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者》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逐鹿者

逐鹿者

编辑:楛似叶 2019-03-24 19:06:41

逐鹿者

《逐鹿者》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逐鹿者 即可阅读全文

《逐鹿者》小说简介

逐鹿者是由楛似叶书写的一部历史,十四世纪初期,蒙古人还沉浸在成吉思汗那辉煌的时期,全然不顾大灾年时百姓们的苦难,历史的书面正在不倦地翻动着,因一个懵懵懂懂的青年的加入,复兴中华民族的呐喊终于在中原大地上响起,在古老的版图上回荡不息,那雄厚的声音使每颗灼热的心为之震撼……本书讲的是一个现代青年穿越成了朱元璋,与着元军斗,与着陈友谅斗,一步一步地在南方崛起,最后席卷中原,定鼎天下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阳光照射进了医院病房的窗户,照在了一张略显苍白的脸上。在这张脸上看不出特别的东西,这是一张很普通的大众脸,脸庞略显消瘦,从脸部望下去,恐怕只有他这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能给人留下些印象,但此时这双眼睛此时又显得有些木然。

“妈,我们放弃吧。”说完望了望旁边正削着苹果的中年妇人。

只见那妇人手顿了顿,强挤了一丝笑容说道:“傻孩子,你说什么傻话?钱的事不用你担心,听话。”听了这话,朱毅顿时就激动起来,“可是,我已经废了啊,我全身都不能动了,医生都说了,我这治好的几率很低,何况脑中还有一块血块,随时都会要了我的命。”

“不,小毅,你别这么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放弃了,我可怎么活啊!你爸很早就潇洒地走了,我一个人把你拉扯这么大,容易吗?你就当是为了我也要坚持下去,啊?”说着也不顾留下的眼泪,拿着热水壶就急匆匆地走出了病房。

朱毅想抬起这软绵无力的手臂,可不论试了多少回,就是没有应,望着正在呼吸中的氧气瓶不禁暗暗失神,家里本来就没多少存款,现在自己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妈妈一定会再去找人借钱的,这病治不治也就这样了。妈妈要是为了自己再背上这么多的债务,那我就算做了鬼也不安心,还不如就这么走了,一了百了。下定了决心,只感觉心里顿时就轻松下来,望向氧气瓶的眼神也更加坚定起来。

而此时在的办公室内,坐在椅子上的刘医生扶了扶眼镜框,看了一会儿手中病单,说道:“嗯,虽然目前看来已经稳定下来,但是还要尽快做手术,不然一旦恶化就麻烦了。”朱母紧绷的身体顿时就放松了下来,软软的靠在椅背上,终于稳定下来了,可是一想到这高额的医药费,心一下自就纠了起来。

“刘医生,这医药费能不能缓?你也知道,我们家这情况。大半年下来,亲戚们能借的都借了,实在是没钱了。不过,你放心钱我一定会尽快凑上来。”说着,说着,朱母已然泣不成声了。

“哎,这段时间在院长那边我也在帮你们说话,已经免除了很多费用了。可是医院有医院的规章度,我也是很难办啊!”这句话不禁让朱母更加伤心了起来。

事实上是朱毅做了好事才变成这样的,救了一个小女孩,把她给推开了,自己却被撞了。结果肇事者跑了,那小女孩也不见了踪影,加上又是大半夜的,路上也没个行人,这一来二去就耽误了抢救时间,要不然也不会伤的这么重。

办公室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突然,刘医生想到什么似的紧锁着的眉头一松,对朱母说道:“嗯?我想到个法子,我有一朋友是做记者的。我让他给你们报道下新闻,把小毅的事迹说出去,社会上的好心人还是有很多的,应该能够募捐到到一些爱心捐款,先解决一些燃眉之急再说,你看怎么样?”

