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高于一切》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大明高于一切

大明高于一切

编辑:我叫刘可乐 2019-04-08 19:06:16

大明高于一切

《大明高于一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大明高于一切 即可阅读全文

《大明高于一切》小说简介

大明高于一切是由我叫刘可乐书写的一部历史,陈迪对陆军元帅俞大猷说:“大明只有两个盟友,一个是大明陆军,一个是大明海军。”陈迪对海军元帅谭纶说:“大明国土虽大,却无一寸是多余的。”陈迪对飞虎军元帅戚继光说:“犯我强明者,虽强必戮,虽远必诛!”陈迪对帝国副执政官张居正说:“大明高于一切,高于世间万物!”陈迪是谁?抱歉,他的头衔有点多。他是大明帝国的最高执政官,同时还是日本的摄政王、罗刹的远东公爵、帖木儿王朝的保护人、新欧罗巴王朝的太上皇、亚美利加殖民地的大宗主。。。。。书友群号:(群号609382218)

精彩章节试读:

穿越不是请客吃饭。

四十五岁的历史学副教授陈迪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穿越之旅会如此狼狈。

那些个穿越小说的情结,都是主角穿越成王侯将相,然后权倾天下,纵横捭阖。

可陈迪却是穿越成了个天牢里的阶下之囚。

阶下之囚就阶下之囚吧,还是个同名同姓毛都没长齐的十三岁少年囚犯。

穿越前的一刻,陈迪正和几个学术上的朋友吃着火锅唱着歌,兴高采烈时,他即兴背诵起了嘉靖二十三年的状元文。乐极生悲,电火锅竟然漏电了。。。。。。

吃着火锅唱着歌就穿越了,他招谁惹谁了?

从昏迷中醒来,陈迪便发现自己身在不知哪朝哪代的天牢。不是都说穿越后能拥有双重记忆么?陈迪却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

陈迪所在牢房的旁边,住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

陈迪隔着铁栅栏问那老头:“老人家,今年是哪一年啊?我是谁啊?”

那白发老头道:“你这娃娃,怕是被满门抄斩吓傻了吧?罢了,我就告诉你吧。今年是嘉靖二十三年。你叫陈迪,是前任兵部员外郎陈可桢的儿子。你父亲在东南抗倭投敌变节,皇上一怒之下灭了你的满门!你因为年仅十三,才逃过一死。”

原来是穿越到了嘉靖二十三年。陈迪知道,嘉靖二十三年,首辅翟鸾与次辅严嵩在朝廷里斗的不可开交。至于高拱张居正这些嘉靖朝后期的名臣,此刻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倭寇现在应该在东南闹得凶,戚继光、俞大猷这些民族英雄,现在都还是无名小辈。

不知过了多久,狱卒从铁栅栏中间,扔给陈迪一个发了霉的窝窝头。这窝窝头上竟然长满了绿毛。

陈迪看着这牢饭,实在下不去嘴。

隔壁的白发老头说道:“娃娃,凑合着吃吧!既然进了天牢,有口饭吃饿不死就不错了!你看老朽我,在天牢里呆了三十年,照样活得硬硬朗朗的。全指着这霉窝头了!”

陈迪问:“老人家,你在天牢里呆了三十年?你是因为啥进来的?”

白发老头道:“鄙人胡元春,别看我现在是阶下之囚,当初我可是正德爷的帝师!都怪我一时糊涂,把恩科考题卖给了几个京城的世豪大户,东窗事发才被囚禁在天牢!”

陈迪没想到这白发老头竟然有如此来头,心中不免起了几分敬意。

勉强吃下发霉的窝头,陈迪望着从牢房顶悬下的蜘蛛出神。自己在现代是学术界有名的青年才俊,明史领域有名的权威。既然遇到了穿越这种事,理应抓住机会在大明作出一番事业。可现在自己身处天牢,又能做什么的呢?

不见天日的牢房里无事可做,无聊到让人发疯。

幸亏旁边的牢房里,住着一位曾经的帝师胡元春。陈迪每日与他切磋八股文章,讨论四书五经勉强打发时光。帝师不愧是帝师,陈迪与胡元春相处了两个月,对八股文章和四书五经的见解都有很大的提高。

这日,陈迪与胡元春闲着无聊,便隔着铁栅栏对对子。

陈迪出了几个清朝才有的绝对,胡元春竟全都对了出来,帝师之名,名不虚传。

胡元春道:“你这娃娃,虽然才十几岁,才情却是不俗。若是走科举,以你现在的学识怎么也能中个举人。我在天牢里待了几十年,想出了一个绝对,大明朝没几个人能对的上来。赌半个窝头如何?”

