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

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

编辑:寂寂空音 2019-06-17 18:56:24

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

《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 即可阅读全文

《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小说简介

旧爱新婚:总裁前夫求放过是由寂寂空音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宋羽溪在不爱的时候,成了他顾云琛的夫人。只是因为顾氏新任的总裁需要一个妻子。而她,恰好需要钱。有人说长久的爱情是两个人的势均力敌。可是她失了身也丢了心,败得彻底。后来的后来,这个曾对他宠溺入骨的男人,终于遂了她最初最初的念想,给了她一纸离书,神色淡漠,判若两人。可是她的心,明明那么地疼。却原来,这个最初,她早已经不想要。新人新作,请多关照~

精彩章节试读:

“你看,风筝它,飞得好高。”

“嗯。”

什么人紧紧捏住了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他的声线恍如音符跃动般,轻浅,悦耳,早已经融入了她的灵魂,“宋羽溪,我就是那风筝,线就在你手里,飞得再高,再远,你拽一拽,我就回来了。”

画面定格,她醒来。

窗页在风雨里发出仓惶的声响。宋羽溪倾身去关窗的时候,眼泪顺着脸庞而下,寂静得没有声音。

—————————————————————————————————————————

滨海大酒店,在这一天,有一场晚宴,整个澜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在其中。

一个女人神色倔强而疲惫地站在那里。身边人来人往,渐渐的有人注意到了她。她只是盯眼看着那扇巴洛克风格的奢华大门,没有去听那些议论纷纷。

终于,门开了,纸醉金迷的声音从门口倾泻而出,有个妩媚妖娆艳光四射的女人一手捏着高脚杯,一手提着礼服裙子从宴会里走了出来,她的深红色高跟鞋踩在仿古地砖之上,发出极清脆的声音,女人走到她面前站定,破口大骂。

“宋羽溪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赶都赶不走?”

宋羽溪抬头看了她一眼,“我想见顾云琛。”

女人冷冷一笑,将手里一整杯的红酒都泼到了她的脸上,“你以为他还会见你吗?”

宋羽溪面无表情地伸手抹了一把脸,将潮湿的发抿到耳后,语气平静,“他要不要见我,不需要你来管。傅星雨,你又凭什么做他的主?”

女人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来,“凭什么?”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漂亮莹润的浅色指甲修剪成圆润的弧度,无名指上一枚晶亮的钻戒,在阳光下璀璨。“宋羽溪,我不凭什么,就凭这个。”

宋羽溪有些放空的眼神慢慢聚焦到她的手指,脸上浮现一抹苍白,咬了咬牙,“我不信,他不是这样的人。除非他亲口告诉我!”

傅星雨蛾眉一竖,刚想上前给她一个耳光,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轻浅的男声。

“好,我就亲口告诉你,我顾云琛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可以走了。”

宋羽溪的目光蓦然前探,正看见他从镶嵌着繁复纹路的玻璃大门后走出,阳光洒落在他的脸上,在他身后投下浅浅的影子。

时间仿佛在他身上静止,宋羽溪想起,最初的最初,他也是这般的模样,只是那张俊美而疏淡的脸上,没有了后来的蜜意柔情,线条冷硬,神色是一贯的淡。

宋羽溪以为可以什么都不怕,可是她错了,她怕的恰恰是这份拒之千里的陌生,她用力眨了眨眼,将快要溢出的眼泪逼回。仿佛有什么哽在她的喉间,好一会儿她才从失却血色的唇畔吐出几个音节来,“我……我想和你单独说两句话。”

男人眉宇微凝,一把拉住了想要冲上去打人的傅星雨,他将盛怒的女人锁在怀里,“有什么不能当面说?我听着,你说吧。”

宋羽溪蓦然垂下眸,心中酸涩的感觉一蹴而来,“就几句话……求你。”

好一会儿,顾云琛道,“星雨你先进去,我马上过来。”

傅星雨撇了宋羽溪一眼,犹豫了一下,在他脸上吻了一回,“好,你快点。”

两人四目相对,宋羽溪狼狈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老公,我不同意离婚。为什么要离婚?而且我……”

顾云琛打断了她的话,“这不是你一开始就想要的吗?宋羽溪,你自由了,”他的目光冷入骨髓,“如愿以偿,你可以走了,随你去哪,随你和谁。”

宋羽溪的眼泪不可遏止地掉了下来,她此刻毫无血色的脸上飘散着浓烈的酒味,一脸狼狈,她伸手抓住他的袖子,“我和连城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的!顾云琛你听我说,我已经爱上你了,我不想和你分开!”

