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

编辑:冯沐晨 2019-06-18 06:00:29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小说简介

重生军婚:军少爆宠傲娇妻是由冯沐晨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在任务的时候她就想好了,如果能够活着回来,她就跟他表白,但是没有想到这家伙一见到她就把她给扑了,他是多有饥渴?现在的她就像个乞丐一样,全身脏兮兮的,还带着一身的恶臭味,她自己都想要吐了,他怎么就下得去口?但却因为他的一句‘因为是你!’让她感觉到周围都是花香,让她一点一点的沉沦在他的温柔里。

精彩章节试读:

“啊....”

伴随着这道尖叫声,徐小雅感觉到后脑勺一阵撕裂的痛和晕眩。

“怎么办?她死掉了!”女孩惊慌的喊道。

“闭嘴!还不知道她死了没有呢!”不耐烦中又带着恐慌。

“要不我们报警吧!”

“不行!”女孩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长得瘦小的女孩不安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孩。

女孩的旁边还有一块粘了血液的大石头。

拒绝报警的女孩咬着手指,眼睛同样看着地上的女孩,最后朝身边的女孩说道:“我们走吧,这里怎么没人,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干的。”

“这样她真的会死的!”

“那我们怎么办?被知道我们要蹲牢房的!你想要蹲吗?”

女孩用力的摇晃着脑袋。

她们才十八岁,不能够坐牢的,坐牢了她们这辈子就完了。

“那就走,不会被发现的!”

话落两人神情紧张地转身就要走。

“伤了人就想要跑掉吗?葛彩,王楚暖!”

两人的身体顿住了。

害怕的握紧对方的手,不敢要转过身来。

两人的对话徐小雅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到了。

刚才没有动只是因为痛疼感让她没法动弹,现在人都想要跑了,她怎么可能还是无动于衷?

“送我去医院!不然你们两个就完蛋了!”虚弱的威胁道,虽然没有什么威胁力,但是对于这两人来说却是极大的威胁。

说完这句话后徐小雅彻底晕死过去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闻到了浓浓的药水味,她知道那两人把她送到医院了。

“醒了,醒了,洲儿醒了!”妇女惊喜的声音响起。

徐小雅顺着响声看过去,两张陌生却又熟悉的面孔。

难道我没有死?被这两个好人救了?

这是徐小雅的第一反应。

脑子还是不大清醒,昏迷前的事情没有连接起来。

“洲儿,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下意识的回道:“头痛!”

说完就要是伸手去碰,却被中年男人拦住了。

“别碰,你后脑勺缝了十多针呢!”说完扭头对妇人说道:“我去叫医生来。”

“好。”

妇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心疼的看着徐小雅说道:“洲儿啊,我可怜的孩子!”

好看的眉头紧蹙:“洲儿?我不叫什么洲儿!”

妇人一听立刻慌了,抓着徐小雅的手:“洲儿,你别吓妈妈。”

当妇人的手碰到她的时,就像触电般,脑子里浮现出一些零星的画面。

陌生的女孩,女孩的记忆,徐小雅像是被重组了一样。

突然徐小雅焦急的朝妇人喊道:“镜子!给我镜子!”

妇人看着她焦急的样子以为她是害怕自己毁容了,立刻安慰道:“洲儿,不要害怕,你没有毁容,好好的!”

“镜子!”

妇人眨巴着眼睛,奇怪的看着她,最后还是拿过包包把小镜子递给了她。

接过镜子紧张地打开,慢慢的往上拿起,。

当看到一张漂亮的脸蛋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不是她的脸,不是她的。

突然脑子里崩出来两个字‘重生’。

这个只有在小说里出现的桥段。

突然她笑了,痴痴地笑了。

她这么一笑可把妇人吓坏了。

“洲儿啊,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妈啊!”

妇人吓得把刚擦干的泪水又彪了出来。

突然想到自己出了车祸,这电视应该有新闻报道的。

却不知道她这车祸是一个特大事故,受到了很大的关注。

左右寻找着遥控器。

“洲儿?”

眼睛看向前面休息区的桌面,那里躺着遥控器:“把遥控器给我!”

妇人还没有有所行动,中年男人已经带着医生们进来了。

妇人站起来跑到他身边抱着他的手着急的说道:“老公,你终于来了,洲儿不知道是不是失忆了,他不认识我!”

中年男人脸色一变,朝身后的医生喊道:“快检查!”

“是!首长!”男医生立刻上前要检查。

“别过来!把遥控器给我!”徐小雅瞪着男医生厉声道。

“首长,这...”男医生扭头寻求帮助。

男人一个眼神,医生退开了。

向前走近徐小雅:“洲儿,你现在需要检查。”

“给我遥控器,等确认了,我会配合治疗的。”她只想要确认,没有不配合的意思,只是时间问题。

“好。”扭头朝男医生喊道:“把遥控器拿过来。”

虽然不知道她想要确认什么,但是眼前要做的就是满足她的一切要求。

接过遥控器之后,徐小雅打开电视,不停地调着台。

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她。

突然电视停留在一则新闻上。

一场车祸。

并不是一场简单的车祸。

经记者报道,这是一场贩毒事件,而贩毒的人则是徐小雅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的人。

那就是她自己,真正的徐小雅。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毒贩?”双眼紧紧的盯着电视上那个被抬出来的自己的尸体大声吼道。

她能够确认自己是真的重生了,但是却不能够接受自己被判定为毒贩。

她一个普通的不能够再普通的人怎么可能贩毒?

她还是一个正在去往报名参军的人啊,怎么可能贩毒?

她是被冤枉的!

不行,她一定要去解释清楚。

这么想着,立刻扔下遥控器,掘开被子下床。

“洲儿,你这是怎么了?”

新闻都看到了,也能够感受到她的情绪变化。

中年男人伸手压住了她的。

“放开我!”徐小雅怒瞪着男人。

男人一愣,很快又恢复了正常,陌生的,对眼前熟悉的面孔感觉到了陌生。

但是这个确实是他的女儿没有错。

“告诉爸爸,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爸爸这个字眼,徐小雅稳定了下来,她不能让自己暴露了。

“那个新闻是假的!那个女孩是被冤枉的!”

“你怎么知道?”只是看了新闻,她怎么能够知道那小女孩是被冤枉的?

“直觉。”想了好一会徐小雅才蹦出来这两个字。

男人轻笑:“洲儿,这个直觉有时候确实很准,但是这也是需要证据的。”

默了,她明白。

“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徐小雅坚定的说道。

“你认识那个女孩?”男人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我...我们是朋友,我了解她,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

现在唯一的解释只能够死活朋友了,不然他们会怀疑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