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盛典》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战争盛典

战争盛典

编辑:拐弯的子弹 2019-04-03 06:00:38

战争盛典

《战争盛典》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战争盛典 即可阅读全文

《战争盛典》小说简介

战争盛典是由拐弯的子弹书写的一部军事,你们是海盗!不,我们是更加彻底的海盗,因为我们只抢海盗。你们是雇佣兵吗?是的,不过一万人数以下的业务我们不接。起点军事独一份的题材,可以入坑一看。

精彩章节试读:

飓风中的海洋,浪潮铺天盖地,波涛惊怒,气势宛如千军万马纵横驰骋,无可匹敌。

紧紧的抓住船舷的缆绳,豆大的雨滴疯狂地拍打在皮肤上,如同针扎般刺痛,姜林的身体随着船体不断上下摇晃,茫茫大海,狂风暴雨说来就来,毫无预兆,剧烈翻滚的海浪不断的撕扯着姜林所在的小船。

看着愈来愈猛烈的浪潮,姜林绝望了,他不认为这艘破船能挺过这场暴风雨,也不认为自己还能顺利抵达非洲,因为这是偷渡船,连个信号发射装置都没有,求援什么的,根本就不要想了。

这船搭载满了廉价而精美的华夏商品,如果成功运抵非洲,价值陡然就可以上升数倍不止,姜林足足缴纳了两万人民币,外搭不知说了多少好话,这船长才勉强答应带上自己,所以这是姜林自找的,遇到暴风雨,他只能怪自己,不能怨天尤人。

姜林当过几年特种兵,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恐惧,有的只是遗憾很多事情没来得及去做罢了。

看着几十米外,已经高过船身太多的浪潮涌来,姜林清楚,自己这一生算是走到了尽头,缓缓闭上眼睛,他要用最后一点意识来回忆一下自己这短暂而历经磨难的一生。

越来越近,海浪终于迎面拍来。

随着一声可怕的声音,海浪爆发出巨大的冲击力,狠狠地拍在了这艘破旧的小船上,终于,小船不堪重压,船体严重变形,海水倒灌,被卷进了海洋深处。

在这一拍之下,姜林直接失去了意识,任由腾起海浪将他拍进几米深的海里。

短暂的空白期之后,姜林恢复了意识,他竟然奇迹般在这巨浪之下活了下来,只是此时自己正在好几米深的海水中,更让姜林惊恐的是,此时他的脚踝被一根粗实的缆绳缠绕住了,连接缆绳的另一端是船体,所以任凭姜林怎么朝海面游动,都无法摆脱身体被往下拉趋势。

情况万分紧急,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腰间别着一柄战术直刀,在海水中躬身抓住脚腕处的缆绳,迅速从腰间拔出匕首,迅速将缆绳割断,在快要憋不住气的时候,姜林只觉得胸部的重压逐渐减小。

“呼!”

只要没死,那就还有希望,突然爆发的求生欲,让姜林全身充满了力量,拼命摆脱海面下方的暗流,姜林终于将脑袋探出了海面。

暴雨依旧,狂风依旧,一波波浪潮从姜林的头顶拍下,姜林愣是以顽强的意志力撑了下来,只不过在这一次又一次与海洋的斗争中,姜林已经精疲力竭,如果再来一次风暴,估计姜林就将长眠于这片蔚蓝的大海中,永远无法被外人知晓。

大自然就是这样变幻无穷,琢磨不透,姜林拿出足够的勇气准备最后迎接一次风浪,这狂风暴雨却骤然停止,汹涌起伏的海面也迅速平静下来。

风浪是停止了,可是船也没了,姜林就这样孤零零的飘在海面,虽然海水拥有一定的浮力,但是姜林也必须以仰泳的方式最大可能的保存体力,只有保存着体力,才有机会度过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危险。

在夜间,看着茫茫海面,姜林失去了时间感和空间感,连北斗星都没有出现,所以他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现在的位置,朝那个方向移动才是最正确的,现在手中握着的战术直刀变成了累赘,但在未知的海面,这刀又是他安全感的来源,所以他自然不肯把刀扔掉,但又不敢把这刀插进腰带,因为刀子太锋利,万一划破了皮肤,血腥味引来鲨鱼,在暴风中活下来,又死在鲨鱼嘴中,可能这就是最悲剧的人生了吧?

