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炊事兵》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舌尖上的炊事兵

舌尖上的炊事兵

编辑:酸甜小苹果 2019-04-01 21:18:25

舌尖上的炊事兵

《舌尖上的炊事兵》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舌尖上的炊事兵 即可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炊事兵》小说简介

舌尖上的炊事兵是由酸甜小苹果书写的一部军事,烹调最好吃的美食!寻找最顶级的食材!击败最顶级的厨师!征服全球人类的味蕾!成就最辉煌的商业美食帝国!终极目标,取代米其林星级标准地位,打造被全世界认可,来自神秘东方的中式国际餐饮美食新标准。梦想可以有,不要怂,就是干,奔着它往前冲就对了。故事从一名有着特殊天赋能力,光荣退伍的四级军士长炊事兵,参加全国最大的综艺美食比赛《顶级大厨》开始……

精彩章节试读:

十年前的湘省大城沙市,5月还如那温婉的豆蔻少女,丝丝凉凉的爽意中,带着温暖的柔和气息。

可如今,这才堪堪5月初。

原本那羞怯温柔的豆蔻少女,就已经被那个油腻大叔给糟蹋过了头,便成了一个泼辣不讲理的中年大妈。

脾气暴如母老虎,烈日骄阳似火烧。

将这遍地的高楼大厦烧得滚烫,将人来人往的公路变成了铁板烧,晒得空气都被扭曲的热浪霸占。

走在这高达38度的街道中,简直就是天然的高温桑拿室。

可就在这样的烈阳天,中午2点所有人都躲起来避暑,即便出来都涂着防晒油,打着太阳伞的时间点。

一个留着干净阳光的寸板头,身高在1米75左右,身穿07式城市迷彩裤,脚穿城市迷彩胶鞋,身穿深褐色作战背心,看起来在二十六岁左右的青年。

就这么站在繁华的街道边,任由那阳光的暴晒,配上这一身的迷彩军装,与这个世界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随着豆粒大的汗水,顺着阳刚的小麦色脸庞上,那略显粗糙的皮肤缓缓滑落,那成熟的脸庞愈发的清晰。

端正的普通脸型,配上在这个“割割割”的时代,已经成为了普遍化的双眼皮,看上去不是很起眼。

和小鲜肉,小帅哥什么的,完全就搭不上边。

唯有那两抹粗黑的剑眉,炯炯有神的亮堂双眼,再加上那极为显眼,如黑色小扫把一样的长睫毛,让他在这一份普通之中,多了几分阳光小叔的即视感。

这个青年就是谢清风!

一名在部队“掌大勺”接近9年,为数万解放军战士制作美味大锅菜,刚退伍不到5个月的军人。

(解释下:退出现役回社会服预备役,会在现役等级上加一级,下士服预备役中士这种,主角九年上士第二年初,家中独子,父母身体不好,急需回家赡养父母,加服役期间为部队作出重大贡献,符合解放军提前退伍申请标准。)

九年前进入部队时,谢清风带着大红花来过这里,可他对这里却异常的陌生。

站在繁华的街边,手遮在额头上的谢清风,视线不断徘徊于两边的店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看了半天无果,谢清风无视爆烈的太阳,沿着高楼耸立的街边,腰板习惯性的挺得笔直,继续边走边东张西望的寻找。

嘴里还喃喃自语念叨着:“洞井中路158号,邮政局旁边50米处,秦皇大食府,到底在哪呢?

在除了小山就是大山,方圆300公里没人烟的西南边防呆了9年,现在重新回到社会中来生活,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难适应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

部队生活就是一根直肠子,和社会这团花花肠子,完全是隔绝的两个世界。

回想退伍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和社会完全脱节闹出的各种笑话,谢清风内心中那无奈的笑容,便再次浮上脸庞。

时代在不断的变化,环境也在不断的变化,可走出军营的退伍军人们,依旧需要在这个时代中生存。

面对这陌生的世界,怎么办?

只有努力学习适应,拿出军人那份的不服输,不怕苦,重新踏入社会中。

“难道我地图看错了吗?”

