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男神,狠狠吻》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全民男神,狠狠吻

全民男神,狠狠吻

编辑:乖喵百洛 2019-06-17 12:28:24

全民男神,狠狠吻

《全民男神,狠狠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全民男神,狠狠吻 即可阅读全文

《全民男神,狠狠吻》小说简介

全民男神,狠狠吻是由乖喵百洛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名不见经传的小化妆师,偶遇邪魅不羁,全民追捧的男神,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壁咚,小暧昧,厚颜无赖,套路虽老,却是撩妹不可或缺的小技能。“画皮,画虎,难画骨……”女孩不禁感叹道。“那画我貌,画我身,画我心,我的心只属于你。”男人邪魅一笑,语带魔力诱惑道。有一天,女孩不禁天真的问道:“我们的孩子为何要叫钦慕?是你先钦慕了我?还是我先钦慕了你?”“你说了?我觉得不用我说,我身体力行,你就清楚是谁先钦慕了谁。”说着,男人已经将女孩抱起。【宠文无虐】【双洁1v1】

精彩章节试读:

那天,春风十里,

风花美景正当时,

我遇见了你。

——题记

君爵广场。

这里不仅是全市最为繁花似锦的商业街,更是时下热闹非凡的网红地。

一辆出租车缓缓靠边停下,车里走出一位年轻女孩,上身是略显宽松,绣着小熊头的白色T-恤,掩盖不住火热的身材,黑色小脚裤裹着紧致笔直的大长腿,脚下一双小白鞋。

现下年轻人比较普遍的着装打扮,穿在她的身上简单中,透着大方且耐看至极。

白皙小脸上,纵然淡淡妆容,却异常清丽绝艳,站在密集人流不息的广场,甚是醒目惹人眼球。

她面色似乎带了点焦急,时不时望向皓腕上的水晶手表,脚下步子轻快,赶往前方的写字楼。

今天的广场好像比往日来得热闹,不远处传来阵阵兴奋高声尖叫的女音。

这样的热闹,并未影响到慕春风停下脚步,驻足观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是一心朝着她的目的地走去。

没走多远,腰间斜挎的黑色小方包里,响起了悦耳动听的手机铃音。

细嫩如玉的小手,慌忙掏出手机看去,屏幕上莲姨二字跃然映入眼帘。

心底不禁一动,暖意瞬间躺过。

“啊啊啊……”

“爵爷,是爵爷……我们大家快点过去,不要让他走掉了。”

“爵爷,爵爷我们都爱你,爱你,爱你就像绵绵不绝的江水,江水不绝永远爱你……”

“快,快看,大家快看爵爷他人已经不见了,我们赶紧去把他找出来。”

……

电话还来不及接听,此刻,一群尖叫呐喊的女音,一声高过一声,不绝于耳,令慕春风漂亮的眉头紧蹙起来。

这通电话对于她来说非常的重要,她不得不找寻一处安静的地方,和对方讲电话。

脚步加快,广场角落不起眼的林荫树下,指尖快速滑动屏幕接听键。

一道微哑渗着喜悦的中年女音,瞬间从手机里流了出来,慕春风静静听着手机另一面的陈仪莲,把话说完,未曾打断分毫。

待陈仪莲话毕,慕春风清清脆脆的声线,夹着点点哽咽,而嘴角却扯出一抹暖人的笑意回道:“这段时间太忙了,我都不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了,谢谢莲姨一直记在心上,忙完,我会尽快赶回去。”

“我准备了好多菜,都是你最爱吃的,还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告诉莲姨我为你做。”手机再次传来陈仪莲愉悦而欢快的声音。

“好久没尝到莲姨做的菜了,想着口水都流出来了,菜肴已经够多了,我这个小肚子恐怕到时候,要被撑得鼓鼓的。”慕春风撒娇般笑着回道。

“瞧你这孩子说的,我还怕手艺倒退,不能喂饱你的小肚子,好了,莲姨我也不耽误你时间了,我去看看还差些什么没准备妥当的。”慕春风自觉陈仪莲已经准备非常好了。

可是,对于陈仪莲来说,这些菜肴不足以表达她对慕春风的关爱之心。

通话结束,慕春风收起手机,轻轻咳嗽了下嗓子,缓解努力压制住的动容,和方才哽咽不适的喉咙。

深深呼出口气,她得尽快完成这最后一次的兼职工作,赶回去好和她的莲姨团聚。

未曾想到,正当她走出树荫下,迈开双腿拐过角落时,却让一抹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霎时,她整个人便被黑影拖回了树荫下,娇嫩的背部撞向了身后坚硬树干上,有些吃痛,没忍住清浅的呼痛声,脱口而出,“啊……”

刚痛呼点声音,她嫣红的嘴唇,随即被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掌,紧紧捂了起来,令她不能再发出丁点声音来。

青天白日下,繁华商业街,难道她被打劫了吗?

