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少撩妻太嚣张》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林少撩妻太嚣张

林少撩妻太嚣张

编辑:色焰 2019-06-12 15:44:07

林少撩妻太嚣张

《林少撩妻太嚣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林少撩妻太嚣张 即可阅读全文

《林少撩妻太嚣张》小说简介

林少撩妻太嚣张是由色焰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一个对插画极其挑剔的小说家,一个初登新人榜的实力画师。两人竟然还是高中大学的同学,还有过轰轰烈烈的青春爱情?还一起参加过神秘的部队?这一次的聚首,究竟会发生什么呢?看我们林大少如何把他这个从学生时代就认定的小娇妻撩回家,宠上天!

精彩章节试读:

苏以蕊从梦中惊醒时,窗外已是晨光微曦。

她看着被自己压在手肘下,睡得变了形的画稿,微微叹口气,林卓然,我已经好久没有梦见你了。

“叮咚,叮咚。”门铃被人按响,苏以蕊抬手搓搓自己的脸,起身去开门。

她透过防盗门的猫眼往外看,皱了眉。

“车子欣,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大清早的敲我门?你知不知道我赶稿很累的。”苏以蕊一把拉开大门,无奈的看着自己的闺蜜兼助理。

车子欣也不跟她废话,直接挤进了屋,边换鞋边说“我知道你累,可这次这事你必须得知道。”

苏以蕊打了个呵欠关上房门,替她拿下背上的背包,懒洋洋的问“什么事?”

车子欣就着以蕊拿包的手在包里翻找,边找边说“我们收到邀请‘文华杯’的邀请函了。”

“哦?”苏以蕊挑挑眉“这算什么事?”

“什么!”车子欣差点跳起来“这还不算事吗?那可是文华杯啊!能被邀请去参加的全是省里顶尖的作家和插画师们!”

苏以蕊点头“是是是,所以,有什么事是我必须知道的?”

“找到了!”一张烫着金边的黑色请帖被子欣从包里翻出来,她急急打开给以蕊看里面的邀请名单“你看看!有谁的名字!”

以蕊一行行看下去,都是些如雷贯耳的作家名字,但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身的人。

苏以蕊打了个呵欠“这么早来找我就为了给我看这个?”她将子欣的背包往沙发上一扔,自己也顺势躺了下去,仰头就要睡过去。

“你难道不觉得这个名字很眼熟吗?”子欣蹲在她旁边,手指着一个名字,将邀请函戳的哆哆响。

苏以蕊抬眼扫了一眼“色焰?不认识。谁啊,取这么个奇怪的名字。”

“林卓然啊!”车子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们过去爱的那么死去活来,怎么会连他的笔名都记不住呢?”

苏以蕊摆摆手“你也说了,那是过去。”

车子欣叹口气“那你去不去?”

苏以蕊眼睛困得都睁不开了,但她从鼻子里哼出声音来“去,为什么不去,那可是文华杯啊。”

看着好友已然进入睡眠,车子欣无奈,收好请柬,起身去帮以蕊收拾屋子——她这个好友,一旦画起画来,那是废寝忘食啊,不完成一幅绝不休息。

帮她找到一条算是干净的毛毯盖上,把脏衣服收进洗衣机,将地板细细拖了一次,然后在厨房坐上一锅白粥,以蕊胃不好,每次吃饭前总要喝点白粥才能缓解胃疼。

闲得无聊的她便在以蕊画室乱转,一眼撇到桌子上那幅收会的图,她凑过去瞅了瞅,那是一张钢笔画的风景画,似是无心的乱涂鸦,黑色的钢笔线条凌乱的交织着,横竖穿插,汇成一幅奇异的景象,看着它时,车子欣的思绪便跟着那些线条一起在纸上游荡了,什么也不想,只想这样空茫茫的跟着线条一直游荡下去。

直到目光被一点凹陷拦住——那是画上的一点折痕,折痕周围还有些干涸的水渍。

车子欣皱皱眉,怎么这么不小心,将水洒在了画上面,但她同时又有些心惊,连她这样一个外行人都差点看着这幅莫名其妙的画失神,这丫头的画工,又增进了不少啊。

此时,H市的一栋摩天大楼里。

“布局太烂,不要。”

“头发画的太丑,不要。”

“眼睛没有画出灵动劲,不要。”

“长得太丑,不要。”

·······

晨尘看着被那人扔落一地的画稿,有些抓狂“大哥,这都是我找的第五批画手了!都是拿过奖的,不至于这么入不了你的法眼吧!”

