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舰炮手》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爆笑舰炮手

爆笑舰炮手

编辑:毛三百 2019-04-01 08:11:19

爆笑舰炮手

《爆笑舰炮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爆笑舰炮手 即可阅读全文

《爆笑舰炮手》小说简介

爆笑舰炮手是由毛三百书写的一部军事,我来了以后,我的兄弟们告诉我:船上的肉明显不够吃了。120来的次数明显变多了。干活时间明显变长了。心脏承受能力明显增强了。脸皮明显变厚了。船上发的饮料不见踪影了。甚至连老鼠都不光顾我们班了。讲道理,这些事情不应该怪我啊,我只是一个普通的200快300来斤的海军战士而已。真的,我超级普通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作为一个体重超过两百斤的胖子,减肥一直都是我爸妈最大的困扰。

于是在2012年的5月,我爸莫名其妙的让我签了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文件。然后三个月后,在我一脸懵逼之下,跟着三十余人登上了开往青岛的高铁。

这时候我才知道,我爸帮我报名参加了一个叫做直招士官的部队招聘。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参了军,展开了一场只属于我,一个200斤胖子的奇葩军旅生涯!

请不要有奇怪的幻想,好像我走了什么后门一样,其实根本不需要。

因为当我参加体检的时候,体检的那个老医生,扶着自己的老花眼镜,一脸惊讶的对我说:“小伙子,我从业40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征兵体检拄着拐杖来的啊。您是来参军的,还是来参加残奥的?”

“那个......两个月前,我体重230.”

“哦,那么现在呢?”

”现在170.“

”我的天啊,你怎么减的?“

“你猜我为什么要拄拐杖?”

“.......”

“小伙子,就冲你这丧心病狂的劲,我也要让你体检过去。”

然后我就过了体检。

当然,后果是很严重的。体检结束,我就跑去吃了自助餐。一家日式火锅店,被我吃了四个小时,最后大堂经理不得不出面,退我饭钱请我离开。

当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我的皮带扣子直接蹦飞六米开外,正中一个端菜的小姑娘胸口。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我走的时候火锅店的老板热情的和我拍了一张合照,后来听说合照里面我的部分,一直被悬挂在店门口,下面写着此人禁止入内。

登车的那一天,我三十余位‘战友’在父母依依不舍中登上了列车。而我的父母却没有丝毫不舍,那嘴笑的,要是没有耳朵挡着都已经咧到后脑勺去了。

全家敲锣打鼓的来送我,要不是虹桥火车站不给放鞭炮,我估计他们要把二踢脚都带来了。

别人家离别是挥着手,而我却是竖着中指。

凸-凸!

在高铁上大家都极为兴奋,是的,既然来到了这里,必然都是心甘情愿,一心向往军营的。像我这样单纯想要来减肥的,怕是绝无仅有。

上海武装部的带队参谋一路坐在的对面,用一种打量奥特曼的眼神看着我。

“兄弟,你老实说吧。你体检是找人替的吧?”

“别扯淡,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那你这体重.....”

“上海有家自助餐厅叫金钱豹,你知道不?”

“好像听说过。”

“前几天它倒闭了。”

“......你干的?”

“我表示我啥都不知道。”

在前往青岛的高铁上,所有人带着激动、带着感慨、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幻想着、兴奋着、激动着。但是几小时后,我们就在兴奋中被冻成了煞笔。

是的,八月份的上海是很热的,所以所有人都只穿着短袖短裤前往。而且想到去部队会发军装,所以几乎没有人带便服了。

但是青岛作为北方还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一路上的温差居然有十多度。

就在连武装部参谋都冻得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时候,我异军突起,在众多瑟瑟发抖之中,我硬是凭着一身膘扛下了寒冷。