所以他只能紧紧的把匕首攥在手里,以仰泳的姿态漂浮在海面,摸约一个小时之后,姜林隐约发现不远处有一团漂浮物,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能漂浮在海面上,就能说明那是有浮力的,自己只要扒住它,就能最大限度的节约体力,说不定就能坚持到别的船只经过,那样自己就有机会获救了。

至于那船长,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已经随着偷渡船沉入大海,自身难保的姜林自然不会浪费仅有的精力去搜救。

十几秒钟之后,姜林爬上了这堆漂浮物,那是华夏制造的廉价拖鞋,在华夏卖五块钱一双,运到非洲以物换物,就能换到相当于三十几元人民币的物品,在把换来的物品拉到华夏,又能变成一两百,甚至七八百的人民币,妥妥的暴利,而姜林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拖鞋救下一命。

一双拖鞋自然浮力不够,可是这是两大袋子拖鞋,尝试着爬上袋子,没想到还能承受住一个人的重量。

可没待姜林高兴,现实又给了姜林一个大大的耳光,茫茫大海一望无际,没有淡水和食物,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饥饿感逐渐袭来,姜林只能忍,看着身下的拖鞋,姜林恨不得那是食物,可以啃上两口。

天逐渐的亮了下来,时不时用几近干燥的舌头抿一抿已经出现一层死皮的嘴唇,姜林一个人孤零零地趴在两包拖鞋上,毫无目的,随风飘荡。

而后两天两夜的“自由航行”,食物和淡水已是姜林最大的奢望,身体长时间被海水浸泡,已经出现了水肿现象,甚至他都感觉到自己快要死了。

迷迷糊糊,姜林突然发现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有个黑点,看起来很像岛屿。

“幻觉,这特么肯定是出现幻觉了!”

姜林一边在脑子里暗示这是幻觉,不能信,但却情不自禁从袋子中掏出两支拖鞋,朝黑点方向划去。

一米两米,咬牙坚持,一个小时过去了,那该死的幻觉竟然还没消失,小黑点竟然还放大了,直到现在,姜林才反应过来,那是真的岛屿,不是幻觉。

姜林野外生存技能无比丰富,只要能上岛,那就饿不死他。

榨干自己的生命潜能,终于在两个小时后,能够大致的看清这岛的情况。

这岛面积虽不大,不过植被还算丰富,只是姜林面对的是比海面高出五六米峭壁,如何登岛就成了个问题,如果放在全盛时期,别说五六米的崖壁,就算二三十米高的断崖,姜林也能迅速攀爬上去,而不会花费太多体力。

而就在此时,姜林猛然发现岛上站着几个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宛如野人。

更让姜林感到神经紧张的是,这几个人手中还拿着木棍、石块。

姜林第一反应岛上应该是土著居民。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但姜林知道,目前世界各地仍旧有一部分土著部落民风彪悍,甚至保留着凶残的食人传统。

如果真的遇到这种部落,姜林清楚自己一定会被视为入侵者,一旦被抓住,等待他的,必定是死亡。

已经在海上漂泊了三十几个小时,现在的姜林对食物和淡水有着前所未有的渴望,显然这座岛上有姜林需要的食物,所以就算知道上岛可能有生命危险,但他别无选择,不得不上。

他是特种兵出身,格斗技能自然不俗,但现在没有食物和水,他又怎么能发挥自己的战斗力?

不动声色的将战术匕首别回腰间,然后扯下衣服将之掩盖,继续用拖鞋划着水,缓慢的靠近这座小岛。

两百米,一百米

“呼!”轻出一口气。

五十米距离,姜林终于看清了小岛上几个人的面容,其中五六名欧洲人,三名亚洲人,只是这三名亚洲人身材偏矮小,最高的也仅仅一米六多,和旁边身高近一米八的欧洲人比起来,个头显得更加矮小,无疑姜林放下心来,岛上出现两个不同人种,至少证明了他们不是土著。

对面不是土著,但姜林依旧保持着必要的警惕,缓缓举起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然后小心翼翼靠近小岛。

岛上的几个人依旧静静的看着海面上不断靠近的姜林,眼神中是失望,是麻木。

终于,两袋拖鞋撞到了小岛边缘露出海面的礁石,姜林挣扎着翻下,站在其大腿深的海水中,拼尽全力将两袋拖鞋拉到礁石上。

警惕地看了看岛上看着自己的几个人,姜林弯下腰,在海水中摸到一块鹅卵石,摸索着朝着礁石水线以下,一块突起的褐色部分狠狠砸去。

然后从海水中捞出被砸下的生蚝,放在嘴边轻轻一吸,一块带着鲜咸味的生蚝肉就被吸近了嘴里。

在平时,食用生蚝是一种对美味的追求,但是此时,姜林脑子里面只知道,这东西能够填报肚子,而身体对能量的需求也让姜林来不及品尝生蚝鲜美的滋味,就匆匆入腹。

“啊!”