只见眼前的人影,黑色棒球帽遮住了脸貌,偏向她脖颈一侧,令她无法看清楚对方的样子。

慕春风忍着后背传来的疼痛感,努力将跳到喉管处的小心脏,慢慢放了回去,默默地警告自己不能慌乱。

就在此时,呼啦啦一大群人正朝她现在的地方靠近,“你们确定爵爷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

“wuli男神怎会认错,就算认错自己,都不会认错他,我敢保证爵爷是朝着这个方向来的。”

“大家不要挣了,我们都找找看。”

慕春风虽然不清楚这群人要找谁,但是她必须趁着人群还未散去,尽快摆脱束缚求救。

“呜呜呜”慕春风尝试着呼救,更是轻轻挣扎了起来,试图脱离身前人影的牵制。

眼前的人影似乎发现了她的意图,那只捂住她嘴唇的大掌紧了紧,将她溢出的呜呜声全数按压了回去。

与此同时,一双冰冷锋锐的眸子,从棒球帽的阴影中猛然抬了起来,径直的望入了慕春风的眸眼里。

被这双冷锐的眸子直逼着,引得她不自觉打了个寒颤,而忘记了挣扎。

此刻,困住慕春风的人影,未料到他望入的双眼,轻轻盈盈似有粼波淌过,泛着灵气,好像会说话。

人影一怔,慌忙挪开了视线,瞬间把自己再次隐藏到棒球帽的阴影中去。

“爵爷根本就不在这里,我好像见到他了,就在那个方向。”

“哪里?哪里?这里没找到,我们赶紧过去,不然呆会爵爷又不见了。”

“这会,我们定要找到男神大人。”

……

刹那,尖叫兴奋的女音呼啦啦的又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好似狂风骤雨来得猛烈消失也疾速。

兴奋不已的人群似乎远离了此地,跃然间一道磁性低沉的男音,窜进了慕春风耳内,“我现在就放开你的嘴,但是不准大声喊叫,听见了吗?”

慕春风方才反应过来,原来困住她的人影,是个男人,他不仅有双幽幽冷眸,更有副好听的嗓子。

他真的是劫匪吗?

俗话说好女不吃眼前亏,慕春风也不敢多做他想,急忙轻轻晃动了下头,表示她同意了对方的要求,令对方也没任何反悔的余地。

男人已经感受到慕春风点头示意的动作,手上的力度松懈了很多,没有方才那般紧实了。

侧耳倾听远离的人群,离这个地方越来越远,附在慕春风的大掌快速撤离,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等慕春风喘过气来,那男人早已经走掉了。

慕春风原以为她会被离去的男人劫财或劫色,都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还好虚惊一场。

这个有些偏僻的角落,即便那个男人已经离开,她依旧不敢放松,生怕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平复了下情绪,拍了拍身上尘土,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方踏出步子走出树荫下。

可是,她还没走出几步,身体又一次和树干来了次亲密接触。

“嘶……”慕春风倒吸了口凉气,手里的化妆箱一个不留神,甩落地上,发出了声响,“砰——”

壁咚,这样的罗曼蒂克固然浪漫,但是她的后背经不住折腾呀,唯有“痛”字能形容她此刻的感受。

原来她又被人困在了这树荫下。

不远处兴奋尖叫的人群,再次折返了回来,“大家快来,这个地方我们之前好像没找过。”

“这边好像有人,会不会是爵爷?”

“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慕春风已然没了之前的害怕,她要自救,呼救。

正待她伸出双手推开身前的人影,大声呼救时,冷不防她粉润的嘴唇,被一抹冰凉封住了。

此刻,喧嚣兴奋的人群,恰到好处来到了他们几步开外的地方。

她的初吻,就这么丢了……

原本阳光明媚的春末,唇上的冰凉由点至面,蔓延到全身僵住了整个躯体。

顷刻间,慕春风的脑子一片空白,思绪也被抽空,没法思考。

明眸皓睐染上了层层迷雾,周遭的喧嚣声充耳未闻。

时间仿佛停留此刻,不知真切。

她却异常清楚,保留了整整十九年四个月零二十天的初吻,就这般没有了。

初吻对每个女孩来说,都是要留给她生命中的Mr.Right,不求那人如白马王子优秀,只求这一吻给到正确的那个人。

而人影也未想到,他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去亲吻一个陌生的女孩,好像他并不厌恶反感。

软软绵绵如果冻般Q弹的触感,令他瞬间沉溺其中。

两个人就这么怔愣在了原地……

“原来是对小情侣,在这里你侬我侬,煞是羡慕我呀。”

“哎哟,要是我家爵爷能如此亲吻我,该有多美好。”

“哼,想得美,我的男神,要吻也吻我。”

“吻我……”

“吻我……”

争论不休的人群,你一言我一句,互不相让,忽略了慕春风他们,却没要离开的打算。

就在这时,不远处渐行渐进另一波人群,有人高声问道:“你们那边可有找到爵爷?”