“嗯,好,好。谢谢刘医生了。这个法子好,谢谢,谢谢,你可是对我们家有再造之恩啊。”朱母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点头,为了不耽误刘医生的工作,就走了出去。走着走着,步伐也不禁轻快了起来。

知子莫如母,朱毅这些天来的消极心态全都被她看在了眼里,怕他真的做出什么傻事来。回到病房后,便赶紧把刘医生说的这个法子告诉了朱毅,让他不用担心,只是朱母没有看到他听到这个消息时灰暗的眼神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化,毕竟手术费是一笔很大的费用,社会上的捐款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

第二天早上,刘医生就带了他的记者朋友到了病房,问清楚事情的原因经过后。对朱毅的行为也不禁大声叫好,面对危险能够舍身救人,需要很大的勇气,大多数人是做不到这点的。之后经过媒体的报道,社会上都踊跃捐款,并赶到医院为他加油鼓劲。这一点出乎了朱毅的预料,在他们的帮助下,眼里不禁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并在心中暗暗发誓,如果自己挺过这关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出乎朱毅的预料外的事还有很多,他的事迹在网络上广为宣传,高额的手术费很快便凑齐了,还有了一些剩余,而此时他的病情也已经到了不能允许再拖的情况了,决定命运的时刻也来临了,是生还是死,全在这一念之间。在出病房的那一刻,朱毅留恋的看了一眼这世界,并在不舍之中被推进了手术室中。

朱母坐在外面的座椅上,脸上时而微笑,时而恼怒,想起了朱毅的小学时的调皮,初中时的叛逆,高中时的努力,大学时的懂事。就这样,一直想,一直想,不知不觉,也许过去了一个小时,也许一天,只见手术室外的灯啪的一下,熄灭了,朱母也被一下惊醒了过来。

刘医生一脸沉重地从手术室内走了出来,对朱母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随后,大门拉开,盖上了白床单的手术床也被护士推了出来,终究希望还是败给了现实。

在坑洼的泥路上,一个光头和尚单手推着独轮车轱辘轱辘地行走着,朱毅看着独轮车上的用麻布包裹着的五贯铜钱和背上背的那一大包药材,丝毫没有觉得累,反而脸上的笑容如波浪般延展开来。这可都是本钱,以后安身立命的本钱啊!行走在山间的道路上,怎么看湛蓝色的天空,怎么的舒服,深吸一口这里干净的有些过分的空气,脑中思绪不禁又回到了刚来这个世界时的处境……

朱毅睁开了眼,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世界,天还下着毛毛细雨,稀稀拉拉地落在泥地上,汇成了一条条缩小版的河流。这不是自己的世界,顿时,他就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头顶凉到了脚跟。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转过身一看,身后是一扇半掩着的大门,铜钉一颗颗的扎在大门上,显得很是高大威武。向上看去,有一副牌匾挂在上面,上书皇觉寺三个大字,看着龙飞凤舞般的笔迹很是不凡。寺庙里还有忽有忽无的吟诵声传出来,仔细聆听,是诵读着的梵音,朱毅脑子顿时就一片空白了,这是一座寺庙!

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朱毅用力按揉着额头,想让自己好受一点。但越揉神智反而越不清醒,抬头看着这世界,竟有些辨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慌忙忙定了定神神,抓起起身上穿着的青色的衣服,果然这是和尚的僧服,又摸了摸头顶,头发也一根不剩。

朱毅,蹲坐在台阶上,头埋在环抱着的手臂里,眼眶里落下了不争气的眼里,嘴里吾吾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穿越了吗?以前网络小说也是看得很多,没想到会轮到自己。哎,只是抱歉了妈妈,不能再给您养老送终了,抱歉了帮助过我的好人们,辜负了你们一番好意,终究还是没有挺过来。”

一时间,朱毅心里就像打翻的五味瓶,十分黯然。

朱毅望着早已打开的大门,又看了看脚下的柴火堆和身上破旧单薄的僧衣,不禁苦笑,暗道:既来之则安之,这还有比前世躺在床上大半年不能动弹更悲惨的吗?这小和尚可能在寺外面呆了一晚,得了病,虚弱之时被我上了身。倒是可惜这小和尚了,现在也没有办法再把身体还给你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事的话,就托梦给我吧,能办到绝不推辞。

不过眼下,最要紧的还是先想想自己的问题,看这小和尚破旧的衣服和被关在寺外睡一晚就一命呜呼的体质来看他在这寺里的处境不是太妙啊。左思右想也没有一丝头绪,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首先得搞清楚现在的年代和这小和尚的身份再做其他打算。

拿定了主意,便背起了脚下的柴火,但还没走出一步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朱毅心里咯噔一下,摔到地上的疼痛感倒不是关键,用尽全身力气,也只见脚上青筋并起,怎么样都没有有办法站起来走路。

怀着忐忑的心情,确认这具身体只是腿筋麻住了之后,松了一口气之余也只好暂时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

