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

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

编辑:韩走走 2019-03-14 15:44:28

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

《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 即可阅读全文

《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小说简介

凤逆乱世:腹黑邪神强撩妻是由韩走走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她,是轮回千年的最强神力烛照!贵为国女,却受尽万民白眼嗤笑!跌落神坛,九死一生,唯他以命相护!真相铺开,只待她涅槃而生,嗜血归来!……他,是世间至恶无敌的邪神太岁!一身武艺惊为天人,人称不败将军!风流不羁,却只钟情一人。世人皆讽她、弃她、畏她,他云淡风轻,“于我而言,你只是你。”……一句话文案:两个被隐藏的高手在觉醒的路上一边收拾魔怪升级,一边谈恋爱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一弯弦月高悬,乌云密布周围,漆黑的夜幕如同黑布一般兜在大地之上,黑暗弥漫,静谧无声。

郦国宏伟的宫殿外,一团几乎要融入夜色的黑色雾气攀上高墙,无声无息潜入墙内,所过之处花草凋零,夜间巡逻的士兵尚且来不来反应,便遭黑雾包裹,无声倒地。

黑雾穿梭在宫宇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郦檀骤然从梦中惊醒,适时,外头传来异动,伴随着士兵的怒喝以及女仕们的惊声呼叫——

“御魔司在此,尔等妖孽休得放肆!”御魔司队长轩辕罗都的声音。

那声音是自成安宫殿——郦国国君就寝之地传来。

“殿下——”

郦檀连外衣来也不急披上,取来枕头下的长鞭便冲了出去,魔物在成安宫作乱,她决不能坐视不管,她不能让父王受到任何伤害。

身后侍女们纷纷惊呼,意图阻止她去危险之地。

“殿下,小心——!”郦檀的贴身宫女春莺忽然大声叫道。

郦檀停下脚步,眼看着那魔物被轩辕罗都逼至此处,乌漆墨黑的一团黑雾,连要害位置也看不到。

那魔物似乎察觉到了郦檀的存在,在空中打了个旋,竟然也不顾身后紧追的御魔司,直朝着郦檀飞来。

郦檀一甩手中长鞭,那手自肩膀处涌起金色的光芒,如同脉络一般沿着手臂一路往下延展,到得手掌处,光芒更甚,原本漆黑的长鞭如同注入了金水一般,通体变得如同白玉,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黑雾气势汹汹卷来,轩辕罗都大吼道:“保护殿下——!”

话音未落,轩辕罗都身后的御魔司队员们四下散开,却还未来得及赶到郦檀面前,只见郦檀长鞭一甩,长鞭上的光芒化作万千火焰,悉数浇在黑雾身上,只听得一声惊悸的嚎叫,黑雾被真火灼烧后体积缩小了一圈。

郦檀腾空而起,躲开黑雾喷来的雾气,来不及躲闪的侍女们纷纷捂着脸惨叫。

郦檀惊惧地看着那些成日亲近的人变成一滩散发恶臭的液体。

轩辕罗都道:“殿下小心,那妖孽灵活得很,别让它碰到你!”

黑雾不但灵活,还可分身,在与郦檀缠斗之时,竟然同时分离出五六个分身,与御魔司的人对抗,一时之间,人人自顾不暇。

郦檀躲开黑雾袭来的一拳,长鞭一洒,竟生生缠住了那虚无缥缈的雾气,如同绳索一般死死绑住黑雾幻化而成的巨大拳头,长鞭真火再起,将黑雾灼烧得痛苦呻吟,余下的黑雾在空中翻滚,试图脱离掌控。

只那一刹那,郦檀看见了黑雾中心有个微弱的光点,一闪即逝。

——就是那里!

找到了黑雾的核心,郦檀不再恋战,长鞭回收,将黑雾的幻手扯得四分五裂,化成粘稠的黑色液体落下,所触地面变成一个个洞窟。

黑雾惨叫一声,“果真是你——!”

那一刻,黑雾仿佛生出了两个眼睛,死死盯着郦檀,周身的邪恶之气更加凌人。

“妖孽,受死吧——!”

郦檀大喝一声,手中长鞭立时化为一把亮剑,剑刃光芒如同灼烧之后的火焰一般,红似血液。

郦檀手持剑,脚下一蹬,自黑雾头顶跃下,手中剑将黑雾一分为二,接着,将那白光核心劈开——

“啊——”

伴随着黑雾的惨叫,那白光骤然熄灭,黑雾的身体似蛆虫一般痛苦地扭动,郦檀拿剑的手微微颤抖。

以她的灵力使用白鹿果然还是太勉强了,这就快坚持不住了啊。

只是,眼前这东西还没有消失,她不能——

正这么想着,郦檀忽觉左肩上一阵刺痛,手臂神经好似麻木了一般,手中的剑应声落地——

“殿下——!”