谢清风找到了一个路标,拿出一张纸质的城市地图,根据电话中联系好的地址,重新寻找对照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对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情侣,打着太阳伞腻歪的抱在一起,从谢清风的身边路过。

“嘿,堂客,你看那个人,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用地图找地址,难道不知道有手机地图?真搞笑。”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啊,不就是傻乎乎的大头兵呗,估计刚从哪个大山疙瘩里跑出来,还好我够聪明,当初没被居委会骗去当兵。”

“那是,你要是跟这家伙一样,看起来就是二愣子一样,那我才不要你呢。”

“哎,不说了,不说了,这天气热的跟鬼一样,我们去前面吃点冷饮,今天我妈给了我一千块钱,你威哥我今天有钱,带你好好去shoping一下。”

“老公,你太好了,爱死你了!”

……

“呵呵,傻头傻脑的大头兵吗?”

抬头看了眼离开的这对小青年,谢清风眼里闪过一丝心酸,转眼又被坚定所取代,阳光的笑容再次浮上嘴角。

“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一群傻傻的人,宁愿抛弃最好的年华,换取其他人的安详,傻乎乎的大头兵,其实也挺好的。”

谢清风平和的笑了笑,抹掉脸上豆粒大的汗珠,继续查看手中的地图。

部队是一个大熔炉。

炼筋炼皮炼骨,同时更炼心!

让战时流血,平时流汗的军人,在这个属于热血男儿的大熔炉中,炼出一颗泰然处世,远比同年人成熟的心。

作为一名当了9年兵,后勤退役的预备役四级军士长老兵,谢清风虽然只有26岁,可他的心态比35岁的人还要成熟。

这对被社会俗气污染的年轻小情侣,没用大脑思考说出来的不成熟话语,根本就动摇不了他的信念。

更无法破坏他的心情!

“哎,刚才那个女孩说的手机地图,听起来很方便,看来晚上得找小表姐,让她教教我才行。”

随着小表姐三个字的出口,谢清风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火辣性感的倩影,内心中的感激触动下,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重新在纸质地图上定位完,找到正确的路线,谢清风把地图小心的折叠好,找准方位继续人生的第一次求职。

曾经有人说:有没有当过兵,根本就不需要说话,只需要看他的走路姿势,就能够分辨出来。

谢清风就是如此!

在农村特殊政策支持下,谢清风17岁进入部队中,在部队中走了整整9年的正步和齐步,早就养成了“甩腿”的习惯。

这是不同于大部分正常人,小腿带动大腿发力的走路方式。

而是因为正步走的太多,逐渐养成的一种先提大腿,然后用大腿带动小腿往前踢的走路方式。

看起来,就像是在不停的向前甩腿。

在燥热的城市街道中,笔挺着身板,甩动着军人式步伐的谢清风,左穿右穿了小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秦皇大食府,总算找到了。”

褐色作战背心汗湿了一大片,谢清风抹掉脸上的汗水,抬头看着上方那红底金字的牌匾,心里莫名的有点小紧张。

阔别社会近10年,哪怕谢清风是四级军士长退伍,可由于不是城市兵,入伍之前又没有带退伍安置卡。

他除了领到一笔还算可以的退伍费,整个就是一个刚刚踏入社会,没有任何经验的小菜鸟。

第一次出来找工作,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难免心里会有点紧张。

“呼——”

谢清风深吸了一口气,暗道:“虽然没有在外面的餐馆做过,但是我好歹在部队中干了8年多的炊事班班长,还拿过军区的大比武第一名,想来应该问题不大,而且……”

想到自己在部队时,一次原始野林三天求生训练时,意外误吃了一颗像红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果实。

结果昏迷了一个星期,整个嘴巴更是肿了整整一个月,每天只能吃流食,整个人都饿瘦了一圈。

最后康复的时候,却因此换来的一场因祸得福。

谢清风心里的那点紧张顿消,浑身都充满了自信,大步走向了钢化玻璃大门。

钢化玻璃大门被推开,一股清爽的空调冷风迎面扑来,让热得后背湿透的谢清风,感受到了现代化科技带来的便利。

部队可没有什么空调,哪怕热的裤衩子滴水,你也得受着。

谢清风沿着大门向前台走去,一阵阵饭店里特有的食材菜品香味,不断从后厨的方向缓缓飘来。

自从那一次“深度中毒”以后,谢清风除了舌头似乎发生了变异,敏感到让他自己都害怕。

鼻子同样变得异于常人数十倍。

仅仅轻微的嗅动了几下,各种食材和配料的名字便蜂拥而出,清晰的浮现在了谢清风的脑海中。

“桂皮、公丁、母丁、小回香、王果干……醪糟,竟然还有配有边陲香料罂粟籽,好独特的卤料大锅。”