早晨温和的阳光从巨大的落地窗投射进来,长条形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厚厚的稿纸和文件资料。

那人坐在皮质的旋转椅上,面朝着温暖的阳光,一语不发。

“唉。”晨尘叹口气,蹲下身子去捡那散落一地的画稿,他一张张的捡着审查着“这画的怎么丑了?这么好看。你这样以后都没有画手敢接单了。”

将最后一张画稿捡起来,晨尘从兜里掏出一张金色滚边的信封放在桌子上“这是今下午颁奖典礼的请帖,自己准备准备,我到时来接你。”

见那人没理会自己,晨尘稍稍提高了音量“邀请函放这儿了,我现在再去帮你联系一批插画师去。”

“嗯。”听得晨尘再去约插画师,那人总算开口应了一声“把门给我带上。”

似是早已习惯那人的态度,晨尘的态度也没丝毫含糊“好勒。”

大门闭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那人稍稍侧了侧头,露出了挺直的鼻梁和形状的姣好的薄唇,黑白分明的眼睛扫了一眼那被放在最上方的黑色信封一眼,又转过头去接着沐浴阳光了。

挺括的白色衬衣衬着脖颈处白皙的皮肤,长年的写作令这个男人的皮肤透着淡淡的苍白。

林卓然坐在皮椅中,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划过,他在专业插画师云集的网站上一个一个的快速的浏览着那些插画师的作品,从知名的到不知名的。

修长白皙的的手指仿佛弹钢琴般,迅速却又不失优雅的划过一张张画,一位位插画师。

似是长期的一个坐姿令得他有些疲倦,原本闲闲放着的修长双腿交叠了下,林卓然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舒服的陷在皮椅里。

一张图画在他指间迅速闪过,在那张画闪过的瞬间,林卓然一下坐直了身子,原本翘着的双腿也规规矩矩的放了下来,他正襟危坐着,手指缓慢的向上回划,调出了刚刚那张图。

那是一张景物的线条稿,在这个专业插画师,漫画家云集的网站,这样一张简陋的图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就是这样一张简简单单的线条稿,竟是从中透出逼人的灵气,即使隔着手机屏幕,林卓然也感受到了作者想要传达的那种歇斯底里张扬的生命力。

林卓然的目光落在了作者的署名上:更末。

姣好的薄唇微微弯起,更末,就你了。

抱着一大叠的晨尘刚从一位插画师家里出来,刚刚退还了对方的稿子,晨尘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脸色有点臭,戴着墨镜走在大太阳下,就差背后跟几个小弟遣散路人为他开道了,虽然大中午的路上也没几个人。

“嗡~嗡~”裤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晨尘不耐烦的掏出手机,看也不看的按了接听键“谁呀。”

“是我。”听筒那边传来一个清冷的男声。

“卓然?怎么了?”听得那边的声音,晨尘的声音立即柔了下去。

“我找到想要的画师了。”那边的声音依旧是淡漠没有一丝起伏的“你去帮我找一下他吧。”

报了网站和画手的名字,林卓然便挂了电话。

似是解决了一件事情,他的表情有些愉悦起来,伸手去拿桌上的邀请函,在画手那一栏里细细看,目光最终落在“更末”二字上,原来这个插画师也被邀请参加这次文华杯,那自己还是去看看吧。

下午五点十分,H市唯一一家议事大厅。

大门口被人铺了红色的地毯,金色的栏杆依次摆开,身着黑色特警服的人背着双手站在依次摆开的栏杆前。

此时议事厅的大门紧闭着,一场颁奖活动在里面如火如荼的展开。

一辆黑色的卡宴从街口驶了进来,粘了些微灰尘的车轮在崭新的红地毯上缓缓碾过,最后稳稳停在议事大厅门口。

后座的右侧车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踏了出来,坐在后座的人随即整个人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英挺的男人,眉目俊朗帅气。白色打底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被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量身定做的西裤勾勒出他修长的腿型,形状姣好的薄唇微微抿着,使唇角鼓起两个小肉包,给这个男人平添了几分孩子气。

他信信步走到门口,将黑色的邀请函出示给门卫看。

确定身份后,旁边戴着白手套的侍应生替他拉开大门,那人便信步走了进去。

在那辆黑色卡宴离开后,一辆明黄色的出租车驶了进来,车还未停稳,一袭白色长裙的女孩就从后座蹦了出去,急急跑向门卫,出示自己的邀请函。

手机在随身的小皮包里一直震,苏以蕊走进去后便接起电话,一边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我没迟到,我没睡过头,子欣啊,你别能这么婆妈吗,我这次真的赶上了。”苏以蕊有些无奈的向好友解释。

电话那头,车子欣还在怀疑“你真的准时到了?可别像上次那样,中途闯进去啊,迟到了咱就不去了,你要是真想见他,我可以帮你联系他。”

“车子欣。”苏以蕊叫出了好友的全名“我真没迟到,再说我来这里又不是为了见他,都过去了,别再提了,好吗?”

