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泽来安好》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执念,泽来安好

执念,泽来安好

编辑:木易伴行 2019-06-12 15:44:04

执念,泽来安好

《执念,泽来安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执念,泽来安好 即可阅读全文

《执念,泽来安好》小说简介

执念,泽来安好是由木易伴行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所有的人都说余安安傻,错,不是傻,是虎。给情敌乱出头!给未婚夫当红娘!到头来还冤枉人家不能人道……月黑风高、意乱情迷……她一花瓶砸晕,四目相对,相拥在怀……她一巴掌招呼,无意摔倒,查看伤口……她一飞脚解决…而这个被解决的男人,却是丹市最受瞩目,高高在上的黄金单身汉,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伴侣。有人问傅禹泽,这样的女人,你喜欢什么?“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Ps:女主非傻白甜、积极有梦想。做事有勇有谋,用自己的力量守护着心里的爱人,和男主合力通关升级打BOSS。就是遇到男主时候偶尔大脑宕机。男主有着17年的执念,却无法抵挡心的沦陷,当“执念”与爱人选择?当执念与爱人重合!一触即发的宠爱。

精彩章节试读:

贴着大马士革壁纸的墙面上,一盏盏欧式双头壁灯发出昏暗的光芒,每隔一段挂着的名家画作在不太明亮的灯光映射下附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手工编织的波斯地毯,从电梯延伸到走廊的尽头,所有的一切彰显着这个搂层的与纵不同。

“咔”一声门响,头顶繁琐的欧式吊顶下一盏盏奢华的水晶灯应声而亮,刚还昏暗的走廊瞬间明亮起来。

整层楼只有一个房间,走廊尽头的对开门打开。

余安安慌乱的从房间跑出,高挑瘦弱的身材摇摇晃晃,如水的秋眸闪烁着惊慌害怕,原本高高束起的马尾松松垮垮,几缕细发落在额前,两颊泛着红晕,微微红肿的嘴唇在灯光的映射下泛着丝丝诱人的光泽。

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隐隐露出傲人的丰盈,下襟从裙子里出来一半,整个人狼狈不堪。

余安安步伐踉跄的跑到电梯口,连拍了几下按键。

眼神迫切的看着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在“6”一下下的跳动,时间像是静止,急的她直跺脚,双手握的紧紧的,小身子在微微发抖,眸中的焦急和惊慌尽显。

最后她等不及了,抬腿跑向旁边的安全通道。

急切慌乱的脚步声在楼梯间回荡。

余安安一口气跑回员工宿舍,关上门。

背靠着门顺势坐在了地上,双腿软的没了一丝力气,不停的发抖。

平时再胆大的她也害怕了。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

“您好,VIP客房服务”余安安接起电话。

“送些冰”低沉沙哑的声音从电话传来。

端着托盘踏着厚实波斯地毯,在昏暗的灯光下,一步步走向VIP888。

这间VIP房是丹市四少之首泽少的预留房,她晋升到VIP客房服务后第一次有人过来住。

脚下步子慢慢放缓,手握托盘的力度加紧,心里不免有些小紧张。

对于傅禹泽的事情她听过很多,并不是她有多关注他,主要闺蜜邓倩是他的忠实粉丝,总是在耳边唠叨他有多聪明睿智,多年轻有为,最主要是有多帅。更是夸张的把杂志上的照片剪下贴在床头,美其名曰,招桃花。

马上就要见到真人了。会和照片中一样的吗?会很严厉很冷酷,还是会很阳光很平易近人?

来到门前站定,嘴角扬起了职业的笑容。

咚咚咚”敲响房门。

“您好,客房服务,您要的冰送到了”

等待一会,没有一丝的声音。

“咚咚咚”

“您好,您要的冰送到了”

还是一片安静,没有人吗?

余安安疑惑,微微贴近房门,伸长耳朵,一点声音也没有,出去了?不能吧。

又抬起手。

“咚咚咚,”

“您好,有人在吗?我是客房服务,您要的冰”

话还未落,手还以敲门的动作停在半空,门开了。

里面黑暗一片,借着走廊的灯光,入眼的是一个慵懒的依靠着半扇门的男人,男人头发微乱,胳膊靠着门,支撑着半低下的头,卷起的衬衫袖口,露出精壮的小臂,胳膊挡住了大半的额头,不知是光线的关系还是什么,男人的脸色很红,眼睛微闭,鼻梁高挺,嘴唇紧抿,仅仅露出的半张脸也丝毫隐藏不住男人的俊美,慵懒中透着一股子不羁。

这就是泽少,这角度……貌似比照片要好看,余安安心跳不自觉的加快。

视线顺着棱角分明的下颚线下移,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露出大片的脖颈、锁骨和隐隐的健硕的胸膛,衬衫下襟一半在裤子里,一半在裤子外。

这是?

