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编辑:颜渃 2019-06-12 15:44:08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即可阅读全文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小说简介

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是由颜渃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去带团旅行的时候,和常开霁住情侣套房的,是裴承陆;做俄语培训的时候,当众撩拨常开霁的,又是裴承陆;在余震发生的时候,为常开霁挡住了楼板的,还是裴承陆;当一无所有的时候,丢下常开霁一个人的,依然是裴承陆。裴承陆在她面前坐下来:“常导,你真好看。”常开霁煞风景地说道:“裴团,我的长相,我心里有数。”裴承陆又往前凑了凑:“你和我媳妇儿长得一样。”常开霁嘴角扬起:“那我明儿个去整容。”裴承陆把脸贴到常开霁跟前:“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妻子。很怕错过你就只能将就一辈子了。”常开霁愣了好久才红唇微启:“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丈夫。很怕错过你就找不到懂我的人了。”照耀心间的都是阳光,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精彩章节试读:

夏季的阳光有些耀眼,营区里的树叶都晒得焦了,连吹来的风都是热的。裴承陆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然后锁好门,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走了出去。

裴承陆拎着箱子,把假条塞给门口的哨兵,站岗的战士道:“裴团今天要休假了?”

裴承陆点点头哦,说:“是啊,三年多没回过家了,应该回去看看了。”

哨兵笑说:“您啊,早就应该歇歇了,老待在这里多累啊!应该出去散散心什么的。”

裴承陆办好手续,说:“对啊,谢谢啦。”

从军事管理区的大门走出来,门口来来往往的车辆让裴承陆有点眼花缭乱。裴承陆买了张高铁票,直接回了家。

高铁站别的不多,就是人多。裴承陆拎着那个大箱子,到处转圈。旁边一个举着导游旗的女孩正快步走过来,一不小心就把裴承陆手里的证件打翻在地上。

“不好意思啊,抱歉。”

裴承陆的肩膀一阵剧痛,就在要发脾气的时候,那女孩已经站起身,微笑着看着他。这姑娘留着披肩的长发,额角的刘海刚到好处,脸上清淡的只有一层护肤霜和淡粉的唇膏,一件雪白的长裙衬得整个人气质优雅。

常开霁仰视着这个男人,他一米八的身高,剪了个大平头,一双剑眉和超大号的鹰眼是这张脸上最引人注目的了。他上身深色的T恤,下身黑色的长裤,衬得整个人阴沉冷酷。

裴承陆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常开霁问:“你没事吗?是不是把你撞伤了?”

“没有。”

“不用去医院吗……”常开霁的手机已经响了起来:“开霁,游客到了,你取票了吗?在哪里呢?”

“额,我在三号口,蓝色的小旗子,上头写着一起看世界,我马上过去找你们哦。”

常开霁挂断电话,在裴承陆的手上写下自己的号码:“有事儿打电话,先走了。”

常开霁一路小跑的飞奔着溜进人群中,清晰可见她手里的蓝色旗子。

裴承陆麻利的取了票,顺利的上了车。

常开霁带着整个旅行团的人上了车,细心地照顾着每一个游客。一个大妈跟常开霁说:“导游啊,能不能我一家三口坐一起啊,孩子太小了,我怕照顾不周。”

“我试试看,你们先入座,不要挡在过道哦。”

常开霁环顾四周,朝着这边走过来:“先生打扰一下,我能和你换一下座位吗?”

那个男人抬起头,看着她:“可以。”

“怎么是你?”常开霁惊讶的看着裴承陆:“那麻烦你了。”

“没关系。”

直到车辆慢慢动起来,常开霁挨着裴承陆坐下来,问他:“肩膀怎么了?还疼吗?”

“旧伤,没关系。”

“来济林旅行的?”

“工作。”

常开霁点点头,这个男人的话真少,气压真低。导游都算是健谈的,可常开霁见了裴承陆就有点说不出话了。

济林到安东的高铁也就两个小时,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常开霁临下车给了裴承陆一张名片,正面不是什么工作单位和履历,而是写了一句俄语:“路过世界的都是明媚?”

常开霁有几分吃惊的说:“你认识?”

“学过点。”

常开霁点点头:“这个名片一般人我都不给的哦。带着这个名片在安东的任何一家旅行社都可以送你一次免费的境外游,当是我对你的赔偿好了。”

“高硬度玻璃材质,纯金粉书写,成本很高。”

“好眼力。我还要照顾我的游客,后会有期。”常开霁又是一路小跑的下了车。

导游都这样风风火火?

