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我重生了》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报告总裁:我重生了

报告总裁:我重生了

编辑:不死妖灵 2019-06-12 15:44:01

报告总裁:我重生了

《报告总裁:我重生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报告总裁:我重生了 即可阅读全文

《报告总裁:我重生了》小说简介

报告总裁:我重生了是由不死妖灵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为报杀父之仇,她犯下大罪,枪毙之后竟然重生回到学生时代。这一世,她为复仇而来,却遇到自带满点宠妻技能的霸道总裁。他是她前世的恋人,今生的冤家。他一脸宠溺,“宝贝你想虐渣吗?老公代劳!”她面无表情,“你把事情都干了,那我干什么?”他深深思索,“生个娃娃?!”

精彩章节试读:

“老太太也真是下得去手,礼少爷死了,那是意外,怎么能怪你呢?瞧你这一身的伤……”

沈茉语对于耳边安婶的唠叨声充耳不闻,只是傻呆呆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日期——2007年2月6日。

她重生了,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寒假。

十年前,重男轻女的奶奶用自杀来逼迫没有儿子的父亲过继二叔家的儿子,好继承父亲的遗产,怕巨额的遗产落到她和妹妹沈玉辰未来的夫家手中。

父亲无奈,只得过继了二叔家的二儿子,也就是她的二堂哥沈思礼。

无奈造化弄人,二叔一家乐极生悲,在放鞭炮庆祝的时候,一颗小石子被鞭炮溅起来,打入二堂哥的后脑勺。

虽然医院的大夫极力抢救,但是二堂哥还是死了。

因为她的阴历生日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奶奶和二叔一家觉得是她克死了二堂哥,在医院殴打她,还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撞。

后来,她在医院醒来时,负责照顾她的是在家里帮佣的安婶。

那颗子弹没能让她死亡,反而让她回到了十年前,重生了!

想着十年前犹如噩梦般的经历,她却心静如水。

想来,是老天爷怜惜她,才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不,是报仇雪恨的机会!

买凶撞死父亲的二叔一家,她绝对不会放过。

为了独占父亲财产,把她卖给人贩子还红杏出墙的母亲,她也不会饶恕。

当然,还有上辈子被二叔买凶撞死的父亲,她也要救回来。

此生此世,她一定要为自己讨一个公道!

就在她暗自盘算之时,沈梦怡打外边走了进来。

沈梦怡是沈茉语二叔的女儿,容貌平庸,但是比较会打扮,她身上穿着一件名贵的及膝紫貂皮大衣,腿上是一条小羊皮的皮裤,和一双及膝的羊皮筒靴,整个人时髦得有些耀眼。

进来之后,她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冷哼了一声,紧绷着妆点得很是精致的脸孔道:“茉语,奶奶叫你过去。”

她的声音尖锐,充满了傲气,语调中是对沈茉语浓浓的不屑。

沈茉语抬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随后垂下眼帘,刻意掩去了秀气晶莹的眸子里的那一抹掩饰不掉的厌恶。

上一世,堂姐也是这么趾气高昂地来叫她来着,像只骄傲的母鸡。

那时她傻乎乎地跟着堂姐去了***病房,奶奶要她下跪,还让堂姐打了她十几个耳光。

那十几个耳光打得她嘴角沁血,耳朵都差点聋了。

后来,她因为脑震荡的后遗症吐了。

她奶奶竟然逼着她把吐出来的东西全给舔了,她不肯,奶奶就让大堂哥和堂姐打她。

她还记得,那时的她像只可怜的流浪狗,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承受着他们的拳打脚踢。

还是安婶及时通知了父亲,父亲及时赶来,才救了她一命。

想到这里,她不着痕迹地按下了手机的一号键,她手机的一号键设定的是父亲的电话号码。

她知道,此时的父亲就在医院里,在忙着帮二叔一家处理二堂哥的后事。

她要让父亲听一听,他不在的时候,他一心维护的家人是怎样欺负她的。

她将已经接通的手机放到枕头旁边,尽量按捺着自己心头的烦躁,轻声细语地开口道:“堂姐,我头晕,起不来,拜托你跟奶奶求求情,我是真的过不去。”