余安安停住打量的目光,不敢再往下看。

视线上移,对上了一双幽深的黑瞳,泛着些许的猩红,氤氲着一层痛苦和隐忍。眼睛微眯,也在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只是那眼神,透着一股子奇怪。

余安安不自在的清了下嗓子,示意手上的端盘,“您好,您要的”

“啊”

胳膊一痛,伴随着托盘、杯子、冰块落地稀里哗啦的声音,整个人被拉进房间。

随着房门关闭,整个房间陷入黑暗。

唇上被两片温热包围,轻点,磨蹭,恍惚间,一条灵活滚烫的大舌钻入,肆意的游走,迫不及待的吸取着口中的气息。

没有任何经验的余安安愣住了,唇上传来的酥麻感觉让她心跳加速。

这,这是接吻了吗,就这样就接吻了?接吻是这样的感觉!

不,不对啊,怎么就接吻了?余安安眼睛睁的老大。

“唔....嗯...唔唔”余安安扭动头,挣扎起来,躲避着亲吻着自己的男人,头被有力的手在后面固定住,吻变的越来越急切,气息越来越混乱,胡乱挥打的手也被握住,无法挣扎。

就这样被迫的接受着口中的掠夺,安静的房间里唇齿交融的声音愈发清晰,羞得她整张脸火烧火燎。

良久,就在她以为,她会被这个吻憋死的时候,吻从唇慢慢移开,得到自由的余安安大口喘着气。

温润的唇一路辗转到耳畔,轻轻的舔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廓,舌尖的轻触,酥酥痒痒,刚恢复呼吸顺畅的余安安,全身如电流划过,不自觉的轻颤。

“你放开”发出的声音,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她不敢再出声了。扭动身体怎么也躲不开男人的亲吻。

从耳畔到脖颈,一路密密的吻袭来,动作不算温柔,却带着诱人的魔力,周身被男人身上的草木香和淡淡的酒香包围,整个人如同醉了一样,开始浑身发热,气息完全混乱。反抗的意识越来越薄弱,身体开始不听自己的指挥,软到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心跳急剧加速。

再次清醒的时候衬衫扣子已经被解开大半,男人埋首在脖颈间不停的亲吻,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被放开了,一只大手在衬衫里游走。

意识一点点的回笼,感觉到男人的亲吻,思绪开始凝集,视线慢慢适应了屋里的黑暗,借着落地窗透过来的月光,手慢慢的向旁边鞋柜摸索过去,摸到一个硬物,光滑滑的,毫不犹豫,一把握起,朝男人招呼过去。

亲吻的动作瞬间停住,人慢慢倒了下去。

看着倒地的傅禹泽,余安安扔掉花瓶,开门就往外跑。

现在回到宿舍了,她还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及时反应过来,不是摸到了花瓶砸晕他,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怎么会有一瞬间的失神,就那么由着他去亲吻。着了魔一样,不去挣扎。

那可是宝贵的初吻,就这么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给夺了。

真应该一花瓶敲死他。

突然,余安安的惊吓未平的表情严肃起来,那一下子,她用的力气可不小,加上花瓶本身的重量,男人瞬间停住的动作。

不会......不会真的一下子敲死吧。

完了完了,会不会真出人命啊?如果真出事了,要不要偿命啊?不行,余安安一跃而起,紧张严肃的冲出房间,来到电梯口,按了向上的按钮。

不对不对,又按了向下的按钮。她自己回去看也没有用啊,现在最需要的是医生。

余安安下到一楼,跑去前台打了120。

“别怪我了。我是正当防卫的,给你叫了120,你坚持住啊,如果死了。也不关我的事啊。菩萨保佑啊。”余安安双手合十,念叨着,焦急的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随着越来越近的警笛,120救护车很快就到了。领班见状过来,问了情况,吩咐前台联系家属。和余安安带着一行医护人员直奔28楼vip888。

推开门,打开灯,男人面色潮红的躺在门口,毫无一丝生气,托盘,杯子,半化的冰块,沾着点点血渍的花瓶,散落一地,想想都知道刚才的混乱。

急救人员立刻做了现场简单检查,小心的把人抬上担架,匆匆离去。

“安安,怎么回事?”顾雪瑶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余安安身边,拉着她的手,满眼的担忧。

今晚是他们两个一起当班,原定,余安安今晚休息,她做客房服务,接了个电话,一切安排就都变了。

“我,他要非礼我。我,我就砸晕了她。”余安安看着顾雪瑶,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惊魂未定。

顾雪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很快消失,“他非礼你?怎么回事?”