“我们这边和你们差不多都没找到爵爷。”这边人群里,有人带着遗憾回答道。

“看来这次的军情不属实,我们有可能看错了人,爵爷应该没来君爵广场,我们大家也别瞎找了,各自散去,倒不如回家追剧看男神。”两群人汇合到了一起,各自心中虽有遗憾,未能堵到自己男神,只能想方法弥补心中遗憾了。

看男神演的剧,便是不错的选择。

说着,人群纷纷结伴散去,喧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已经收敛,不如之前刺耳难耐,而是低低讨论着她们的爵爷男神,远去。

慕春风猛然间清醒了过来,用力推开了身前夺走她初吻的人,还不忘记在他的脚上狠狠踩了一脚,慌忙抬起手擦拭她的嘴唇,“呸呸呸……无耻。”

“嗯。”猝不及防,十指连心,一道细微的闷哼声,由人影的嘴角倾泻而出,眉头不自觉隆了起来。

一双冷眸瞬间染上了怒意,慢慢上扬穿透棒球帽檐,直视前方敢踩他的人,只见女孩正抬着手背,努力擦拭自己的嘴唇。

粉润的唇瓣,由于用力过猛变得红肿起来,却异常娇艳,衬着莹白如瓷的小脸,更加明艳动人。

而人影的第一反应就是,他竟然被嫌弃了!

把脸貌掩藏在棒球帽阴影下的人影,隐忍着从脚趾蔓延至心脏紧缩的疼痛感,扯出了一抹耐人寻味邪肆笑意。

有点意思,生平第一次被人嫌弃,被人骂无耻呐。

她有所不知,多少女人等待他的一亲芳泽,为他痴狂。

人影带着玩味凉凉开口道:“女人,是不是应该为你的行为道歉?”

道歉?Tell me why?慕春风自觉好笑,竟然有人夺了她初吻后,还要叫她道歉的。

慕春风擦拭嘴唇的动作一顿,这道声音似乎有点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已经缓过劲来的她,倏地抬眸看向前方的人影。

这不就是刚刚才离去的男人吗?

“怎么是你?你这个无耻之徒,得了便宜,还好意思厚着脸皮,心安理得要求我向你道歉。”慕春风嗤之以鼻,无视男人玩味的话。

话锋一转,不再惧怕男人,接着道:“哼,刚才的那一脚,就是我的歉意,如果你还想要,我给你另一只脚,再补上一脚,正好可以凑成一对,我的诚意不错吧?”

“你的诚意确实很不错。”男人嘴角的笑意更浓,玩味的咀嚼诚意两字,想着刚才那着实有些狠的一脚,现在回忆起来都能感到脚趾隐隐作痛。

此刻,男人也无需掩藏,缓缓露出了藏在棒球帽阴影中的样貌。

他倒要看看眼前的小女人,见到他样貌后,还能如此的理直气壮吗?

慕春风傲气回击道:“那是当然,我的诚意向来都满满的……”

然而,当她眸眼触到男人脸庞时,还来不及收拢话尾,卡在了喉管处,表情瞬间呆滞。

她眼里倒映着男人的面貌,他有一双妖冶桀骜的凤目,透着股与生俱来的睥睨。

性感削薄的嘴唇,噙着耐人寻味的笑意,容颜精致灼灼,气质妖娆风致却不失张狂霸道。

慕春风没想到隐藏在棒球帽阴影中的的人,会有如此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庞,俊美妖冶似要摄人心魂。

“可还满意你所看到的?不过了要擦擦你嘴角的口水哦。”邪肆而又揶揄的男音,轻飘飘吐纳而出。

慕春风听到这揶揄的话,赶紧神魂归位,不自觉抬手擦拭了下嘴角,却什么都没有。

最后反应回来,她被戏弄了,没好气的冲着男人开口道:“哼,我为什么要满意?我只是被惊吓到了,谁叫你长成这样吓唬人。”

她死不承认自己被那张脸惊艳,甚至是惊呆了。

“吓唬人?”男人依旧玩味使然,接着漫不经心肯定她的说法道:“的确是有些吓唬人,不然见到我的人,不是晕过去,就是疯掉了,而你被我一亲芳泽,还能如此镇定自若,真有意思。”

男人的神色,令慕春风非常的不爽。

正准备找话反击回去,男人话锋犀利接着道:“你方才的表现有些生涩呐。”

什么意思?得了便宜的人,还敢评头论足她的表现,看来她那一脚真没白踩,更没多想道:“难道你以为靠脸就能弥补掉之前夺走我初吻的事吗?”

“原来那是你的初吻,我的吻也不一般,算你赚到的,不过刚才一脚的歉意,我还没有收到,你做好准备向我道歉了吗?”

“你……无耻。”慕春风自觉口误,一时不察暴露了自己的xiǎo mì密,她没打算承认那是她的初吻,只当今天时运不济被狗咬了一口。

她不准备再和这厚颜又无耻的男人继续纠结下去了,简直浪费她宝贵的时间,慌忙收拾脚边甩落的化妆箱,“你这厚颜无耻的家伙,没时间和你干扯,我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慕春风绕过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记得还差我一个道歉。”男人睨着慕春风离去的背影,性感薄唇轻飘飘带着玩味吐纳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