“起不来?”沈梦怡闻言脸色一变,她神情倨傲地扬起下巴,开口道。“奶奶叫你你都敢不去,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安婶心疼自家的大小姐,忍不住想要维护沈茉语,于是在一旁开口插话道:“梦怡小姐,我们家大小姐伤了头,医生说她有脑震荡,不能随便乱动的。”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的!”沈梦怡一脸嚣张的表情,她抬起右手,用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指着安婶的脸孔道。“滚一边去,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安婶顿时露出难堪的神情,她在沈茉语家中做事二十年了,就算是家里最难伺候的大夫人,都没有这样同她讲话过。

就见沈梦怡走上前来,一把薅住沈茉语的头发,便把她往地上拖。

沈茉语只觉得头皮一阵撕扯的剧痛,不由得大声惨叫着,“堂姐,你干什么?我疼,你别薅我头发,呕——”

她说着,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眩晕,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巴,一滩秽物便吐到了沈梦怡那昂贵的紫貂皮大衣和小羊皮高筒靴上。

“啊——”沈梦怡见状,恶心坏了,不由得松开沈茉语的头发,扬起手来,便是狠狠的一记耳光。

沈茉语被她打得栽倒在地,因为脑袋剧烈的眩晕着,一时片刻的竟然没能爬起来。

“大小姐……”安婶赶忙过来把沈茉语扶了起来,同时怒瞪着沈梦怡。“梦怡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能打她呢?我们家大小姐还病着呢。”

沈梦怡没搭理她,只是在径自尖叫,“沈茉语,你知道我的衣服和鞋子多贵吗?这双鞋子可是阿玛尼的限量款!还有这件貂皮大衣,价值四十多万呢,这可是名牌货!”

沈茉语嘤嘤地哭了起来,“堂姐,我不是故意的,我都脑震荡了,你还薅我头发,这不能怪我……”

这话,自然是说给电话另一端的父亲听的。

“不怪你怪谁?”沈梦怡狰狞着脸孔,尖叫道。“你这个丧门星,你给我把衣服和鞋子舔干净,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沈茉语嘴角微微一抽,真不愧是心心相印的祖孙二人,她这堂姐竟然和她奶奶一个德行的。

她挣扎着在安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剧烈的眩晕感让她的身子有些摇晃,但是她仍然硬撑着对付沈梦怡,“堂姐,只是件衣服和一双鞋子,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我过分?你怎么不说你过分呢?你这个丧门星,礼儿可是我亲弟弟,却被你给克死了,我没打死你已经算是便宜你了!”沈梦怡满脸愤怒的表情,用手指着她道。“你赶紧把我的衣服和鞋子舔干净!不然的话,我就把你的头塞进马桶里去!”

沈茉语沉默了一下,缓缓地开口道:“好,我舔!”

“大小姐,使不得啊!”安神急坏了。

沈茉语把扶着自己的安婶给推开,“安婶,你别管!”

安婶赶忙拦住她,“大小姐,这真的使不得啊,大先生知道了得多心疼啊!”

“没关系的,反正我堂姐也不是第一次羞辱我了,从小到大,我被她羞辱了那么多次,也不差这一次……”沈茉语再次把安婶推到一边,然后摇摇晃晃地向沈梦怡走了过去。

沈梦怡以为她真的要给自己舔鞋子,再度露出习惯性的倨傲神情。

就算她是大伯最心爱的女儿又怎样?还不是照样要跪在自己脚边被自己欺负。

就在这时,沈茉语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衣领,双臂一沉,把她往跟前一拽,随后一张嘴,“哇”的一声,一股秽物便吐到了沈梦怡的脸上。

让她把秽物舔了是不可能的,但是,恶心一下沈梦怡她倒是做得到的。

她如今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一世,她没打算再受谁的气。

沈梦怡愣住了,她做梦也没想到,沈茉语居然会有胆子吐她一脸,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后,她顾不得再折腾沈茉语,“哇”的一声嚎啕大哭着跑了出去,回***病房告状去了。

沈茉语抬手抹了抹嘴角,淡淡地道:“安婶,扶我去趟卫生间,我想漱漱口。”

