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

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

编辑:剪绿 2019-06-12 15:44:00

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

《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 即可阅读全文

《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小说简介

明星大大的村长老婆是由剪绿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国外不比国内,没有那么多人注意到赫赫有名的中国影帝,当然也没人注意到一个发嗲的花旦,更没人注意到她这个从遥远国度来,此刻却一脸火大的村姑。  “哎,村长你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一个和你天南地北的人。”  萧何完全被贺词缠住了,此刻能和他陈逸说话的也就只要村姑了,一个暴躁的村姑,从下飞机到现在一直都规规矩矩的和他一起跟在萧何后面,哎呀切齿的跟着!  “我都跨越天南地北来找他了,难道就不能喜欢。”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当然知道陈逸是什么意思,天南地北的生活圈子,天南地北的身份,可那又怎样,喜欢就是喜欢了,毫无理性,去你大爷的天南地北,天皇老子来了都管不着。

精彩章节试读:

初春,正直农忙。

这是江暖回国来的第三个月,之所以来到这个小村落,是她的母亲米怀云在这里静养,母亲在江暖的概念里,那是一个称谓,至于血浓于水的恩情,比天边的余晖,还要降上几个色调。

江暖的身材比较高挑,为了方便劳作,穿的是一身老旧的迷彩服,裤脚高高的挽起来,不算光滑的手拿着锄头,弯着腰用力的挖着,由于刚下过雨,带起来了些泥浆,零星的洒在白皙的脸上。

旁边的中年男子,盯着她的脸一阵大笑。“小暖,你今天不是要去相亲吗。你这是.....相亲的那人不行呐?”

江暖将手里的锄头立了起来,满是泥块的的雨鞋踩在锄头的面上,双手胡乱的摸着脸上的泥浆,露出了一口整齐的白牙。“叔,我没见过嘞。”

的确没见过,据米怀云描述,这桩婚事本是属于她老爹的,他老爹的指腹为婚,结果她老爹被她老娘给拐跑了,这劳什子事就落到她头上来了。

爹,她查了十四年,连个名字都没有查出来,她每次问米怀云,米怀云都是满脸暗沉,但奇怪的是,江暖爷爷的灵牌,一直供着,香火不断,无论米怀云搬到哪里,那个灵位就带到哪里。

有时候江暖想,米怀云不喜欢自己,一半的原因是属于她素未谋面的爹,从小到大,她和米怀云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的次数,一个巴掌就可以数完,米怀云甚至不记得她的生日是那一天。

“姑娘,擦擦。”

帕子是周家伯母递过来的,中年妇女尽显病态,由于重病,眼窝都凹陷了下去。

尽管帕子破旧不堪,但是江暖接了过来,胡乱的擦了下脸。

实则她对那个多余的未婚夫不感兴趣,欣喜这脏着脸去,反而能把他吓跑了,也省得她去解释什么自由恋爱之类云云。

村里的人对她都很热情,在这里她不叫“姜暖”,不是天赋超群的科研人才,不是组织的重点保护对象,不是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不是高高在上无比荣耀的天才女孩。

只是一个和其他农村姑娘一样的村姑。

充其量就比普通的村间女孩多点文化而已,所以才到这里一个月就被众多的村名朋友们强烈要求,当选他们伟大的村长。

“小暖,你电话。”

江暖向帐篷奔去,走得太急,导致裤子上又飞溅上来了许多泥浆,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米怀云这是在催她赶快回家相汉子去?纵使再怎么不愿意,还是默默地划通了电话。

“喂,妈,我马上就到。”右脚踹着左脚雨鞋上的泥块,泥块太厚,抬腿都费力气,快速地合上手机,朝对面的中年男子喊道。“付叔,我老娘催了,我先走了。”

跑到田埂上的江暖,弯着腰喘着气,尽管米怀云对她没有什么情谊,但打从心里,她希望能得到米怀云多一点的关注。

---------

呼啸而过的轿车溅起大量的水花洒在了江暖的迷彩衣服上,本来田地里忙活了大半天,满身的泥泞,这下好了整个人像水田里的泥鳅一样了。

低头看着这样的形象,江暖很满意。

从迷彩服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串钥匙,米怀云从未给她开过门,所以她从不敲门,右手钥匙转动锁芯,其实还是有几分好奇,那人会长什么样?

