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男神宠妻录》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痴汉男神宠妻录

痴汉男神宠妻录

编辑:落风一夜 2019-06-12 15:43:55

痴汉男神宠妻录

《痴汉男神宠妻录》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痴汉男神宠妻录 即可阅读全文

《痴汉男神宠妻录》小说简介

痴汉男神宠妻录是由落风一夜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男主痴汉,女主强大,女主二婚但事出有因,男女主都双洁,爽文】  翟渊宁,京都排行第一的黄金单身汉。  传闻性格冷血铁腕、权势滔天却有个致命弱点,不能碰女人,牵个女人的手都能过敏。  单瑾喻,京都人见人可怜被嘲笑的魏家媳妇,却是他唯一不排斥能碰的女人?  婚前  男人握住她擦他腿上的手,语气粗喘居高临下没把人放眼底命令:“只要你嫁给我,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  单瑾瑜:这男人有病得治。  婚后  “这是我媳妇!”,某忠犬男人一脸傻笑带着自家媳妇每逢人就要介绍,恨不得京都众人皆知。  翟老爷子:这真是他以前英明冷酷最有手段的儿子?  众人:这真是那位京都最为赫赫有名冷酷铁腕的翟少?  “这是我妈咪!”小家伙也不示弱,挺直胸板叉腰,站在一旁狂刷存在感。  单瑾瑜:……  *  遇到他媳妇之前,翟渊宁一直觉得女人不过那种自私的生物,要与不要无关紧要。  遇到他媳妇之后,翟渊宁每天都怀疑自己是变态,跟得了皮肤饥渴症的患者恨不得时时刻刻同他媳妇一体。  他媳妇一颦一笑都能深深影响他的情绪。  中午,单瑾喻午睡醒后看某个刚出门没多久又回来贴回她身上熟稔脱她衣服的无耻男人

精彩章节试读:

虹扬机场,人来人往的人群,时不时传来机械的登机通知和其他噪杂声响,人群里,只见一个带墨镜拿手机打电话的男人,上身浅色系针织的V领薄衣,下半身灰色的九分裤,搭配一双运动鞋,整个人显得格外精神,气质偏冷。

墨镜遮住他半个轮廓,却仍然能看出这是一个五官十分出众十分清俊的男人。

来往的人群突然出现这么一个鹤立鸡群的帅哥,众人视线忍不住往他身上打量,封郁没理会,单手揣着裤兜,边走边打电话回答:“嗯,刚回来!”

封郁走走停停边打电话,虽然他平日里颇为冷淡,也就跟他这个价值观颇一致朋友颇为有话题聊,两人聊的颇为和谐。

余刚在接机处大老远一眼瞧见他们以前的郁大校草,立即招手:“阿封,这里!”

这几年两人虽然没有见过面,不过时常联系经常视频打电话,关系十分要好,再加上两家大人颇有些交情,两人几乎是从幼儿园就认识,绝壁的发小好兄弟,除了初中不在一个班,幼儿园、小学、高中大学都在一个班,感情十分要好。

余刚此时见到真人回来,一脸激动,余刚的嗓门又足又亮,封郁一眼就认出余刚。

封郁低声说了几句,及时挂了电话,两人互相拥抱一番,余刚这会儿声音激动的还有些抖。

“靠,你小子这么多年怎么一点没变?”余刚边说边打量笑道:“还是变了一些,我怎么觉得阿封你这长相越长越好了,得,又得吸引不少迷妹飞蛾扑火,靠,让不让我们其他人活?”余刚边吐槽瞧着机场大半的姑娘妹子往阿封身上瞧,余刚啧啧了一声,这小子真是越来越受女人欢迎了。

回想从他跟阿封上初中起,只要阿封在他们旁边,那些女人就没停止过往阿封身上扑,倒是跟在身边的几个一直打着光棍,还是等这小子出国之后,那啥桃花运才稍微转好。

封郁露出淡笑,笑意直达眼底,在对方打量他的时候也没忘了打量回去:“你也没怎么变?”

“那是!老子还是十八岁!”因为太熟,余刚不忘自我调侃,一时高兴有些忘了时间,想到他一路登机,时差跌倒,赶紧带人去预订好的京都五星级酒店。

两人上车后,余刚憋不住问:“今天住酒店,真不回去?”

“不回去!”封郁闭目养神,脸色淡淡。

余刚想到他家里有些糟心的事情,也没再劝,一路开车往盛卡顿酒店开。

车子行驶了一顿时间,封郁睁眼盯着外面的风景看,余刚笑道:“几年没回来,是不是觉得京都大变样了?”