“保护殿下!”

……

郦檀捂着肩上腐化的伤口,脸色苍白。

忽而听得那黑雾猖狂地大笑,“纵然是你,也绝不是主上的对手——!”

郦檀心中震怒,甚至没有心思思索黑雾口中的主上是谁,她推开身边的宫人,右肩光芒迸发,比左肩光芒更甚,身边的宫人都被那光芒的热量灼到,纷纷后退,不敢靠近。

“孽障,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郦檀轻身一跃,再度到得空中,与那黑雾对峙。

“殿下不要!”

“殿下!”

此时,御魔司已解决其余分身,正要赶来,郦檀却轻震左手,一股若有似无的力量将御魔司的人轻轻推开,再不能靠近。

轩辕罗都急出一脑袋的汗,这位郦国的公主殿下争强好胜人尽皆知,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总是想方设法找机会证明自己,常常置生命于不顾,十分令人头疼。现下,郦檀的毛病又犯了,谁也阻止不了。

“队长,这可如何是好?”

“这妖物乃是高阶魔物,殿下一人之力无法对抗!”

轩辕罗都何尝不知,可是郦檀那手上的金峦嶂有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法能,他们便是急出眼泪来,也闯不进去!

轩辕罗看着空着对峙的两人,冷静道:“去将国师请来。”

队员满头大汗,领命而去。

整个郦国,要论谁能制服郦檀,那便只有与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国师,权容。

……

“主上是谁?”郦檀这才想起黑雾的话。

金峦嶂将她与黑雾限制在一个空间之中,黑雾无法靠近她,却也无法逃离,认识到这个事实后,黑雾并无慌张,只是看着郦檀腐烂的肩膀,似乎在冷笑。

“也只有你,扛得住我的侵蚀。”

郦檀看着自己的左肩,因为腐蚀,原本圆润的肩膀变得血肉模糊,但没有如同先前的侍女那般,化为一滩臭水,现在也已停止了腐蚀,忽视那要命的痛觉,似乎当真显现出她的特别之处。

细细品味一番黑雾的话,郦檀实在摸不着头脑。

“既然你不愿回答我的话,那便下个轮回——”

“你杀不死我。”

黑雾打断她的话,嘲弄一番,郦檀怒意迸发,“那便试试!”

“不过是个灵力不合格的小儿,你还奈何不了我!”

黑雾再度膨胀,铺天盖地地朝郦檀涌来。

郦檀向来最厌恶有人拿她的灵力说事,当即一声爆喝,左手光芒再起,白鹿出手,右手金峦嶂抵住黑雾攻势,白鹿穿透金峦嶂刺入黑雾之中。

然而黑雾没有如之前一般惨叫,雾气紧紧缠上白鹿剑身,竟如打蛇上棍一般,沿着白鹿剑身穿透了金峦嶂——!

郦檀旋身翻转,避开黑雾袭来的雾气,金峦嶂收回,只以盾身抵挡黑雾的袭击,让其无法靠近自己的要害。

左手中白鹿不放,郦檀忍着剧痛爆发真火,凤凰涅槃的真火让黑雾不敢再前进,黑雾以腐蚀之气在剑身中间建起一道屏障,剑身下放至剑尖被黑雾团团包围,郦檀看透黑雾意图腐蚀白鹿剑的目的。

便是看透也无法,尽管郦檀能够召唤出凤凰真火,却欠缺掌控的灵力,黑雾说的没错,她还奈何不得他——!

该死!

“你还能撑多久?”黑雾空旷的声音再度响起,“打开你的金峦嶂,放你的士兵进来救你如何?”

意识到轩辕罗都等人要冲过来之时,郦檀再度打开金峦嶂,黑雾的话无不带着讽刺,郦檀咬牙坚持着。

她并非逞能,只是这黑雾过于强大,先前那疑似核心的白光,现在想起来,更像是黑雾的障眼法,那所谓核心破碎后,黑雾的能力较之先前更甚!若御魔司的人冒然接近,也不一定能抵挡攻势,凭白送了性命。

只是,她这半吊子的能力又能坚持到多久?

额头滴下豆大的汗珠,郦檀逼迫自己冷静,只靠武力她是无法战胜这怪物的,需得快快找到他的弱点——

“你想找我的弱点?”黑雾又说道。

郦檀心中一惊。

黑雾冷笑:“我没有弱点。”

郦檀苦苦撑着金峦嶂,忽然骇然发现白鹿的剑尖一惊被腐蚀成黑色——

“我没有弱点。”黑雾嗤嗤笑,又说了一遍,“但你,现下漏洞百出!”

