸边。

蔡卞曾任宰相,后被贬为镇东军节度使,他的门生大多在江浙一带做官。李忠深思熟虑之后,便决定带着蔡义到杭州隐姓埋名,至于以后的路,还需要与蔡义从长计议。

只是,令李忠痛心的是,蔡义自那天回来之后,便万念俱灰,魂不守舍,水米不沾。若不是李忠采用一些强制手段,蔡义非饿死不可。

见到蔡义还是无动于衷,李忠憋了数日的委屈终于爆发了!他一脚就把桌子踹得稀巴碎,红着眼怒道:“你就继续颓废下去吧,就像一滩烂泥一样的可怜虫!我是答应过蔡公要保护你一辈子,却不是保护你这个窝囊废!我现在就去京城取蔡京狗贼的首级,为蔡公报仇。至于你,如果死了,我会去下面向蔡公谢罪的!”说完,从床底拿出一个木盒,打开来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把冷森森的刀,那是李忠几日前高价在杭州城买的,为的就是削下蔡京首级。若不是顾虑到蔡义,他早就杀上京城了。

李忠拿起刀正要走,身后传来蔡义冷冷的声音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当日之事,是大爷爷所为?”

李忠感受到身后冰冷的气息,心里震撼不已,这是杀气。想不到颓废数日的蔡义身上竟然有如此强烈的杀气。若是蔡义习得一些武艺,日后必定能超过自己。

李忠暂时压住心中的震惊,回过头不忍道:“这些事,我本不想告诉你的,蔡公也不希望你知道。可是你看看你自己,你对得起蔡公对你的厚望吗?”

蔡义闭上眼睛,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噗通一声跪在李忠面前,郑重的道:“李叔,我错了!只是我有些事情不太明白,还望李叔教我!”

李忠被吓一跳,自古主尊仆卑,万万不敢让蔡义跪自己的。刚才发火,也是一时怒其不争。李忠赶紧扶起蔡义坐到椅子上,便躬身道:“公子有何吩咐,尽管说来!”

蔡义盯着李忠的眼睛道:“你刚才说,这事是大……蔡京所为?有何依据?”

李忠仿佛一听到蔡京就想杀之而后快,冷笑道:“蔡公曾经身居宰相之位,就算如今被贬,也是二品大官,更是权倾朝野的蔡京胞弟,试问这天下除了蔡京狗贼谁有这胆子敢截杀蔡公?”

“另外,我可打听到了消息,蔡公的尸体完好无损的被运到福建老家安葬。试问若是他人所为,谁有这份好心?”李忠虽然心中满是怒火,却分析得清楚无比。

蔡义听完李忠的分析,眼里尽是杀气,咬牙切齿道:“难怪爷爷让我不要到京城,不要和蔡京一家联系,更不让我追究当日之事。呵呵,我的大爷爷,你可真是歹毒啊!只是,蔡京为何要这样做?”

李忠犹豫了一会道:“罢了!公子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该是你知道的时候了。蔡公自幼便聪明过人,颇受长辈喜爱,熙宁三年(1070),与其兄蔡京同中进士并排名比其兄高。之后,二人皆学于时任宰相的王安石门下,并极力推行王安石新法,蔡公为人正直,王安石便招他为婿。元丰八年(1085年),司马光掌权,王安石主持的新法全部被废,蔡公一直坚守王安石遗志,因此受到牵连。而蔡京此贼为了迎合司马光,却是第一个极力赞成废除新法的。之后在许多政事上,蔡公和蔡京都有许多不合之处,尤其是蔡公反对蔡京重用宦官童贯为陕西制置使一事,二人已经到了决裂的地步。蔡公为官清廉,更是收集了朝中许多贪官奸臣的罪证,其中便以蔡京此贼为首。但是蔡公已经厌倦了朝堂,那些罪证蔡公亦无心追究,此次蔡公名义上是回老家祭祖,实际上便已下定决心归隐了。想不到蔡京此贼如此丧心病狂,完全不顾同胞之情,更是做贼心虚以致杀人灭口。”

呼!听完李忠的讲述,蔡义的心情很沉重。这不只是对爷爷遇害的痛心,更多的是他对这个社会、朝堂、国家的失望。

“李叔,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没事了,我想一个人静静。”蔡义略显疲倦的道。

李忠欲言又止,最后无声的叹了口气出了门。

看着关上的木门,蔡义喃喃自语:“为什么你们要逼我,我本没有跟你们作对的打算,可是你们却让我失去了疼我的爷爷。你们本有十年寿命可以苟活,现在,呵呵,等着吧,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朱勔、李邦彦你这六个北宋奸臣,我要用你们的人头为爷爷陪葬!”

此刻的蔡义气质大变,不像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更像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是一个秘密,一个连他最亲近的爷爷都不知道的秘密,蔡义是一个穿越者。

蔡义是一个孤儿,但他很努力,作为二十一世纪学霸的他,图书馆是他最喜欢呆的地方。一年前,他刚研究生毕业,正准备找工作的他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大宋朝,准确的说是他的灵魂占据了跟他同名同姓蔡义的身体,并继承了他的全部记忆。虽然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但慢慢的蔡义便喜欢上了这里,因为他有一个疼爱他的爷爷。

蔡义知道,当今天下,皇帝昏庸,奸臣当道,贪官污吏残害忠良迫害百姓,致使忠义之士纷纷揭竿而起。朝廷之上,派系林立,对辽国灭亡、女真崛起视而不见,还在挖空心思在昏庸的徽宗面前争权夺利,互相拆台。

天下大乱,不是一人两人造成的,也不是一年两年造成的。想要改变历史,想要扭转乾坤,蔡义扪心自问做不到。他知道历史,知道爷爷不久便会离他而去,所以他不想什么精忠报国,更不想什么起义造反,他只想珍惜与爷爷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

可是到了今天,蔡义才知道爷爷并非如历史所记载那般。他的死,他的过去,他的志向都深深震醒了蔡义。是时候做些事情了,不是为了这个国家,更不是为了天下苍生,而是为了完成爷爷未完成的心愿,走完爷爷未走完的路。

东京汴梁,鲁国公府。夜已经深了,蔡京书房里的灯却亮着,枯瘦的手里此刻正拿着一张纸,微微颤抖。

“大人,你吩咐的事已经办妥,只是……只是那蔡义下落不明,一直未寻到。”一个将军模样的男子跪在蔡京身前,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不知道是因为赶路太急还是心里害怕什么。

“此事……到此为止,义儿……无须再寻,下去吧。”蔡京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就算位高权重,也是风烛之年了。

那男子退下之后,权倾朝野的蔡京竟已是老泪纵横,其中心酸,又有谁知道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