说起来,这脑震荡唯一的好处就是,想吐就能吐得出来。

安婶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过来将她扶住,扶着她去了卫生间。

沈茉语打开水龙头,弯着腰,用手掬水,漱了漱口,这才直起腰来,对着盥洗台上的镜子照了照。

只见她如今留着高中生统一的清汤挂面头,头上罩着纱网,裹着纱布,身上穿着肥大的病号服,脸色看起来非常的苍白。

安婶出去找了清洁工,让清洁工把地上的秽物打扫干净,随后拿出手机给沈从安打电话。

她拨了半天电话,也没打通,于是挂断了电话,一脸焦急表情地走进卫生间,开口道:“大小姐,可怎么办啊?大先生的电话打不通,你得罪了梦怡小姐,说不定一会儿二夫人和老太太就来找你算账了。”

沈茉语心中暗道,安婶自然是打不通电话的,因为她爸爸的手机她占着线呢。

她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奶奶和我二婶要是来打我,你就报警。”

她话音刚落,便听到卫生间外边响起父亲的嗓音,“茉语,茉语?”

沈茉语赶忙推门出去。

“爸爸……”当沈茉语看到父亲的那一刻,泪水不由得夺眶而出。

天知道她已经有十年没有见到过父亲了。

在那个家里,只有父亲是真心疼爱她的人!

“好了,茉语,别哭了,爸知道你委屈。”沈从安扶着沈茉语躺到病床上,让她在病床上躺好,随后开口道。“茉语,刚才的事情,爸爸都知道了,你别往心里去。你堂姐她……她肯定是因为你二堂哥的死,心里不好受,才这样的……”

沈茉语闻言,不由得暗自难过,她这个父亲,就是个典型的包子性格,奶奶和二叔一家把他们一家都欺负成这样了,竟然还为了人家说话。

宁肯自己的亲生女儿受委屈,也要维护他的母亲和弟弟一家子。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这样的父亲,就算她把证据摆在他面前,想来他也不会相信,他宠了四十多年的亲弟弟会谋害他吧。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觉得悲伤,“爸爸,你曾经跟我说过,你十六岁当兵,二十三岁因为膝盖受伤而转业。我爷爷得了肺结核,需要钱治病,二叔又要上学,也需要钱交学费,所以你身上揣着一百块钱,一个人进了城。”

“你起早贪黑的做小生意,白天卖了一天的包子,晚上还去夜市卖糖葫芦,你一分钱一分钱的攒下这份家业,熬白了头发才创下沈氏的招牌,你挣钱供我二叔念了大学,你挣钱给他娶了媳妇,你挣钱养活他们一家五口,你让他们住着价值上亿的大别墅,开着上千万的进口车,每年可以领数百万乃至上千万的红利,可是他们随便一个人都能来作践你的亲生女儿。”

沈茉语眼睛通红地看着他,“爸爸,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为什么我堂姐可以抓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地上扯?为什么我因为她的暴力吐了之后,她可以逼我把脏东西舔了?为什么明明是你养活着这一大家子人,你的亲生女儿却在这个家里得不到任何尊重?”

“茉语……”沈从安被女儿质问得无地自容,刚想说些什么,就见沈茉语的二婶蒋飞燕飞也似地的打外边闯了进来。

蒋飞燕的身形非常的粗壮,她身上穿着一件乡土气息非常浓郁的大红色羊毛衫,羊毛衫上都是红光闪闪的光片,许是羊毛衫有些紧了,腰部的游泳圈清晰可见,那高高凸起的肚子,就像怀胎十月的孕妇似的。

因为事情出得突然,她直接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还没机会换掉身上着这喜气洋洋的打扮。

她头上盘着同样乡土气息浓郁的头发,脖子上挂着一条至少半斤沉的金项链,双手的手腕上戴着一对碧绿湛青的翡翠镯子,十根手指上竟然夸张地戴了十二个金戒指。

一进来,她便大呼小叫起来,“茉语,你奶奶叫你,你不去也就罢了,为啥吐你堂姐一身?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心思咋这么恶毒呢?你已经害死我家礼儿了,现在还想害死你堂姐咋地?”

“弟妹!”一心想要息事宁人的沈从安恼火地开口道。“茉语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的!”蒋飞燕一手叉着粗壮的腰,另一只手指着躺在病床上的沈茉语。“想当初她落生的时候,咱妈说了,她是恶鬼降生,不能留,你偏不听,非要养着她,现在把我儿子克死了,她还想克死我闺女。”

沈从安气坏了,刚刚的事情,他已经在电话里听得清清楚楚,只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看在二房死了儿子的份上,他才想息事宁人,却不成想蒋飞燕居然如此的不懂事,竟然还跑过来辱骂他的宝贝女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