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爱:风从海上来》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戎爱:风从海上来

戎爱:风从海上来

编辑:梨花醉梦 2019-06-17 12:28:22

戎爱:风从海上来

《戎爱:风从海上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戎爱:风从海上来 即可阅读全文

《戎爱:风从海上来》小说简介

戎爱:风从海上来是由梨花醉梦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战火四起时,是为了满目疮痍的家国仇恨,还是涓涓细流的儿女情长。面对爱情,两人一次又一次的沦陷,相互撕扯,猜忌,利用,信任瞬间分崩离析……商陆,军阀统帅,冷漠无情,杀伐果断。外人传闻是一阎罗爷,却不知道心中最柔软的那块地方,都给了一个叫做顾西寒的女人。顾西寒,顾家千金,一代影后。世人皆说戏子无情,却不知她在尝尽世间的冷暖后,毅然站到了风尖浪口处,只为了让那个男人知道自己的心意。宦海沉浮,一世离殇。不知是情致所归,还是孽缘一场……情深所致的爱恋,是离幻,缠绵,还是难偿……铅华洗净,人缘聚散,归来,执手看尽海上繁花。

精彩章节试读:

民国二十三年初,国内局势面上风平浪静,呈现出一副歌舞升平之象。暗里各方势力竞相争夺,波涛汹涌。各自占据一方,冷眼看着舞台剧上的无尽繁华。

铅华洗净,只余下心里的热忱依然鲜活。

新年刚过,西北军从南京退至西安。西北军总督,商誉良,年前在北平与总理秘密签下和平协议。年后,西北军退至南京地界,山西一省从此归属西北军,西北军无战不得入南京一步。

西安,在整个市区的中心,有一处清代遗留下来的住宅。这所住宅原本是清朝时期,隶属朝廷的官员遗留下来的一处私宅。

商誉良刚到陕西境外,就收到了西安的地方军队向他递交的投降书。看得他心情大好。他带着商家军队一到西安,就被地方官员接到那处私宅。

看着门楣上挂着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商府。商誉良心里更是对地方官员的阿谀奉承感到满意。稍稍偏头朝着自己身边低眉顺眼的人瞥了一眼,眼里满是不屑。看着门上的大字,随口说了一句。

“你倒是有心了。”

“不敢不敢,这是我们孝敬大帅的,还望大帅能够收下我们这一片赤诚之心。”

商家的西北军就在西安安营扎寨,西安以后的地界全是商家的大后方,西安自此成为了西北军的心脏。

商府,书房里,商誉良拿着一支雪茄,坐在书桌前。微闭着眼,桌子上摆着一封信上边,只有两行话。

归期已定,勿念。

站在书桌前的人,微弯着腰看着信上的字,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看着坐在前面不说话的人,一定神,站直了身子,朝着前面的人恭敬的说道。

“老爷,我们是否要派人去接应二少爷?”

商誉良只是拿着雪茄,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就扔在桌子上。睁开眼睛,瞪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笑嘻嘻的人。

“不必派人过去,现在局势不算稳定,我们留在南京和上海的人还未撤回来,告诉他们不必往回撤了,就留在那里等着凉川。我倒要看看,他在外面学到些什么东西。”

“那老爷的意思是?”

“告诉老沙,听从二少爷的吩咐就是,不必再来问我。”

“是。”商封说完就朝着外面跑去了。

“等一下。”商誉良坐直了身子,朝着门口的人说了一句。

“你回来把这信送给夫人,其他的什么也不必说。她也惦记了许久。”

“是。”商封笑着走了回来,拿着信就往外面走了。

夜雨骤停,熹光微露。云层滚滚的向南边去了,澄净的天空下偶尔有几只鸟雀飞到院中的海棠花树下,为寂静的早晨,增添了几分生气。

在上海租界的深处,有一处别墅。里面住着上海文学界的新贵,胡可峥。邻近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前年刚从香港搬过来的,家中有两个女儿,还有一个侄女寄住在家中读书。

别墅二楼的一户窗边,一女孩儿眼帘微垂,倚靠在窗楹上,穿着一件丝质睡衣,微卷的长发就这样披散在肩上。起风时,头发时不时的拍在她白皙的脸上,她全然不在意。只是一心盯着手里的书,身后突然多出了个人也不知道。

“嗬?!”胡舒一下子就趴在女孩儿身上,女孩儿吓得手里的书都掉了,转过身看见熟悉的脸庞,朝着胡舒扑了过去。

“这大清早的,你又来吓我,我非要告诉舅母好好的整治你一番。”

胡舒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眼波微澜,面若桃红的样子,一下子愣了神。女孩儿伸手推了推她,胡舒才回过神,刚要讲话,就听见后面有脚步声响起,胡舒也把想说的话逼回肚子里,转头看向门口。

“刚上楼梯就听见你们的声音了,你们在说什么呢,也说来给我听听。”

从外面走进一个穿着水蓝色,上面绣着百合花旗袍的短发女子,明媚皓齿。女孩儿一看见她,就朝着她跑去了。

“大表姐,你看她,大清早的来吓我。”

胡萍拉着女孩儿走到胡舒身边,伸出手指点了点胡舒的头。

“我哪有吓她,是她自己看书出了神,才没有看到我。”胡舒说完就朝着女孩儿做了一个鬼脸,女孩儿也朝着她做了一个,两人看着又玩闹到一块儿去了。

“好了好了,这大早上的这么折腾。”两个女孩儿听闻,立马就安静了下来,互相吐吐舌头。

穿着旗袍的女子看着两个人,无奈的笑了笑。

“小寒,你这次来上海没有带多少衣服,***意思是叫我们带你出去逛逛。我看着今儿这天气也好,我们出去走走,怎么样?”

“就是就是,自从你来了这几天,就整天待在屋子里,也不嫌闷。东街的锦绣阁听说是进了新衣服,要不我们去看看。”

胡舒迫不及待的接过胡萍的话来,刚说完,就朝着顾西寒挤眉弄眼的。顾西寒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胡萍,发现胡萍嘴角含笑晲着胡舒,她就抿起嘴偷偷地笑。一半天,胡舒才发现了不对劲,苦着脸朝着胡萍讪笑着。

“你这鬼丫头,小寒来这里是正经读书的,到要被你带坏了,等姑妈来了,看你怎么逃。”

“姐,你不要被她骗了,小寒也是喜欢玩儿的。”

顾西寒没有接话,到是朝着胡萍说道,“今儿天气的确好,出去逛一下也不错。”

“太好了,你赶紧换衣服,换完了我们就出去。”

胡萍拉住了胡舒要去帮顾西寒找衣服的手,站起来细细地打量着顾西寒。

“你不必急着帮她找,我那里有一件旗袍,应该适合小寒穿。小寒穿的素净,这不好,女孩子应该穿一些颜色鲜艳一点的衣服。”

“我在家时,妈也叫我穿旗袍,家里的师傅给我做了几身,这次来的匆忙,没有带过来。”

“妈在家就常说,姑妈是最爱旗袍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