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编辑:云檀 2019-06-12 15:43:54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即可阅读全文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小说简介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是由云檀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商业奇才陆子初有个众所周知的怪癖。陆氏集团旗下有个赫赫有名的模特公司,一年四季,每隔三个月,一定会有当季新潮婚纱面世。那些穿着婚纱,行走T台的模特们有着共同的标志:眉眼笑意清浅,气质宜室宜家。只有这个时候,眉眼寡淡的陆先生才会偶露笑意。有人猜测:“陆先生心里一定藏着一个女人,并且经年不忘。”***谁都没有想到,后来的某天,他会把一个女疯子带到身边悉心照顾。有同学说:“六年前,他们是大学恋人,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能待她如初。男人痴情如此,当真不易。”他唤她:“阿笙。”细心呵护,百般照拂。后来有人明白:想要讨好陆子初,务必要先讨好阿笙。***后来,有人曝光了阿笙的婚姻状况:已婚,夫,美籍华人。一片哗然。众人抨击陆子初和阿笙。她怯怯的抓着他衣袖,他把她护在怀里:“别怕。”有人说,陆子初疯了,为了一个疯女人,竟然自甘堕落,不惜身败名裂。***哥哥顾城对阿笙说:“他不可能再爱你,你若清醒也绝对不会再爱他。”一场车祸,逐渐揭开那些被时光掩埋的秘密。彼时她已清醒,沉静如故:“子初,有时候疯癫度日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精彩章节试读:

泰戈尔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

在陆子初和顾笙的世界里,陆子初是飞鸟,顾笙是鱼;陆子初翱翔天际,顾笙深潜海底。

阁楼光线昏暗,看起来有些阴森可怖。

顾笙扶着陈旧的家具,一步步走到窗前,她最近胃口很差,没有按时进食,身体太过虚弱,走几步就会气喘吁吁。

窗户被铁条钉的严严实实,只因最初搬到这里的时候,顾笙打破窗户玻璃,试图从三层高的阁楼上跳下去找她的陆子初。家人吓坏了,当天就封了这扇窗户。

顾笙听着敲敲打打的声音,她很害怕,缩在墙角里,掩面嚎啕大哭……他们夺走了她的期望。

2007年,顾笙21岁。陆子初对她说:“阿笙,你先回美国,最迟半年,我去找你,你等我。”

后来呢?后来的事情顾笙都忘了。

21岁那年,顾笙在美国出了一场车祸,一病六年,近乎病态的想念一个叫陆子初的男人,天天念叨着他会来接她,浑浑噩噩的活着,所有人都说她疯了。

最初,她还会跟别人说:“我不是疯子。”

“每个疯子都不承认自己是疯子。”

他们眼神太冷,顾笙望着窗外,任由悲喜淹没在一方天地里。

在房间里关的时间太久,后来顾笙真的疯了,痴痴傻傻,今夕不知明日,病了五年,近年才有所好转,意识开始慢慢恢复清醒。

有关于过往,21岁之前被顾笙铭记;21岁之后被顾笙遗忘。

不再吃药,她怕她会忘了陆子初,好在她比以前安份了许多,家人不再管她。他们有自己的人生要走,有谁会太过关注一个疯子的感情世界。

2月末,西雅图春暖花开,明媚的阳光被窗户上深嵌的铁条撕裂成摇曳的光束。

顾笙伸出手,手心明晃晃的,她的表情有些木然,缓缓握紧光束,然后再颤颤的松开。她笑了,还好,温暖还在。

她已经很久没有再说过话了,每天就这么呆呆的坐在阁楼里。

有时候她会想,如果陆子初来接她,也许她会语气轻松的跟他打招呼:“嗨,陆子初,好久不见。”

但她很快又落寞的笑了,一别6年,顾家从旧金山搬到了西雅图,他还能再找到她吗?他是否还记得她?

也许,早已忘了她吧!

楼下客厅里响起电视声,她站在原地,静静听了一会儿,好像是NBA球赛直播,她记得陆子初很喜欢篮球赛,他此刻也在看球赛直播吗?

此时,陆子初的确在看NBA球赛直播,不过不是在电视机前,而是在纽约现场。

当晚有媒体报道:著名模特卡尔和中国房地产富豪陆子初观看NBA球赛,举止亲密,被疑暗中秘密交往……

美国,纽约。

2月末的纽约,阳光还算温和,但陆子初的手和脚却有些凉。

女秘书见老板走出酒店,已经眼明手快的打开了后座车门。

细算下来,向露跟在陆子初身边已经有五年了。身为老板,陆子初对公司员工很大方,但他在日常生活细节上却极为苛刻。比如说他畏寒,所以身为秘书,向露会随时准备一只保温箱,里面装着清一色热毛巾。

向露坐上副驾驶座,关上车门,拿出一条热毛巾递向后座。

陆子初暖了一会儿,擦了擦手,指尖这才有了暖意。

向露把毛巾收好,又把经济报和娱乐报递了过去,她是有心的,今天刻意把娱乐报放在了经济报上面。

陆子初垂眸翻看报纸,向露手背碰了碰司机手臂,示意他开车。

车内一时很静。

今天八卦男女主角分别是中国富商陆子初和中美混血女模卡尔。大意无非是两人NBA赛场现身观赛,暧昧互动,恋情扑朔迷离……

仅仅看了一眼,那张娱乐报纸就被陆子初随手扔到了一旁,认真留意起经济动向,对绯闻缠身并不上心。

车行半小时左右到了酒店,在这里有一个重要会议需要陆子初现身出席。

向秘书先下了车,打开了后车门,司机这时候也下车站在了车身旁。这是规矩,给陆子初做事马虎不得。

“预订餐厅,中午我要和她共进午餐。”陆子初下车吩咐向露,整理了一下西装,迈步朝酒店走去。

向露拿出手机拨打卡尔经纪人的电话。商人、名模联手炒作,互惠互利,聪明人是不会拒绝的。

美国,西雅图。

临近黄昏,6岁的小女孩手中拿着一张照片,踩着楼梯匆匆上楼。

她叫顾流沙,华裔,英文昵称:Jane,中文昵称:简。

顾家楼梯很长,从下面往上面看,黑漆漆的,通向未知的尽头。其实那个未知有抵达的彼岸,那里囚禁着一个沉静如水的女人,偶尔挣扎绝望,长时间无悲无喜,被时光掩埋。

楼梯墙壁上处处可见顾家成员照片,有男主人顾行远,女主人沈雅,儿子顾城,儿媳徐秋,孙女简,惟独没有女儿顾笙的照片,就连全家福里也没有她的存在。

在顾家,顾笙是一个多余的人。

两年前,顾行远食道癌去世。

昨天早晨,沈雅翻看娱乐报,看到“陆子初”的名字,突发性脑梗塞,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虽然救回来一条命,但现如今还在医院里躺着。

徐秋守在医院里;顾城是律师,早晨开车去医院探望母亲,然后再匆匆驱车赶往律师事务所。他负担一家老小的温饱和开销,不忙碌难成活。

“简,下来。”楼下有人开口,低沉,严肃。

顾流沙咬了咬唇,把照片装进口袋,无奈转身:“好的,爸爸。”

阁楼常年上着一把锁,那是顾家的禁地。

顾城准备晚餐时,顾流沙趁其不备,偷偷上了阁楼。

阁楼上有一个小暗窗,顾流沙需要踮起脚尖才能拉开铁板。

房间里摆放着一个朱红色大衣橱,年代久远,橱身斑驳,早已看不清楚它的外貌,但橱身上深嵌的大镜子却依然光滑可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