男人面无表情地伸手,将她抓得死紧的手指一根一根从袖子上掰下来。“走吧,别让我看不起你。”

他甩开了她的手掌,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暖阳下,她的指尖冰冷,仿佛还有他留下的温度。

宋羽溪失魂落魄的走在南城的路上时,是顾连城将她捡回了家,一只温暖的水杯被塞到了她的手心里,男人的脸上疲惫不堪,黑眼圈隐隐约约地浮现。

她什么都知道,她知道顾氏不为人知的神秘顾太满城寻找丈夫的时候,这个男人也在满世界地找她。

顾连城的手指动了动,终究没有将她拥入怀里,她单薄孤绝的气场如同一只黑洞,会将她自己毁灭,他责备她,“宋羽溪,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你的处境,你现在不可以随便乱跑,万一流产了怎么办?”

他的关心毫不掩饰。

宋羽溪的脖子僵硬地转了转,看着顾连城的眼睛,曾经,她用十一年的时间,做好了准备,想要与这个男人相守相爱,可是现在,一切都迟了,她失了身也丢了心,再也回不去了。

他亲手将她推到顾云琛的身边,而现在,她也亲手弄丢了那只很重要很重要的风筝。

直到他飞走了,她才想要握紧的那根线,她拽不到了,所以,顾云琛,他也回不来了。

“连城,他真的离开我了,再也回不来了。”她的眼泪如同决堤的湖水,泛滥而出,无声地流淌。

“你真傻。”他说。

“我该怎么办?”

他想了想,“嫁给我。”眼神很认真很认真。

“好。”

她轻轻地笑,阳光从窗外洒落,在她的脸上投下斑驳的光晕,哀婉而明媚。

三天后,宋羽溪已经坐在飞往瑞士的飞机,她固执得无声无息。

有的人不可替代。

有的人不敢面对。

宋羽溪坚强得太久,终于在这天,放肆地逃避。

她疼痛的心脏慢慢慢平息,如潮的悲伤总会在时间的平抚下缓缓而愈,她想,那些曾经的念念不忘,慢慢地,也就忘了。

闭上眼睛,将小小的耳麦塞进耳朵,是很神奇的事情,那些精致的乐调就通过那管纤细的线流进了耳朵,溢满了心间。

也许,她不会再回来。

那些过往也便成了往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那么地喜欢他了呢?

她的手指随着音乐轻轻弹压,回忆如潮汐,渐渐晕染在海岸,无边无际的思念被葬在了海底。

————————————————————————————————————————————————

宋羽溪还记得许多许多的事,她慢慢慢回忆,在遗忘之前——

十月的南城,还带着秋风的舒凉,彼时的顾家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回来了,从很远的地方。宋羽溪记得,站在老宅低调而精致的厅中时,她一眼就认出了他。

顾云琛其实穿得很随意,可是他就仿佛一件天生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那么地惹人注意。宋羽溪现在想起来,许是因着他的眼神太特别,他看着你的时候,所有人或许都以为他真的在看你,可其实,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你。

她伸出手与他交握,爷爷顾延滔滔不绝地讲起他的过去,他只是乖顺而矜持的站在那里,不言不语,不悲不喜。只是在看见她的衣裳时,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因为家宴太过急切,他是突然就回来了,所以宋羽溪接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出任务,等结束过来的时候,也就直接穿着的警服。

像所有严谨的世家,这样的她其实是很没规矩的。可是顾延并没有责难她,还替她解了围。顾云琛不知道的是,素来严厉的老人,这样的宽容,是因为顾连城。

宋羽溪七岁起就被接进顾家成为养女,与她一起长大的,还有那位阴柔而敏感的顾少顾连城。

一切的一切,就是从那场陪伴着顾连城饮出的酩酊大醉开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