罂粟果是一种神经麻醉毒品,可罂粟籽却完全不同。

早在1991年,中国颁布的《香辛料和调味品名称和内含物的测定》标准中,就将罂粟籽标明为香辛料和调味品。

国际标准ISO676-1982中,也已将罂粟籽列入调味料名录。

如追溯历史到隋唐时期,宫廷贡品仅供皇帝御用,宫中御医将其作为灵丹妙药的“御米油”,就是用罂粟籽压榨而来。

……

此时饭店里并没有客人,大厅里也没有看到服务员,只在前台里面有一名值班的收营员。

看到谢清风径直走向前台,正趴在收银台上拿着手机玩游戏的女收营员,抬头瞟了一眼,并没有主动打招呼,继续低头玩她的游戏。

“你好,我是来面试的,之前和张经理联系过,他让我今天2点过来面试。”谢清风说话的语气很平和,并没有因为服务员的怠慢,而就此心生不快。

“噢,面试啊,张经理不在,店里要下午4点半才上班,你要么等着,要么就先到外面去逛一逛吧。”

收营员连头也没抬,随便的应付了几句,接着又恼怒的骂道:“CNM ,这个二B狄仁杰,老娘玩个廉颇,伤害都比你高,你玩你***射手。”

不管是饭店还是餐厅,中午2点到下午5点左右,基本都是处于停止营业。最多也就是留下一两个值班的,其他人全部放回去进行午休。

饭点前后两小时上班,其他时候不算上班时长!

这样的上班时间让打工者很烦,可是对店老板来说,却能够节约出很多的人工运营成本,尽可能的压榨5+8工作时间。

要是在社会中干了九年的厨师,绝对不会大中午跑来面试,哪怕店家通知都会拖到下午4点以后。

这样方便自己试菜,也方便看到店里厨房在营业时的情况,在心里估算出一个大概的工作量。

然而,像谢清风这样的退伍军人,由于已经和社会彻底的脱节,因此属于其中的另类存在。

本身是个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老厨师,同时也是个刚踏入职场的萌新,这两者逻辑听起来很奇怪,却也是一个事实。

这些求职的经验,谢清风是九窍通了八窍,一窍不通!

谢清风看着眼前这个年纪20来岁,相貌还不差的女服务员,不仅只顾着玩游戏态度很差,还出口就是一堆脏话。

脑海里不禁冒出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句话,暗自笑着走到一边,拿起电话拨通了张经理。

“喂,谁啊,慢着,一对A我要得起,一对2,这把牌我赢定了。”电话刚接通,里面就传来嘈嘈闹闹的打牌声。

“这都是什么人啊,明明约我两点过来试菜,连前台都不交代一声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在打牌?”

谢清风皱起了眉头,不过依然心平气和的说道:“张经理,我是谢清风,昨天说好2点来应聘的厨师。”

“哦,是你啊,那个退伍兵是吧,我昨天时间说错了,现在没空,你下午4点半再过来。”话刚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没空?那你还能打牌?时间是你说的2点,一句没空就甩了?”谢清风剑眉一跳,心里对于这种言而无信之人,顿时没有了任何的好感。

本想直接甩屁股就走,可心里那股军人的倔脾气,让他收起了心里的怒意,选择了在店里等待。

是谢清风软弱没脾气吗?

当然不是!

“军人眼中只有前进,绝对不会后退,更不能做逃兵,就算回到社会中,也要时刻保持退伍不褪色的军人作风。”

这是很看重谢清风、多次挽留的732团团长,在谢清风退伍前的最后一天,特意找他再三叮嘱的一句话。

同时,也是对他退伍再就业的祝福!

作为一名退伍军人,谢清风记住了团长的这句话,也会作为一种信念来坚持,既然答应了来应聘,那他即便是现在不想在这里工作了,也要在离开之前证明。

并不是他谢清风没那个能力,无法胜任这里的工作,才在面试中途跑掉,而是他不屑于在这里工作。

就算是要走,也不能给退伍军人抹黑!

“4点半?好,我等,我会让你后悔这一刻的所作所为。”谢清风暗自坚定心语,找了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

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电脑,连可以看的书都没有,就这么端坐两个半小时,这对于其他人来说,肯定是一种煎熬。

可谢清风却硬是在女收营员,时不时投来诧异的目光中,就这么挺着铁板一样的笔直腰板,一动不动的坐了两个小时。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雕像!