“妈妈,我回来......”开门的瞬间,江暖的眼睛就锁定在了靠窗沙发上的那一角,那个人,那个遥不可及!只会出现在电视荧幕里的人,眼前眩晕得厉害,四周冒着花火,甚至比火光还要炫耀几分。

是他!萧何?大明星萧何竟然在她家!?

“暖暖别傻站着,快过来,你萧伯伯和萧伯母他们等久了。”米怀云看着呆立在门口的女儿叫着。

江暖眼睛向旁边转动了一下,然后抬着那双沉重的脚,几乎是一步一个个脚印的朝客厅中间的沙发走去,然后像木头一样的呆坐下来,刚才她似乎有些同手同脚了。

脸热的不行的她忙低下头,不幸的是,白亮的地板上留着一串清晰可见的泥脚印。

“这孩子,刚从哪里来的,怎么浑身是泥?”萧母温柔摸着江暖微湿的发丝。

只顾着眼神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印,没注意听萧母的话,脸红着胡乱的答了句。“我.....我去换鞋子,然后拖干净..”

米怀云拉着身上的针织披风,满脸微笑的看着萧母解释。“暖暖是村里的主任,这不肯定是带着农户去忙活这一季的春种了,搞了一声身泥。”

江暖满脑子都是母亲“村主任”三个大字,贼老天,我江暖哪里对不起你了,要让我在心仪十年的人面前,当村姑,泥鳅一样的村姑!!

气氛很诡异,萧父忙打圆场。

“哈哈,我们家暖暖了不起啊,年纪轻轻的就是村主任了,有出息!你说是不是啊萧何?!”

江暖抬起来了一半的眼皮,偷瞄着萧何的反应,她好苦逼,一个村姑再厉害,也就是个村姑啊!艹,来个地洞把我埋了吧。

靠窗的男人,衣着低调奢华,身材笔直如梧桐,眉目颜色如水墨,整个人的气质高贵而内敛。“嗯。”

声音婉如大提琴的低鸣,但是什么叫“嗯”这是安慰?

-----------

米怀云全程都客气疏远地回笑着,客厅里古老的小摆钟滴滴答答地响着,明显已经到饭点的时间了,可是她没有起身做饭的打算。

萧家的人,客气的坐了一会儿,起身告辞了。

萧何走在后面,他的背影很好看,在余晖下拉出了长长的影子,和窗外的梧桐影几乎重合了起来,江暖的脑子里无端的跑出来了三个字“凤栖梧”。

此刻意境比柳永的词还要美。

---------

“妈?”江暖看得出来了,今天的米怀云心情不好,尽管她一直在笑,那样骄纵随性的女人,也会有敷衍别人的时候,江暖想,也许米怀云是为了她,为了这个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尽管不喜欢,还是耐心的应付着。

米怀云听到叫声,转身满脸淡漠地朝沙发走去。“这婚事本该是萧何的姑姑和你....爸的。”

爸这个字米怀云念得很轻,像情人的呢喃,也像心里的针,念重了一分,似乎刺得更深,更痛。

“那?”江暖想知道关于萧何的一切,或者说米怀云心里到底藏着什么?让她这么厌恶自己,可又耐心对待萧家的人。

“没有那,死了,死了........哈....哈”米怀云把头仰得高高的,嘴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死了,魔怔了的笑着。

江暖是站着的,所以米怀云眼里泪雾落在了她的眼里,连亲生骨肉都能不管不顾的人,也有心可以伤?死了的是自己的父亲,还是萧何的姑姑?

江暖猜测着,米怀云应该是恨透了萧何的姑姑,自己从小就没见过父亲,那么父亲是和萧何的姑姑跑了?扔下她们孤儿寡母!然后在某天其中一人,或者两人都死了?

江暖仔细看着米怀云了一会儿,此刻的米怀云像油画一样,定格了,她眼里有太多情绪,江暖看不懂,甚至想不通她为何把自己送到令她憎恶的那一家人。

她没有问米怀云,此刻的她甚至有些感激米怀云,用命令的口气把她从亚马逊的大雨林里叫回来,能接近梦里的人了,很好,不是吗?

