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龙狂兵》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邪龙狂兵

邪龙狂兵

编辑:说梦煮酒 2019-03-30 19:06:55

邪龙狂兵

《邪龙狂兵》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邪龙狂兵 即可阅读全文

《邪龙狂兵》小说简介

邪龙狂兵是由说梦煮酒书写的一部军事,【火爆爽文,万人跟读】他是魔影杀手,他是兵王之王!神秘部队的天之骄子,为了一个不能说的任务,龙卧花都。一双铁拳,打遍阴暗角落的魑魅魍魉。一柄军刺,刺碎城市森林的生存法则。我是丛林兵王,在都市,我,亦是王。绝色老板娘:“杨飞,你丫把欠老娘的八百块房租交了,再到这里吹牛!”读书QQ群二181195564。

精彩章节试读:

燕南市,燕南大学城南岔街。

杨飞骑着一辆破三轮,三轮车上,全都是浆洗过的被子和床单。

他嘴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一脸的吊儿郎当。

忽然,杨飞看见街角一个老头,躺在行道树树荫下的靠椅上,悠闲纳凉。

他吹了一声口哨:“张爷爷,纳凉呢?”

老头愕然转身,看清楚了杨飞的脸。

他的眼睛瞪得溜圆,忽然一下子蹦了起来,撒腿就往街巷之中跑去。

老头凄厉的叫声,响彻半条街:“谁家闺女媳妇还在洗澡换衣服?杨飞那小子回来了,赶紧关门关窗!”

一时之间,街道上风云变色。

人人自危,各家各户,纷纷关门,闹得鸡飞狗跳,不亦乐乎。

杨飞目瞪口呆,看着几根鸡毛,从一幢商住楼的二楼上,飘飘悠悠落下,飘到他的眼前。

“至于吗?哥只是喜欢进行一些纯洁的学术研究而已,纯属个人爱好。”

杨飞嘟哝了一句,苦笑一声。

他伸手拈住鸡毛,轻轻将它吹上半空,然后向前走去。

这一带虽然是大学城的开发新区,但这一条老街,却奇迹般没有被纳入规划区。

街道有些狭窄,但足够热闹。

很多造型典雅的老式建筑物,都可以申请成为文化遗产了。

在这里住的,都是老街坊老邻居了,彼此之间有着浓浓的人情味。

杨飞慢慢骑着三轮走,一路上不时和路人打招呼。

几分钟之后,一幢砖混结构的建筑物,一共五层楼,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楼房灯箱广告招牌,挂在门头上,名叫兰亭酒店。

而杨飞,就在这酒店中打杂,目前是一名光荣的酒店杂工。

他兼职服务员、保安,连带水电工,保洁员、厨师等等,身兼数职,岗位重要。

前途那个........远大。

对于杨飞来说,工作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家酒店的老板娘,是林子的姐姐林雪宜。

想到林子,杨飞的心情顿时变得黯然起来。

他忍不住摸了摸他脖子上挂着的一个饰物。

那饰物是个掏空火药的子弹壳,林子用刻刀,在小小的黄铜子弹壳上面,雕了一条龙形的纹饰。

龙形张牙舞爪,整条龙身蜿蜒缠绕在子弹壳上,看上去很是精美。

可惜,这东西还在,林子却已经不在了。

睹物思人,杨飞的眼眶,有些湿润。

他的手,死死握住三轮车的车把,因为过度用力,手指骨节发白。

“好兄弟,你放心,雪宜姐有我照顾,兄弟们的血仇一定要报!”

眼看就要到酒店门口,杨飞偷偷擦了擦眼角。

三轮车拐过弯儿,杨飞一眼就看见了雪宜姐。

雪宜姐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小开领西装外套,下边是同样颜色的筒裙。

剪裁合身的筒裙把雪宜姐的线条,勾勒得浑圆丰腴。

她染成酒红色的长发,发梢微微有些卷曲,衬着温柔精致的一张鹅蛋脸,显得无比清丽娴雅。

杨飞的心中顿时一热。

此刻的林雪宜,竟然蹲在不锈钢自动收缩梯上,正费力地检查灯箱。

她的声音颤颤巍巍:“李红,你扶好楼梯,姐有点害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好端端的灯箱,说坏就坏了。”

“哼,杨飞那混小子再不回来,我就把他这个月的工资扣光。”

林雪宜一边检查灯箱,一边恨恨地骂着杨飞。

“雪宜姐,你可千万扶住了,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就等着飞哥回来弄。”

扶着楼梯的李红,看林雪宜在上面摇摇晃晃,也挺担心。

“嗨,雪宜姐........”

杨飞下了三轮车,站在雪宜姐的身后,假装没有听见两人的对话。

他嬉皮笑脸地跟楼梯上的林雪宜打招呼:“一会儿不见,雪宜姐又漂亮了。”

林雪宜转过身来,看到杨飞,顿时板起了脸。

但是,她嘴角喜盈盈的笑意,怎么也忍不住:“臭犊子,你总算舍得回来了?”