裴承陆回到家,推开那扇门,心里竟有些打颤。裴母远远看见裴承陆,笑呵呵的迎过来,说:“儿子,回来啦?”

裴承陆点点头,说:“恩,回来了。”

裴父从里面出来,问:“谁来了?”

裴母回头:“是儿子,儿子回来了。”

裴父没好气的道:“还不赶紧进来。”

裴承陆有点慌乱的进了屋子,裴母笑着忙乎午饭,嘴巴就没有合拢。拉着儿子说长说短的。裴承陆很少回家,部队里的事情是多,但是还没有多到让一个团长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打小裴承陆和父亲的关系就没有那么好,两个人有事没事就爱吵架,早些时候,裴父在部队里忙前忙后,裴承陆在家捣乱犯浑,裴母也管不了,父子俩更是一见面就打架。后来变成了裴承陆在部队里忙前忙后,裴父在家里总也闲不住,不是拉着裴母下棋就是拉着裴母出去遛弯。

这次回家还是裴母苦苦哀求,以死相逼才回来的。随着时间消逝,裴父没了当年的意气风发,裴承陆也不再当年的叛逆不羁,只是冷儿不丁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气氛还是怪怪的。

裴父坐在主座上,本想给儿子夹口菜,最终还是没磨开面子。

裴母笑笑,说:“儿子,多吃点,好久没回家了,是不是还记得我的味道啊?”

裴承陆笑笑,说:“那是,炊事班的老爷们儿做的菜哪比得上我***手艺啊。”

裴母听了自然开心,问:“这回回家呆多久啊?”

“21天。”

裴母皱了脸,说:“就这么几天啊?”

裴承陆笑笑,说:“我部队事情多,能有这么几天假就不错了。”

“多个屁,这还是不是你家了,我还是不是你老子了?不想回来找什么借口?我这个家是委屈了你还是怎么着?”

裴承陆暗暗握紧拳头,没有作声。

裴父接着道:“怎么不说话?每回回家探亲都是这么个表情,我裴日的儿子很委屈么?你长这么大我是亏了你什么么?”

裴承陆急了“腾地”站起来,道:“我长这么大,你从来就没管过我,我当兵上军校都是你逼的,你亏我的你这辈子都弥补不了!”

说完,裴承陆就拎着没有开封的行李走出了家门。

裴母泄气的把筷子扔在桌子上,说:“你们爷俩,一个比一个倔,把儿子气跑了,你开心了?”说完,裴母一人回了卧室。

裴承陆出了大门,掏出手机,打了出去:“黄慨,你在哪呢?”

“哎呦,裴爷,您出狱了?”

“滚犊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在青年路,把车开过来!”

黄慨放下笔,披上外套,说:“得了,等着我吧。”

没一会,黄慨就来了,裴承陆拎着包,一副无家可归的样子,黄慨摇下车窗,说:“裴爷,您这是被老爷子赶出来了?”

裴承陆上了车,说:“我和老爷子不对头,你知道的,我去你那住两天,完事我就回部队。”

黄慨赶紧拦着,道:“别啊,小一个月呢,说走就走啊,可惜啊。”

“不然呢?我还待在这里找骂不成?”

黄慨笑笑,说:“在我这里谁会骂你,在这里住下吧,你爸那边不用我保密,他也知道你在我这里,不过我会护你周全的哈。”

“去你的,我好着呢!”

黄慨一早就把裴承陆轰了起来,裴承陆在部队呆的久了,起床气没了,脾气也暴躁了。黄慨这一巴掌拍在裴承陆的肩膀上,直接把裴承陆疼醒了。

裴承陆爬起来,一拳朝黄慨砸过去,黄慨一躲,把一张卡片扔在床上,说:“这是一个旅游卡,你去散散心吧。有几个老战友回来了,有聚会活动,没空顾你。”

裴承陆打量着那卡片,说道:“团游?我不喜欢人多。”

黄慨说道:“人多怎么了,主要是有导游买票,出门就是空调车,多好啊,方便又省心。”

裴承陆看看旅游卡下角的导游信息,常开霁,是她……

黄慨照照镜子,把领带打好:“你的肩膀还没好?”

“你管我?”

黄慨一笑:“嗯,膏药在最下面的柜子里,自己记得贴上,虽然不是大毛病,疼起来也要你命。”

“啰不啰嗦?”

