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帝的绝世狂妃》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冥帝的绝世狂妃

冥帝的绝世狂妃

编辑:华夜 2019-03-12 15:44:14

冥帝的绝世狂妃

《冥帝的绝世狂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帝的绝世狂妃 即可阅读全文

《冥帝的绝世狂妃》小说简介

冥帝的绝世狂妃是由华夜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她本是被人称为红杀猎鹰的杀神特工,只因为她从不轻易出手,一出手便未曾失手。  一场阴谋,一桩看似简单的买卖,却换来一场华丽的葬送,身首异处的她莫名穿越到异世大陆凤家七小姐凤七夜身上。  凤家小姐凤七夜天生废材无灵力,更因那一头火红长发被家族之人视为不祥之兆,被送往沧澜国凤家禁地成为那传说中魔兽的祭品。  当黑眸睁开,灵魂已换,杀神降临,凤凰于飞!  从此御灵兽,斗渣姐,炼神丹,走魔林,跨四海,一双素手,一根银针,活死人肉白骨。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而今欺辱她的,她必百倍还之!当身为红杀猎鹰的她,踏上这片大陆开始,就必定将掀起一番惊涛骇浪。  且看废材崛起,凤霸天下!  本想偷得浮生半日闲,却不想一道圣谕,将她许配给大陆另一个废材傻王---君天夜。  世人皆言:妖邪凤女,废物夜王,绝配!  哼,想主宰姐的幸福,姐先让你无“性”可福!  ***  片段一:  月色浮影之下,她摸到傻王的床边。  以匕首抵住他的脖颈威胁道:“小朋友,乖乖的,明日去给那狗皇帝说说取消和姐的婚约,否则,我切了你下面那玩意!”  暗夜之中,他胸膛敞开,玉色健硕的肌肤裸露在月色之下。性感得

精彩章节试读:

华夏K国。

华灯初上,夜色如水,车水马龙的街上,喧嚣声不止。

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在夜风的肆意下随风飘扬,就像燃烧这罪恶之夜的火焰一般,让人目眩神迷。

洛夜昕身着一身黑色紧身皮衣,外面罩着一件黑色长款披风,显露出她性感高挑的身材。嫣红的嘴唇像是带着香味的樱桃,白皙透明的肌肤,一双透亮的大眼,虽然性感却又不失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撷取一番。

然而,她周身所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却让人不敢靠近。

尽管如此,周围的人,还是忍不住回头看这难得一见的绝色女子。

洛夜昕也不去在意周围投来的目光,依旧是我行我素的朝前走着。只是行至人迹罕见的地方,身后却似乎有几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尾随着。

哼。真是一群蠢货。

洛夜昕嘴角微扬,也不去揭穿,只是装作不知道的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分钟之后,洛夜昕拐到一条昏暗的小巷中,这样的小巷在X市还是不多的,可是,这样的巷子存在得似乎理所当然。

几个男子见她独自一人拐入了巷子,便忍不住上前拦路。

“这位美女,一个人走夜路可是很危险的。不若几个哥哥陪你?带你玩点刺激的?嘿嘿……你看如何呢?”

眼前的男子一头的黄发,满脸的阴狠,天庭凹陷,面色略黄,一看就知道是吸过毒,外加纵欲过度造成。一把匕首在手中转悠着……

这样的人,就算没人收拾,也活不过几年。

洛夜昕暗笑一声道。

“好呀,我好怕呀。那么,几位要怎么陪我呢?”

洛夜昕抬眼,露出一脸呆萌无害的样子,朝着眼前的男子头眨了眨眼,那一脸的润色,仿佛能掐出水来。

洛夜昕的美色让眼前的猥琐男子一阵的心猿意马。忍不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今天可真是好运当头,居然能碰上这种货色。

“妹妹莫怕,哥几个,自然是会好好保护你的。”

身后的另外三个男子,见是一个弱不经风的小女人。也不管不顾的往上凑近。

洛夜昕故作害怕的退后了几步。

几个男子绕到她的身边。

皆是一脸的猥琐和凶相,为首的黄发男子拿着匕首,来到洛夜昕身前,用匕首抵着洛夜昕的下巴。

洛夜昕一脸害怕之色。

“你……你们要做什么?”

几个人闻言嘿嘿笑出声音,在昏暗的灯光之下,看着人间绝色般的洛夜昕,只差口水没掉下来了。

“乖乖的,不要出声,哥哥几个爽过后,就放你走,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说完,另一只咸猪手忍不住就要抚上洛夜昕的脸颊。

洛夜昕眼眸低垂,低笑出声。

“是么?你们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是我会对你们怎么样就不知道了。若你这手敢碰我一下,我就废了他。你信还是不信呢?不过我劝你最好是相信呢。”

洛夜昕嘟起小嘴巴,一脸的为难,精致可爱的脸透露着天真无邪。

几个男子闻言竟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听到什么了?天大的笑话啊,哥几个,今天咱们碰到的还是个傻子啊。居然说要废了我们几个。那,我可要试试下,这火辣的小妞到底是什么滋味儿……”

说完,那龌龊的手就要摸上洛夜昕娇媚的脸。

洛夜昕的眼底掠过一丝冰冷。伸手五指成抓,迅速的扣上眼前男子的脖颈。另一只手劈手夺过男子手中的劣质匕首。在手里把玩着……

动作迅速而优雅,不过几秒的时间。让人反应不过来。

“哎呀呀,这情况该如何呢?”

