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来的爱》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等不来的爱

等不来的爱

编辑:刘若依 2019-06-17 17:19:22

等不来的爱

《等不来的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等不来的爱 即可阅读全文

《等不来的爱》小说简介

等不来的爱是由刘若依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她喜欢他,在很久很久之前,但是他爱上了另一个女孩,她只能默默的祝福她。终于有一天,他爱的女孩永远离开了他,她觉得自己也许有了机会。但是,他消失了。两年,苦苦的爱恋,苦苦的等待。得到的,会是自己希冀的幸福吗?爱情,是可以等来的吗?

精彩章节试读:

面前敞开的书翻到一百页的时候,陆文萱终于抬了抬头,夜幕已然降临,模模糊糊能在窗上看到自己的身影。

“不早了啊,该回去了。”这么想着,陆文萱起身收好书本,然后离开。

转身的时候没有注意,正巧和同样着急离开的一个同学撞在一起,继而听到“哗啦”一声响,满地已是纷乱的纸张。

陆文萱慌了神,不停地道着对不起,弯下腰帮忙收拾。

“喂,你没有撞到吧?”对方非但没有怪罪,反而关心起她来,方才瞧见她撞到一旁的书桌上,不知道有没有事。

陆文萱头也不抬,摇了摇头,继续收拾着地下的纸张。

不一会便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了,陆文萱将东西递给他,低着头不好意思的道歉:“对不起,撞到你了。”

“呵呵。没事。”对方显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陆文萱一直低着头,便是连她的模样都瞧不见,这倒让他有些蹙眉。

陆文萱游魂一样转过身去,离开,竟然就把自己方才看的书忘记了。

那本书就在书桌上静静的躺着,水清扬拿过翻开第一页。

“陆文萱?”

呵,有趣的名字,只一眼,就把这个名字深深的刻在了心上。可是,陆文萱呢,方才瞧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恐怕连他长的什么模样都没有瞧见吧?

图书馆距离陆文萱的寝室还有着一段距离,不过陆文萱并不着急,反而挑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走。在这南方有名的A大,冬天似乎总会迟到,不过陆文萱喜欢这里,温和的气息总令她觉得安宁,多好,这样就可以好好的思念他了。

依旧如往常一般静谧,这条小路连同心底的他,是只属于陆文萱的秘密。

记得大一初来乍到的时候,足足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将整个校园熟悉,而这不为人知的僻静小路还是一次偶尔迷路时发现的,自图书馆绕过教学楼,食堂,Cao场,然后直到女生寝室,曲曲折折,转了一个好大的弯。

陆文萱走到寝室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掉了,秋末冬初,尽管天气还算温和,不过黑夜却来得早了许多。

“哇,娃娃回来了。”刚一踏进寝室,便听得一声怪叫,一个女孩从上铺蹦了起来,一双有神的大眼睛透着“八卦”的光芒。

“天!唐莹莹!你毁了我的脸!”躺在下铺的女生气急败坏的大叫。原来她脸上贴满了黄瓜片,唐莹莹刚才一折腾,直接让大半的黄瓜片掉了下来,不过仅剩的几片也因为她激动的情绪而败下阵来。

“哪有那么严重啊!”唐莹莹不屑的白了宋娟一眼,继而把目光一转,露出一副好奇的模样盯着陆文萱。“老实交待,今天的约会怎么样?”

陆文萱懒得理她,装傻道:“就那样呗。”

“怎样怎样,具体说说嘛。”宋娟似乎也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哎呀,就是一起吃吃饭,看看电影呗。还能怎样。”陆文萱随口敷衍了几句,就快步跑到洗刷间洗刷去了。开玩笑,再说下去可就要露馅了。

唐莹莹大失所望,一头栽回床上,嘀咕道:“没劲啊,还以为你两个进展迅速呢,谁知道才发展到逛街看电影啊。”

宋娟不住的点头附和:“是呀,是呀,难为米大公子那么执着,天天守在楼下,又是花又是歌的,娃娃也太铁石心肠了些吧,整个就一灭绝师太。”

洗刷间里的陆文萱差点一头栽那,不至于吧,她就是不愿意谈论爱情这个话题而已,所以面对米浩的追求也只好无动于衷,不过这米浩也当真了得,竟然风雨无阻天天守在女生寝室楼下,只因为陆文萱有雷打不动的习惯,一天至少有两个小时是蹲在图书馆的,这般守株待兔倒也能瞧得见心上人芳容。

