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醉汉》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军事 > > 三国醉汉

三国醉汉

编辑:论修 2019-03-15 21:17:52

三国醉汉

《三国醉汉》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三国醉汉 即可阅读全文

《三国醉汉》小说简介

三国醉汉是由论修书写的一部历史,★起点第三编辑组签约作品★  今朝有酒,今朝醉!  醉酒乃人生一大快事,但酒后不知不觉中回到三国。  就有些怪哉!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怪!  醉汉李成秋一梦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三国中短命鬼刘琦。  此时的刘琦小胳膊小腿应该不足十岁,还有几十年的快活日子。  本该快快乐乐过童年,奈何最毒妇人心。  蔡夫人伙同蔡氏兄弟,对我是虎视眈眈。  下毒、剌杀、坑蒙、拐骗、离间、嫁祸、可谓无毒不施,无计不试。  一天晚上,我醉卧花丛,醒来时,听到一段不该听到的耳语。  府中传闻,我活不过二十岁。  《三国演义》写是刘表的地位,可没写刘表是个“气管炎”。这假老子是靠不住了,那我靠谁去?  为了活路,我饭不思酒不想,三更半夜不睡觉。  为了活命,醉汉也要拼,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精彩章节试读:

“啊……睡得真香!”

李成秋推开锦被,眯着眼睛,美美的打了个哈欠,感觉精神了许多。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成秋眯着的眼睛睁得老大,一夜酒醒,怎么变得小胳膊小腿了?白白的!嫩嫩的!

再看看四周,里面是红门、纸窗、檀木床,外面是鸟语花香,显然是古代的富贵人家。

“梦!绝对是Chunxiao美梦!”

李成秋刚想欣赏一下梦境,发现自己身上一阵无力感,隐隐有些酸痛,这梦是不是颇真实了些。

“妖妇!拿命来!”

李成秋正在迟疑间,一声炸雷般的声音,将李成秋吓了一跳。

“黄忠,汝想造反不成?”

黄忠!黄忠是谁?李成秋愣了。

“蔡瑁,卑鄙小人,毒害公子,黄忠岂能容你,看打!”说着传出一阵踢打声,打得好不热闹。黄忠、蔡瑁!难道外面在放三国演义?黄忠打蔡瑁,三国演义中有这曲?且不管有没有,忠臣打Jian臣,将军打小人,一定很是经典,必然大快人心。

“黄将军,别打了!我知道错了,饶命!饶命啊!”

听这阵仗,应该是蔡瑁被黄忠打得跪地求饶了,然后隐隐听到他人的劝阻之声,有趣!李成秋真想看一看,这精彩一幕。

“黄忠,还不住手?”

一声叱响,立即听到众人纷纷道:“大守大人!”

太守大人?难道是刘表上场了?他应该是荆州刺史吧!刘备呢?奈何李成秋就是动弹不得。

“夫君,救命!黄忠这厮要杀妾身,呜……”

先前吓得不敢做声的蔡夫人看到刘表来了,心知已经无事,扑到刘表怀中,凄凄哀哀的说道。

“大人,这妖妇指使蔡瑁毒杀公子,这等妖妇迟早祸害主公,不如早些处置。”黄忠虎目睁圆,瞪得蔡夫人一个寒颤,吓得躲在刘表的怀中,不敢做声。

“汉升(黄忠,表字汉升)不可胡言,你说如此,可有证据?”刘表冷声说道,刘表保蔡夫人,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没……没有!但府中下人都这么说。”叫黄忠杀人,绝不含糊,但叫他吵架,就是赶鸭子上架!

“夫君,妾身冤枉啊!定是黄汉升早看妾身不顺眼,想……”蔡夫人岂不知刘表言下之意,立即反咬一口,黄忠顿时不知所措,他也不知道下人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只是一时之怒,才做出此事。

“好啦!汉升也是听信小人谗言,让他给你陪个不是,也就算了,以后切不可再发生,吾定斩不饶。”刘表很温和的说道,如今各州郡都有造反的饥民,江夏虽然未出反叛,但手中有一员大将,就是一张王牌,他又怎能下得了杀手呢!

“谢大人。”黄忠立即跪地,向蔡夫人和蔡瑁陪礼道歉。

接下来的话,李成秋也不想听了,这些导演技术太差了,黄忠打蔡瑁,三国里面哪有这曲!就算有,这等大快人心的场面,应该像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三拳搞定,或者揪蔡氏的脖子,双手一拧,“喀嚓”一声,蔡氏两眼一翻,哪还轮得到求饶。

他现在唯一关心的是自己怎么就变得小胳膊小腿了?看一看这小手掌,最多才七八岁的孩子嘛!李成秋的父母在高中时双双去世,现在已经快三十的人了,还没结婚,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醉汉,昨天一下班就去了酒吧!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就不清楚了。

这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来了!

