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

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

编辑:玫舒言 2019-06-17 22:10:25

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

《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小说简介

重生之这个青梅有点拽是由玫舒言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重生前,奶奶不疼,哥哥不喜,二叔二婶对她恨之入骨。钟离:呵呵,没关系。这一世,奶奶依旧不疼,哥哥照旧不喜,二叔二婶对她依旧如此!钟离:呵呵,也没关系。大白,去!咬死他们!大白:……二白(星星眼):离离姐,你看,大白不动,不乖!钟离:额,那二白,你上!二白(看了看大白):不敢……钟离:好吧,那小白,你上?小白:离离姐,小白上得厨房入得闺房,要不我们入个洞房先……大白:钟离!钟离:咋?大白(天真笑):我们一起去打小怪兽吧!

精彩章节试读:

四月的Z市,天空阴沉,连日来的春雨让这条上山的路变得艰难无比。

钟离弓着背,背上背了一个大大的背包,手里还提着一大袋鞭炮纸钱,她看了看脚下潮湿的泥泞小路,又看了看前方悠闲甩手走着的一行人,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埋头哼哧哼哧往前走。

今天是正清明的最后一天,奶奶秋兰香说正清明不能祭祖,非得赶着今天去。

没办法,家里奶奶最大,一大家子人都得听她的。

钟离叹息,看了眼前面悠闲逛山看风景的堂哥钟文,忍不住轻声咳了声,“喂,堂哥,帮我提一下呗!”

前面的钟文置若罔闻,爱搭不理,甩了甩袖子,脚下的步子迈得更快了。

钟离恨恨的撇了撇嘴,在他身后做了个鬼脸。

都是钟家的孩子,凭什么她一个小女生就要提一个这么大的袋子,他钟文一个大男人还当甩手掌柜?就凭他丫是男的?

也是,奶奶重男轻女的观念那么重,她不提,谁提?

罢了罢了,她不跟老人家计较!钟离委屈的吸了吸鼻子,想起父亲钟海,心就软了下来。

那个时候钟离刚刚高中毕业,硬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考上了省城内数一数二的C大,就在她兴奋之余要奔向大学生活的前几日,突然传来噩耗说父亲疲劳驾驶,在高速路上竟与一辆大货车相撞,直接导致的后果便是肋骨骨折,穿破多处内脏器官后致严重并发症感染,后医生断言,活不过三个月。

那一日,是一个有着昏黄晚霞的傍晚,钟离照旧在病床前陪伴着父亲钟海,她紧紧握住他的手,想说些什么,可最后看着他,自己却什么也没能说得出来。

该说的,该做的,都已经说了做了,现在,钟离实在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

“离离啊,你奶奶呢?”望着窗外的钟海偏转了头,一双忽明忽暗的眼睛看了看门口,又看了看她,停顿了下终于问出了口。

“奶奶和二叔出去买点粥,待会儿就回来。”钟离拉住了父亲的手,慌忙的答。

“哦。”钟海顿了顿,接着开了口,“离离,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所以,我想请求你,代替我,以后好好的赡养你奶奶。你奶奶她虽说偏心,喜欢你二叔多于我,但是你也知道你二叔那人终日沉迷于赌博,沉不住心,是个靠不住的。”

“这个家恐怕也只有靠你了,离离,好好孝敬你奶奶,好好保住我们钟家,咳咳……,好好,保重自己!”

说到这里,钟爸手一松,瞳孔渐渐散大,呼吸逐渐消失,身体一软,竟是没了生气。

钟离泣不成声,答应了父亲最后的请求,可是,她最后听到的又是什么呢?

“儿呀,你大哥现在去了,家里房产都是你的了,对了,你大哥早些年间存的钱也该是你的!别急别慌哈,事情总会过去的!”

呵呵,停在病房门前的钟离身体僵直,任眼泪肆意而下。

母亲,兄弟,在这样一瞬间这些词汇显得多么渺小苍白啊,钟离嗤笑,打开了病房门,看到了奶奶和二叔脸上一闪而逝的慌乱。

“爸爸,已经走了。”

钟离咬牙说完这句,抬眸看眼前的二人,她想从他们脸上找出一丝悲伤,可是她失败了,她看到的只是二叔脸上的庆幸和奶奶脸上一闪而过的释然。

释然,释然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钟离,可一直无解。

闭了闭眼,钟离咬紧牙关,提着重重的袋子缓慢的跟了上去。

等到了爷爷的墓,已是半个小时之后了。钟离累得两眼打转,头昏眼花,可脚下刚站稳,奶奶骂骂咧咧的就过来了。

“钟离啊钟离,你说说你,明知道祭祖的这些东西都在你手上呢,怎么还不走快一点?没看到我们这一大家子都在等你吗?真是的,也不学学你哥,你哥早上来了!”

钟离呵呵,她哥倒是好样儿的,一手不提,一手不拿的,轻轻松松的,多好?!

她是应该多跟钟文好好学习才是,俗话说,会装乖讨巧的孩子有糖吃,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钟离淡淡挑了挑眉,偏头不理会她家奶奶一天几十次的抽风,随后熟练的拿出一系列烧香用的蜡烛、香、鞭炮,将这些东西摆好后,钟离转身见着自家人儿的样儿,气着了。

离她最近的是二叔钟华一家人,二叔看风景全当踏青游玩,钟文埋头玩儿手机,也不知又在祸害哪个美眉,二婶文倩更毒,直接带着小侄女儿文子诺去摘农民伯伯的橘子!

呵,没素质!钟离不屑看,直接转身,直接忽视他们那家子人,眼不见心不烦!

此时瞧见自个儿奶奶秋兰香,钟离刚才的心情才算是稍稍平复下来。还算奶奶有点儿良知,知道给爷爷坟前拔下草,当真是稀奇!

可稀奇不过一秒,奶奶就咧着嘴朝她那大孙子的方向大声的喊了一句,“文文啊,你看,这药草我给你捡着,回去煎了服下可以止火,知道不?”

钟文不理,低头看手机,完全不理睬奶奶。

钟离笑,看着奶奶在那儿一个人唱独角戏,心里暗爽。

秋兰香见了钟离的表情,心下不爽,瞪了眼钟离,呵斥了句,“看什么看?”

钟离撇唇,无语,索性不理。

奶奶不甘心被孙子这样无视,腆着脸凑了过去,乐呵呵的问,“看什么呢文文?说出来让奶奶也乐乐!”

奶奶想着能趁着这次出来和自家孙子亲近亲近也挺好,可钟文却是不怎么想理,只淡淡敷衍一句,“奶奶年纪大了,听不懂我们这些小年轻说的话了,再说了,我给你解释起来还费劲麻烦!”

一旁在摘橘子的文倩听见自家儿子这样对秋兰香说话,心里一个咯噔,眼神瞅了瞅秋兰香的脸色,心里暗叫不好。

她慌忙拉着自家小侄女笑嘻嘻的走了过来,“呵呵,妈,文文这孩子不懂事儿,他说的话您别当真!文文,还不过来给奶奶道歉?”

钟文也不笨,当即明白过来文倩的意思,很乖巧的冲奶奶微笑,耐心解释道:“奶奶,您知道刚刚说的不是那个意思的,我就是刚才在网上看东西看得入迷了,您别介意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