其实追求陆文萱的男生也不止米浩一个,陆文萱的相貌虽说不是一等一,但是却也算得上罕见,因此大一开学没一个月,便有男生开始追求她了,这么算来,米浩只怕还要排到二十人之后。不过,米浩是这些人中被婉言拒绝后唯一一个不死心的家伙,其他的最好也不过坚持了一个月而已。

说到米浩,就不得不提一提大一元旦的那场晚会。

陆文萱会跳舞,而且跳的很好,还得过大奖,这在她们寝室不是秘密,而因为女生特有的八卦气质,所以,这在全校同样不是秘密。

学生会文艺部部长徐虹找到陆文萱邀请她参加元旦晚会表演节目的时候,她还傻傻的问了一句怎么知道她会跳舞的,徐虹说是听某某说,某某然后又听的某某说,如此这般最后绕到了陆文萱身边极具八卦色彩的室友身上。

从那时起,陆文萱就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蛮悲惨的,结交了一群***当真是“与狼共室”,不过,陆文萱心底还是喜欢她们的,毕竟身边有这些人,平添了几分乐趣。

任何人都无法避免孤独和寂寞,陆文萱也不例外。

最终决定下来的节目是一段合舞,陆文萱和六个女孩,其实徐虹很想让陆文萱来一段独舞的,所以才安排了六个女孩伴舞,哪知就在她撒手不管的这几天,陆文萱竟然自作主张的排练了合舞,更让徐虹不能理解的是,合舞的领舞者还不是她,她就窝在六个人的身后,不露脸的地方。

元旦前一天彩排的时候,徐虹瞧了半天才瞧见陆文萱的身影,那个气啊,彩排一结束就怒气冲冲的找陆文萱。

“喂,我们请你来不是让你当教练的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整段舞里就只瞧得见你两次,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也许是真的太生气了,徐虹的脸涨的通红,一个劲的挥舞着手里的节目表。

陆文萱就低着头嘿嘿的笑:“这样也不错么,何况她领得很好啊,而且人长的比我还漂亮。”

徐虹气得大叫:“漂亮你个头!”说实话这几个伴舞的女孩都长的不错,不过跳舞讲究的不是漂亮,还要一种气质,这绝非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陆文萱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冲着她笑,她知道自己理亏,说的多只怕会适得其反。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然后有个戏谑的男声响起:“徐大部长,又发飙了啊?”

陆文萱和徐虹顺着声音瞧去,就瞧见一个身材高高,眉清目秀的俊朗男孩站在那里,右手插在裤兜里,左手拎着吉他,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

徐虹一瞧见他,眉头顿时一蹙,继而转头对陆文萱道:“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好了,反正来不及改了。好了,有事我会通知你。”

太好了!陆文萱暗暗松了一口气,心底暗暗感激了一下这个突然出现的高大男孩,尽管他是无意,不过好歹让她少受了点耳膜之苦啊。

万万想不到的是元旦晚会当天会出差错。

陆文萱有一辆自行车,在这大的没边的大学校园,没有自行车的大部分都成了体育运动员。那是一辆八成新的自行车,一直没有出过什么问题,不过却在陆文萱赶去会场的半路坏掉了。不过她并不着急,她的节目排在倒数,所以索Xing慢慢推着自行车走。

俗话说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陆文萱就刚好不好塞了一次。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陆文萱按下接听键,顿时听筒传出一声尖叫,徐虹的怒吼随之传了出来:“陆文萱!”

陆文萱被她吼的呲牙咧嘴,没好气的应了一声:“还活着呢。”

徐虹大叫:“十万火急,十万火急,学校来了大领导,临时把你们压轴的舞蹈安排在了前面,人都到齐了,你现在在哪呢,速度给我飞过来。再有二十分钟就轮到你们了,啊啊,急死我了。”

陆文萱脑门顶了颗大大的汗珠,良久才小声道:“那个……刚出寝室门。”

徐虹长出了一口气:“还好,赶紧骑上你的破驴赶过来,十分钟,足够了!”