洛夜昕笑着看一脸惊愕的黄发男子。

黄发男子清醒过来后,惊叫道。

“啊啊啊啊……你个贱货,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救我!”

男子挥动双手挣扎着。想挣脱洛夜昕的手,奈何洛夜昕手劲微缩,瞬间让男子感到窒息之感,仿佛死亡就在眼前。

惧怕让他不敢在用力挣扎。只能呼救。

身边的另外三个男子见状,欲上前抓住洛夜昕。

洛夜昕嘴角微微扬。

“我可是很久没动手了呢……”

一手钳制着黄发男子,一手将匕首横在胸前。朝着扑向自己的几人急速掠去,黄发男子在洛夜昕的手中就像是气球一般,毫无重量,只能随着洛夜昕的游走,惊声尖叫。

洛夜昕俯身,匕首在她的手中似乎变成了嗜血的怪物,所到之处,血花飞溅,几个男子还没碰到洛夜昕的衣角,手腕和脚膝盖处,已经被匕首刺伤,鲜血如注。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几人跪倒在地用没受伤的手捂住血流不断的伤口。

“呱噪。在喊一句,我现在就让你们去见阎王。”

洛夜昕稳住身形。停住手中的匕首,玩味似的看着还在自己的手中的黄发男子。此刻黄发男子却不敢在出声,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求……求……大小姐饶命……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黄发男子哀求着,一股暖流自他的胯下流出。

“我刚刚可是给你们劝告了,是你们不听的,怪我咯?”

洛夜昕一脸的无辜。

“是小的们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们冲撞了小姐,请小姐放过哥几个吧……我们保证不敢了,保证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小姐不杀之恩。”

黄发男子是真的害怕了。

如果说现在还不清楚情况,那么特么的二十多年白活了,眼前的女人,根本就是恶魔。

“咚”的一声,男子应声跪下。

另外几人也只能战战兢兢的跪在一边,等候眼前女子的发落。

“本小姐今日心情好,不想大开杀戒,你们滚吧。别再让我看见。否则,可不仅仅是受伤而已了……”

洛夜昕在心理叹了口气。

她最近心情确实不错,所以也不想沾染血腥。

几个男子如蒙大赦,磕头应声是后准备转逃离。怕在呆下一秒自己的小命不保。

几人起身连滚带爬的逃出小巷。

就在要出巷的那一刻。

一道冷风袭过,几人毫无预兆的应声倒地。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

洛夜昕皱眉看向阴暗处,一抹白色的身影子踏过几人的尸体缓缓而来。

昏暗的月色之下,来人一身白色医生长袍,虽然身为男子,却有着一头比女人还要柔顺的长发,如墨一般的披散在身后。阴柔的眉眼,从远处看,就像是从画中走出的美女。

明明是男的,却让洛夜昕觉得眼前的男子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且简直是比她还女人。

洛夜昕一脸的无奈,看着满地的尸体。抚额……

“卡尔萨斯伯爵,您出场的时候,能不能换身衣服,都下班时间了,还穿着白色的医生服到处晃荡。不知道的,以为您扮演鬼怪呢……不知道会吓死多少人。而且,你干嘛杀他们呢,真是的……我都懒得动手了。”

满巷子的血腥味让她有些不愉。

卡尔萨斯用手帕抹掉手术刀上的血渍,展现出一个迷人的笑容。尽管徒手杀死了四个人,雪白的衣服上却未沾染上半丝的殷红之色,依旧优雅如初,就像是他本人的身份一般高贵,让人不敢亵渎。

“红杀,你……居然会放跑这样的渣滓,难道太久没出手,连怎么杀人都忘记了吗?这样的你可是会让我失望的呢!在说,这些人敢侮辱你,本就该杀,你不想动手,我出手又如何了呢?”

卡尔萨斯踱步来到洛夜昕的面前。

撩起洛夜昕颊边的一抹红发,烙下一个轻吻。

“你别摸我头发,我可不想被传染变态病菌,我今日心情好,不想杀人,况且……我懒得清理尸体,那些,你处理?”

洛夜昕指着地上的几具尸体,微微蛋疼。倒不是她有任何的同情心,有些人就算她不动手自然也会有人收拾或者自生自灭。

虽然他们这种人,对于这种事情早已习以为常,但是,她愿意放过这些人渣,主要也是因为,在别人的地盘上,收拾那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她十分的懒,也十分的怕麻烦。

例如眼前的这位,明明身份是尊贵的伯爵,还是医学界的外科专家,偏要来做这狗屁的杀手行当,简直是无语啊无语……

吃饱撑的吧……

“哈哈哈哈……那些自然有人会收拾,只是……传说中的红杀猎鹰,居然不想杀人了。我倒是有些稀奇,出道以来你可是从未失手过呢。听说,你想金盆洗手了?”