武装部的参谋看着啥事都没有的我,一脸的羡慕。

我就明说了吧,你就冻成冰渣子我也不可能把这身肉借给你的。所以你再怎么看我都没用。

下车后我们被武装部的参谋扔到了一个叫城阳二大队的地方,那个时候我被分到了五队,和我一同前往还有另外两位‘同僚’。

一位叫老徐,一位叫老王。然后这位参谋就搓着膀子,直奔附近的服装店。

部队里面分大队,队和区队。我分在城阳二大队,五队,之后在新兵到齐后我又被分到了三区队,在这里度过了两个月的新兵训练。

部队有句话,上车饺子下车面。说的是刚来部队第一顿饭是吃面,而退伍前最后一顿饭是吃饺子。

于是刚来我们吃到了部队的第一顿饭,一碗清汤面。

这清汤面里面啥都没有,但是对坐了六个小时车的我们来说也没得选了。

就在我们狼吞虎咽吃面的时候,五队的三位区队长为我们三人送来了三包榨菜。

当时我们五队的区队长,也是后来带我的区队长贾文告诉我,这可是他们仅存的三包榨菜了。

我们热泪盈眶的收下了这三包榨菜,内心无比激动。

当然啦,如果不是十五分钟后我们看到他在后厨房吃红烧肉的话,我想我还会感动时间长一些。

区队长贾文为我们引了路,当晚我们就住进了五队。

“你们三个今晚就睡这里,我先去找点东西。”贾文说着带我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面前。

我和我的两位战友老徐和老王推门进了房间,结果看到的是八张光板床。

我们三人面面相觑,看着手上的行李,又看了看面前光板床,若有所思。

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我警察世家的遗传,又或许是我多年写作的经验,让我脑海中闪过一丝灵光。

艰苦奋斗乃我军的光荣传统,这八张硬板床,必然是对我们的考验啊!

想到这里,我突然间豪情万丈。刚开局就遇到了如此难题,正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啊!

于是老衲我大手一挥,将行李箱置于床上对二人说:“这必然是部队对我们的考验,来,将我们所剩的衣物取出当被子,将行李箱当枕头。让我们堂堂正正的迎接部队对我们的考验!”

老徐和老王激动万分一脸崇拜的看着我,然后加入我的行动之中。

正当我们‘铺好床’准备休息的时候,贾区和一区队的区队长李区,抱着三床被子和床垫走进了房间。

二人刚一进来就被我们三人怪异的行为惊的一脸茫然,而我们三个也是满脸的尴尬。

贾区看着我,满脸的诡异问:“三位大哥,你们这是想干啥?把衣服编成绳子从这里逃出去?”

“怎么会的,我们就是把衣服摊开来晾晾。”我机智的说道。

但是贾区看我,还是一副看智障的表情。

我们上海提前了几天过去,所以我和老徐还有老王一开始没有分区队。哦,话说回来,就特么三个人,怎么分?

三四天之后陆陆续续各地的新兵就到达了。我们这三人组终于被拆散了。我们三个人一人一个区队被分在了三个区队里面。

而我被分在了贾区的三区队,同时也见到了陪伴我新兵营岁月的战友们。

当我离开新兵营的时候,贾区望着我万分感慨。他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脑海中就响起了大壮的歌。

‘差一步掉入深渊无法生还!’

‘我们不一样…..不一样啊!’

是的,就我这身材基本上是不可能通过三千米考核的。而且弄不好我还会拖整个队的平均时间,但是讲道理,这不能怪我啊,怪就怪为什么部队要搞什么三千米吧。

第二章

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很奇怪吧,一个死胖子居然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是的,实际上我有写心情日记的习惯,所以喜欢早上早起写点东西。

这个习惯为我赢来了充分的时间,所以在六点半起床号响起的时候,别的人正在着急忙慌的洗漱,而我已经淡定的下楼散步了。

五分钟后,不管大家是怎么样的,总算所有人都赶到了楼下。于是一副靓丽的风景线就这样诞生了,在一个只有十来度的早上,一群人穿着各式各样的…..短裤背心的站在了大楼前面。

老徐一下楼,人就冻的瑟瑟发抖,看着我的表情,一副要把我皮扒下来借给他的样子。

但是突然间,老徐神色一变,然后叉着腰露出了一副不畏严寒,器宇轩昂的样子。

我一愣,顺着老徐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发现不远处有几双白花花的美腿在操场上荡漾着。

呵呵,年轻啊!

食色性也,大家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了,这种情况也正常。严格来说这种行为应该称为秀肌肉吧,然而老徐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充分的暴露了他,其实冻的半死的状况。

这种时候,只有一个人是真的完全不冷的。那就是一个200多斤傲立风雪,膘一样的男子。

因为人没有到齐的关系,新兵训练并没有开始。我们这几天的任务就变成了帮助区队长完成日常任务。

很快我们的区队长就从仓库里面掏出了几把大扫把,看着平时环卫工人用的扫把,我们颇有感悟。

老徐拿着大扫把,沉重地说:“中山装,黑雨伞,大扫把时间三大不能惹,没想到我们也有今天!”