黑雾突然泰山压顶一般朝她压来,金峦嶂蓦然出现一道裂痕,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之声——

“烛照,醒来罢!”

脑中忽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声音,郦檀一怔,那声音显然是这黑雾的嗓音——

电光火石之间,郦檀意识到,这黑雾并不想取她的性命!

他的目的是什么?!

郦檀尚未想透,忽然听得一阵惊呼,只见黑雾身后袭来一白色的光芒,那光芒竟然破开了她的金峦嶂,直击黑雾——

黑雾连躲避的机会也没有,便被那白光打了个魂飞魄散!

一招制敌!

郦檀承担的压力消失,浑身的力量似乎也随着消失了一般,飘然从空中坠落。

方才那白光消散,郦檀看到白光之后,一个穿着月白长衫的清俊少年疾驰而来,少年伸手,将她稳稳抱在怀里,两人翩然落下。

少年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平日里总是没个正经的人,现下里却绷着脸,嘴唇抿紧,怒意盎然的模样。

春莺带着侍女们纷纷迎上来,“殿下——!白里将军……”

轩辕罗都也自单膝跪在二人面前,“殿下,御魔司无能,望殿下降罪,属下一力承担!”

……

郦檀早在被第白里抱在怀里时就已经疼晕了过去,自然没看到这鸡飞狗跳的场面,第白里将郦檀放在床榻之上,唤来御医给她上药,春莺两眼噙着泪花站在一旁。

春莺内心正自责,自己没有拦住公主,让她跑了出去,若不是白里将军及时赶到,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

这么想着,春莺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第白里,俊朗的少年眉头深锁,看着郦檀肩膀上骇人的伤口,盛气凌人的气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御医上了药,又抬手覆在伤口上,手中漫出温和的白色慌忙,本已鲜血淋漓的创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御医走后不久,权容与国君郦简业已赶来,今夜恰巧郦简与权容秘密上骊山拜事,若非如此,宫中不至于招此大乱,有国君和权容在,魔物尚且不敢轻易入侵。

郦简看着昏迷的郦檀,又看看她手臂上的伤口,眼里满是心疼。

在路上时他已听信使将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般,心里止不住地后怕,他虽为一国之君,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若是郦檀有个三长两短——

“御魔司何在?”郦简唤道。

在门外乖乖等着问罪的轩辕罗都等人立时跪在门口。

“陛下,罪臣在此。”

郦简走到跪地的儿郎面前,“魔物入宫,尔等又是在作甚?”

轩辕罗都以头抢地,“禀报陛下,是罪臣救驾来迟,才致殿下招此劫难,恳请陛下责罚罪臣。”

郦简冷哼,“回御魔司待罪。”

“是。”

轩辕罗都带着御魔司的兄弟们离开。

郦简又回身,看着面无表情的第白里。

“白里,今日多亏有你在,否则檀儿——”郦简深深叹气。

郦檀的性情他再清楚不过,御魔司的儿郎们是如何忠肝义胆他也明白得很,只是郦檀终究是他的心头肉,再生气也不愿意朝郦檀发火,只得让御魔司当出气筒了。

好在第白里及时赶到,郦檀的胡闹才没有酿成大祸。

郦简既然已到,那便没有旁人的事情,第白里与权容一齐离去。

出得宫门,权容停住脚步,说道:“我以为你需得过几日才回来。”

第白里半月前于边疆大战大捷,启程班师回朝,按行军速度来算,怎么说也得十来天才到得了主城,没曾想第白里却提前三天到了。

“或许是天意,我回来得正是时候。”第白里扯了扯嘴角,他目光落在宫外城墙上,四处逡巡。

发现他的异样,权容柔声问道:“怎么了?”

手中聚集出青蓝色的火焰,第白里一言不发,将火焰朝着城墙一推,火焰却没有如期触碰到城墙,城墙外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火焰抵住,反弹到地上,发出不大不小的爆炸。

“你怀疑云墙有漏洞?”权容明白了。

云墙是如同穹顶一般笼罩在整个皇城的保护屏障,是权容以一己之力建立起来的,除却防守的法力,还有驱魔之力,寻常魔物只要稍微靠近皇城,便会被消掉一半的法力。

是以,在云墙的保护下,皇城不曾遭受魔物的干扰,这次黑雾入宫还是头一遭。

第白里的确怀疑云墙出现了问题,若非如此,以黑雾的能力,不可能安然无恙地穿透云墙,除非,黑雾并非来自城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