接连几个生蚝吃下,感觉到热量一点点从身体内部散发,以及胃部传来的充实感觉,让姜林舒爽得差点发出声来。

就在姜林仰头吃下生蚝的时候,忽然发现小岛边缘位置的海水中,漂浮这一个绿色的球状物体,虽然只露出了一小部分,但还是被姜林发现了。

扔掉手中的生蚝贝壳,姜林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这一抹绿色,双脚不由自主的涉水过去。

那是一颗椰子,有椰子,就有椰子汁,还有椰肉。

人缺食物,还可以存活一个周,但是人体一旦严重缺水达到三天,就会死亡,无疑人体对水的需求要超过食物,目前姜林就是这种情况。

他已经到了极度缺水的状态,眼前这颗椰子无疑就是姜林救命的东西,特别是在吃了富含盐分的生蚝之后,他对淡水的需求更加强烈。

找到一块尖锐棱角的礁石,姜林用椰子在上面磕出一道口子,仰头张嘴接住流出的椰汁。

甘甜,清爽

这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顿时让姜林精神一震,全身上下的细胞似乎都在欢腾跳跃。

当最后一滴椰汁滴下,姜林终于满足了,对食物的追求,是人体最为原始的欲-望。

在食物的吸引力面前,姜林仍然没有忘记警惕周围的环境,他无论是在食用生蚝的时候,还是喝椰汁的时候,都是面向岛上那群人,因为姜林要防止对方可能突然袭击,这不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而是因为他要对自己生命负责,在他接受过的训练里,陌生人永远是敌人,永远需要警惕。

“嘿,朋友,我想上面的风景应该不错。”

看着岛上的人,姜林偏偏头,用英语含蓄的表达了自己想要上岛的意思。

愣愣地看着姜林,一名欧洲大汉点点头,收起眼神中的失望:“需要帮忙吗?”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很乐意接受你们的帮助。”

友好的笑了笑,姜林自始至终都只是和欧洲人说话。

之所以没有选择和那三名亚洲人交谈,是因为姜林已经从这三名亚洲人的体型,外貌特征判断出他们很可能是日本人。

辨识世界各国的人种体貌特征,也曾是姜林所接受训练中的一个课目,虽然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但也不会有太大的偏差。

眼前这三名亚洲人,身材矮小,肩窄,双腿短小呈纺锤型,几乎都是O型腿,臀部宽大,面部扁平,鼻梁不明显,综合以上特性,这几人完全符合拥有东南亚血统的日本人的体态特征。

因为几十年前,日本对华夏发动了惨无人道的侵略战争,从那时起,华夏大地,血流成河,多少华夏儿女死于不屈的抵抗中,多少父母、妻儿没盼到自己的儿子、丈夫平安归来?

岁月流转,当年侵华战争对华夏造成的伤痛至今没有磨灭,而始作俑者日本,不但不承认自己对华夏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到底还做出了篡改教科书,国家领导公然拜鬼等等恶劣行径。

对于这样一个不知悔改的民族,相信所有华夏人都很难出好感。

作为华夏军人的姜林更是如此,虽然退伍,身份在变,但不变的是爱国情怀,虽然眼前的日本人并没有参与当年的战争,但是姜林对他们就是生不出好感来,想要他去请求日本人?不!可!能!

见到对方没有问题,姜林走到岩壁,抓住一块块凸起的岩石,一点点向上攀爬。

一共就五六米的岩壁,姜林本可以三两下翻越,但是现在的情况特殊,在局势没有搞清楚之前,姜林不可能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于是在三四米高度的时候,抓住了其中一名欧洲大汉伸下来的木棒。

“呼……终于上来了!姜林。”终于脚踏实地,心中满满的踏实,姜林感慨一声,在介绍自己的同时,对这拉自己上来的欧洲人伸出了手臂。

“维恩.希尔,叫我维恩就好了。”维恩点点头,虽然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但是眼神中始终带着一丝失望。

“你是支那人吗?”

一个亚洲人用日式英语插话询问,打断了正准备说话的姜林,语气中充满了嘲讽以及挑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