“我儿醒了吗?”

那个演刘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李成秋愣了,这房里除了自己哪有人影,短命鬼刘琦从何来?没听到里面回答,“假刘表”推门而入,却发现李成秋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

“我儿可曾好些?”

“你们演技也太差了。”李成秋实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假刘表的问候中,声音太硬,丝毫听不出父亲对儿子的关爱,就算刘表再不疼刘琦,至少受伤了,也能施舍一点感情吧!

“我儿这是?”刘表愣了,难道他疯了?

后面的蔡夫人不由暗自一喜,疯了最好。

“公子,是谁伤了你,有大人在此,定会为你做主,快将实情说来,忠倒要看看,哪个乱臣贼子敢对公子不利。”黄忠大声说道,刘表见黄忠依然不肯罢休,不由眉头一皱,瞪了黄忠一眼。

李成秋看着黄忠,这个演员倒和三国演义中写的有些相似,头戴虎王盔,身披雁翎圈甲,一缕长须飘然于胸前,虎目圆睁,炯炯有神。手提一柄铜刀,背上斜挎着一把大弓和一壶铁箭,不过他战场上的打扮,用在这里,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还装!你要是刘表,我就是孙悟空大闹天宫去了!李成秋把自己的小手枕在头下,白白嫩嫩的脸蛋,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刘表,道:“谁是你儿子,我是孙悟空,你不知道吗?”

孙悟空是谁?所有人都愣了!

黄忠俯身观看,长须自然垂到李成秋身上,李成秋随手就是一抓,然后一扯。

“还装!看我把你假胡须扯下来!”

黄忠几时想到一向乖巧的刘琦,会做出如此大不敬的动作,一时未反应过来,长长的胡须被李成秋抓去一大把,所有人都愣了,敢抓黄忠胡子的还没见过呢!

“哼!别以为贴了胡子,就像黄忠了。”李成秋不以为意地把扯下来的胡子举在手中,却发现上面居然有些血渍,而黄忠的下巴也是丝丝血红。

居然!

居然是真的!

“你这逆子!”刘表顿时来了气,一甩长袖出去了,连他也要对黄忠礼敬三分,亏得黄忠刚才还为他说话,居然如此无礼。

一个月来,李成秋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不对!应该叫刘琦,他也渐渐接受了事实,他穿越了,寄身于七岁的刘琦身上,应该还有几十年可活。

刘表乃是光武帝长子刘强之后,光武帝刘秀于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一纸诏书废除了太子刘强的母亲郭皇后,长子刘强也请求废止太子,推荐立东海王刘阳为太子,光武帝同意了,并且为刘阳改名刘庄,封刘强为王,领地分封,直到刘表一代,已经只剩下江夏和其侄刘磐的长沙二郡了。

蔡氏才嫁给江夏太守刘表不到三个月,刘表的前妻就“病”逝了,刘琦失宠,就连前妻陈氏的宗亲也被刘表打发到一些偏远的小镇去了,取而代之的就是蔡氏兄弟,蔡氏兄弟才到江夏,就开始为蔡氏除后患,就是长子刘琦。

上次黄忠一闹,蔡瑁丝毫没收敛,一个月来,对刘琦下毒、刺杀、坑蒙、拐骗、离间、嫁祸、无毒不施,无计不试。

可惜刘琦也不是吃素的,小不点刘琮还没出生,毕竟还是刘表唯一的儿子,利用这点关系,倒也过得去。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酒不喝白不喝。

刘琦拎着酒坛从酒店出来,在酒店的墙角边撒了泡尿,然后往回走去,这个时代的酒,没有现代蒸馏酒那么烈,但刘琦三坛下肚,尿了七八次尿,才有了七分醉意。

一个七岁小儿,拎着一个人头大的酒坛,歪歪趔趔的在大街上乱跑,着实不伦不类,但谁都认识这小孩子是太守大人的公子,太守在皇城,不过是蝼蚁般的角色,但在这小小的江夏城中,却是一片天。