陈迪在天牢里关了两个月,现在发霉的窝头在他眼里就是美味珍馐。他道:“这有何不可?赌就赌。”

胡元春道:“听好了,烟锁池塘柳!”

陈迪心中暗笑,这不是现代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里乾隆皇帝考纪晓岚的对子么?没想到是编剧胡编乱造,想出这对子的竟然是正德帝师胡元春。

这上联烟锁池塘柳,看似平常,实则暗藏“金木水火土”五行。下联要想工整,必须也要暗藏金木水火土五行。

胡元春得意洋洋的看着陈迪。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怎么可能对出如此绝对?看来这半个窝窝头是手到擒来了。

陈迪装模作样的深思一阵,而后脱口而出:“炮镇海城楼!”

炮镇海城楼中,亦包含“金木水火土”五行!

胡元春惊叹道:“我的天啊!你真是个少年奇才!这上联是我闲着无事,在牢狱之中苦思数月才想出的。没想到你一个十三岁的娃娃,不过片刻便能对出工整的下联!这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陈迪大笑道:“哈哈,老家伙,你的半个窝窝头我就却之不恭了!”

临近晌午,狱卒来送饭了。

陈迪很高兴,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能多吃半个窝头就已经算是飞来横福了!

没想到,这次狱卒没有直接将霉窝头丢进栅栏里。

狱卒打开牢门,陈迪看到,他的手里拿着一个锦盒。

狱卒打开锦盒,里面竟然是几样上好的酒菜!狱卒摆好酒菜便转身离去。

两个月没见荤腥的陈迪见了酒菜胜似见了亲爹娘,直接上手狼吞虎咽起来。

他突然想到了胡元春,就拿起一碟熟牛肉,通过铁栅栏递给胡元春。

没想到胡元春没有接那碟熟牛肉,而是兀自摇头道:“可惜了,可惜了。”

陈迪问:“胡老头,你这是怎么了?”

胡元春道:“唉,你这样的少年奇才若是生在寻常百姓家,你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以你的才学,走科举,中秀才、中举人、中进士都不在话下。可偏偏你爹是个投敌变节的犯官!”

陈迪笑道:“犯官家眷就犯官家眷吧。有肉吃你还感慨什么?”

胡元春摇头道:“始终是个娃娃。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

陈迪道:“我已经身处天牢,还能有什么大难?”

胡元春沮丧的说:“娃娃,你可听说过断头饭?”

陈迪听后一惊!天牢里犯人的饮食,天天都是清水霉窝头,突然给了酒肉好菜,不是断头饭是什么?

陈迪手里的半个鸡腿戛然掉在地上。

自己难道这就要人头落地了么?

整个下午,陈迪都在胡思乱想。那些个酒菜摆在他的眼前,他却没有心思再吃一口。

突然,狱卒又出现在了牢门前:“陈迪,一会儿宫里的公公会来宣旨。”

陈迪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抓住铁栅栏:“大人,请问旨意是?”

狱卒道:“皇上的旨意岂是我等能够瞎猜的?不过,嘿嘿,据说。。。。。。你要大喜了!”

陈迪如挨了一记重击般瘫坐在地上。明清两代,牢里对犯人说大喜意思就是犯人要人头落地了。

半个时辰后,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从栅栏外传来:“哪个是陈可桢的儿子啊?”

陈迪暗道,我这就要。。。。。。死了么?

都说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陈迪却善不起来。好端端吃着火锅唱着歌就穿越了。穿越到嘉靖朝,福没享到,却当了阶下之囚,吃了俩月霉窝头。真是倒霉透顶!

陈迪大喊了一声:“死就死吧!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一位身穿华服的公公出现在陈迪面前。公公身后,站着几名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那公公开口道:“你才多大年纪,就敢自称老子?再说,这旨意又不是让你去死!”

什么?不是让我去死?陈迪心中宛如千斤巨石落了地。

这位公公瓮声瓮气的宣旨道:“有上谕!查御史张谦弹劾兵部员外郎陈可桢投敌变节一事乃子虚乌有!陈可桢东南抗倭,力战倭寇殉国功莫大焉。着即免去一切罪名,追授从五品镇抚!其子陈迪待成年后可世袭镇抚军职!另所封陈家府邸、财物,还予陈家后人!御史张谦,陷害忠良,斩立决!”

陈迪刚才还是大悲,现在却成了大喜!原来那狱卒刚才所说的“大喜”,并不是反话,而是真真正正的大喜。

那白面公公对陈迪说:“陈公子,你还不赶紧谢恩领旨?”

陈迪赶紧跪下扣头道:“领旨谢恩!”

白面公公又道:“陈小公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你还年轻,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陈迪道:“多谢公公吉言。不知公公尊姓大名?”