车子欣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声音瞬间低了下去“好好好,会议结束了告诉我,有人找你约稿呢。”

苏以蕊点头“行。”

挂了电话,自己也刚好找到自己的位置,苏以蕊理了理裙子便坐了下去,在她周围还有很多空位,还有很多人没到。

死丫头,都跟她说了这次绝对不会迟到,哼,一点都不信任我。

她四处看了看,突然发现坐在前排的几个女孩一直在频频回头看她,抹着淡妆的好看的脸上甚至带着小小的娇羞笑容。

苏以蕊忙掏出手机,就着背面的光华切面当镜子,难道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怎么老是回头看我?

合金的机身照出她的脸——素面朝天的脸上有着淡淡的黑眼前,常常熬夜的原因,脸色也有些发黄,但除了这些,自己一切正常啊,脸上也没有被子欣拿去化妆练手的痕迹。

苏以蕊不由摸摸自己的下巴,变换了一下角度,找了个光好点的位置再次打量自己的脸,谁知这一打量就将目光落在坐在离自己距离一个位置的男人身上了。

虽然手机背面照的很模糊,但还是可以看出那个男人有着英挺的鼻梁和红润的薄唇。

那个男人似乎也察觉到她在用手机背面看自己,缓缓侧过头看过来。姣好的薄唇紧抿着,唇边鼓起两点小肉包,给这张英挺的男人脸平添了几分孩子气。

但当苏以蕊看清那张脸的全貌时,身子一抖,手中的手机滑落下去。

幸好一只手及时接住了手机,才避免了它在大理石板上分崩离析的命运。

林卓然将手机递还给苏以蕊“阿蕊,你还是这么冒失。”

“我记得你一向不爱热闹。”见苏以蕊有些呆愣,没有伸手去接他递过去的手机,林卓然便将手机放在她身侧的座椅上,伸长的手臂伸出去,露出一节白皙的手腕,上面戴了一串细细的银手链,衬的这双手多了几分书卷气“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是胃疼又犯了吗?”

“没······没事。”苏以蕊下意识的将手往背后藏了藏,慌忙取下戴在自己手腕上同样的细细银手链。她将手链捏在掌心,伸手拿过自己的手机。

“我没事。”苏以蕊低声回到,目光却一直在浏览着手机上的网页。

这是她几个月前注册的一个插画师网站,上面大神云集,有很多自己喜欢的作者都在上面分享自己的画作,这不,自己喜欢的一位大神刚刚又享了一张图。

苏以蕊迫不及待的点开大图——古朴苍劲的笔锋下,寥寥几笔便刻画出一个栩栩如生的猫咪图像。虽然整只猫没有上色,甚至连眼眶的部分都还是空着的,但苏以蕊却在脑中完完全全勾勒出一个黄眼白爪黑猫的图像。

“真棒。”她由衷感叹着。

“你还是这么喜欢小猫。”林卓然的声音冷不丁的在他身旁响起,苏以蕊吓了一跳“你,这个位置不是你的,你怎么坐过来了?”

像文华杯这样的大活动,所请的所有宾客都是提前确定好的,场内的座椅上都贴着宾客们的名字,方便大家来了直接入座。

林卓然却没有理会她这句话,他往舞台方向瞧了瞧“要开始了,我先回自己位置去了。”

说罢,起身走向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他去的有点晚了,第一排的两边几乎都坐满了,前面又摆放着长桌,根本没法直接走到自己位置。林卓然便小声礼貌的让旁边的人给自己让让,方便自己进去。

那一排似乎坐着的不少都是他的熟人,一个个说说笑笑的一边与他聊两句,一边起身给他让出能过身的空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苏以蕊看到林卓然走到自己的位置时特意向她这边看了一眼,确定她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时才坐进自己的位置,微笑着与旁边人低声攀谈。

还是这么受欢迎啊。苏以蕊苦笑一下,将手中攥的发紧的手链放入衣兜。

只不过,没想到他也还留着这条手链。当初分手时两人都说尽了恶毒的话语伤害对方。我还以为,他早就会把这条手链扔了。

不过······他刚刚说他先回自己的位置去?先回自己位置?什么意思?难道他待会还要过来?

苏以蕊摇摇头,怎么可能。像文华杯这样盛大的活动,能坐在第一排的都是个中的佼佼者,要去应付涌上来的人都来不及,怎么回顾及到她?

全场灯光暗淡下来,身着及地长裙的主持人款款走上台,文华杯便正式开始了。

苏以蕊还在浏览着手机上的插画网站,无聊中顺便把自己关注的其他几位画师主页都浏览了一下,不过都没怎么更新。

无聊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