“确实!”封郁摘下眼镜,余刚瞧见他眼下的倦意,乖乖闭嘴,让他先休息一会儿。

等到了盛卡顿酒店,两人下车,两人先去前台办了手续,回套房,行李已经先托运送达酒店。

封郁拿卡刷开房门,进去让余刚先坐着,他去洗个澡。

余刚无事可做干脆拿遥控器打开视频,找电视节目看。不过国内好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还不多。

余刚转了几个台,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干脆随便选了个频道,靠在沙发伸懒腰。

十五分钟后,封郁穿浴袍边擦头发边出来,余刚听到动静,回头瞧了一眼:“洗完了?要不我给你休息一会儿,晚上我再过来找你?”

封郁坐在沙发表示不用,他之前在飞机上睡了挺久的。

“那行,说起来我们俩多少年没见了,之前军子、黄涛他们还想跟我一起去接你,我嫌那几个小子麻烦,甩了他们先走了!”余刚乐呵呵的笑了一声,见封郁兴致不大高,按道理说,刚回京都,见照老朋友心情也该不错,不会感情又出了问题吧?

余刚语气带着几分试探问道:“怎么?又跟那位左大小姐闹矛盾了?”

余刚越想越不对,五年前,封郁为了左萧宁追出国外,这么多年过去,他很少问封郁感情的问题,封郁也很少同他说感情问题,这会儿他真有些憋不住想问,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大老远跑回来?

说起来,感情的事情他也不好多干涉,可这么多年来看着封郁对一个女人这么死心塌地,而那女人还行走在各种男人身边,即使另有所爱也不拒绝封郁,就这么吊着他。

他就不明白了,凭借阿封的条件只有别人看上他上赶着的份,怎么就因为那么一个女人弄到如此地步?

封郁面色如常,难得回答他私人感情问题,淡淡一句:“分了!”

余刚瞪大眼,还有些不相信:“真分了?”

“真的分了?”余刚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他都想拉开窗帘看看天上是不是下红雨了:“怎么分的?”

不是他不相信,而是他十分清楚左萧宁这个女人就是阿封这辈子的克星,这女人当年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迷的阿封神魂颠倒,阿封当时正交往个女朋友,两人感情面上瞧着还算不错,可哪里知道大二下学期,左萧宁没追到那位莫大少,一个人出国为情疗伤,半个月后,阿封什么也没交代,跟着跑出国,连跟单瑾喻分手都是让他转告的。就因为这事,这么多年,他偶尔见到单瑾喻都觉得心虚又愧疚。

见封郁眉眼冷淡,余刚这会儿是真相信两人分了,对于封郁同那个姓左的女人分手,他还是十分乐见其成。

他一直觉得左萧宁这个女人配不上封郁,朝三暮四不说,性格十分以自我为中心,在男人间太过左右逢源十分有心机,封郁完全不是对手。

这些年,封郁对这个女人如何,他们是看在眼底,只要这个女人想要的,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月亮,封郁恨不得摘下来给她。

而这个女人这些年一直吊着阿封不说,各种物质奢侈品没少收,她要真不喜欢阿封,直接拒绝就是,一直吊着算什么回事?这才是他最鄙视不喜欢左萧宁的地方。

当然,封郁对左萧宁多好,当年对单瑾喻就有多残忍,想到这些年单瑾喻的处境,余刚只感慨物是人非。

见封郁不说话,余刚以为他心情不好,干脆也不提了:“算了,分了就分了,反正以你的行情,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余刚故作调侃道,也不知是不是太兴奋,话没过脑脱口而出道:“早知道当初你就不该分手,说不定你和单瑾瑜孩子都有了!”

余刚话刚一落,瞧见封郁骤变的脸色,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房间气氛一瞬间陷入僵硬,余刚刚想打圆场,封郁此时脸色瞧不出丝毫情绪,突然问道:“她,怎么样了?”

余刚愣了一下,吞了吞口水,刚要开口,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余刚摸摸兜里,不是他的手机,见封郁已经接起电话,余刚不得不说他松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尽管他同封郁交好,从小的感情别人谁都比不上,可关于封郁和单瑾喻以前感情的事情,他每次的立场还是忍不住偏向单瑾喻。

说句良心话,但凡他不是跟封郁交好,或者负单瑾喻的对象不是封郁,冲他以前做出的事情,他是个路人都得把人打的爸妈都不认识。

单瑾喻人多好啊,以前对封郁也多好了,再对比左萧宁那朝三暮四的女人,他就不明白封郁怎么独独就喜欢上那姓左的女人?想着单瑾喻如今可怜的处境,如果封郁知道单瑾喻过的不好,也不知会不会愧疚良心不安?