“快看看咱们酒店的灯箱,李红她们几个小丫头,不会弄。”

杨飞仰头向上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哇,雪宜姐,你今天真是火辣热情,我喜欢!”

“混蛋,你敢占姐的便宜,姐饶不了你。”

林雪宜心慌之下,赶紧双手捂住筒裙的裙子边,两团红晕,染红了白玉一般的脸颊。

林雪宜心慌意乱,手脚无措,她双手捂着短裙,没有扶着楼梯。

她只觉得身子摇晃得厉害,楼梯下面的杨飞大声提醒:“雪宜姐,小心啊,扶住了。”

林雪宜吓了一跳,顾不得去捂裙子,伸手去抓楼梯。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左脚踩了一个空。

惊呼声中,林雪宜一个倒插葱,从楼梯上直接摔了下来。

杨飞苦笑着摇了摇头,上前一步,双臂向上,轻轻松松接住了林雪宜。

林雪宜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经解除,兀自胡乱挣扎。

她在杨飞的怀中,猛地向外翻了一个身,就要从杨飞的怀中掉下去。

杨飞吓了一跳,左手由外自内,一把扶着林雪宜的身子。

他口中安慰:“雪宜姐,没事了,你别乱动。”

杨飞由衷地发出一声感叹,这样的美女,真不知道有几个男人能禁受得起。

林雪宜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杨飞抱住,兀自吓得胡乱扭动身子。

“唉,林子啊林子,我可不是故意占咱姐的便宜啊,这也是没办法。”

杨飞想到林子,叹了一口气,顺手将林雪宜放在地下,扶着她的肩膀:“雪宜姐,你别慌,没事了。”

林雪宜脚踏实地,呆了一下,突然清醒过来。

她的脸颊热了起来,犹如火烧。

“臭犊子,你就知道欺负你姐是吧?告诉你,这个月奖金别想了。”

林雪宜咬牙切齿都看着杨飞,恨恨地跺了跺脚,整理了一下裙子,红着脸冲进酒店。

刚走了两步,她又转身过来,明亮的大眼睛,满是嗔怒:“灯箱交给你,给我赶紧修好了,哼!”

杨飞看着林雪宜摇曳有致的身影,进了酒店,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上了楼梯,检查灯箱,发现灯箱线路短路了,三下两下,弄好了灯箱。

就在此时,只听酒店之中,林雪宜的声音猛地传了出来:“杨飞,你这个大流忙,给我滚进来!”

听着林雪宜的声音之中,充满了嗔怒之意,杨飞一激灵。

他突然想起下午一件特别荒唐的事情来,三步并作两步,冲进了酒店前厅。

柜台前,林雪宜脸颊晕红,眼睛水汪汪的,避开了电脑的屏幕。

她气冲冲地看着杨飞:“你这个臭犊子,整天就往酒店电脑中,存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自己看看,羞人不?”

杨飞偷眼一瞥,只见柜台电脑屏幕上,正在放着某种艺术小电影。

这家伙只看了一眼,便嘿嘿笑了起来。

他献宝似的,啧啧称叹:“真不愧是德艺双馨的仓老师,这身段,这功夫,棒极了!”

杨飞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愣,回过神来,看着林雪宜的俏脸。

他一脸意味深长的笑容:“雪宜姐,刚才我出去的时候,已经把播放窗口隐藏了,你……”

“呸,谁像你这么没羞没臊的,我只是不小心点错了而已。”

看着杨飞贼忒嘻嘻的脸,一脸“我懂的”的笑容,林雪宜脸上发烧。

她气鼓鼓地掐了杨飞一把:“你还好意思笑?赶紧给我删了。”

杨飞恋恋不舍地关了小电影,笑眯眯看着林雪宜:“雪宜姐,其实你也是个正常的女人。”

“如果真有那方面的需要,我可以面免费效劳哦,保证根大活好,雄壮热情。”

他还没有等林雪宜发怒,上上下下打量着林雪宜的身材:“以我之见,仓老师的身材,真不能和你比,她那个顶多算是小柚子,而你这个……”

他比了一下,夸张地抱了一个圆:“是超级大西瓜!”

“你混蛋!”

林雪宜已经习惯这个家伙的胡说八道了,听他这么一说,差点飞腿踢他皮股。

杨飞嘿嘿一笑,一本正经地叹了一口气:“雪宜姐,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呢,就是太过诚实了。”

“所谓铁齿金不换,诚实可爱小郎君,说的便是区区在下我了,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臭混蛋,别贫嘴了,守着柜台,我上去查房。”

林雪宜知道这个家伙的脾气,要是再听他说下去,真不知道要说出什么样的疯话呢,交代了一句,转身就上了楼梯。

“雪宜姐……”

杨飞远远地喊了一声,林雪宜转身,狐疑地说:“你又怎么了?”