“破驴坏了!”陆文萱适时的插了一句。

“……”徐虹那边突然没了声音,陆文萱隐隐觉得不对,然后赶紧把手机拿开。果然,徐虹高分贝的嘶吼再次传来。

“啊啊!死了死了死了!你现在马上以百米赛跑的速度赶过来,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内出现。陆大小姐,救命啊!”徐虹估计都要哭出来了。

陆文萱无奈,挂了电话,把车子随手一丢,抱起衣服就跑开了。

赶到会场的时候正巧碰见徐虹,徐虹瞧见她,赶忙奔过来,二话不说,拽着她就往后台的更衣室跑,嘴里不住的催促:“大小姐啊,你可算是赶来了,快,快,快,去换衣服,再五分钟就轮到你们上场了。”

陆文萱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被一把推到更衣室去了。

更衣室就在会场后台,距离舞台也没有多远距离,加上会场的音响效果不错,震耳欲聋的歌声自然清晰的传了进来。

是一首听得熟稔的《过火》,优美的旋律,动听的男声,让陆文萱焦躁的心渐渐的安静下来。

“不知是谁唱的,倒也不赖。”她这般想着,一边哼着歌,一边换起衣服来。换好了裙子,带好手镯,耳环,接着来就是鞋子了。

“咦?”蹬上一只舞鞋,再伸手拿另一只的时候,竟然摸了个空。陆文萱四下翻了几番,没有,没有,还是没有。耳听着一曲《过火》已经结束,主持人上台报幕,陆文萱的心底一阵恶寒,那个,舞鞋不会让自己跑丢了吧!天,闯大祸了!

来不及多想,陆文萱一蹦一蹦的窜出更衣室,正好瞧见徐虹和那六个女孩在一起,瞧见她出来,急急的冲她挥手,陆文萱苦着一张脸蹦了过去。

徐虹被这临时的决定折腾的够惨,好不容易等到陆文萱来了,换好了衣服,以为终于可以喘口气,不料却瞧见陆文萱一蹦一蹦的赶过来,登时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不会是脚崴了吧?”徐虹叫道,一边说一边弯腰去瞧陆文萱的脚,这一瞧不要紧,登时音量又高了一倍。“陆文萱!你的另一只舞鞋呢?”

陆文萱一脸委屈:“丢了!”

徐虹大怒,吼道:“怎么可能丢了呢?”

陆文萱挠挠脑袋,想了半天才说:“出寝室的时候还检查了一遍,应该在的,可能是跑路的时候不小心掉了吧。”

徐虹抿着嘴唇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对策,陆文萱拿眼偷偷瞄她,见她脸色严厉,也不敢多说什么。不过,耳听着主持人已经报出她们的节目,陆文萱终于狠下心开了口。

“那个!”她小心翼翼的戳了一下徐虹。“要不我不上了吧。”

徐虹瞪她一眼,随即叹了口气问:“行么?”

陆文萱赶紧猛点头:“行的,行的,反正我不是领舞,没有关系的。”

“那好吧!”徐虹只好叹了口气,恍惚间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一回头,盯着陆文萱。“你不会故意把舞鞋丢掉的吧?”

陆文萱欲哭无泪,刚要解释,徐虹挥挥手道:“算了算了,就你那胆子,谅你也不敢。”说完,还诡异莫测的冲着陆文萱笑。

陆文萱汗颜。

既然这么说定了,徐虹赶紧打发其他人上场,陆文萱瞧着她们一个个的上场,心底暗暗祈祷表演能够顺利。

“咦。这只鞋子是你的么?”正打算离开,突然有人在背后轻轻的戳了她一下。陆文萱回头,就瞧见了那天莫名其妙帮他解围的男生,不过他今天换了一身黑色的晚礼服,更加显得英俊潇洒,他左手依旧拎着吉他,右手却提着一只舞鞋,刚巧是陆文萱丢掉的那只。

“天哪,鞋子怎么在你那里?”陆文萱还没有开口,耳朵边便是一声炸雷,徐虹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一把夺过鞋子塞给陆文萱,催促道,“好了好了,鞋子找到了,赶紧穿上上台。”言罢,推搡着陆文萱就走。

“那个……”陆文萱都来不及说声谢谢,只能无辜的被拉走。

演出非常的顺利,不但如此,她们的舞蹈还得了第一名,拍了大大的照片挂在学校的展台上,而一起参加演出的女生一个个都是身价倍增,被男生竞相追逐,而陆文萱也因此被蜂拥而至的情书,鲜花,美食,化妆品吓了一跳。

其实陆文萱不愿意参加晚会的表演的原因就是这个,本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又能歌善舞,自然容易招蜂引蝶。不过寝室里的那群**却乐得自在,可不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好用的来者不拒,全部代收,然后装进自己腰包。

陆文萱忍无可忍,最终决定,谁拿东西谁出面打发,结果那群蜜蜂蝴蝶啊便被直接隔绝门外,一句“没戏”草草打发。

唯一一个例外的,就是米浩。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