心里一直好像有什么任务没有完成般,泛起了一阵阵的不安,朱毅不厌其烦之下只好咬着牙扶着门框勉强站了起来,双手拄着柴刀,双腿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挪地走进了半掩着的寺门。

“嘿!朱重八,你终于回来了。芸戒师叔昨晚只是叫你去砍柴,怎么会用了一晚上?弄得我们还以为你被狼叼去了,正准备去后山找你哩。”迎面走来了一个锥脸和尚,虽然是满脸笑容的问候,但听他阴损的话语,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朱毅刚进寺门就被他说的话给愣住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这是对自己说话,面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原来自己叫朱重八,小和尚被关在寺外可能就是他干的好事,现在还不是跟他争论的时候,毕竟刚重生还是不要惹事的好,免得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

这具身体好像对他有抵触情绪一般,总想抬腿想向别处走开,强忍着这股不适,朱毅对着锥脸和尚强挤了一丝笑容说道:“呵呵,师兄,重八劳烦你们挂念了,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一会儿还要去交付柴火,免得耽误了做早食,便不与你闲聊了。”说完转身就走,也不再回头,凭着前身记忆中的皇觉寺地形,向着伙房走去。

锥脸和尚看着朱毅艰难行走的背影,脸上不禁露出了心灾乐祸的笑容:“只不过让你在外面睡了一晚,就把脚给伤了,这才是刚开始罢了,以后可有你受的。”说罢,还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便赶着去做早课了。

朱毅一边走一边想道,这运气怎么这么背啊,放个屁都能砸到脚后跟,刚穿越就遇见了冤家,想着以后的日子,不禁打了一个寒碜,情景绝对不会太好。

走到了伙房外,朱毅透过门缝见一个中年和尚在灶上忙活着,一看见他,朱毅眼框不由自主地就湿润了起来,嘴唇轻轻颤抖着,带着颤音说道:“芸翳师叔,我回来了。”

“回来了啊,把柴火放旁边就行了,先坐下来烤烤火,驱驱寒。”云翳一看朱毅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忙活了一晚还没有吃饭,给他拿了一个大碗,狠狠地在咕噜咕噜冒着热气的锅里挖了两大勺粥。

看着碗里冒着白气的粥,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不要意思地冲芸翳笑了笑,抬起碗便唏哩呼噜地喝了一大口,被烫的连连吐着舌头。

这个举动和身体本能的对他的依恋来看,这小和尚和这中年和尚的关系很很不错,用着刚刚被烫的发麻的舌头沿着碗边喝着仿佛没有味道一般的白粥,一边听着云翳嘴里的碎碎念,朱毅只感觉一股暖流流进心里。

云翳说着说着便神情激动的为朱毅打抱不平起来,说来说去无非就是那群小兔崽子自芸昙师兄圆寂后就开始排挤朱重八,自己没有帮他照顾好师侄什么的。特别就是是那个芸戒,这么大人了,脸也不臊,就因为一点小事,半夜还叫朱重八去后山砍柴,也不顾外面下着的倾盆大雨。

芸翳这一打开了话闸子嘴就停不下来了,机关枪似的吧啦吧啦的一下就冒出了好几句话来。

正合我意,朱毅不禁大喜,刚想去找人打听呢这就给送上门来了。在芸翳一大堆的废话中,朱毅在脑海中一遍遍地梳理着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并从中有意无意的旁敲侧击之下,听完云翳的叙述,很快便知道了这小和尚的身世和在寺院里的处境。原来他叫做朱重八也是个苦命人,滁州钟离乡人氏,因与寺院有些因缘,所以亲人因疫病相继去世后,被好心的昙云长老带回皇觉寺并收为了弟子。

原本按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也不错,至少在寺里好歹还可以糊弄一口饭可以吃。朱重八也是这么想的,只想着在寺里安安稳稳的做和尚,可是命运好像总是在作弄他,出家不到两个月,还没有来得及起发号,昙云长老就在一个万籁无声的夜里,寂然去世。而寺里的和尚们因长老对他的偏爱早已敌视朱重八,这下没了顾忌,自然起来排挤他。

弄清楚前身的处境和身世后,朱毅不禁苦笑,这小和尚也真是命不逢时,只是他的名字和他的事迹,怎么会有些熟悉的感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