余安安简单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顾雪瑶神色略显恍惚,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安安,没事的,我们见机行事,别怕。”

“嗯,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余安安拉着顾雪瑶。手心已经一层冷汗了。

“圣爱医院”VIP病房。

“禹泽”病床上的男人,没有一丝反应。脸色是异常的潮红。

薛子恒眉头微皱,探了探傅禹泽的鼻息,脸上的异色和身上的热度让他视线下移,看到他西装裤中高耸的男人的专属。

迅速打开医药箱,取出针管吸了一小瓶黄色液体,慢慢注入他的手臂。

然后开始检查他身上的伤。在后脑处摸到了一个鼓起的包和丝丝血迹。

扒开眼睛看了看。放平手臂把了会脉搏。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

“推去做个CT”吩咐旁边的医护人员。

一刻钟后,看着手中的CT单子。嘴角微勾,这人还真命大,肿这么大一块,还真啥事都没有。

拿起消肿药膏涂在后脑的包上。然后去旁边的沙发上休息。

这大半夜的,他睡的正香,就被酒店的电话吵醒,说是Vip888的客人傅禹泽出了意外被120急救抬走了。

怔愣片刻,才想起来,之前很久的时候用他电话为傅禹泽预留过“希雅顿”Vip888的总统套。

薛之恒第一时间联系急救的120,把傅禹泽送到他的医院“圣爱医院”,阻隔了有可能闻风而来的记者。自己也闯了几个红灯赶来。

半个钟头左右,床上的傅禹泽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似乎是感觉到头部的不适,眉头微皱,伸手摸向头部,碰到头上缠着的纱布,略一迟疑,打量了所处的环境。

转头看向沙发,薛子恒倚在沙发上在闭目养神,果然,在薛子恒的医院里。微微开口,声音带着沙哑。“我怎么在这?”

薛子恒闻声睁开眼睛,视线落在傅禹泽身上。忍着笑,“你怎么在这?不该问我吧?”

“我”傅禹泽皱眉,思绪慢慢凝聚。

今天是家族每个月聚餐的日子,晚餐后感觉身体很不舒服,直接住在了酒店。

回到房间,身体不适更厉害,越来越热,一股股异样在身体乱串,空调打到最低,打电话要了冰块,然后坐在沙发上闭目休息,尽力控制着体内翻涌的燥热。

然后听到门铃声,强忍着身体的难过,支撑着站起,打开房门。借着走廊的的灯光,看到是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女孩。

身体燥热的难耐,浑身无力,半低着头,倚靠着房门,这个女孩也很奇怪,安静的不说话。

强忍着身体的难过,抬头,入眼的是扎着马尾露着光洁额头的小姑娘,背着光,五官没有看太清,应该还不错吧,额头小巧圆润,很少人露着额头可以这么好看的,五官应该差不到哪去,没有太大的印象了,最特殊的是那双亮闪闪的黑眸,清澈,干净,分外迷人,正略带疑惑的看着他。

嘴巴张张合合,燥热的他已经听不见她在说什么,视线开始模糊,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张粉嫩的唇上,唇形小巧,微微上扬,晶莹剔透,水润光泽,像可口的果冻。

身体不受控制的拉她进来,抵在墙上。

鼻尖是她身上淡淡的甜香,不似香水那般刺鼻,却让他不讨厌。擒住她的粉唇,柔软,湿润,甜美的让他不能自持,久旱逢甘雨,身体的燥热瞬间找到了宣泄口,不停的吸取她口中的香甜。

感受到了怀里女人的挣扎,用力的控制了她,一刻都不想离开那个宣泄口,直到感觉她软瘫在自己怀里,不再去反抗了,才缓缓放开她的手,享受着她的柔软和美好。

记忆一下子停住。

怎么晕倒的。怎么会在这?

“嘶”随着起身的动作,头上疼痛传来。

“你慢点,这么大个包,怎么也得消几天”薛子恒起身。

“我怎么在这?”他又问了一句,后面发生的事情,脑中真是一点也搜索不到了。

“你可出息了。120从酒店抬来的。”薛子恒嗤笑。

傅禹泽皱眉。好看的桃花眼透着不解。

“泽大少,强"女干"未遂,被花瓶砸晕,还真是奇闻。”薛子恒走到了傅禹泽身边,说的幸灾乐祸。

“谁强‘女干’?”傅禹泽看向他,像是听到了笑话。

“你啊,别不承认,我来的时候,你那火气,啧啧,可不是一般的大,要不是一花瓶砸晕。还真阻止不了,”薛子恒眼神扫过已经安静下来的躁动,“我要是你,还真得感谢人家姑娘。”

“你的意思是有人砸晕我?”声音透着不可置信。他堂堂的七尺男儿,正规武警部队出来的,被人砸晕,还是个弱女子。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

“当然,人家可是正当防卫啊”薛子恒一副你可不能报复的模样。

“正当防卫什么?我用强女干?”从来都是女人主动往上扑,他躲都躲不急,还用得着强的,傅禹泽想到身体的异样和那个被她拉入房间亲吻的女人。眉头微皱。

“圣爱医院”一楼大厅里,余安安焦急的走来走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