“公子!你喝多了!”一个少年将军上前扶住刘琦,亲切的问道。

刘琦瞪着他,直到人影清晰,好像是府上的家将,身高八尺,面如重枣,叫什么他也没问过,事不关已。

“没事!我是千杯不醉!我没醉,你给我走开!”刘琦一边说着,一边推开那个家将,人没推开,自己反倒差点摔倒,刘琦站稳后,嘿嘿一笑,双手举起酒坛,仰起脖子,猛灌一气。

“公子!”家将正要上前,却被他的伙伴拉住。

“张允,你这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后来的蜀国大将姓魏,名延,表字文长,三年前投到太守府落脚,刘表的前妻陈氏多次帮助过他。

“你好糊涂!”张允责怪的说道。

“你这是?”魏延奇怪的问道。

“太守府中都传闻公子活不过二十,你这是何苦呢?”张允责怪道。

“人之谗言,岂能轻信?”魏延随口道,一向待人和善的大公子,为何会变成这样,他一直没忘记过陈氏对他的大恩。

“文长,你难道不知蔡夫人欲杀大公子,已经不是一两天就有之事,我听下人说在她嫁与刘府第一天便有此意,我等皆是下人,何苦搅和进去,哎……”张允摇摇头,往前走去。

“最毒妇人心,若我是刘太守,必杀此妇!”魏延说完,拂袖而去,此时他便起了杀蔡氏之心。

活不过二十!刘琦讽刺的一笑,记得刘琦可不止二十岁啊!让我活给你们看看,说着仰起脖子,灌了口酒。

府中为什么会传闻刘琦活不过二十岁?蔡氏又有何毒计谋杀刘琦?且看下集:刘琦醉卧乱花丛,蔡瑁使计遭人闻

半夜。

一阵寒风吹过,刘琦打了个寒颤,自己居然在花丛里睡着了,手中的酒坛却不知扔哪去了。

刘琦打了个哈欠,往房中走去。

自从那次后,就没见过刘表,他也懒得去巴结天上掉下来的假老子,三国中刘琦装了一辈子乖乖儿,又能怎么样,刘表就没想传位于他,要不然又怎么会问刘备,该传哪个才好。

其实是想让刘备支持刘琮,结果刘备看蔡瑁等人都是小人,才以长子一言打发刘表,如果刘琦不是长子,只怕刘表根本就不会想到他,反正刘琦活不长,与其忙忙碌碌为他人做嫁衣,还不如醉卧花丛,来得现实,可惜现在还是力不从心,毕竟人太小了,百花院门口可挂着大牌子,未成年人禁入,头疼!

“夫君,那厮又去饮酒了,就不管一管!”蔡夫人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刘琦犹如寒风吹过,醒了三分,仔细倾听。

“他去就去吧!”刘表气愤的说道,他虽然没有管刘琦,但他也很在意,以前刘琦都是很乖的,上次被刺后就变成了这副模样,更让他寒心。

“夫君,妾是怕外贼可防,家贼不可防,夫君应该早些管教,免得养虎为患,毕竟家贼难防。”

刘琦一阵凉意从脚底涌上来,好一个离间之计!

“他一个七岁的孩子,会有什么坏心眼,虎毒不食子,汝想让吾成天下笑柄不成?”

“夫君,那倒不必,十拿九稳可将他送回陈家,让他们陈家养嘛!就让妾再为夫君生一个就是了!”

“哼!不论如何,琦是吾子,汝要吾赶他出去,是何道理?”刘表大声说道。

蔡夫人听出刘表很生气,就没有做声,过了一会,隐隐传出哭泣,然后又听到刘表劝慰的话语,然后蔡夫人开始闹起来,刘表连连道歉,蔡夫人才缓缓而止,刘琦惊讶的发现,刘表居然是“气管严!”

但不论蔡夫人如何闹,刘表始终不肯将刘琦送回外婆家,刘琦也松了口气,虎毒不食子!不过刘表还是要为他的坚决付出代价,穿着内衣被赶出来了。

“夫人让我进去!”

刘表在门外求了一会,蔡夫人就是不开门,只得到厢房中歇息!