黄慨道:“你好好玩,我回来了就去接你。导游电话拿好了,要是迷路了啥的打她电话,哦,忘了你一个特种兵在原始森林里都不迷路,总之祝你玩得愉快。”

说着,黄慨已经走出了屋子。

裴承陆刚想睡个回笼觉,电话又响了起来,裴承陆烦躁的接起电话:“你丫的有完没完了,啰嗦死了……”

常开霁打断裴承陆,说:“裴先生,你好,我是远方国际旅游服务中心的导游常开霁。”

“哦,找我有事?”

常开霁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裴先生,您预订的明天到华东十二日游项目即将开启,希望您提前做好准备,我们会在明早九点整在我们旅游中心集合,请您带好证件,准时到达。”

“好,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裴承陆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呆,这个导游的声音都这么好听么?

雨后的晴天有点湿润,挂在天边的彩虹还在闪闪发光。常开霁一大早就赶到旅游中心开始收拾东西,导游旗,扩音器,客户信息表,行程安排表,客户回馈单……

这时候,裴承陆拎着行李箱从外面进来,问:“请问常开霁在么?”

常开霁抬起头,一眼看到那双诱人的大眼睛,然后微微一笑,说:“是你啊?”

裴承陆放下箱子,说:“华东十二日游在这里集合?”

常开霁惊讶之后露出职业微笑,说:“恩,对,一会就出发。”裴承陆靠在箱子边,没说话。

裴承陆看着不断集合的人群,两个和谐欢乐的八零后三口之家,三个带着孩子的妈妈,六个年龄相仿的女学生,总之吧,阴盛阳衰。

常开霁点点人数,然后掰着手指头数过之后,道:“还有一个家庭,在稍等一下哈!”常开霁跑出屋子,四处张望了好久,看着马路对面的一个妇女,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初中生,常开霁跑过去,问:“你们是包莉一家?”

那女人点点头,说:“嗯么,你帮我把行李箱拎过去呗!”

“啊?哦,好的。”常开霁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人,导游是引导旅游的讲解员,不是行李员。

但是谁让常开霁是个好姑娘呢,常开霁用力的把那个大行李箱从马路牙子上拎下来,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里还是有点打怵。

裴承陆倚在门口,有几分好笑的看着常开霁,这个傻女人,就不会拒绝么?箱子要是拎不动,就不会少带一些东西么?

常开霁一个人拎着两个行李箱,而后面两个人还嘻嘻哈哈的悠哉慢走,裴承陆是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驶来的车辆奔向常开霁,常开霁拎着两个大箱子,一时之间有点转不开向。

裴承陆扔下箱子,迈开大长腿迅速地冲过去,眼疾手快的把常开霁推向马路边的人行道上。常开霁“哎呦”一声,直直的摔了一跤,能不疼么?

裴承陆的手臂垫在常开霁的身后,硬生生的撞在了马路牙子上。裴承陆不禁皱紧了眉头,胸口一闷,一时有点吸不上气儿,常开霁吓坏了,赶紧爬起来,说:“你有没有事啊?摔坏了没有,我看看。”

“没事儿……”

俩人还没说完呢,包莉先急了:“我说姑娘,我就是让你拎两个箱子,你就给我弄得鸡飞蛋打的,我还敢让你带我去旅行么?”

裴承陆向来是个忍不了说话被打断的人,暴脾气立马就上来了:“你听好了,这是导游,不是任你使唤的保姆!”

那女人一下子急了,冲进旅游中心,大喊:“经理呢,我要找经理,这旅行我不去了!立马给我退钱!”

刘经理带着微笑从里面走出来,说:“女士你好,有问题我们可以协商的啊!”

裴承陆向来对这种中年妇女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包莉这样胡搅蛮缠的老太婆。裴承陆没再说话,只是看着常开霁费力的拖着那两个大箱子。裴承陆拍怕身上的灰尘,双手插进口袋里,自顾自的穿过马路上络绎不绝的车辆。

刘经理叹口气,说:“包女士啊,我们旅行社也不容易啊,这样吧,我这旅行费用给你省个零头?你看呢?”

包莉双手环胸,头一昂,说:“这还差不多。”

最终,原本定下的9点出发,愣是被拖到了九点半。常开霁把大家带上旅行车,然后清点了人数,21个,没错了,常开霁喊了一声:“师傅,人齐了,走吧!”