随着陆陆续续的员工回店上班,张经理和一个穿着白色厨师服的中年胖子,说说笑笑的从二楼走了下来。

谢清风挑眉看了眼张经理,神色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可内心中已经完全没有了刚进门应聘时的热情。

言而无信也就算了,就在二楼打牌都不下来,这种饭店的负责人,已经让谢清风失去了任何期待。

良禽择木而息,打工也要找个自己满意的老板,这是谢清风的底线。

张经理看到坐如钟的谢清风,似乎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等,内心诧异之下脸色微微有了一丝变化。

不过,这一点愧悔很快消散,取而代之的脸色,依旧是那副无所谓。

在他的心里,谢清风只是一名从部队里退伍的大锅菜厨师而已,手里肯定没啥子什么好技术。

然而张经理根本就不知道,他这个狗眼看人低,导致他错失了一个顶级厨师,一个能够让这家店崛起,让他晋升成为这家连锁饭店总经理的机会。

很多人总说自己没好运气,其实只是你没有抓住好运气而已。

就比如眼前这个张经理!

“厨师长,这个是来面试的厨师,退伍兵,在部队里搞过大锅菜,你带他去后面炒个小菜试试,刚好我们打牌还没吃饭,你就顺手整几个菜带出来。”

张经理安排完胖厨师,随口向谢清风说道:“那个谢清风是吧,这是店里的厨师长,你跟他去厨房试菜。”

“小李,过来配菜。”

胖厨师冲大厅喊了一声,接着招呼谢清风跟他走,边走还边满脸看不起的说道:“你是在部队里干过几年大锅菜吧,这大锅菜真没什么技术含量,我觉得你应该去工地食堂应聘比较好一点。

这大饭店里的菜吧,他可是要讲究一个色香味形,和大锅菜完全不是一个等级,而我们店里要求的口味更高,可不像你在部队里那样和稀泥。”

“哦,这么看不起大锅菜?”谢清风对大锅菜的理解已经深入极致,不敢苟同的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话。

做菜基本大多数都会,哪怕一个西红柿炒蛋,可烹调却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有着无数种烹调方式。

论制作方式有炒、煮、蒸、烧、炸、溜等等,论加工方式有小锅、大锅、盐焗、烧烤等等。

大锅菜只是无数种烹调方法中,堪称最为传统,在原始社会就已经出现,最符合满足大群体食用的一种基础烹调方式。

在烹饪的层面来说,只会有厨艺的高低之分,不可能有烹调手法的高低贵贱。

可是在厨师这个行业里,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个根据厨师工作环境下的烹调方式不同,从而在暗地里诞生的高低排名潜规则。

星级酒店的厨师名头最响,比如使用小砂锅、盅皿之类的燕鲍师,一个个眼睛长头顶上,牛气上了天。

连锁餐厅和饭店类的厨师次一级,可耳锅加上八两勺,同样敲得当当响。

路边小饭店和快餐店的厨师,只能算马马虎虎,耳锅用得比较少,基本都是带把小炒锅刷刷摇。

而等级最低,最被歧视的厨师,就是大锅菜厨师!

基本都是和三流技术、煮猪食、根本就没什么手艺等等,这些听起来就不怎么好的形容词挂钩。

这也就是此行谢清风过来面试,并不受张经理重视,一副爱干就干,不干拉倒的态度的主要原因。

可惜,他不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事无绝对这个道理。

谢清风不是普通的大锅菜厨师,他做的大锅菜,曾经在全军大比武中,得到过国家烹调协会特邀主裁判的高度评价。

甚至直言谢清风只要退伍,可以随时过去找他,国内的所有星级大酒店,他都可以推荐去就职。

只是谢清风的性格很固执,不喜欢欠任何人的人情,因此并没有去走后门。

当然,这也并不是重点!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性格固执的人,更容易做一行爱一行。

谢清风做了近9年的大锅菜,加上奇遇给他的身体带来的变化,让他在这段军旅炊事兵生涯中,早就对大锅菜这种烹调方法,有了一种难以割舍的情节。

他人生中最大的理想,就是想要把中国军队中的特色大锅菜,从被人歧视的低级烹调方法,带到世界的美食巅峰舞台。

让全世界的所有人,都为他制作的大锅菜而痴迷。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