卡尔萨斯收敛起笑容,有些冷淡的问。

洛夜昕眉心微敛。

“谁知道呢,别在别人家门口聊天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我,来这自然是和你一样的目的。”

卡尔萨斯收好自己的手术刀,将身上的白袍脱下,展露出里面的一身得体的休闲服。朝着洛夜昕眨了下眼。

“看我可是知道你也回来,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赶来了。”

“既然来了。就一起进去喝一杯吧……”

洛夜昕挑了挑眉,看着猛朝她抛媚眼的卡尔萨斯挥了挥手,示意他跟上。

两人并肩一起朝着巷子里走了几步。

来到一堵石砖堆砌的墙壁面前。

洛夜昕对着墙壁敲了三下,停顿了几秒后又敲打了两下。

片刻之后,墙壁出现了一丝裂缝,而后缓缓震动,一座石砖堆砌的长方形门自内开启,门后的人看了一眼两人,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入门内。

砖门在两人进入之后缓缓关上,就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门内是另外一个世界。

与其说是另外一个世界,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装饰华丽的地下酒吧罢了。

不过,这个酒吧不是普通的酒吧。

而是专属于他们这些人的酒吧。

杀手,特工以及怪盗们搜集情报以及接受任务的交流场所。

谁也不知道酒吧的主人是谁,而他们也没兴趣去探索这酒吧何时出现的。然而这酒吧的的存在确实是方便了不少。

只因他们可以在这酒吧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以及接受自己喜欢的任务。

随心所欲,毫无束缚。

而她不喜欢束缚。

当卡尔萨斯和洛夜昕两人一起出现在酒吧的时候,议论纷纷中的人突然安静了下来。朝着两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而后,又开始各自议论纷纷。

“那个不是杀手医生伯爵卡尔萨斯吗?没想到那么少露面的他居然也会出现在酒吧。”

“这个地方,只要是有点地位的杀手都有邀请卡的。更何况是他。”

“不过她身边的那个是谁啊……我怎么好像没什么印象。”

“你是猪啊,亏你还是怪盗,那可是四色猎杀……红杀猎鹰,只因她很少出手。所以知道的认识的人不多。”

“可惜,四色猎杀,如今在任的只剩下两色猎杀了?”

“哦哦,怎么回事?”

“这啊……”

洛夜昕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也不免觉得各种无奈,这个什么四色猎杀,不过只是业界对于她们几个比较出色的杀手特工的排行评价……

事实上,洛夜昕自己特么的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而会被称为红杀猎鹰,一来是因为自己天生的一头红发,猎鹰,是因为她出手从未失手,如同猎鹰一般……出击就必定得手。

虽然她出手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每次下手的人物,无疑不是在三百六十度的防卫之下,也是许多人不敢轻易接手的任务。

是以,虽然她的名号虽然响亮,却很少有人认识她。索性她也懒得取代号名字,就着红杀之名而用着了。

与卡尔萨斯的相遇也是孽缘啊,她不过是抢夺了他一次猎物。居然就死缠烂打的纠缠上来了。

赤果果的变态啊,这种人作为一个医生她都要怀疑被他医治的人脑袋是不是正常了。

洛夜昕踱步走到柜台。

眼前的酒保见来人是洛夜昕,优雅一笑。一只眼上挂着一片单面眼镜,瀑布般的黑发,束在脑后,别人不知道,洛夜昕却知道那眼镜可不是那么简单。这样的一个酒吧,管理者又怎么会是普通人。

熟练地耍弄着手中的调酒瓶,薄唇轻启,冷冽略带性感的声音。

“红杀,你有半年多没出现了。真是难得……也不知道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阿斯尓,每次听你说话都是一种享受,你不去做歌手,在这做酒保实在太可惜了,你若出道,不知道会迷死多少的少女少妇,给我一份业界情报书吧。”

洛夜昕调笑。

眼前的名唤阿斯尓的酒保微微一笑。从架子上取出一份专属于他们信息的报纸递给洛夜昕。

“那么受欢迎的职业怎么可能适合我,我只适合呆在这种黑暗的地方。而且这地方每日总可以看到形形色色有趣的人,包括杀杀你,我自然是舍不得的离开的。”

阿斯尓说着暧昧不明的话语。

洛夜昕闻言只是笑笑。

虽然来的次数不多,但是眼前的男子却似乎很了解自己。

那双眼,总是很容易看穿别人,让洛夜昕有时候都觉得心里有些毛毛的。

卡尔萨斯闻言眼中掠过一丝的冷意。虽然轻微,可眼前的阿斯尓还是感觉到了丝丝的敌意。

阿斯尓在心中冷笑。

虽然他很少去插手杀手特工们之间的事情,不过,这个卡尔萨斯敢对自己放杀意,也是胆大的很。转眼看了一眼洛夜昕,只见她正打开报纸并未注意。

便也假装不知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