不过感情的事情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很难勉强。说不定封郁再见单瑾喻或许愧疚有,其他感情就不用多想了。

余刚叹了一口气,就听到旁边封郁吐出一句‘小舅’!余刚听到这一声‘小舅’蹭的一下立即站起来,靠,封郁这位‘小舅’可不是一般的大人物啊!登时赶紧把液晶屏电视音量调小,边听封郁打电话。

京都通往帝苑的方向,一辆黑色的豪车笔直行驶,天色有些暗,淅沥沥的雨声断断续续下个不停。

没过多久,车子停在帝苑门口,帝苑是京都最为有名的顶级会所之首,能进的绝对非富即贵,雨势渐渐有些大,黑色透亮的车窗随之缓缓摇下。

不等门口门童过来,前座司机急忙下车撑起一把伞走到车前,恭恭敬敬打开车门道:“翟少,已经到了!”

“我自己来!”一双修长白皙又完美的手接过雨伞,语气冷淡却极有教养,嗓音低沉透着磁性如同金属撞击的声响格外好听,瞬间挠的人心痒难耐。

没过一会儿,一只锃亮的皮鞋踩在地面,男人身子微弓下车,高大的身影站直岿然如山,一举一动优雅浑然天成、贵气十足,单看气势忽略长相,男人骨子里透出的矜贵教养和气势依然让他越发夺目鹤立鸡群。

这绝对是一个走到哪里都让人不容忽视注定为焦点的男人。

淅淅沥沥的雨声还在继续,雨滴透过伞帘落下,远处山峦雾气蒙蒙,男人撑伞站在原地,随着伞帘微动,刹那一张惊艳窒息的面孔露出,单看一个轮廓,便让人狠狠倒抽一口冷气,只见一双深邃霸气的眸子露出,一股浓烈的压威迎面扑来,周遭仿佛寂静,与周围景色交映仿佛融为一体,如一副画卷。

他右手拿电话搁在耳廓,偶尔嗯一声,做着最简单最平常的动作也让人十分赏心悦目。

旁边司机瞧着眼睛都直了,心里暗道自家翟少这样的人物,以后也不知哪个女人配得上?

翟渊宁示意司机这边等,打算边走边说,另一边轰隆一声响,一辆张扬红色的奔驰停在他面前。很快,一男一女一下车,只见男人若有若无揽着女人的腰,低头说话的时候十分亲密:“阿喻,等等我!”

女人表情倒是很淡漠,低头说了什么,男人乖乖放手!

“翟少!”司机急忙跑到跟前,翟渊宁做了一噤声的手势,瞥了一眼,刚好移开视线,恰好对上对方那双冷淡黑白分明的眸子,翟渊宁礼貌冲对方点点头,面无表情转身进去。

半个小时后,帝苑门口,等在车前的司机见翟少回来,先行打开车门,翟渊宁上车后,司机急忙恭敬问道:“翟少,回翟家么?”

翟渊宁冷淡嗯了一声。

回翟家二十分钟的车程,回到翟家,老管家先出来迎人,老管家在翟家呆了几十年,算是看翟渊宁长大,翟渊宁也十分尊敬老管家,两人说了一会话,老管家脸色颇为高兴道:“翟少,封少刚回国,刚才还打电话过来说一会儿就过来看您!”

“是么!”翟渊宁点点头,迈着长腿大步往大厅走,老管家对封郁十分有好感,语气里多是赞扬:“翟少,封少回来以后,家里以后可有热闹了!老将军还不知道,一会儿我得先通知老将军,要不,一会儿老将军得怪我没及时通知呢!”

也怪不得老管家这么赞扬,封郁从小懂事,以前也经常到翟家,也算从小在翟家长大。性格与封母十分不同,不像封母亲缘寡淡,没心没肺,把自己太当回事,出国这么多年,也时常不忘同翟家一大家子联系,最关键是对翟家念恩。

翟渊宁不可置否,他性格偏冷淡,自身威严太强,平日里敢亲近他的人极少,这个外甥就是其中一个,先不说他从小大多在翟家长大,而且对方行事进退有度,算有些真本事,他平日对这个外甥也颇照顾一些。

老管家说着便找了一个借口走人,翟渊宁坐在沙发点点头:“行,你去忙!”

