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

编辑:丫丫爱吃糖 2019-03-12 07:37:11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 即可阅读全文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小说简介

废柴女逆袭:庶女要报仇是由丫丫爱吃糖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天生废柴难自弃,一朝穿越,深陷巨大阴谋,一路在杀戮和重压下成长,我命由我不由天。与人斗,与仙斗,与魔斗,与命运斗,与天命斗。我本至尊至贵,他日归来,必踏着腥风血雨,遍地尸骸,待到彼岸花开,我必歃血归来!“你睥睨苍生,打遍了三千世界又如何,爱我就该以我为尊。”“你清绝出尘,丹尊之体又如何,女人就该奉男人为主。”“那请问夫君,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给娘子暖个床……”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精元石

当那把被当做了定情信物的勃朗宁**对准了龙芷月的太阳Xue的时候,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来结束生命。

就在两天前,号称“佣兵狂花”的她还在信心百倍的带着她的火狐小队,为了一件价值一个亿的宝贝在运筹帷幄,殚精竭虑。

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渗透,侵入,破坏安保,盗取“精元石”,完美撤离。

计划完美无缺,行动配合默契,几乎天衣无缝,活儿做得漂亮干净,堪称完美。可是,就是他们将东西送往雇主手中的这一条路,却变成了隔绝他们生死的阴阳路。

现在,龙芷月藏身在这个无名山谷的一处逼仄的山洞里。被那直射而下得炽热阳光无情地炙烤着。没有粮,没有水。一路的惊险奔逃,夺命追杀,他们本来十二个人的小队,如今已经只剩下了他们三个身受重伤的人。

龙芷月的身上,粘稠的鲜血,裹着早已腐烂化脓的伤口。厚厚的来自沼泽的干硬泥灰,还有被汗水捂湿,紧紧贴在身上的迷彩服。都像是重重的枷锁,随着这足以将人晒Cheng人干的温度一起慢慢桎梏着她的呼吸,让她的意识逐渐的产生出了一种抽离的现象。

龙芷月静静靠在闷热洇湿的洞壁上,仿佛已经陷入了一种昏迷的状态,可她的耳朵却仍然警惕地倾听着追杀者的动静。

如果再得不到食物和清水的补充……女人知道,就凭这超过了四十度的高温烘烤,她和她仅剩的两个队员一定会因为酷热和缺氧的折磨而死去。

“大蟒蛇,还撑得住吗?”龙芷月声音嘶哑干裂,但好歹还能说得出话来。

“我快不行了。咱们这次可是踢到铁板了。”大蟒蛇瘫软在山洞的洞壁之上,眼睛紧闭,仿佛随时都要死去的样子。

“头儿,我觉得不对劲。”旁边的桑比强撑起了失了一条胳膊的身体:“一定是出了叛徒,对方对我们的行动了如指掌,这个跟头我们栽得很蹊跷。”

作为队长,龙芷月何尝没有想到这一点,但她的心里却始终不愿意承认罢了。因为这次行动的联系人和策划方案全部都是塞亚做的,而那个男人,则是与她暗暗相恋了七年的地下恋人。

这一次塞亚意外的没有参加行动,因为受伤他不得不留在了基地没有跟出来。而龙芷月却在逃亡的这一路上,无数次感应到了他那熟悉的气息和杀戮的方式。

连队员都能想到的问题,她又如何会想不到呢?

“我们分开走,大蟒蛇,你带着桑比向北穿过纳比斯沼泽,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龙芷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雕工精美,镶嵌了无数宝石的盒子。打开那盒盖,里面正是那块价值万万金的玉石。

那是一块纯白晶莹的玉石。神奇的是,那玉石仿佛雨天泛起了层层的雾气,有一圈淡淡的雾霭包裹着的那玉石的表面,那层雾气缥缈氤氲着,看起来十分神秘而诡异,却给龙芷月一种十分奇怪的诱人感觉。

“难道是太过饥渴了,竟产生了它很好吃的幻觉……”

女人舔了舔干裂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冷笑:“他们一路追杀,不就是为了这个东西吗?可我偏偏就不如他们的愿。”

龙芷月突然将那玉石香到了自己的肚子里。在两个兄弟错愕的眼神中,她冷然道:“他们有监测这玉石的装置,等会儿我会引开他们。但有一件事,我想要拜托你们。”

女人沉静地望着这两个跟随她多年的兄弟,从怀里摸出了一堆死去弟兄的名牌和一张小小的晶片:

“将兄弟们带出去,不要让他们留在这样陌生的地方。这是我的身份晶卡,账号的密码就是我们小队的生日,拿着那些钱,帮我做做善事吧。也许,上帝会因为我这最后的忏悔而原谅我做过的错事,给我一个重生的机会呢……”

女人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是我对不起兄弟们……拜托了——!”