刘表走后,刘琦刚想从花丛中走出,却见一个黑影从一个角落钻了出来,在蔡夫人的门外轻轻敲响,刘琦也认出那人正是蔡瑁的弟弟蔡中。

“二弟,姐姐劝不动,该如何?”蔡夫人站在门口,狠声说道,然后将他迎了进去。

“姐姐放心!大哥已经买通府中的丫环Chun香,让她每天在刘琦小儿的饭菜中放入我请人特制的毒药,这种药毒Xing缓慢,只要每天食用,包他活不过十五岁,就像生病一样,还看不出来是被毒死。”蔡中小眼睛眯成一条缝。刘琦也打了个冷颤,浑身冰冷,原来刘琦是被人下毒,难怪那么早就病死了,如果不是自己喝多了,在花丛中睡着,只怕真的活不过十五了。

“二弟做得很好,上次是姐姐冲动了,姐姐已经让人在府中散播消息,都知道这小儿活不过二十,就不会有怀疑我们了,你再让他多活几年吧!省得那黄汉升怀疑。”蔡夫人心有余悸的说道。

两人又商谈了一会,才退了去,刘琦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三国中刘琦确实活得不久,显然是吃了这***的慢Xing毒药,体内藏有毒素,后来才毒发,查不出病因,才会死去。

想不到这蔡夫人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太守夫人,谋害一个七岁孩子,果然应了最毒妇人心这句话。

刘琦真有上前去杀了她的冲动,但杀了她,自己又如何谋生呢!瞧刘表那没出息的样,还不生吃了我,本领!我需要万人敌的本领,刘琦回到房间一夜未睡,不知如何是好,三国中可没写刘琦如何谋生,如何逃过蔡氏的毒杀,也没写刘表是个气管严哪!

刘琦想了半天,突然想起诸葛亮为他出的一计,“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黄忠因为打了蔡瑁,被蔡氏兄弟排挤,刘表推荐黄忠去其侄刘磐帐下受命,自己何不跟去?

想罢,穿衣起床,趁着夜色往黄忠府上去了。

刘琦悄悄的出了太守府,来到黄忠府上轻轻叩门,黄忠睡梦中听下人说公子来访,急忙穿起衣服,出门相迎,果然见到刘琦站在门外,不时回头张望,立即将刘琦迎了进去。

刘琦等下人关了房门,立即对黄忠跪下道:“将军救我!”

黄忠一惊,扶起刘琦,问道:“公子,这是为何?”

刘琦道:“继母不容琦,求将军一言相救。”

黄忠一惊,上次杀蔡夫人,现在刘表对他的信任已经大不如前,他又能如何,无奈道:“此妇为害着实不浅,忠虽为校尉,亦是寄身于此,而且大人只信任蔡氏兄弟,忠又能如何。”

刘琦道:“将军请听我一言,继母不容,琦只能日日狂饮消其戒心,她又欲下毒害我,如今是在内而亡,在外而安,听闻明日将军往长沙,父亲对琦已经有所失望,只要将军在父亲面前说,可教琦Cheng人,父亲必然不会反对,求将军成全!”说罢,又跪在地上。

黄忠听刘琦说完,虎目惊讶的看着刘琦,好一个在内而亡,在外而安,若自己答应了,也就等于答应收他为徒,不答应等于是自己害了他,活了四十余年居然让一个七岁少年算计,心中不免气愤。

再想此子才七岁就有如此智慧,若收他为徒,他日必然胜自己百倍,何不将此收他为徒,想罢扶起刘琦,道:“忠能得公子看重,是忠的荣幸。”

“恩师在上,请受琦一拜。”

黄忠受了刘琦三拜九叩后,将刘琦悄悄送回刘府,嘱咐下人,不要将刘琦来访的消息散出。

一早,黄忠就来太守府见刘表,正好刘琦一副醉态出来,刘表当下大骂,黄忠上前劝阻,说自己能教好公子。

果然如刘琦所说,刘表一听黄忠愿意教导刘琦,便让刘琦拜黄忠为师,并且说好,要选良辰吉日再行拜师礼,刘表心中高兴不已,黄忠之勇在江夏城内无一人能及,且不说刘琦会不会有所出息,只要刘琦拜了黄忠为师,日后也会看在刘琦面上,不会背去。

古代,天地君亲师,师虽然在末,但也非常重视拜师礼,刘表延迟了黄忠前往长沙,等刘琦拜完师才能同去,最不高兴的就是蔡氏兄弟了,但又不得不有所收敛,蔡瑁想起那日差点让黄忠削去脑袋,依然有些后怕,听说刘琦要拜黄忠为师,哪敢有所动。

刘琦依然是日日醉酒,这个时代的酒,并不像现代的烈酒,以刘琦的酒量,倒也难得一醉,江夏城内无人不知,太守府上出了一个酒仙,七岁之余,日日狂饮,醉卧街头,刘琦成了江夏城最有名的醉汉。

刘琦拜师,会一帆风顺吗?蔡氏会让他得逞吗?且看下集:似醉非醉骂小人,太守府上有风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