从未想过,天上掉馅饼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真真掉下来了,还砸了个措手不及,要知道今天会遇到偶像,她一定去最好的美妆店打扮一番。

奈何,天意弄人,自己一身泥泞的老旧迷彩,粘满泥块的雨鞋,还有那一串清晰可见的脚印。

大名鼎鼎的影帝和村姑,想想都不可能,可是自己的真实身份不能暴露出来,一旦暴露,引来的必将是杀身之祸,祸及亲密的人。

躺在床上的江暖,趴着身子,把脑袋捂在枕头上,但愿自己迷恋多年的偶像不是肤浅的人,不是个看中身份的人。

车站前。

江暖翻开钱包盯着藏在透明夹层里的电话号码,偶像亲笔写下的电话号码,比亲笔签名还要稀奇。

深深的吸了口气,确认了遍号码无误后按下绿色的通话按钮。

嘟嘟.....的响了两声,接通了。她赶忙抢先问好,及自我介绍。“喂,萧先生你好...我是江暖。”

电话那头传来了的闷笑声。

哈哈,萧何你,你村长老婆来了...

你去接。

靠,那是你老婆!

……

听着电话那头小声的讨论,她有些忐忑,他们都以为她是村姑了,可是她无从辩驳……只能耐心的等着电话那头的回话。

“江小姐,我是萧何经纪人,把你位置发到这个手机,我去接你。”

发送完短信之后,她把手机放回了兜里,低垂着脑袋,坐在重重的行李箱上面等着,有些懊恼,刚才她期待着什么?萧何来接自己。

江暖有些自嘲,她真是灰姑娘看多了。

————

陈逸老远就看到了江暖,长长的大波卷头发显然是刚烫的,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领子把下巴盖住了一半,一条深色牛仔裤把修长的腿衬托得笔直,懊恼的小女生坐在大大的行李箱上摇晃着脚上的小白鞋。

这和萧何说的村长形象有些出人。

“江小姐?”

江暖忙抬起头来看着这个熟悉的人,萧何每次报道照片旁边都会有这个人,陈逸。她从行李箱上跳了下来,站直身子和男子问好。“你好,我是江暖,麻烦你了。”

陈逸朝他点点头,然后把她笨重的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面。

关好后备箱,陈逸转身去开前车门,江暖小跑的跟着上了车。

男子的手转动着车钥匙,“江小姐听什么歌?”手指着液晶显示屏的蓝牙按钮,询问这个透着处处透着文雅的女孩,女孩不长得不惊艳,但精致,四肢修长而笔直。

“谢谢,都可以。”此刻的江暖在想,待会要怎么和萧何打招呼才不突兀。

当陈逸带着她到某高档小区,然后又客气的帮她把行李放在一件精装修的客厅里时,她叹了口气,又自作多情了。

陈逸看着这个不经意叹气的女孩,打开水杯喝了口水,随后解释。“萧何他不方便,作为公众人物,有些事情不能亲力亲为。”

“不不,我没有怪他,不是,他忙他的去吧..哎我...没事的。”她有些懊恼的拉着毛衣的边缘,越解释越乱,怎么说着说着像赌气似的。

陈逸笑了笑,准备告辞,走到门边的他实在忍不住回头了。“江小姐我能冒昧的问个问题吗?”

江暖有些错愕,还是点头了。

“你真的是村长吗?”

“是.....”应该是吧,这个很重要吗?村长怎么了,为人民服务我光荣!

看着一脸骄傲的女孩,陈逸意思的笑了下,然后转身关门,他还真不知道说什么,说你俩的圈子不一样,在一起不合适?自己又不是萧何,好像没权利说这话。

——————

闪光灯下的萧何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鬼斧神工的脸颊,提拔的身姿,简单的衣服在他身上穿出了独有的气质,就连作为男人的陈逸都有些炫目。

“送过去了?”修长的手指摸着透明的玻璃杯,萧何漫不经心的问。

“送是送过去了,这姑娘和你描述的不太像,还有你真打算把她放在工作室里面来?”

“有问题?”

陈逸扶着凳子站了起来,背对着回了句。“没……你是老板,谁他妈敢有意见?”

萧何看出了陈逸的不自在,母亲一直软硬兼施,他不得不带上她,说是培养感情,听着有点荒谬,完全不了解的人,生活圈子也不同,能有共同的话题吗?姑娘还小,也许适应不了,过几天就走了呢,那么朴实的姑娘应该不会很难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