龙芷月说完,毫不犹豫转身就向着远处跑去。留下两个眼圈通红的男人咬紧了双唇,紧紧捏住了手里的名牌和一块精致的晶片……

“我亲爱的月儿,别再挣扎了,把东西交给我吧。我们会得到一个新的身份。找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阳光沙滩,海边别墅,大海冲浪,再打开一瓶美酒,哦,你不是一直都向往那样的生活嘛?就我们两个,还有我们的孩子们,不再有杀戮,不再有血腥,我们可以无忧无虑的过完下半辈子。亲爱的月儿,来,把那东西交给我,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对面的男人依然是一副颠倒众生的英俊模样,只是他那嘴角勾起的微笑不再让女人觉得甜蜜和安全,而是犹如撒旦般邪恶而狰狞。

龙芷月的眼睛冷冷盯着那男人慢慢冲着自己伸出的手。

他的样子就好像温柔的情人再一次向着她敞开了温暖的怀抱。当然,这要忽略掉周围那些如临大敌般紧紧围着自己的杀手那举起的黑洞洞的枪口。

“为什么?”龙芷月的声音冷静的让塞亚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实力。如果不是顾忌到她的强悍,他也不至于耗费这么大的精力,谨小慎微,步步为营的让这女人最终落入了他的陷阱之中。

塞亚看着冷漠的龙芷月,看着她如冰雪般沉凝而美丽的脸庞,他脸上的微笑再也维持不下去,干脆露出了狰狞和狠辣的嘴脸道:“有人花了五千万要取你的Xing命。而那个精元石要价是一个亿。从这里出去之后,精元石的下落将会着落到你小队那逃走的两个人的头上。怎么样?我的计划,还不错吧……”

龙芷月突然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她突然仰天长笑了起来:“就为了五千万?!”

龙芷月当真感到十分得荒谬:“你这个无知的蠢货,如果我们结婚,你就会知道,我的财产到底有多少了,那是你想也想不到的一笔巨大的财富。哈!一亿五千万!你就为了一亿五千万要取我的命?你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白痴!大蠢猪!王八蛋!”

被骂得一张脸黑如锅底的塞亚恼羞成怒的举起了手中的勃朗宁**。他将枪口重重抵在了女人的太阳Xue上:“怎样?我就为了一亿五千万杀你了!你能把我怎样?快点!把东西给我交出来!”

龙芷月抬头望了望天,这个高原依然十分炎热,可是,现在却在这抹炎热之中多出了很重的湿气,密林之中的空气越发让人感到憋闷难耐。

“快要下雨了吧?”龙芷月突然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越是看到这样的龙芷月,就越让塞亚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但他看看周围那些围得水泄不通的杀手和已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女人,终于还是放下了心来。

“别废话了,快把东西……”

没等那男人说完话,龙芷月就从胸口将那精致的盒子拿了出来。

“是它,快把它交给我!”塞亚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抹疯狂。混合着滚滚而来的雷鸣之声,这场面显得危险而诡异。

“你确定你要它吗?”女人的嘴边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就像罂粟花开,美丽危险却带着致命得温柔。

塞亚不禁回想起之前与龙芷月一起度过的那些甜蜜温馨,充满爱意的日日夜夜。那个时候,他也是真心爱着这个女人的吧……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做了无可挽回的事情,那么多的同伴都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再要请求这女人的原谅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月儿,我亲爱的,把它交给我……”

话音未落,一道闪电突然劈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几个离得近的枪手竟然被那闪电劈中了身体,哀嚎着倒在了地上,惨叫声顿时此起彼伏,响了起来。

“如你所愿。”

女人纤细修长的手指突然拉开了那玉盒的盖子。顿时一阵惊呼声响彻了云霄:“粒子手雷,快跑——!”

可惜,他们醒悟得太晚了。一阵好似蘑菇云一样的爆炸声响过,几乎是方圆十里的所有一切都化为了灰烬。唯有一阵阵闪电惊雷在不断的响起,倾盆暴雨瓢泼而下……

第二章转世重生

龙芷月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错了位,身上的皮肉刀割火烧般得疼痛,这样清晰的感觉,让她整个人开始痉挛了起来。

在她的耳边,是一阵阵饱含着恶毒的笑声。

“这贱丫头又醒过来了,继续!继续!”

突然,一阵尖锐的痛楚从芷月的背上传遍了她的全身。那是活生生被火焚烧得痛楚。甚至在一瞬间,芷月的鼻尖就盈满了那一股皮肉烧焦的焦糊味道。还有那种人体被火焚烧之后略带酸味的诡异香气。

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接受过专门训练的她,也被这样的刺激弄得呻吟了起来。

“我怎么没有死?!”龙芷月在强烈的痛楚之中,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在那密林之中的最后一幕。

现在的她双手被人禁锢着趴在冰冷的地上,身上寸缕皆无,背后是生生被人焚烧的痛苦。那痛苦铺天盖地袭来,让她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还仍然活着的现实。

“该死的!到底是谁?竟然这样对我!?”龙芷月的眼中燃起了腾腾的怒火。作为一个曾经笑傲佣兵界的高手。她的骄傲让她宁可站着死去,也不愿如此屈辱地活在当下。

她猛然甩开了身前压着她手的两个侍女,艰难地转回头看向了后面那两个正变态地折磨着她的女人。

说是女人,那不过还是两个没有长大的少女,大约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可是,她们的服饰……

这分明是古时候人们才会穿的绸缎披纱,这两个女孩儿还挽着发髻,戴着珠花,更让龙芷月吃惊的是,其中的一个女孩儿手中正恶狠狠握着一团火焰。

那是真正的火焰,如此近的距离,龙芷月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上面散发出来的炙热温度,和现在自己的背上正在被那烈火焚烧的痛苦。

这样的两个如娇花般美丽的少女却如恶魔一样露出了狠毒狰狞的嘴脸,让龙芷月对如今自己的处境有些震惊,继而竟无措起来。

“一群笨蛋,把她按倒,对付一个废物你们还让她挣脱了,想尝尝本小姐烈火焚身的滋味儿吗?”