等老管家离开,翟渊宁颇为无事可做,拿起遥控器点开液晶屏幕,大多频道不是广告就是综艺八卦节目,其中一档节目是娱乐八卦正在报道前几天魏家大少魏城又有新欢,出轨新嫩模,魏家太太独守空闺凄惨的八卦,他不是八卦好奇的人,没在意,不过随着主持人PO出了一张魏家太太的照片,翟渊宁刚转到新闻频道,眼前晃过刚才主持人po出的那张照片,总有几分熟悉,动作比思绪更快转回频道,翟渊宁扫了眼照片,立即想起这张照片的女人不正是之前他去帝苑见到的那个女人。

说来也怪,他虽然记性不错,可在女人方面,颇有几分脸盲症,可这个女人,他倒是难得印象深刻,深刻的连他自己也有几分诧异。翟渊宁最后归咎在对方算是第一个如此平静面敢直视他眼睛的人。

翟渊宁扫了几眼,冷淡刚打算拿遥控换频道成新闻军事频道,封郁此时进来就见他小舅几年不改习惯笔直坐在沙发看新闻,还以为他小舅看的一贯是军事新闻,不过等瞧见屏幕上po的新闻,他愣愣盯着主持人po出照片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女人。

见封郁愣愣盯着屏幕这个女人,翟渊宁眉头微蹙:“认识?”见封郁不说话,翟渊宁又道:“这个女人不是良配!娶媳妇还是得娶个安分的!”说完直接关了视频。

他面无表情不说话的时候浑身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压迫和气场。

“小舅,我……”话到一半,突然哽住,他此时没时间多想单瑾喻的事情,头皮发麻注意力都在应对他小舅上,对这个小舅他一直又是敬畏又是愧疚,在京都,他虽然算是排的上好被大人啧啧称赞的封家大少,却远不能同他这个小舅相提并论,不论能力还是其他。

而且,当年要不是他妈,他小舅也不至于突然退役,他还是当年那个威风禀然有大将之风的上将,想到这里,封郁脚步顿住,声音颇为底气不足喊了一声:“小舅!”

翟渊宁早在封郁踏进来的第一步就听到动静,此时见封郁这外甥声音细弱蚊虫垂眼不敢看他,登时冷下脸训道:“这么多年还是这么没出息?怎么没吃饱饭?”

封郁赶紧抬头,见自家小舅端坐在沙发,黑色的瞳仁着实不怒自威,眸光震慑,他浑身一凉,这次嗓门倒是大了一些,急忙道:“小舅,我回来了!”

翟渊宁淡淡点头,示意他坐下,封郁心惊胆战坐下,翟渊宁瞧出面前这小子的紧张之色,倒是没有再为难他,主动问了他一些事情,封郁心里这才少了些紧张,面色缓和不少。

“怎么突然回来了?”翟渊宁眯了眯眼问道。

“想家了就想回来!”封郁瞧了眼自家小舅的神情,小心翼翼回话。

翟渊宁一向少插手别人的感情私事,但面前这小子总归是他亲外甥,翟渊宁轻描淡写问了一句。

与回答余刚敷衍不同,封郁认真表示性格不适合。

翟渊宁面色仍然淡定,表示他感情的事情自己看着办。没有再追根究底。

封郁刚舒一口气,大老远就见虎背熊腰的翟老爷子拄着拐杖过来喝道:“别说阿封,阿渊,你说说你自己什么时候找个媳妇,让我这老头子抱个孙子?”

另一边,余刚出来帮封郁超市买些日用品,谁知道他会在酒店住多久?余刚出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见到单瑾喻。

因为魏家大少的风流和怜香惜玉在娱乐版新闻十分有名,单瑾喻这位魏家正宫紧跟着也十分有名气,每次这位魏家大少又有了新欢,单瑾喻这位魏家太太必上一次头条。在京都就没有女人不同情不嘲讽她,觉得她这位正宫活的比小三有多窝囊就有多窝囊。

也因此,余刚虽然几年没见到她却仍然能一眼认出她。

想到封郁刚回来,余刚下意识想躲开,可人家正好瞧见他,他也不好再躲,颇为心虚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啊,瑾喻!”

单瑾喻晃了晃神眯起眼开口道:“好久不见!”

余刚得这一句话,颇有些受宠若惊,毕竟虽然是阿封负了她,可当年他明知阿封喜欢左萧宁,却迟迟没有告诉她,后来左萧宁成了那位莫少的女朋友,阿封也跟她在一起,一定程度上,当年单瑾喻会成了封郁和左萧宁之间的炮灰,与他多少有些关系。

所以在见到人,他还是愧疚居多。而且当年,单瑾喻对阿封和他们其他人真是没得说。

想到阿封回来的事情,余刚颇有些头疼,又想到两人在京都迟迟会碰上,余刚难得做个好人,决定告诉她这个消息先让她消化消化:“那个,瑾喻,阿封他今天回来了!”

余刚想过单瑾喻听到封郁名字的千百种可能,可偏偏没想过对方面色微怔之后一脸迷茫,余刚赶紧补充道:“就是封郁,封郁回来了!”

单瑾喻眸光微顿,面色仍然淡淡,没想出‘封郁’这个人到底是谁?不过她这表情在余刚看来完全是大受打击的模样,余刚心里不大好受,试探开口道:“瑾喻,不如现在我们去附近喝杯咖啡,我请客!老同学一起聚聚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