公公身后的一名锦衣卫抢着说道:“你这少年,好没有规矩!这位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吕公公!”

陈迪没想到自己眼前站着的这位公公,就是嘉靖年间朝廷三巨头之一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这司礼监掌印太监,在朝廷的地位可是不亚于首辅大学士!这吕芳从小伺候嘉靖帝,是嘉靖帝心腹中的心腹!

陈迪道:“原来是贤声在外的吕公公。吕公公深得皇上信任,平日日理万机,却为了我家这点小事亲自到天牢传旨,真是有劳公公了!”

吕芳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嘴却是如此的甜!好了,你即刻回家去吧!”

吕芳说完便转身离去。狱卒对陈迪道:“陈小公子,走吧。”

陈迪对狱卒道:“我还有两句话,对住我隔壁的胡元春说。说完我就走。”

陈迪走到胡元春的牢房门前,说道:“没想到,我竟然脱罪了!胡老头,不,胡老师。这两个月与你共处的时光让我获益匪浅。有朝一日我若得了势,必定帮你摆脱这暗无天日的天牢。”

胡元春道:“嘿嘿,你小子是少有的英才,老朽要好好活着,等着你得势帮我脱罪!”

陈迪拜别了牢友胡元春,就出了天牢。一番打听,终于回了自己的家。

陈迪哪里知道,自己的父亲陈可桢其实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并且是个货真价实的投敌变节者!只不过此刻朝内,首辅翟鸾和次辅严嵩正斗得不可开交。御史张谦是翟鸾的门人,陈可桢的座师却是严嵩!

自己的学生要是投敌变节,严嵩这个当座师的岂不是要颜面扫地?所以严嵩纠结了一些党羽,编造了一些陈可桢杀敌殉国的所谓人证物证,替陈可桢洗刷了罪名。顺便诬陷御史张谦,打击首辅翟鸾。

陈迪的家,是一座小小的四合院。京城高官贵戚多如牛毛,陈可桢这样小小的兵部正六品员外郎有这样一处宅院已然是不错了!

陈迪的家人已经全部都被斩首,四合院空荡荡的。自己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童,即便有着四十五岁的智商,又能在这嘉靖年间干成什么大事呢?

陈迪选了坐南朝北的那件堂屋自己的卧室。刚躺下他便突发奇想。

史书记载,嘉靖年间大小官员贪污成风。官员家中,多有暗格。为此陈迪当初还写过一本《明代官吏暗格藏金考》。

四合院中,坐南朝北的堂屋是主人所住。那自己的“父亲”陈可桢,会不会在这堂屋之中设有暗格呢?

陈迪清楚,明代官员家的暗格,多在书架后或床下。陈迪一番查找,床底下是一无所有。

他又用尽力气,想要将床边的书架搬开。可他始终是十三岁的体力,几番折腾还是没有挪开书架。

陈迪又累又失望,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却听得“咚隆”一声。自己屁股底下的这块石砖,分明就是空心的!

陈迪花了一炷香功夫抠开那石砖,只见石砖之下,有一个铜制拉手。

陈迪一拉拉手,果然有一个暗格。暗格之中有个包袱。

包袱沉甸甸的,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包袱从暗格中取出。

陈迪打开包袱,喜不自胜。包袱之内全都是黄白之物!还有一叠银票。

他仔细的清点一番,共有黄金一百两,现银二百两,另外银票加起来有一千两之多。

看来自己那位“父亲”在京为官的时候清不到哪里去。一个正六品的兵部员外郎,朝廷给的俸禄才几个钱?这一千二百两白银、一百两黄金怕是他做三十年员外郎也攒不下。

得了这一注大钱,陈迪想,既然穿越到了大明,在大明京城做个富家翁,娶两房太太,享受享受“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的富户生活也是不错的。总好过在现代做一个清贫的学者。

自己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空守着这四合院也不是个事,陈迪打定主意,明天便出去找个可靠的管家,另外再买个丫头照顾自己的起居。

计划不如变化快,正在陈迪憧憬着日后的美好生活的时候,四合院的院门被人推开。

陈迪出到院中,只见十几名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簇拥着那位司礼监掌印太监吕芳来到了院中。

“有上谕!陈迪快快跪下接旨!”

陈迪心里咯噔一声。史书记载嘉靖帝中年时喜服丹药,丹药弄得他神志经常不清。往往是一道圣旨下去,再发一道截然相反的圣旨。

这位嘉靖皇帝,该不会是出尔反尔,又要杀我了吧!陈迪心中打起了鼓。

吕公公提醒道:“陈迪,还不快快跪下接旨?”

陈迪跪在地上。

吕公公尖声道:“上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