杨飞眼睛向她挤了挤,一脸的诚实:“今天我才知道,你真是美翻了,你的那个地方,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连海绵都没有垫耶。”

“滚!”

林雪宜完全崩溃,骂了一句,噔噔噔上了二楼,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又响又急。

一分钟之后,林雪宜从二楼走下来,站在楼梯口,向杨飞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杨飞屁颠屁颠地跟了过去:“雪宜姐,什么事?”

林雪宜的神情有些凝重,又有些羞恼:“203房间,闹得有点不像话了。”

“我听着里面,挣扎得厉害,别闹出人命来,你跟我上去看看。”

杨飞嘿嘿一笑,伸手比了一比:“我查过,203房间要了足足八个套子,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比我厉害?”

“要知道,在下一夜七次郎,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嗷!”

他说到这里,林雪宜直接伸手在他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杨飞顿时惨叫起来。

林雪宜回身便走:“活该,让你胡说八道。”

她一边走,一边担忧地说:“现在的人,玩疯了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就在前边两天,顺峰酒店就出了事情。”

“听说两个混子,硬生生害了一个小姑娘,大流血没有抢救过来,送到医院就咽气了。”

“顺峰酒店的老板被判了三年的刑,你说可怕不可怕?”

杨飞跟在林雪宜的背后,看着她美妙的背影,摇曳生姿,心中痒痒的。

他笑嘻嘻地说:“我听到的可是另外一个版本,明明是两个富婆,睡死了一个鸭子。”

“据说那个男人都被吸成人干了,啧啧,这家伙真够倒霉的。”

“呸,什么事情从你的狗嘴里面说出来,就变了味儿,哪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的……”

林雪宜轻轻啐了一口,心中慌乱的心情,却稳了下来。

杨飞这犊子来酒店时间不长,而且口花花爱胡说八道,吊儿郎当没个正形,但奇怪的是,这样的人,却让林雪宜觉得安心而踏实。

两人走到了203房间门前,林雪宜和杨飞侧着耳朵,听房间里面的动静。

只听有女孩尖叫哀求的声音,有人骂骂咧咧,听着好像还动了手,接着便是嘶啦嘶啦撕扯衣服的声音。

杨飞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一脸的鄙夷之意,喃喃地说:“真特么给流忙丢脸啊,老子身为正宗的流忙,最见不得这样龌龊的东西!”

林雪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一边咚咚咚敲门,一边打趣杨飞:“敢情流忙还分好坏啊?”

“那你说说,像你这样正宗的流忙,算好人还是坏人?”

杨飞大义凛然地挺直了腰杆,说:“正宗的流忙,有理想,有情操,有骨气,有情义,可以称之为四有流忙,当然是好人。”

“实话不瞒雪宜姐说,区区在下我,便是正宗的四有流忙,不折不扣,童叟无欺。”

“呸,真不要脸。”

林雪宜啐了杨飞一口,又啪啪地敲门,手上加了几分力道,心中有些恼火。

开酒店的营生,有人包房开房,上门便是生意。

但是像这样强行欺负女孩的,林雪宜却见不惯。

再说,真出了差错,林雪宜这个老板娘,也有责任的。

人命关天!

林雪宜又重重敲了几下房门,里面的动静,终于停了。

房门哗地扯开,一个头发染得金黄,好像马鬃似的家伙,伸出了一个脑袋。

他只穿了条平角短裤,恶声恶气地吼了起来:“干啥呢,老子交过钱的。”

林雪宜从女士小包中,拿出一百块钱砸在黄毛的脸上,恼怒地说:“你这样干,要出人命的。”

“老娘不做你的生意了,给我滚!”

黄毛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林雪宜一眼,随即会过意来,狠狠地说:“你敢坏老子的好事?”

“老子跟着马六混的,你不想在这地儿混了吧?”

“我不想说第二遍,让你滚!”

林雪宜愣了一下,随即板起了脸,狠狠地说。

杨飞一把揪住了黄毛的马鬃,把他直接从房间之中揪了出来。

杨飞不轻不重地赏了他一脚:“没听我们老板娘说吗,让你滚啊。”

黄毛被杨飞踢得一个恶狗抢屎,摔在地上。

他回头看了看杨飞高挑的身形,爬了起来,恶狠狠地说:“行,算你们狠,你们等着,我大哥马六会来找你们的。”

他说完,就连裤子都没有穿,就气势汹汹地走了。

“唉,今天晚上,竟然惹了马六的人,这下咱们有麻烦了。”

林雪宜看着黄毛下了楼,有些担心地叹了一口气。

随即,她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这里面还有个女孩呢,都没穿衣服,怎么办?”

“保护美女这种危险而且繁重的任务,当然交给我了,理所当然,当仁不让!”

一说起房间里面的美女,杨飞立即来了精神,这家伙吸溜着口水,摩拳擦掌,大义凛然地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