龙芷月猛然感觉到一股剧痛从自己的腿间传来,那是有人狠狠踹在了自己的腿弯里,随之而来的拳打脚踢,让她的痛苦提升到了一个更加难耐的极限。她死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忍下了所有的痛呼。

不!这是她,也不是她!

龙芷月看着自己明显瘦小枯干的胳膊和已经被捏得扭曲的手骨,有些不明白,这些女人跟自己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竟然如此虐打一个还未长成的孩子。她明显感觉到,刚才有一下重击,自己的腿骨应该是已经被人踢断了。

昏昏沉沉之间,龙芷月隐约听到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远远的似乎是有人在叫着:“给吴嚒嚒请安,您这是要找两位小姐吗?我这就给您去通报。”

“不用了,你们赶紧跟两位小姐说,老爷和夫人有要事要宣布,让她们即刻去前厅等着,大少爷已经去了,我还得去通知别的少爷。你们也赶紧给小姐们梳妆了去拜见吧。”

即便是有些模糊,但龙芷月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听觉比从前要灵敏了许多。在无边的痛楚之中,她终于听到了那小丫头在门外通报的声音:“两位小姐,吴嚒嚒来寻您二位了,说老爷夫人在前厅,有要事要宣布,少爷们已经都去了。要您二位也赶紧去呢。”

“知道了。”一个声音清脆地应了。转而就有一盆冰水泼到了龙芷月的后背之上。

“今天便宜你了,小贱人!过几天再来收拾你!”

龙芷月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终于消失了。一群莺莺燕燕,连带着那熏人欲呕的香气也转瞬消失在了房间里。唯留下了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她,又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无边的黑暗里,龙芷月就感觉自己仿佛走进了一个黑漆漆的房间。里面有无数点点滴滴的莹莹烛火,而这生生不息的点点烛火正在以龟速爬向放在正中石台上的一块小小的白色玉石。

“那……不就是精元石?”

突如其来的一阵痛苦像是在龙芷月的脑海里劈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无数的信息蜂拥而至,狠狠冲进了她的脑海之中,让她无奈又无助地承受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就像是放电影一样,一幕一幕硬是塞满了她的脑中。

“天哪!我是真的重生了?……”

龙芷月,不,现在的她应该叫北冥芷月了。不过,得到这个身份的她可是当真不觉得自己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就这么一个悲催的孩子,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她那跌宕起伏,狗血悲催的命运。

这是一个修真的世界,玄黄大陆人人练武,强者为尊,武者被分为十二阶。每阶又分初中高及巅峰四个阶别,在十二阶之上,则是武将,武神,武皇三个强者阶别。

这个世界的人都练功,可是却没有一个武皇级别的人物,就北冥芷月的认知里,是听说一旦上了武皇的人,就会进入到另外一个更高级别的世界去了。总之,实力就是一切,这就是这个世界颠扑不破的真理。

而一想到这些,这个身体就会自然而然升起了一抹既羡慕又妒忌,又恐惧,又惊慌的情绪。让芷月直调整了许久才将这多余的情绪压了下去。

北冥芷月是玄黄大陆天启国南都郡郡守的庶女。由于家中有位舅父在朝中做着丞相,因此这北冥家倒也算是天启国一个显赫封荫的大家族了。

可偏偏这个北冥芷月似乎是跟这家的风水不合。一出生就弄得天降异象,又是五彩祥瑞,又是凤影临空。可谓是轰动一时。天启国师连夜向天卜了一卦,却道她是至富至贵之命格,将来定有了不得的际遇。

随后,天启皇亲自下旨赐婚,将还在襁褓的北冥芷月定成了太子妃。而那个时候,就连天启国的太子还不知花落谁家。

也可以说三岁前的北冥芷月是过得相当安逸和幸福的,北冥府几乎是倾尽所有的供她洗髓炼骨,锤炼身体。真是奴婢如云,娇宠极甚。

因为所有的北冥家人都清楚,他们所有的荣耀和权势可全系于北冥芷月一人的身上了。

可偏偏是晴天打响了一个惊雷,玄黄大陆每个孩子三岁都要进行的测灵根,却让北冥家族彻底被泼了一瓢冷水。

北冥芷月,这个被北冥家族寄予了厚望的小小女子,竟然是个全无灵根的废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不但是皇室震怒,就连北冥家族也感到受了极大的欺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