大哥,你别再感慨了行吗,都冻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吐槽呢!

干活大家还是很起劲的,当然啦,所有人都往有女生的几个队跑,不说搭个话吧。多看两眼也能给自己打打气,然而好景不长,不到一个小时一辆大巴就开进了军营里面。所有的女生就在众目睽睽下被接出了城阳二大队。

随着一起离开的还有几个女士官,她们全部都将前往别的新兵营。

望着大巴开走的时候,男生们一个个露出了茫然的眼神。怎么说呢,这种眼神在电视里面经常能看到。就仿佛爸妈养不起你,把你丢在福利院的感觉。

女生们一离开,整个新兵营彻底成了‘少林寺’。

悲伤逆流成河,说的就是这种时候吧?

作为一个南方人,我这辈子几乎都没有吃过馒头。当然啦,有部分南方地区也是把馒头当成主食的,所以我这句话不针对任何地区,只是概括一下。

在青岛的半年里,我把这辈子能吃的馒头都吃了。以前在家里我偶尔还能吃个小馒头或者花卷之类的,但是自从从部队回来后,我看见馒头就反胃。

部队馒头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吃,比如馒头一冷就会变硬。但是新兵营可没有人会在意这些小事,所以我们经常吃到的都是表皮像钢板一样的馒头。

老王很懂得吃,所以吃馒头的时候撕开表皮吃里面。然而这一幕却被我们北方的队长看到了。他告诉我们,硬的表皮吃得香,咽不下去就泡汤。从此以后所有人吃馒头不能剥皮。

好吧,队长大人,您作为北方人牙口好我无话可说,但是您好歹给我加碗汤行不?

于是接下来所有人吃馒头,都吃出了一副啃猪脚造型。一个个表情狰狞凶神恶煞,仿佛吃的不是馒头,而是生死大敌。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天,终于在老徐同志飞出一颗牙,并且成功击中我们队长之后,我们每个餐桌上多出了一碗汤。

老徐牙飞了,痛的不行不行的,而我送他去医务室的过程中,惊恐的发现,我的裤子裂开了。

讲道理,我觉得这和老徐脱不开关系,毕竟不是你,我不会去卫生队,也不会被那该死的手术刀划个口子,最终变成了开裆裤。

但是这种事情难得倒我吗?别忘了我可是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啊!

缝缝补补不是问题,问题是我需要找一块白色的布。于是我转悠到了晾衣场,在那里看到了一块脏兮兮的白布。

白布非常大,让我非常开心,而且那么脏肯定是没人要的。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剪了一块下来,缝在我的裤子上。

几天后的晚上,当我们队长为我们放电影的时候,我看着白布上屁股大小的漏洞,我突然间感觉菊花一紧。

在我们队长滔天的怒火中,我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屁股,暗暗祈祷千万不能被发现啊!

军装等东西的发放是等所有新兵到齐后开始发放的,我们上海的提前了几天到达,似乎是为了让我们提前适应部队生活。

我捂着自己的屁股艰难的度过了几天,这日子说是度日如年也不为过啊。所以当军装开始发放的时候,我忍不住喜极而泣。

老王和老徐看到我望着军装如此激动,一时间肃然起敬,本能的认为我是某个红色家庭的子嗣。

老徐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说:“老毛,以后你一定要罩着我们啊。”

我一脸懵逼,我罩着你们啥啊?

老徐摆摆手说:“别装了,就你这个体重,不是将军送不进来的。”

我特么的,你们都是以体重论官职的啊?

所谓的意外就是完全出乎你预料的事情,事实上军装是开始发放了,但是区队长就那么几个人。而新兵有上千个,于是发放的过程和菜市场一样,大家几乎是一拥而上的抢夺。

而在里面抢的最开心的就是我,我抢了好几套军装。至于为什么,那当然是为了找一套我能穿上的呗。

可惜的是我把所有军装看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我能穿的尺寸,这一下就比较尴尬了。贾区看着我,告诉我让我和队长说一声,然后去别的队调换衣物。

于是我战战兢兢的捂着屁股去找了队长。

那一日我和队长相谈甚欢,如果不是我退出去的时候转了个身,我想我的床单也不会挂在投影布上面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