车子慢慢驶动,常开霁拿起麦克风,道:“很高兴能和各位开始我们的华东之旅,这次旅行时间不长,但足以让我们大家相处熟识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次旅行的全陪,全陪就是陪走,陪玩,陪吃,还陪睡,这个陪睡是指你们睡哪我睡哪,我叫常开霁,因为我出生赶上阴雨连天,碰巧我出生的那天是晴天,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然后我的电话是15114115583,在这次旅行期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我,也可以加我的微信。

我们旅行呢,都是比较辛苦的,行里有句话,说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累的比狗惨,可见我们的生活条件一定比不上家里,但是会保证你们日常消耗的。今天的行程已经开始了,我们先到达桃源国际机场乘机抵达丹阳市,然后带你们去逛一下夫子庙商业街,预计晚上九点左右就可以回酒店就寝了。

到机场还有四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大家可以先睡一会,中途到了服务区我们会有休息时间,我会叫醒大家的。要是有晕车的,可以到我这里拿晕车药。”

裴承陆本以为导游会说上几个小时,但没想到这个导游还是很简洁的。不知怎的,裴承陆默默地记下常开霁的手机号码,然后加了微信。裴承陆翻看着常开霁的朋友圈,都是各地的风景照片,要么就是和游客的合影,连个自拍都没有。

常开霁善解人意的把导游座位留给了一位晕车的女人,自己到最后面找了个空座坐下来。常开霁从坐下就开始打电话,裴承陆坐在最后一排,勉强听着,像是在和当地的接机师傅沟通,然后又预定了酒店,忙乎了一番之后,才安静下来。

就见常开霁默默地翻出包里的药,扣下来几粒吞了下去。常开霁不像导游这个职业那么开朗又能言善道,反而有几分内向。但是她面面俱到,倒也适合这个职业。

常开霁坐在座位上假寐,但是睡得并不踏实,手上紧紧地握着拳头,和她微笑着娓娓而谈的样子一点也像。

裴承陆转过头,晃晃脑袋,这个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这么关注她干什么?十二天之后就是路人了。

常开霁没睡多久,就醒来了,看看时间,还早着呢,然后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看了起来。其实就是些景点介绍,这些东西常开霁已经讲过不下百次了,可还是习惯在旅行之前看几遍,这样心里也有个底。

车子晃悠了一会,常开霁远远看着高速上的提示牌,快到服务区了。常开霁走到前面,拿起麦克风,拍了两下,然后轻轻的说:“我们还有不到五分钟我们就要到服务区了,可以在这里上个卫生间,然后买点东西,今天中饭也要在车上解决的。”

车在服务区停下,常开霁先下车,然后看着旅客下车,偶尔和旅客微笑一下,动作没有多复杂,却让大家都觉得很暖心。

常开霁从卫生间回来,看见裴承陆坐在车上揉着胳膊,想来是在马路上为了救自己摔伤的吧。常开霁转身下了车,去服务区的药店里买了点外伤的药和创可贴什么的。常开霁拎着那一小包东西,挨着裴承陆坐下,说:“把胳膊给我看看!”

“干什么?”

“我看看,哪那么多话?”

裴承陆没拒绝,大方地把完好的胳膊伸过去,常开霁白了他一眼,说:“我要看那只胳膊。”

裴承陆把那只胳膊递过去,常开霁挽起他衬衫的袖子,看了几眼,拿出双氧水,在伤口上涂了几下,然后抹上点粉末。裴承陆突然问:“经常做这种事?”

“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经常为别人包扎伤口?”

常开霁淡淡的说:“还好,经常会有旅客受伤的,要是不严重我就帮忙处理一下,出门在外,要是就医还没有医保,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裴承陆点点头:“你还想的挺多的么?”

常开霁微微一笑:“那当然了,我们导游带着这么多人出行,对于他们的家属来说,最关键的不就是安全么,只要他们安全平安,家人不就放心了么?”

游客们陆陆续续的上了车,常开霁放下手里的纱布,走到前面,又开始清点人数了,确定无误之后:“师傅,人齐了。”然后司机师傅才慢慢发动车子。

常开霁回到裴承陆身边,帮他贴上胶布,道;“你的肩膀呢?上次撞伤的还没好吧?”

“没关系。”

“不舒服的话跟我说。”

裴承陆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常开霁正起身回到座位上,裴承陆看见一个滚落到地上的盒子,便弯腰捡了起来,瞄了几眼。常开霁一把夺回那个药瓶,裴承陆疑惑的问:“怎么了?”

常开霁摇头:“没事。”

不巧,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常开霁没有防备的倒下去,裴承陆眼疾手快的拉住她,谁知车厢太狭窄,裴承陆怕伤到常开霁,只好陪着她一起倒在地上。全车厢的人都惊讶的看着两个人,司机师傅看呆了,又一脚刹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